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古典】【穿越时空的艳遇】【作者:不详】__性都花花世界
【古典】【穿越时空的艳遇】【作者:不详】__性都花花世界
我叫大华,今年二十岁,是一名大学生,学的是地质考察专业,我是一位标准的英俊小生,接近两米的高度,宽肩窄腰长腿,没有半寸多余脂肪,坚实贲起的肌肉、灵活多智的眼睛、高挺笔直的鼻梁、浑圆的颧骨、国字形的脸庞,配合着棱角分明的嘴旁那丝充满对女性挑逗意味的洋洋笑意,实在有着使任何女性垂青的条件。
  一天,我在一个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中发现一个隐秘的山洞,我带上防身自救的装备,进入到山洞中,山洞不大,但很深,我走了十多个小时,突然发现前方有一丝光线,又走了好长一段路才到面前,发现冬中光华夺目,而那亮光是从一块玉石上发出的,那玉石晶莹剔透,通体发出碧绿的亮光。
  我走上前,拿起那块玉石,突然那块玉石发出一阵耀眼的光芒,我很快便失去了知觉。
  当我醒过来时,只觉得浑身酸痛,耳边听见一个细细的女声在叫:「太子,太子,您醒啦?太好了,老天有眼,太子终于醒了!」我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宽敞柔软的大床上,床边一个古代装束的女孩在满脸兴奋地看着我。「你是谁?这是什么地方?」「这是您的寝宫,我是您的侍女阿玉呀!怎么?太子,您不会连自己是谁都忘了吧?」「对啊,我是谁?」「完了,完了,您在床上躺了五天五夜,醒来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这怎么办呢?我去叫太医来吧!」她刚准备起身,我一把拉住她,却没拉住,滑倒在床下,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是一个小孩子的身体,大概是十岁左右,这是怎么回事?我懵住了。
  阿玉一把扶起我,「太子,您病刚好,身体虚弱,不要这么用力!」「阿玉,你不要叫太医,我很好!」「太子,您叫我阿玉?」「是啊,你叫阿玉,我称呼你阿玉,有什么不好?」她却感激涕零地满眼含泪,「怎么,我以前对你不好?」「不、不、不,太子您对阿玉很好!」「阿玉不乖哦!你没有说实话!」「奴婢不敢,奴婢该死!」「我又没有责怪你,来,到我面前来,你现在说什么,我保证不责怪你,但是,你必须说实话!」阿玉这才小心翼翼地坐到床边,见我是真心的,这才对我说:「你叫朱厚照,是当今唯一的太子!」朱厚照,岂不是明朝那个不爱江山爱美人的风流正德皇帝,我现在竟然成了他。
  阿玉接着说:「太子您,以前对下人一直不好,叫奴婢做小贱人,经常打骂,所以奴婢才那么怕你!」「阿玉,我现在对以前的事都忘记了,但是,我现在可以保证,从今往后,我不会再打骂你了,宫中有许多事我还要问你呢!我今年多大了?」「太子您今年12岁啊!」「那你多大了?」「我14岁!我8岁时就服侍您了!」「阿玉,我想认你做姐姐好不好?」「奴婢不敢!」「又来了,从现在起,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不许你这样,好不好?」阿玉受宠若惊地点点头,我拉住他的手,叫了一声姐姐,阿玉激动得热泪盈眶。
  阿玉把所知道的宫中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对我说了,凭着我所学的专业,对明朝也有一点了解,朱厚照于1505—1522年在位为正德皇帝,凭我的能力,并不能改变历史,我何不顺应潮流,做个自由自在的风流皇帝呢!
  我在二十世纪大学中谈了两个女朋友,感情发展得很好,分别同居了有一年多,由于我的专业的关系,都拜拜了,也许,这是老天对我的补偿吧!
  我和阿玉谈了好半天,肚子有点饿了,阿玉叫我先去沐浴。
  我跟着阿玉从小门进入套间,原来这里是一个很宽敞的净室,一个早已盛着温水的大木澡盆,还有用来方便的净桶,可称为设备齐全了。
  阿玉帮我脱下外套和衬衣,我笑着对她说道:「行了,我自己来吧!」阿玉把手伸到我腰间一面解我的裤子,一面认真地说道:「我应该服侍太子的,你尽管让我为您洗澡吧!」说着已经把我的裤子脱下来,阿玉把我的内裤也褪去把我扶进澡盆,对我嫣然一笑说道:「太子您先泡一泡,我出去打点热水来再替你洗澡。」说完就飘身出去了。
  我浸在温暖的清水里,心里又惊又喜,不知这飞来的福气如何消受。正在胡思乱想时,阿玉已经回房了。她笑眯眯地说道:「我也得脱去衣服,免得弄湿了。」说着转过身,慢慢地把她的上衣脱去,露出白晰的背脊和两条嫩白的手臂,又把裤子脱下来,只见浑圆的臀部白里泛红,两枝粉腿肥圆适中。
  阿玉转过身来,身上也只穿了一件窄小的肚兜,那肚兜实在是太小太薄了,阿玉已经发育得很好了,两个丰满的乳房简直快把肚兜撑破了,峰顶有两个明显的凸起,肚兜把她身体那条柔美的曲线完全暴露出来,而下身居然没有穿内裤。
  以前在书上看到过,皇宫宫女都不穿内裤,果然不假,阿玉小腹平整,阴户上长着些许细密而黑的阴毛,都向着中间生长,就像是在指引桃园洞口的宝穴所在,薄薄的大阴唇紧密的合着,中间一条肉缝,隐隐可见到一丝亮亮的液体。
  幸亏我现在还是孩子没有发育完全,否则我胯间的肉棍儿早就已经竖起来了。
  她在洗澡盆旁边的小凳坐下来,开始替我洗擦着。
  我伸手抚摸阿玉可爱的脸蛋,说道:「阿玉姐姐,你长得真俊俏。」阿玉娇媚地笑道:「太子你对我这么好,阿玉一定好好服侍你。好啦!你站起来,我帮你抹干身上的水。」我站了起来,跨出洗澡盆。阿玉替我抹身后,我开玩笑的轻捏了她一下,阿玉不自禁叫出声来:「啊,弟弟你好坏。」我大胆地伸手去玩摸她被红肚兜蒙着涨鼓鼓的乳房。
  阿玉娇嗔地挡开我的手,脸上红霞一片,我却固执地把她丰满又弹手的奶子摸捏了一会儿,她才轻轻地舒了一口气说道:「好了好了,现在快去吃饭吧!」于是我换上干净的衣服,走出净室,回到上房。只见桌子上已经摆上一桌丰盛的饭菜,旁边站着一个娇小玲珑的女孩,椭圆脸,宽松的宫女服遮盖不住她玲珑浮凸的曲线,阿玉向我介绍她叫阿萍,比她小六个月,我大刺刺地往桌边一坐,狼吞虎咽起来,老实说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的食物,阿萍和阿玉见我的吃相,都忍不住掩嘴偷笑。
  吃饱喝足之后,我有点累了,刚躺下,阿玉进来说:「太子,皇后娘娘来看你了!」刚说完,外面进来一位全身珠光宝气的少妇,面如满月,娇艳如花,看上去25岁左右,身材高挑,合身的穿着凸显她的丰满身材和傲人的三围,瓜子脸,柳叶眉,樱桃小口,满脸焦急的神情。
  「皇儿,皇儿,你真的醒过来了?」当看到我正半躺在床上时,冲过来一把将我抱进怀里,我的脸一下子埋进她的深深的乳沟里,她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气,我被抱得透不过气来,用手拉了她一下,却不料拉下了她的内衣,她穿的内衣不像现代女性的胸罩,而是丝织的抹胸,被我手一扯,露出了大半个坚挺丰满的乳房。
  而我一转头,她的乳头刚好在我的嘴边,我调皮地吸了两口,皇后娘娘这才醒过神来,「厚照,你怎么这么调皮?」我傻傻地笑一笑,替她拉上抹胸盖住乳房,顺势躺在她的怀里撒娇。
  皇后问了我一些情况,我对她说:「我被几个人带到一个黑黑暗暗的地方,迷迷糊糊中听见一个人说『错了,不是他』,于是有几个人来向我道歉,用好吃的招待我,还有漂亮的姐姐陪我游玩,玩了几天,说送我回家,醒来后以前的好多事都记不得了。」(其实,我是骗她的,我知道那时候的人相信迷信,我这套话肯定能骗过她),果然皇后说:「不要紧,只要皇儿的身体好了就行,记不得的事,以后母后可以慢慢告诉你呀!」见我有点疲惫的样子,便不再问情况,不久,我就在她怀里睡着了。
  过了几天,我恢复得差不多了,阿玉带我到御花园游玩散心,五月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我和阿玉玩捉迷藏,玩的身上出了一点汗,后来,我要到皇后那儿去看看,阿玉把我带到皇后寝宫门口就自己回去了,进去却没有看到皇后,问宫女才知道在后面沐浴呢。
  我灵机一动,我现在是一个12岁的小孩子,皇后应该不会防备我,我悄悄走到后面,看见有两个宫女在门口,刚走到门口,两个宫女拦阻我:「太子,娘娘在沐浴呢,请别进去!」「什么话,我母后让我来说要替我沐浴的!」两个面面相觑,只好眼睁睁看着我进去。
  进去一看,果然,皇后正泡在半人高的一个大的玉石砌成的浴池里,那浴池可以容纳十几个人洗澡,水只到她的腰部,赤裸裸的她凹凸有致曲线美得像水晶般玲珑剔透,那绯红的娇嫩脸蛋、小巧微翘的香唇、丰盈雪白的肌肤、肥嫩饱满的乳房、她有两粒又圆又大的乳晕带着淡红色,而在那乳晕的尖端,则是两粒微微突起的乳蒂。
  高高翘起的奶头儿,粉红色的红晕,鲜嫩的小奶头——像红豆般细小可爱的乳头,纤腰细细,肚子平平,显然是还没有养过孩子。有一个宫女正用丝巾在给皇后擦身体,皇后见我闯进来,羞得用丝巾捂住胸部,「皇儿,你……你怎么闯进来了……母后正在沐浴呢,你先出去,待会母后陪你!」「我也是来洗澡的啊,刚刚我在御花园玩得满身都是汗,我要母后替我洗澡!」不容分说,我脱光衣服,一下子跳进浴池,沾得皇后一头一脸的水,她只得用手捂住脸,却将胸部重要的部位暴露,她的乳房浑圆而高耸,尖挺得像两座小山,一点不下垂,粉藕色的乳晕就如同一朵鲜花似的开在山顶上,两粒乳头就像熟透的樱桃,随着她的呼吸颤颤巍巍地不住抖动,好像在向我点头招呼似的。
  我游过去,躺在她的怀里,将头枕在她深深的乳沟里,两手按在她的大腿上,皇后见我这么调皮,也不好再说什么,摇摇头,接过宫女手中的丝巾,坐在浴池边上为我抹身,当抹到我的小鸡鸡时,用手弹了一下。
  (她怎么也没想到一年后就是这么一个小鸡鸡会变成超级大炮,插进她那久未挨插的小穴,带给她前所未有的性爱的享受,这是后话暂且不提),而我则老实不客气地来了一个抓奶龙爪手,两个宫女见我和皇后互相调戏,都捂住嘴偷偷地在笑,我向她们使了一个脸色,她们知趣地退下了。
  我在皇后的乳房上揉起来,她的乳房很大,我一个手都握不满,只得用两只手,并低头去咬皇后的乳头,皇后正陶醉在我的抚摸下,不经意被这个举动吓了一跳:「皇儿,别别。」我非但不听,反而使劲的吸吮起来:「我要看看能不能吸出母后的奶来。」我双手把握住皇后那对柔软滑嫩、雪白抖动的大乳房是又搓又揉,像妈妈怀抱中的婴儿低头贪婪的含住皇后那娇嫩粉红的奶头,是又吸又舐恨不得吮出奶水似的在丰满的乳房上留下口口齿痕,红嫩的奶头不堪吸吮抚弄坚挺屹立在酥乳上,皇后被吸吮得浑身火热、情欲亢奋媚眼微闭不禁发出喜悦的呻吟,「乖儿……啊……母后受不了啦……你……你是母后的好宝贝……唉唷……奶头被你吸得好舒服……喔……真好喔……」久旷的皇后兴奋得发颤,皇后胴体频频散发出淡淡的脂粉香味和成熟女人肉香味,我陶醉得心脏急跳双手不停的揉搓皇后肥嫩的酥乳,皇后那全身最美艳迷人的神秘地带被我一览无遗,雪白如霜的娇躯,平坦白晰的小腹下三寸长满浓密乌黑的芳草,丛林般的耻毛盖住了迷人而神秘的小穴中间一条细长的肉缝清晰可见。
  我有生以来首次见识到这般雪白丰腴、性感成熟的女性胴体,我心中那股兴奋劲自不待言了,色眯眯的眼神散发出欲火的光彩把个皇后本已娇红的粉脸羞得更像成熟的红柿!皇后那姣美的颜貌、朱唇粉颈,坚挺饱满的丰乳及丰满圆润的臀部,一流的身材傲人的三围足以让任何男人心动。
  我抚摸她乳房的力量渐渐加强,另外一只手移到她的大腿上,抚摸着她的大腿内侧,她闭上眼睛,依靠在浴池边,大腿微张,我的手开始向下移动,越过了那一片草地,再向下移动。
  我的手,触摸到了皇后的阴户,而且发现那里一片湿润,当然不是洗澡水,而是粘粘滑滑的淫水。
  眼前的皇后,紧闭眼睛,任由我活动着。
  虽然,她的内心是在不断地抗拒,但是,在生理方面,却无法抵受我的那一种刺激。
  我虽然十分兴奋,但是,我到底是一个调情的高手。老实说,我玩女人的实践经验和理论经验十分丰富,完全懂得怎样去挑起对力的情欲。
  我的咀巴,亦开始向下移动,首先吸吮那两粒突起了的小樱桃。
  皇后的身体扭动了一下,而且后轻轻地发出了一声呻吟,然后口里不停发出哼哼哦哦的声音:「呀……哦……唔……呀……哦……」而我的手,更发觉那鸿沟之中,爱液正源源地涌出。
  我的咀巴继续向下移动,来到了那泉水淙淙的地方。
  我喜欢吻那一处湿润的地方。我深懂其中的诀窍,专门向对方的敏感地方刺激。
  皇后的身体,开始了强烈的扭动,并叫道:「不,不要。」而她的手,却忍不住在我的身体上活动,开始不停地抚摸着。
  「啊……啊……不要……不……啊……」随着我将手指插进皇后的阴道,皇后像发呓语般的浪叫着,可是就是不肯张开眼来。我将脸贴上皇后的阴户,用舌头顶开那条裂缝,不断的舔着皇后的小穴。
  「啊……啊……啊……好……真好……」皇后终于忍不住说了声好。既然皇后喜欢这样,我就更加卖力的用舌头抽弄,两手往上伸紧握着双乳拼命的用力揉捏。我紧追不放,继续加强攻势,开始将手指插入皇后的蜜穴,虽然她的小穴很紧窄,由于有淫水充分的润滑,我手指可说是畅行无阻,皇后扭动的频率更加激烈,而在她口中的我的阴茎也已经到了临界点了。
  「啊……嗯……啊……」这同时,皇后的蜜穴里却也喷出热呼呼的透明黏液,完全喷在我的嘴里。皇后的身体突地一阵僵直,臀部往上抬起,接着狠狠的放下,泄了,皇后已经达到高潮了,随后皇后的小穴不断的抖动着,每抖一下就溢出一股淫水……歇了一会,皇后睁开眼,万种风情地看着我,又一把将我搂进怀里,「母后,这样洗澡舒服吗?」「皇儿,谢谢你,母后好舒服,只是可惜……以后有空就常来陪母后沐浴好吗?」「当然好啦!」「不过,这事就你我母子两个知道,不要告诉别人,我也会把宫女支走的,好吗?」「孩儿知道了!」看来皇后已经深深地陶醉在这种洗澡方式下了,我也乐得这样,这有什么不好?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一年过去了。而我最大的变化就是在一个月前,我发现我的能够勃起变大了,某一个夜晚,我感觉自己的小弟弟有点涨涨的,脱下内裤一看,我吓了一大跳,那是我的小弟弟吗?竟然有两节2号电池的电筒那么大。近来,我老是做一些莫名其妙的春梦。
  晚上,刚睡下不久,便进入梦乡,看到由一群生动逼真的裸体女郎塑像,其逼真的程度,连毛发毛细孔,淫水等等都历历可见,我走的很小心,然而终于不小心的,还是碰到了其中一个塑像,指尖迅速传来了一片少女嫩滑肌肤的触感,引得我心神一荡,我继续摸索着走去。
  不过,我的运气实在不太好,我又碰到了第二尊塑像,这次比上次更刺激,由于我闭上眼睛走路,因此两手不由自主的便平伸在胸前,可是好死不死的,这双手这次刚好搭在塑像的双峰之上,双手恰可盈握的双乳,让我真舍不得放开……我忍不住了,我开始疯狂的玩弄起手中的玉乳,而这双乳竟然如真人般的渐渐变硬起来,我此时已无法思考为何会如此了,双手更疯狂的往下游去,终于来到阴户的所在,我的手刚刚按上阴户,耳旁却传来一声女子满足的呻吟,「唉,啊……」我的人一下清醒了,塑像再真也不该会呻吟啊,我迅速的睁眼一看,我无法置信的揉了揉眼睛,眼前竟然是一位美如天仙的妙龄少女,而且这美艳的绝色佳丽身上竟是一丝不挂,我无法分辨自己是否碰到了神仙姐姐,因为深藏心中的兽性已经爆发。
  我已经冲上前去,抱起她柔润娇艳的身躯,狂乱的亲吻她的双峰,她的唇,她的腿,最后吻上了她的蜜穴,我的舌缠绕着她最敏感的花心,迅速的舔着,「啊……嗯……快啊……唉……喔……」如仙乐般的呻吟声继续传入我的耳中,钻入我的心底深处,掀起我更狂、更野、更原始的兽性,我终于知道,我并没有发狂,眼前所抱着的仙女,的确是如假包换的真人,我不知道为何仙女会在这里,更不知道为何仙女会一丝不挂的让我抱住,然而,我也无暇去想了。
  此时的我只是一个原始的,急色的,充满兽欲而急欲发泄的——男人,我粗鲁的分开她的双腿,一手扶着我的巨枪,腰一挺,跨下的巨枪便肆无忌惮的攻入蜜穴的深处,不要说我不温柔,此时的我只是一头狂兽,疯狂的要把我近一年来,郁闷在心中的,痛快的发泄出来。
  如此一来,可苦了这一位娇滴滴的美骄娘了,细密娇嫩的蜜穴,在我的疯狂攻击下,彷佛要被撕裂般的疼痛,夹杂着被虐待的快感,小穴的充实感,是她许久未曾尝到的美味……「阳具」在进出着,正如久旱逢甘霖,她很快的便攀上顶峰,爱液随着我巨枪的攒刺,抽插而飞溅开来,滴在周围的草地上,压得小草都不胜娇羞的低下头去,彷佛不好意思见到这邪淫的一幕般。
  我一把抱起她,站了起来,她的双脚缠着我的腰,肉穴顶着我的巨大猛兽,让这旷古灵兽,人间凶器,更深更深的收藏在秘穴深处,试图驯服我的凶性,然而人间凶兽又岂是如此容易驯服的呢,站立着的我,因为运力举着她,跨下的猛兽更见壮大,她只觉得,小穴愈来愈紧,愈来愈紧,甚至连她因为高潮所带来的阵阵抽搐,都没有剩余空间让它去达成,我依然用尽全力的努力攻击着。
  此时我已经放下她,转进至背后攻击她那已饱受摧残,早已通红的嫩穴,狂乱的我,其实眼中已非眼前的仙女,而是皇后、贵妃、宫女……由于淫液早已被这巨兽挤出肉穴之外,缺乏爱液的润滑,可怜的她,嫩穴已经不只是红了,而是红得像要滴出血来一般,「啊,啊,啊,啊……」快乐的呻吟早已转为痛苦的哀鸣,初时的快乐欢愉,早被这头在我肉穴中于取于求的恶兽所赶走,然而,再凶猛的邪兽也有筋疲力尽的时候,在最后的攻击中,我终于完完全全的发泄出来,深深的射入这可怜的仙女深处……我终于松懈下来,深沈的睡在她的胸口,而跨下的凶兽,也慢慢的变成温驯的小绵羊,静静的躺在小穴的拥抱下,「喔,吁……」她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我迷迷糊糊的,不知过了多久,终于转醒,只觉得身心舒畅,浑身弥漫着前所未有的劲力,我缓缓的张开了眼睛,映入眼中的是一位面容娇嫩的妙龄女郎,那女郎见我张开眼睛,惊叫了一声,转身叫道:「太子!你醒啦?你刚才叫什么?
  吓死姐姐了!」说着,扶着我起床,却看到我短裤上一片湿斑,伸手一摸,湿湿滑滑的,「太子弟弟,你怎么啦,怎么会有这个,从哪儿流出来的?」我羞得就差钻地洞了,我遗精了。
  阿玉替我脱下短裤,糟糕,小弟弟正在昂首挺胸,阿玉吓呆了,「太子,你的……小鸡鸡怎么会变得这么大……」唉,那时的宫女可能没有接受过性教育,对这个都不知道,我脑中闪过一个念头。
  我已经被阿玉脱得一丝不挂了,对阿玉说:「好凉快,阿玉,你不热吗?」「当然热呀!」「那你为什么不脱衣服呢?」「人家不好意思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们现在玩家家酒,我当皇上,你当贵妃,好吗?」「好哇!」「那我想要爱妃脱掉衣服凉快、凉快,免得中暑,爱妃你说好吗?」「好吧!我脱就是了。」阿玉话说完便脱去上衣∶「这样行了吧!皇上。」「不行!」「怎么不行?」「你还穿着肚兜儿呢!」「难道连肚兜儿也要脱?」「正是如此呀!爱妃。」「好嘛!我脱就是了。」于是阿玉又把肚兜儿给脱了,这时阿玉胸前的两颗粉红珍珠都给我瞧见了。
  我说∶「我说爱妃啊!你这双腿不热吗?」「听你一说我倒真的有点热呢!」「那就把裤子也脱掉吧!」「是,皇上!」于是阿玉整个人儿便一丝不挂的站在我面前,我一看,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多么美妙的图像呀,使我感到一阵目旋。阿玉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我亦坐下,仔细地看她。我首先看着她的阴户,她双腿打开一点点,让我能仔细看她幼小的阴唇,小小的山丘上光秃秃的一片,零零星星的长着几根细毛,我很想碰一下但又不敢。
  这时她睁开了眼睛,好像看穿我的心事就把双腿再打开一些,我彷佛看到了她的处女膜,好像是红色的,我用手轻轻碰着她的肚子,她静静的不说话,于是我便向上摸,在要到胸部之时停了下来,我看了她一眼似乎很高兴的样子,于是我开始摸上她的右胸,她的乳房已经发育很大了。心里想∶「「阿玉的肉贝儿果然又白又嫩,这下子可有得快活了。」「太子呀!你在想什么?」「没有。」「那你怎么只盯着人家看,一句话都不说?」「哦!我没想到这一年的时间,你都变了个样儿了。」「没有啊!人家哪有变呢?」「有啊!首先,你的脸变得漂亮标致,其次,你的奶子变得凸出圆滑,其三嘛……」「其三是什么?」「其三嘛……你的肉贝儿也……和我的……宝儿……一样长大了。」「你的宝儿长大了?」「嗯!就是这个,你看,是不是!」「哇!好大呀!」「阿玉!你知道为什么玩家家酒吗?」「我不知道。」「其实玩家家酒只是学大人们而已,你想成为大人吗?」「想啊!可是还要好几年呢!」「不用好几年,我有办法。」「什么办法?」「你想变成大人的话,我可以帮你,不过……」「不过什么?」「我要作个法,开始时你的肉贝儿会有点儿痛,你忍得住吗?」「我愿意试试看。」「好吧!那你现在去躺在床上,张开你的双腿,愈开愈好,知道吗?」「嗯!」阿玉很听话地躺下,雪白的双腿也张地开开的,我仔细地看遍阿玉的每一寸肌肤,对于阿玉粉嫩的肉贝儿更是钜细靡遗的瞧,然后口中念念有词,配合一些手势,彷佛真地会作法一般,之后双手轻轻抚摸阿玉丰满的乳房,并且用手指捏弄着那两颗小珍珠。
  我要她用她的小手抓住我的阳具,开始时她不肯,在我的再三要求下,她只好伸出颤抖的手,紧紧地抓住了它。
  我觉得我快支持不住了,她阴唇看起来真的是好漂亮,紧紧的闭住,我还可以闻到她身上婴儿般的味道,我亲了她的阴唇一下,她惊叫了一声,我吓了一跳问她「没关系吧?」她说只是吓一跳而已。
  「你曾经将手指伸入这里头吗?」「有是有,但是到第一个关节就被档住了」我看了看她的处女膜并用手指轻轻的摸它,用中指沿着阴道慢慢深入,我可以感觉她正兴奋的发抖她又叫了一声,这次我没继续下去了,抽出我的手指并亲了她一下,接着低下头去亲她的裂缝,我的舌头一直深入她的阴唇间,味道清清淡淡的,我的鼻子也沾满着十五岁少女的淫汁,我一直将火力集中在她的阴部,她咬着牙闷哼着,我停下来问她还好吧,她轻轻地点点头。
  「你可以再多做一点吗?」「当然我很愿意!」我从来不知道这个年纪的小女生也会有高潮,但是当我舔她阴唇时就发生了,她忍不住发出了一小声尖叫,然后全身剧烈的抖动。
  「我以前曾经自己弄过,但是感觉没有这么好」。她说。我继续舔她阴唇,她受不了开始大声地呻吟,接着我的手轻轻的抚摸她的阴部,用手指来回拨弄着她的阴唇,同时用手指小心的伸入她的蜜洞,但是到了两公分左右就进不去了,我能感觉到处女膜就紧紧的压住我,我小心的在这仅有的两公分轻轻的来回抽出插入,感觉好像这十五岁小女生的阴道正在不断的吸榨我的手指。
  「我觉得你手指在我里面好有趣喔,啊!嗯……太子啊!人家会痛呀!」「你忍耐一下,马上就不痛了!」「真的吗?」「当然是真的!难道我会骗你不成?」「可是人家的肉贝儿好痛呀!」「你别急!再一下子就好了。」我说着并再次以拇指和食指揉捏着肉贝儿,「比较不痛了吧!现在你要照我说的做哦!」「太子你要我做些什么呢?」「你现在要帮我准备法器呀!」「什么法器?」我指着自己的宝儿说∶「就是我的大宝儿嘛!」「我要怎么帮你呢?」「很简单,你只要跪在地上,再用你的丁香,轻轻地舔舐我的大宝儿就好了。」「这样就好?」「对呀!开始吧!大宝儿的每个地方都要舔到。」阿玉听话地张开嘴,伸出小巧的舌头舔舐着我那根大宝儿,这时候,我依然假装作法般地念念有词,大宝儿像是变魔术一样,瞬间就长大了,我要阿玉张口含住大宝儿,阿玉照着我的话,我只觉得大宝儿周围软绵绵地,既温暖又酥麻,才一会儿的工夫,大宝儿又更长了。
  「太子呀!你这大宝儿怎么会变长呢?」「我正在作法当然会变啦!」「那我还要含住大宝儿多久呢?」「只要再一会儿就行了?」「真的吗?你的宝儿那么大,含得人家的嘴好酸呢!」「阿玉你再忍耐一下吧!」「好吧!我再含一会儿。」阿玉说完又把大宝儿含住。
  我用手抚摸着阿玉的脸颊说∶「这才乖嘛!」我再用双手抱着阿玉的头,开始晃动下身,大宝儿塞住阿玉的小嘴儿进进出出的。
  「阿玉,好了!可以不必再含吮了,现在你到床上躺着,尽量地张开双腿儿,我要将你变成大人了。」 阿玉一躺好,我马上握着大宝儿,对着小肉贝儿磨呀磨的,心里头想着∶「阿玉的肉贝儿可真是鲜嫩透了,一会儿必定会流出许多淫汁来……」果然像我所想的,小肉贝儿真的开始淌出水来,阿玉被大宝儿磨的全身热和起来,不由得问我∶「太子,怎么人家开始热起来了?」「真的吗?那就证明我的法术有效了。」「那我以经是大人了吗?」「哪有那么快就好了,我的宝儿里面有些仙丹要喂肉贝儿吃下之后,法术才算成功。」「怎么人家都不知道肉贝儿还会吃东西呢?」「你不知道的事可多着呢!好了,不要多说了,要是超过时辰就不好了。」「好吧!太子,我不多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