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郝叔和他的女人(后传)】【02】【作者:不详】【完】
【郝叔和他的女人(后传)】【02】【作者:不详】【完】
第二章
  白母却只觉满心厌恶,再不看他一眼,穿好衣服离开庄园开车前往市内,再懒得管一个窝囊废的死活。
  左京满口鲜血俯卧于床气若游丝,嘶声戾笑道「我还真是个窝囊废……失去母亲,失去妻子,现在连岳母都恶心看见我了……好,好……果然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白坐了一年牢我都没有幡然悔悟,今天我终于明白了……原来真的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像我这样窝囊废一样的狗屁好人,果然还是早死了干净!!……」他抹去嘴角鲜血,满脸扭曲的扫了一眼床单,在那一片触目惊心的殷红之中看见了那本古书,随手拿起翻开便看,看了片刻,眼中红光越来越盛,终把书捂在脸上闷笑起来,嘲弄道「果然是天意难违。乱情……乱情。现在我的情终于彻底乱了……呵呵呵……哈哈哈哈——!!」他在一片鲜血中仰天大笑,势若疯狂……猛的仰天发出了一声怨毒无比的嘶吼!双目血红道「李萱诗!白颖!郝江化!我要叫你们全都去死……全都去死——!!!」如此国内闹得风风雨雨,那老道却在一处海岛上入定醒来,掐指一算,不由失笑。喃喃道「伦常一乱,效果居然如此惊人……此子莫非是和那孽畜一样的命格?必是凄惨到底再接着飞黄腾达?是了,他毕竟是那莲花圣女的大儿子,前半生被母亲恒运压制,后半生历经如此苦楚,脱了莲台大运碾压,才会如此。
  果然是反者道之动……老祖不曾虚言,无量天尊……」说着微微一笑,闭目凝神再不言语。
  加拿大这边,白母接了两个孙儿返回庄园时,时间已经过了一天一夜,这一日一夜左京粒米未进,滴水未沾,只呆呆坐在床上翻看手里古书,越看神色越见痴迷狂热,两眼不停浮现邪异乌光,双颊病态嫣红,嘴角痴痴咧笑,昏昏然不知终日。
  白母进屋后,见左京依然坐于床上一脸痴呆,不禁露出一丝恶心之色,本想张嘴怒骂,又担心孙儿孙女还在眼前,终于按下心中冰冷,自带两幼小去了楼上自己卧房,照顾着他们睡下,这才关门进了浴室,脱光衣服准备洗澡。
  这一日一夜她心中悲愤难耐,只觉无任何人可以指望,直想一死了之!好不容易在宾馆自己大醉一夜,心情平静下来,这才接了两小回去庄园。这时刚一脱去衣服,却猛觉身后出现一人,还没等她失声惊叫,那背后之人已经一把将她推的面朝墙贴在了瓷砖壁上!
  左京邪恶的贴着白母幼嫩的粉耳,胯下厮磨蠕动不停,两手上下抓捏不止,淫声笑道「我决定了,我们一起报仇,所以这第一步,我就先乱了你!我的岳母大人!准备好做我的姆狗吧!!」说着在白母拼命的扭动挣扎中,拉住她粉胯往后一扯,上身往前一压,白母已不由塌腰将肥股娇茸全部暴露了出来,左京起身势子一挺,毫不客气的狰狞猛入,脸色扭曲狂乱的一举将白母就刺了个清脆响亮哀叫惊天!
  乱情诀,就从乱这岳母女婿情开始罢!大弄一夜,左京气势如火,白母气弱如丝,开始她不肯看这身后人的脸,两人抵死纠缠着却互相较劲,只管裸肉狂撞粉躯狂迎,眼神却不曾有丝毫交流,慢慢的白母叫声凄婉起来,从难耐娇喘变成了幽幽饮泣,终于肯凝眸看脸神色幽怨惹人,左京却依然攻势如火凶猛无情,神色一片冰冷嘲弄,一男一女就在这浴室里舍身肉搏,放纵发泄,终于白母娇躯无力,不堪摧残,从幽幽饮泣直接变成了失声痛哭,痴言乱语不绝于耳,任凭左京肆意摆弄尽兴狂玩,数次三番幽幽大叫一声晕死过去,左京却凝神静气,心中默运功法,歇息片刻见白母面色回复,不见苍白,左京精力却越发旺盛,重新提起那一双长腿倒压于地,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调教征伐!
  这乱情诀把心事放下,效果果然惊人!此回真真天助我也!看身下这贱人死去活来的狼态,有此利器,我何愁雪恨无望!哈哈哈!!
  整整一夜,白母神色痴呆浑身落水,被玩的几乎不成人形……左京才挺枪怒耸最后数百次,大吼道「运功接住了!!主子全部射给你!!」白母魂飞魄散之时灵台一醒,赶忙运起功法丹宫蠕动,将那高压水枪般激射而来的怒流尽数受了,又苦又美的狂叫一声我去了!白眼乱翻浑身剧颤的被射了个一举升天!
  左京抽出势子,扫了一眼,只觉满根淋漓,白浆粘稠,快活无比,仰天哈哈大笑两声,也不管白母昏死在地,打开浴室门就将那两个小孽畜一手一个脖子提了起来!
  两个小杂种果然是那老狗的种!一样的叫人讨厌!半夜偷偷下床居然一直偷看到现在!也好,拴在家里,好生养活,将来还有大用!左京嘴角微微一笑,目光阴冷如蛇,提着两个惊声乱叫的小孽种就去了地下室。将两个小孽畜打点完毕,左京出门一趟,买回大量安眠之物,以后他们就将在那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好吃好睡了,把肉养肥,将来吃着才会爽口!左京嘴角咧起一笑,回了楼上白母房间。
  白母依然睡地未醒,左京将她草草洗刷一遍,抱上床来,裹上毯子安然睡去。
  梦里,他对白母开始了最尽情的调教,以后这条姆狗,就变成自己永生永世的奴隶。三月之后带回去,相信那时,一切也该变化的差不多了。
  她国内的人脉势力,自己必须全部收服。等风声过去,正好将那一干贱人一网打尽!
  到那时,自己的终极报复计划就终于可以安心展开了……左京长叹一口气,心满意足的抓住白母的大乃,睡梦中面色扭曲的肆意揉搓起来。
  如此三月过去,加拿大这边白母身心被彻底征服沦陷,她现在已经变成了左京的欲宠,任其呼来喝去心甘如怡,整整三月的性调教不仅没有摧残了她,反让白母美艳到了惊人地步!那乱情诀是乱情双修之法,最强调放下一切业障束缚随心所欲,人在性中纵情欢乐念头通达,男女本质都越发清晰深刻,阴阳和合彼此圆满,原本就是大道可期的神秘绝学。白母经此神术洗礼,女人美态魅惑到了惊天动地的地步,如果说以前她和李萱诗平分秋色,春兰秋菊各擅胜场,那么现在她已经足以傲视李萱诗了。毕竟左京三月来越见巨硕的雄根吐出的男人宝液,其滋阴养颜之功效根本就不是凡夫可比,李萱诗受郝江化滋润再久,天生属性就差了一筹,再堪攀比,也是枉然。
  国内这边,郝家庄经此大变四处乌烟瘴气,一片破败冷清,公司早已宣布破产,温泉山庄连大门都无人看管了,郝家庄乡邻街坊如今对庄园里众人恨之入骨,整日破口大骂,而庄园里众女却终日醉生梦死,彼此百合,喝酒忘忧,胡来取乐,郝江化被横山县纪委直接移送了司法机关,其严重的作风问题影响实在太过恶劣,不惩治实在难压天下悠悠之口,只好没罪也当有罪办,速度奇快,一夜之间经济问题贪腐问题全部露出水面,其中不知隐藏着多少见不得人的东西,所幸只是找一个领头羊拉出来宰了,后面的人和事却不敢也不愿意再多花心思,郝江化自己却更是不敢乱说,不然难保就要被人来个监内躲猫,于是郝家庄这下彻底失了主心骨,郝小天也消失不见,众女无处可去,只好整整三月聚集于此,犹如被人堵住了活路的老鼠,一个比一个悲苦可怜。所幸李萱诗还有尽力维持住这个家的念头,所以严厉制止了郝龙和郝虎的窥测之心,把庄园大门紧闭,严禁一切男人进入其中,但郝江化被判了整整三年,而如今却才只过去三个月,余下的日子,又能守到什么时候,李萱诗心里也没底了。
  乱世佳人身边,要是没个男人,那简直凄惨到不敢想象,李萱诗这时候无比的想念郝江化,她甚至开始想念自己的大儿子左京和左京的父亲,不管是哪一个男人,只要他们能陪在自己身边就好。
  她不担心大儿子左京会痛恨自己,李萱诗自认对这个大儿子的教育还是比较成功的,从小他就一直听自己的话,哪怕受了那么大的伤害,也是怀里一番安慰和发泄就离开了,现在如此状况,郝江化在监狱里没法指望,李萱诗开始考虑是不是该把大儿子叫回来了。
  不管怎么说,左京如果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他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李萱诗有这个自信,她毕竟是左京的母亲,从小就非常了解他。庄园里众女之间的怨气暂时被她压制住了,现在这危若垒卵的局面必须需要一个男人来守护,而眼下只有左京才可以指望上。
  李萱诗相信她这个儿子应该不会像别的狼一样一直盯着庄园里的这群美肉,只要好说好劝,落几滴眼泪哭几声,念在自己对他的养育之恩和他对自己一直疯狂的迷恋上,左京一定会乖乖听她的话的。
  大不了,自己这当妈的再任由他发泄几次,也就是了。只要能保住这个家,等老郝回来,一切肯定又会回到从前的。
  她正在心里转着这样的念头,大门被敲响了。
  字节数:6610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