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建筑工的儿子
建筑工的儿子
 

  第一次开始注意其他男人,并对他们抱有性幻想,大约是在我十二岁的时候, 现在我知道这是不正常的,但当时我却没有意识到。到我十四岁的时候,我清楚 地认识到男人永远比女人更能引起我的兴趣(假设我能对女人产生兴趣,对此我 表示怀疑)。
 
  好吧,我承认我是一个同性恋,这不是件大不了的事,对吧?
 
  当然不是,特别是你还在上高中的时候,这绝对是一件大事情。我不是一个 懦弱的人,更不是一个书呆子,也没有其它任何疾病。我有着在我这个年龄来说 非常好的身材,我大约身高六英尺,体重180磅,有着一头耀眼的金发,湛蓝 的双眼,闲暇时的摔交训练和踢足球,使我拥有十分完美的肌肉和健壮的体魄。 我喜欢那些挥洒热汗、彼此身体接触的运动,但那是我和他们仅有的身体接触, 我知道我的一些队友相互间有着性关系,但是我尽量避免和他们处在可以发生性 行为的地方。
 
  为什么?
 
  好吧,我告诉你,因为当时的我没有足够的性知识,我害怕在发生关系之后, 其他人会立即认出我是同性恋者。
 
  我看过队友们的裸体,但和成熟男人的裸体比较起来,后者更能让我产生冲 动,尤其是那个男人,每次见到他的裸体都让我焦躁不安,使我迫切地渴望着他。 他身高6。4英尺,有着金黄色的头发,深蓝的眼睛,如太阳神阿波罗般健美的 体魄,宽广坚实的肩臂,强壮可靠的胸膛,金色的毛发密布其上,并向下延伸, 越过结实有力的小腹,蔓延而下,成为茂密的金色丛林,包围住他那未切割过的、 柔软的、7寸长的性器,且向后汇集,布满他的股缝。在浓密的金色软毛地衬托 下,他光滑柔润的屁眼简直是一件为性交而生的艺术品。
 
  这家伙是一个建筑工人,因此他的肌肉完全是由工作中锻炼出来的,由于他 干的都是户外工作,非常需要体力,所以在完工以后,他总是布满汗水,浑身散 发着一种浓郁的令人无法抵挡的雄性芳香,就是这种气味吸引着我,令我冲动、 疯狂!
 
  他没有结婚,也没有女朋友,从不曾真正在外过夜,除了有时候在星期五晚 上和他建筑队上的全体员工一起喝些啤酒。基于这些原因,你可能会认为他会非 常乐意有一个年轻的同性恋者(譬如我)给他干,或者吸他的屁眼。但我却根本 不可能和他发生任何性关系,这下你明白了吧,这个充满着雄性气味的男人不是 别人,正是我的爸爸迈克。霍华德,而我的名字是马特。霍华德,一个14岁就 对着父亲流口水的家伙。
 
  我有毛病?
 
  哈!这真他妈的可笑。如果你看见我的爸爸,说不定会马上跪在他的面前, 乞求他让你闻他胯下的臭味。但我也同样可以想象,如果他发现他唯一的儿子被 别人骑着干,他有可能用12种不同的方法踢爆我的屁眼,并把我赶出去,让我 独立生活。这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我曾经在街上遇到过这样的家伙们,他们被 父母赶出家门,就因为他们是同性恋者。
 
  但我仍然整天幻想着我的爸爸,与此同时我也开始注意到我还有着另一项强 烈爱好:我喜欢看别人小便。在高校的体育馆是进行这种兴趣最好的地方。30 年前建的旧馆并没有个人的便池,有的是一次可以站立8- 10人的长型的便池, 你可以想象近10人的热腾腾的黄色尿液排进便池,所有那些正在排便的性器, 长的、短的、粗的、细的、切割过包皮的、未切割过的,一目了然,这是一幅么 令人兴奋的情景啊!(我个人较偏向于未切割过的,因为我的父亲就是。) 
  我还喜欢散发着麝香味的,在排便后留在冠沟处的混合物。我的包皮是宽松 的,大约下垂至龟头下1英寸,在我摔交或踢完足球后,我的腹股沟就会散发一 种浓郁的香味,尤其当我褪下包皮,让空气接触龟冠上的尿垢,那种气味将充满 我整个房间。我爱吃自己的尿垢,我也经常幻想着爸爸的尿垢、甚至尿液尝起来 的感觉。
 
  我看过他小便,也闻过他小便的味道。由于只有我们两个男人住在房子里, 当我们使用盥洗室时,从来不曾关过门,因此我多次的看过爸爸强劲有力的尿柱, 闻过它的气味。
 
  可是当我正在淋浴或小便的时候,爸爸却从不曾进来过,我一直疑惑,他是 否知道我能十分清楚地看见他的性器和他如泄洪般的尿液,而我也希望他没有发 现,每当我看见黄色的尿液从他被包皮覆盖住的硕大头部中激射而出,我就会不 由自主的勃起。
 
  一天早晨,我被持续难耐的尿意逼醒,由于昨天的训练使我筋疲力尽,人一 倒在床上就睡着了,忘了我每天入睡前要小便的习惯,以至于现在想要宣泄的念 头超过了我的理性,在时间上根本就来不及寻找盛放物,大量的尿液无视我持续 不懈地努力压抑便意,如潮水决堤般一下子泛滥成灾。(我的家伙在这种情况下, 你就不能合作一点吗?)
 
  我一边无意识地咒骂,一边努力收缩膀胱,希望能够控制住泛滥的尿液,但 这就象曾经某人要截断科罗拉多河(美国西部的河流)一样,根本就是无意义的 举动,我开始还花点力气,但不一会儿就放弃了。尿液从我性器上的孔洞中宣泄 而出,看上去仿佛是一缕金黄色的喷泉在不停的激射喷洒。
 
  由于我的性器正处于半勃起状态,因此大部分的尿液都直接喷射在我的身体 上,让我产生一种仿佛被自己的尿液包围住的感觉,它激洒在我的脸上,更有一 些流进我的嘴里,一股早晨尿液特有的浓腥味充塞在我嘴里,但我爱这种味道。 
  持续洒射了近1分钟,尿液如退潮般逐渐减小,流过我的胸膛、腹部,最后 终绝在我金色的丛林内,但我的性器并没有变软下垂,因为我正在玩弄它。我将 尿液好象肥皂般涂抹全身,然后一手握住自己的性器,开始激烈地上下滑动摩擦, 另一手则拭取身体上的尿液,并放入口中品尝它的味道,快感越来越强烈,我意 识到不出30秒我就会射精,接着我射了,一股又一股的精液不间歇地喷射在小 腹上,洒射完后,我迅速地汲取它,把它也放入嘴里,精液和尿液的混合物在我 口中流过,我细细地品尝它,感到它真是一种十分可口的早晨饮料!
 
  从那时起,我不再烦恼早晨起床时难耐的尿意,我会让它洒射在自己身上, 品尝它,并且对它的需要与日俱增,我开始对其他家伙的小便感兴趣。
 
  它尝起来的味道会是相同的吗?
 
  它有这么浓烈吗?
 
  当然我最感兴趣的是我爸爸的小便尝起来会有什么味道!
 
  我也发觉到当训练完后进行手淫时,屁眼处那股雄性特有的肮脏、污汗的味 道,才是最精彩、可口的味道!
 
  那天,我一手沿着臀缝渐渐向下滑行,另一手并没有撸动性器,反而玩弄底 下的两颗果实,接着我开始在我汗湿、滑腻的穴口来回滑动,那感觉真是棒极了! 我不认为我的屁眼是如此的敏感,但它确实让我的性器象坏掉的龙头一样挺立起 来。我试着将手指强塞进去,但由于太干燥,只带来一阵刺痛感,所以我退了出 来,将手指放入口中,打算用一些唾液来润滑一下。突然,无预警的在我鼻间飘 过一股味道,那股突如其来的味道,象有一把大锤猛烈敲击我的鼻子一样,深深 震撼了我。
 
  他妈的!就是这股该死的味道,我爱它!!!
 
  我将手指贴附在鼻子上,深深地呼吸着来自我臀间的气息,忽然感到一阵强 烈的快感席卷而来,我射得是如此地勇猛,更有一些被射进了我头发里。
 
  从那时起,每次我进行手淫,我都会探究我的屁眼,品尝它的味道。
 
  不管怎样,这几年我都是这样独自一人,直到现在我快要16岁了。这时的 我身高已经有6英尺了,但仍旧矮我爸爸4寸,体重200磅,浑身充满着健美 的肌肉。在干过一个处女后,我发觉根本得不到快感,这使我更是陷入深深的挫 败感中,但我仍然不敢和队友发生关系,因为我?ε掳职址⑾治艺嬲男巳ぁ2 还痪靡院笫虑楹芸煊辛俗?
 
  一个星期五的夜晚,爸爸并没有在他平常的时间内回家,因此我猜他准是又 和他的全体员工去喝啤酒了,这正好有充足的时间,可以让我进行一场美妙的的 手淫,来缓解我这一星期来的紧张。我躺在床上,今天下午训练后我没有淋浴, 浑身散发着一股子汗臭味,当我褪下包皮将龟头裸露在空气中时,我能闻到一阵 成熟浓厚的雄性气息从小腹下散发出来。我的手指已经探进我的屁眼,狠狠地搔 刮肠壁,并将一些滑腻的沉淀物涂抹在人中(上唇和鼻子之间),享受这浓烈的 气味,接着又将手指塞回去,继续之前的工作。
 
  我现在至少可以将三根手指完全塞进屁眼,我也曾经尝试过用其它物品代替, 如胡萝卜、蜡烛等,它们给我的感觉非常好,但我仍然想要一根火热、粗壮、真 正的肉棒塞进我的体内,但现在我不得不用手指来代替。
 
  这时,我已经陷入自己编织的淫秽幻想里,我正幻想着自己在吸舔爸爸的屁 眼,浑身上下洒满了他的尿液,而他正对着我拉屎,却没有注意到我的性幻想对 象正站在我敞开着的房门口,注视着我。
 
  由于今天下班的早,所以爸爸和他的组员也较早地喝完啤酒,他这样急着赶 回家是因为喝了太多的啤酒,想要回来小便。
 
  现在,我顺便要说一下关于爸爸和我的一些事情。
 
  爸爸是在他17岁的时候和那个女人相遇,他们彼此没有任何感情,只是性 伴侣关系,她的年龄也比爸爸大得多,但她却怀孕了,而我的爸爸是个非常有责 任心的好人,他不想看见自己的孩子在缺乏父爱的情况下长大,所以他娶了她, 可这可能是他人生中所犯得最大的错误。
 
  我有时候不禁在想,她之所以会嫁给爸爸,可能是因为想要报复爸爸让她怀 孕,使得她生活没有乐趣。接下来的3年,爸爸简直象生活在地狱里一样,我知 道是因为这些都是祖母(爸爸的母亲)告诉我的,那个女人没有一天尽过她母亲 的责任,她天天出去玩乐,而爸爸为了照顾我不仅半途辍学,还要外出工作。 
  后来爸爸告诉我他一点也不介意,因为我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他发誓 我值得他为我生活在地狱中,听了他的话,我感到非常高兴,我是如此的爱他, 但同时我又感到矛盾,因为是我使他生活在痛苦之中。我不想告诉他我是个同性 恋者,就是怕他会对我失望,会放弃我。
 
  那个女人终于在我3岁时离开了我们,我们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而在我5岁 时爸爸收到了她从墨西哥寄来信以及一份离婚协议书,她在信里根本没有提到我, 仿佛我不曾存在过一样,就这样他们离了婚。在那个女人走了以后,他再也没约 会过,他告诉我他不感兴趣。
 
  我们就这样平凡的生活着,互相依赖、彼此照顾。而现在我33岁的父亲正 带着狡猾的笑容倚靠在房门口,双眼注视着我赤裸裸的身体,双手正透过松开的 牛仔裤不断挤压他内裤里的性器,这时的他真是性感极了!半开的牛仔裤松跨跨 地垂挂在他臀下,窄小的内裤根本包裹不住他胯下那一陀硕大的性器,反而将他 的性器衬托得更为醒目。不止这样,这时候他已经脱下了他的T- shirt和 工作长靴,从厅里透射过来的灯光映射在他布满金色软毛的胸膛和小腹上,让我 有它们正在闪耀发光的错觉。
 
  他半开着牛仔裤,穿着他脏污的内裤,赤着脚站在那里,他还没有淋浴过, 身体散发的臭味混合着我的,迅速充满我窄小温暖的房间,使我的房间变得更象 是经过一场狂欢的更衣室,这种男性荷尔蒙和成熟男人的味道足以使任何家伙发 狂。但我只能呆看着他站在那里,停止了手中的动作,我的脑中一片混乱,不知 该如何是好,我猜想他会对我发怒,然后再狠狠地揍我一顿,但我不明白他为何 还能这样笑着。他的手继续之前的挤压动作,双眼仍旧牢牢地紧盯着我的性器。 
  “你有一根非常棒的家伙,儿子!”他用沙哑的声音对我说着,“看来你已 经真正长大了,也许你会跟我的一样大,或者比我的更大!”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我想如果他承认喜欢我的家伙,我应该回复他的称赞。 
  “但我打赌它一定没有你勃起时候的大,虽然我没有见过你勃起时候的样子。” 我说着,双眼明显地注视着他内裤中那一堆明显的突起。
 
  他微笑着,随即脱下牛仔裤,将它踢落在地板上,踏过它走向我的床边,最 后在我身旁站定,而他要被性器涨破的内裤几乎贴到了我的脸上。
 
  “他妈的!这里闻起来都是性交的味道,你在这里一定射了不少吧!”他笑 着对我说。
 
  我没有回答他,只是着迷地盯着眼前的那一大陀突起,陶醉在他强烈的男性 气息之中。
 
  我呼吸着从他内裤上传来的雄性气味,那是一种混和着汗水、尿液,或者还 要加上正不断地从褐色的孔洞中溢出的黏液的味道。
 
  他注意到我的动作,接着向我挺起腹部,我一不留神,鼻子被推进他的胯下, 倚靠在他的内裤上,然后我仰起头,发现他正微笑地看着我。
 
  “你喜欢闻我内裤的味道,对吧,儿子!我已经有将近半个月没有洗过它了, 那里应该有许多你想要的味道!”他边说边移动他的臀部,将他的内裤抵在我的 脸上。我在他的内裤下呻吟着,双手不由自主地开始继续上下摩擦我的性器。 
  我无法抵抗来自他的诱惑,着魔似的伸出舌头,饥渴地吸舔他内裤上的污物, 由于白天工作的大量汗水浸湿了它,所以它现在仍然保持着湿漉漉的状态,它尝 起来的感觉远比我想象的还要咸,毕竟这是在他长时间的工作下累积起来的,我 还可以尝到他尿液遗留下来的污垢,这是因为他小便时并没有将尿液滴干净就放 入内裤中的关系,我深深地迷失在他成熟的味道中。
 
  “你真的喜欢干这种事,马特?你喜欢舔你爸爸的内裤?闻你爸爸家伙上的 臭味?”他问道。
 
  他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没有生气,也没有对我的失望,实际上,它听起来似乎 松了口气,好象十分喜欢我埋进他的内裤里,吸舔他的味道。
 
  “是的,爸爸!它?奈兜廊梦倚朔艿牟坏昧耍 蔽冶咚当咭孕卸允疚业挠 焖?
 
  地上下撸动我的性器,甚至可以听到手掌和性器摩擦而发出的淫靡的声音。 
  “是这样吗,儿子!那让我猜猜你接下来想要做什么!我敢打赌,你一定想 要我的家伙进入你的嘴里,让你尝尝它的味道,不是吗?”他说着,仍旧带着笑 容,看着我在床上一边摩擦自己的性器,一边舔吸他的内裤。
 
  这时,他的内裤上已经满布我的口水,我想我已经充分地显示出对他的饥渴, 他也一定知道我愿意为他做任何事,只求他的家伙能够放进我的嘴里。
 
  “是的!噢,是的!爸爸!求你了!让我尝尝你的家伙!求求你!”我乞求 着。
 
  “你想要我的家伙,儿子?你想要吸我把你创造出来的家伙,是吗?”他问 着我,深蓝的双眼仿佛想要刺穿我似的注视着我。
 
  “是的!爸爸!我敢发誓,我想要吸你的家伙,请让我吸你把我创造出来的 家伙!”我继续乞求他。
 
  我必须停止这种念头,但是,想要吸他家伙的欲望已经超出我的理智范围, 为了实现这一欲望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即使以后他把我扔在大街上,任我自生 自灭,现在我仍必须这样做,我强烈渴望着他将性器塞进我的嘴里,而且如果我 做的好,也许我能够品尝到把我创造出来的雄性的精华。
 
  “那也正是我想要让你帮我做的事,儿子!但是你要等我几分钟,我刚才喝 了太多的啤酒,上一趟厕所是我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情。”他说着,开始从我的 嘴上将他的内裤移开。
 
  “不!!!”我尖声叫喊着阻止他的动作,他停了下来,向下看着我。
 
  “不要去,我想要你的小便!求你了,爸爸!让我喝你的小便!”我不知道 是哪里来的勇气,从嘴里爆出了这番话,我知道答案有可能会使我失望,但我必 须说,我不想让自己在以后感到后悔,所以我说了。
 
  他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我片刻,然后咧嘴大笑道:“哦,儿子!你真让我感到 惊讶!原来你还有这方面的癖好。如果你想要我的小便,那就如你所愿,但你认 为可以喝下你爸爸所有的小便吗?要是你溅出一滴,我会把你屁眼干到红肿,让 你下不了地,这样你还愿意吗,儿子?”虽然是威胁我的话,但他说的时候,满 脸笑容,根本看不出有威胁的意思。
 
  “我发誓,爸爸,我绝对不会溅出任何一滴。但如果你想要干我,我一点也 不介意,随时随地都可以!”我说着,抬头凝视着他的脸,一抹淘气的笑容出现 在我脸上。
 
  “嗯,儿子!你说的话真是太有意思了,你曾经和谁一起做过这些事情?” 他问道。
 
  “没有人,我在这以前从不曾和任何人发生过性关系,我只和自己干过,我 几乎每天早上都喝下自己的小便,我知道我能处理你的。所以求你了,爸爸,让 我喝下你的小便吧!”我又一次向他乞求。
 
  没有再说任何话,爸爸以行动表示了他的决定,他的拇指扣进内裤的腰带里, 向下猛力拉扯,脱下他的内裤,内裤下早已膨胀的性器募地弹跳而出,清楚地显 现在我眼前。
 
  我张开嘴,轻轻地将舌头伸到他厚重器件的下方,让他硕大的头部躺在我的 舌头上,他抬头望进他深邃的蓝眸,开始等待他的尿液。
 
  他用温暖的包含着爱怜的眼神看着我,双手放在我的脑后,将他雄伟的性器 稍微推入我的口中,我合上嘴,用嘴唇包裹住它,突然感到从他的性器中喷射而 出的尿液,我的嘴被迅速地充满起来。我终于品尝到他尿液的味道,它是如此的 温暖,除了少许的异味外和温开水几乎没有差别。但意识到它是爸爸的尿液后, 它却让我如此的兴奋激动。
 
  我开始快速吞咽他川流不息的尿液,爸爸并没有说谎,他一定在酒吧喝下大 量的啤酒,因为他已经排泄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他就站在那里,在我持续吞咽他 尿液的时候,双手轻轻抚摸我的头发。
 
  “对,就是那样,儿子!喝爸爸的小便!现在你是爸爸的尿壶!你喜欢那样 做,儿子?
 
  你喜欢爸爸的小便,对吧?“我点点头,呜咽着,继续吞咽他金黄色的液体。 
  “既然这样,爸爸还有许多可以给你,以后爸爸所有的小便都会留给你,你 想要吗,儿子?”他边说边抚摸我的头发,继续在我嘴里排泄。
 
  我再一次重重地点点头,肯定我的回答。上帝!以后的每一天都能喝到爸爸 的小便这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啊!让这温暖的水流从爸爸的体内直接流进我的身 体里,我比任何时候都要期待着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他的尿液越来越少,最后终于停止排泄,但我仍继续把他的性器放在嘴里, 并开始吸舔起来。我感到在我嘴中的器官渐渐膨胀起来,变得越来越粗,越来越 长。
 
  我爱死他的味道了,所有来自他的臭味都让我沉迷,不可自拔。
 
  由于我愈来愈多的需索,它渐渐深入我的嘴中,硕大的头部已经抵在我的咽 喉上,我几乎要呕吐出来,但是接着我感到我咽喉的肌肉放松了下来,他粗长的 性器顺利地滑了进去,我的鼻子埋进他汗湿、浓密的毛发中。他胯下的气味冲击 着我,在闻到这股成熟味道的刹那,我发现我已经爱上了这种味道。
 
  我继续吸吮他的性器,耳中听见他的呻吟,感觉从他身体来的每一分颤栗, 我知道我能给他快乐。我从来不知道,给予别人快乐,也能使自己的感觉如此良 好。我饥渴地吸吮着他的性器,品尝着他留在我嘴里的黏液,他的黏液和我的相 似,不同的是他的味道比我的更浓郁,数量也远比我多得多。
 
  我想着我应该继续下去,这样就有机会品尝到爸爸的精液了,但他似乎还有 其他的打算。几分钟之后,他推开我,将他坚挺的性器逐渐地从我嘴里拔出。当 他如此做的时候,我发出失望的呻吟声。
 
  “不要急,儿子!以后有的是机会,我想你应该还会想要尝试一些其它更多 的东西,而我正好也不想这样快就射出来。”他笑着对我说。
 
  “对不起!”我低着头向他道歉。
 
  “你为什么道歉?你做的棒极了,你的动作非常熟练,使我不能相信这是你 的第一次,看来你在这种事上确实有一定的天赋。”他说着,揉揉我的头发,给 了我一个他引以为傲的表情。
 
  “你不会以我为耻吗?”我问他,恐惧地等待他的回答。
 
  “以你为耻?为什么?是因为你喜欢男性吗?马特,那不关任何人的错误, 不管什么人用什么样的话告诉你。判断一个人不是从他的喜好出发,而是从他的 内心,他的诚实,他的正直,以及他是否尊重他自己!”爸爸严肃地对我说,抬 起我的头,深深地望进我的眼眸,他的手臂环抱着我,垂下脸庞,逐渐靠近我, 最后有力的双唇轻轻覆盖在我的之上,我感到他的舌头舔在我的下唇,请求我的 允许,我张开嘴,他迅速地进入,攻占他的领地。我知道他能在我的嘴里尝到他 的尿液,但这似乎一点也没有干扰到他,实际上,他似乎还非常喜欢它,因为我 们很快的在彼此的嘴里呻吟。
 
  我的手在他的胸膛上游弋,在他茂密的丛林里奔跑,直到我找到他的乳头, 它们开始摸起来有点象橡皮疙瘩,但经过我的拨弄、拉扯,每做一次,都能从他 的体内引发出一声呻吟,手中的乳头也渐渐变得象小鹅卵石那般坚硬。
 
  他打断了这个吻,离开我,凝视着我的双眼,缓慢并用认真的语调说道: “你真的确定要这样做吗,马特?我的意思是,我仍旧是你的爸爸,如果你现在 想要停下来,我们还是会象以前那样,不因任何而改变。你知道的,我从来不曾 做过任何伤害你的事情。”
 
  “爸爸,从两年前开始,我每个晚上都会因为想念你而勃起,现在发生的事 情从来只在我的幻想中发生,我从不敢相信它会有实现的一天。我曾经非常害怕 你会知道我的想法,我猜想如果你发现了我对你的感觉,你会憎恶我,甚至有可 能把我扔到街上,不许我再回家。”我说着,仍旧用恐惧的双眼看着他。
 
  “看着我,马特!”他的声音带着一丝严厉和忿怒。
 
  我抬起头看着他。
 
  “你是从哪里得出这种该死的想法,认为我会憎恶你,或者把你赶到街上?” 他的声音带着压抑的忿怒。
 
  我现在真的被他吓坏了,几乎发不出任何声音。
 
  “大约一个月前,我遇见过一个小孩,他和我的年纪差不多,那件事确确实 实发生在他的身上。他的父母发现他喜欢男人,他们把他扔在街上,并告诉他从 今以后不要再回去了,他们没有他这样的儿子,再也不想和他有任何的接触,那 时候他才只有15岁!”
 
  我控制不住自己,甚至紧张害怕地说不出一句话,只是看着他,眼泪一滴滴 地从我的眼里顺着脸庞往下滴落。我看见忿怒从他的脸上离去,代替的是由我所 说的话而引起的震惊。他没有说任何话,只是紧紧地抱住我,非常的紧。我将脸 埋进他的胸膛,直到我渐渐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我能感觉到他低下头,不停地 亲吻我的头发,给予我安慰。
 
  “对不起,马特!那些该死的人真应该踢爆他们的屁眼!没有人可以这样去 伤害别人,更何况那是他们自己的儿子!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对我抱有这样的恐 惧,我希望你不要想我曾经可能会那样对你,只要知道我现在怎样对你的就可以 了,我知道你懂的!”他温柔地对我说。
 
  然后将我拉离他的胸膛,看着我认真的说:“你现在知道我不可能那样对待 你,没有任何事可以停止我对你的爱,我可能不喜欢你所做的事,甚至可能不喜 欢你,但我不可能停止我对儿子的爱!为什么,因为你是我的整个生命,这是从 你出生开始就不曾改变过的事实。那个把你生下来的荡妇从来没有为你做过任何 一件事情,我是唯一喂你吃东西,帮你换尿布,在你生病或不能入睡时整晚抱着 你的人。你可以对我要求的更多,马特,甚至是整个世界!”
 
  “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爱你,爸爸!”我抗议地说道。
 
  “我是不知道,否则我会在你吸我家伙之前,教你一些吸它的方法!”他幽 默地说道,笑容又重新回到他的脸上。
 
  哦,上帝!我爱这个男人!他的笑容使我的世界整个都明亮起来,他确实使 我的性器再次坚硬起来。我往下看去,发现他的也发生变化,渐渐硬挺起来。我 低头将它又一次含入嘴里,吸吮它的头部,它立即恢复坚挺,开始往我饥渴的嘴 里分泌它的黏液。
 
  爸爸急不可待地向前推挤,将他粗长的性器插入我的咽喉内,他的双手抱住 我的头,我的整个脸都被埋进他脏污的胯下,我呼吸的都是从他胯下散发出的成 熟男性的气息,这种气味刺激着我的欲望,我变得更加兴奋,黏液不停地从我的 性器上滴落。
 
  接着爸爸抓住我的头,将我拉离他的性器,并翘起他的臀,重新推回我,将 他两颗硕大的球体压在我的鼻子上。
 
  “来,闻闻我的球,儿子!我知道你喜欢它的味道,我看见你的家伙正兴奋 地发抖,还不停地在流汁水,我明白你有多爱它!现在舔舔它,儿子,尝尝爸爸 的球。”他说着,声音带着强烈的性欲。
 
  我照着他的话行动,伸出舌头开始舔他的球体,如我所想象的,它的味道是 极其美味的,它尝起来简直让我疯狂!那是一股带着爸爸体味的浓郁咸味,当然, 它们也是湿漉漉的,那是爸爸工作了一整天所遗留下来的汗液。当我舔到双腿和 球体间的部位,那儿的毛发刺得我的舌头发痒,但我也发现了被隐藏起来的美味。 我舔遍了它们所有的部位,最后开始试着向后面舔去,爸爸理解我的意思,知道 之后我想要干什么。
 
  我想要更进一步,我想要到达他身体最隐密的部位,而爸爸他也似乎愿意让 我得到更多。他爬上床,跪在我的身上,这使他的球,他的屁眼同时出现在我的 眼前,而我躺在那儿,仰视着他多毛的臀沟,开始呼吸从他的屁眼散发出的味道。 他向后放低身体,??
 
  他的屁眼靠近我,放在我鼻子上几英寸的地方。
 
  “这是你想要的吗,儿子?你想要闻你爸爸的屁眼,不是吗?现在,他就在 那里,儿子!来,做一个深呼吸!”
 
  我稍微抬起头,将我的鼻子埋进他汗湿的屁眼。那是一股可以压倒一切的气 味。它浓郁、强烈,比起胯下和球体的气味更具震撼性!我的鼻子在他多毛的臀 沟中移动,被他那儿的毛发刺得发痒,最后来到了他隐秘的折皱处。我将鼻子对 准他的屁眼,在他上面深呼吸着,呼吸着来自他屁眼?锎看獾某粑丁?
 
  “干的好,儿子!就是那样!闻我的屁眼!把它所有的臭气都吸进肺里!我 知道你喜欢那样做,不是吗?”他问道,他的声音因性欲而变得沙哑。
 
  “是的,爸爸!我爱它!我爱这种味道!”我在他的双腿间回答。
 
  “现在,伸出你的舌头,舔我的屁眼,儿子!用你的舌头清理我的脏屁眼!” 他命令道。
 
  我照着他的话做,伸出舌头通过他的臀沟,品尝起来自他屁眼的强烈味道。 我先舔吸他屁眼上的毛发,它尝起来象是汗液和各种麝香的混合物,接着我进一 步向里移动,最后来到他柔软、滑腻的软肉上,开始舔食沉积在那里的秽物。 
  从我舔上他的屁眼起,爸爸就象发情的动物般,持续不断地呻吟着。
 
  我贪婪地在他的屁眼周围舔吸着,然后将我的唇对准洞口,大力地吸吮着, 并用我的舌头分开洞口的软肉,探进他的屁眼里,舔食他的内部,他屁眼里的气 味是我至今为止所尝过的最浓烈的味道!意识到我实际上已经进入爸爸的身体内 部,那种强烈的感觉刺激着我,使得我的身体因欲望而战栗,大量的黏液从我的 性器里奔涌而出。
 
  爸爸看见我性器的反应,他向下伸手汲取一些黏液放入他的口中品尝。
 
  “呣!这就是男孩的液体!尝起来的感觉真他妈的好!”他心里想着。
 
  他的手又回到我的腹部,汲取了更多的黏液之后,他将我的手从自己的性器 上拿开,用他因沾着黏液而滑腻的手掌来代替我的,开始缓慢地在我的性器上移 动,他有力的大手因长年的建筑工作而布满厚茧,显得粗糙无比,但他的触摸却 是温柔的。他的手在我的性器上来回滑动,使我越来越兴奋。
 
  同一时间,我在他的屁眼里吸舔。我努力地工作着,舌头伸进爸爸体内的部 分越来越多,最后终于完全进入他的身体里,开始搜刮他的肠壁。我迷失在他那 儿的味道和气味中,整个人的意识全部都集中在他的洞里。
 
  他屁眼的软肉渐渐松弛下来,洞口变得越来越宽。明显地,爸爸玩屁眼的经 验十分丰富,远超过我的想象。我感到我的高潮愈来愈接近,但爸爸再一次停了 下来,他又有了其它的主意。
 
  他推开我的脸,重新换了个姿势,正对着我跪在床上,他用有力的大手抓住 我的腿,举起它,将它折叠在我的胸口上,我的性器、球体、屁眼全都显现在他 的视野里,尤其是我的屁眼,由于姿势的关系,我稚嫩、粉红的屁眼,光溜溜的 没有任何毛发的遮盖,直接暴露在他的视线下。
 
  爸爸弯下腰,开始用力闻我的球体,我能听见他发出的深呼吸,也能听见他 因呼吸我的气味而发出的呻吟。这一切使我感到震惊和不可思议!这种事情可能 发生吗?我的爸爸他也像我一样,喜欢男人的气味,喜欢和男人性交?在一小时 前我会为我有这样的想法而感到荒谬可笑,但现在它似乎不是可能,而是事实! 当他的舌头开始舔吸我脏污、汗湿的囊袋,我变得完全相信这一事实!
 
  我难以置信的感觉他的舌头,在我的生命中还不曾有人吸舔过我身体的任何 部分,而现在我的爸爸正舔吸着我身体最敏感的部位,几乎把我带到失控的边缘。 但是爸爸并没有停在那里,他继续向下移动,直到他的鼻子埋进我肮脏、汗湿的 屁眼。我能够感觉到他的鼻子压在我饥渴的屁眼上,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我感 到他的舌头舔吸着我的臀沟,从底部舔到顶部,间中更在我屁眼的软肉上划圈。 他这样来回做了几次,让我大声呻吟起来。
 
  接着他将双唇覆在我蔷薇色的折皱上,开始吸吮我的屁眼,就象我刚才吸吮 他的一样。
 
  渐渐的,我的洞穴松弛下来,允许他舌头的进入,我感到爸爸的舌头不断的 伸进我的体内,我开始像一个高潮中的荡妇一样不停地呻吟着!
 
  “对,爸爸!吸我的屁眼!不要停!舌头再伸进去点,干我的屁眼!”我胡 言乱语着,完全被屁眼里带来的快感所征服。
 
  爸爸从我的双腿间,仰起头看着我,他的舌头继续在我饥渴的屁眼里进出, 我能够看见他的眼睛里闪烁的光芒,我能够感觉他留在我屁眼上的唾液,我知道 他接下来要干什么,他想要进入我美好的、还未被开垦过的洞穴里。而我也渴望 着他那样做!我想要他粗大的性器进入我,我想要他干我,没有任何事能满足这 种渴望,除了将他坚硬的性器放进我的身体里。
 
  当他觉得我的屁眼足够湿润的时候,他放开我,让我抓住自己的腿,保持之 前折叠的状态。我欣然遵守了他的命令,他开始吸吮他的手指,然后把它们放在 我的洞口上,将两根手指全部推挤进我的洞里,他开始在我的洞穴里四处摸索, 直到他的手指擦过某样东西。我现在知道那是我的前列腺,但在那时候,我所能 做的只是不能自主地大声呻吟,立即达到了高潮,精液不断地从我的性器中喷射 而出,飞溅在我的腹部上。
 
  爸爸笑着看着我的反应。
 
  “喜欢那样吗,儿子?我还没有真正碰撞过你的‘敏感部位’!你想要品尝 你爸爸的大家伙撞击在那上面感觉吗?我敢打赌我可以让你不碰触自己的家伙就 能够射精!”他说着,一丝自傲的光芒在他的眼里闪过。
 
  这时他又增加了一根手指放入我的屁眼,让三根手指在我的洞中不停地进出, 直到我真正放松下来。?缓笏燃橙×艘恍┡缛髟谖腋共康木海庑┱吵淼 囊禾逋磕ㄔ谖业?
 
  屁眼上,接着他将自己的性器靠近我的屁眼,又挤了些他的黏液在我的洞口 上,最后他剥开性器上的包皮,露出他硕大的头部,将它抵住我的洞口。
 
  “放松,儿子,就象你正在撇一根大条,这样会使事情变得更容易一些。” 
  我按照他的话,尽力放松我自己,突然我感到他粗大的头部穿过洞口的软肉, 进入我的体内。当我向下看的时候,他10英寸的性器几乎有一半被埋入我的体 内,他停下来让我适应它,但是预期的疼痛并没有到来,有的仅是一种满溢感, 就象我正在撇一根超级大条。我猜这是由于刚才自己玩弄过它,再加上经过爸爸 的吮吸和手指的逗弄,才会有这样的结果。
 
  接着他慢慢地推挤他厚重的器件进入我的身体,我不断发出淫荡的呻吟声, 当他粗壮的性器完全进入我的体内,他也舒服地叹息出声。
 
  他向下看着自己的性器完全埋入我的洞里,然后又抬头深深望进我的眼里。 
  “你的屁眼真是又热又紧,儿子!这将会是一场非常棒的性交!”他说着, 露出性感的笑容。
 
  我仰躺着,双手抓住自己的乳头,开始拉扯它们,这使我包裹住爸爸的屁眼 变得更为紧窒。我稍微摆动臀部,让他明白我有多么喜欢他深埋进我体内的感觉! 
  感觉到我的动作,他意识到我没有感到痛苦,已经准备好接受他的给予,便 将他坚挺的性器拉回几英寸,我失望地呻吟着,听在爸爸的耳里,让他吃吃地笑 出声。
 
  “不要焦急,儿子!它不会到任何地方去,相信我,我甚至能整个晚上都待 在你紧窄的屁眼里!”
 
  “但愿你能这样做!”我急促地喘息着:“它在我身体里的感觉是如此的好! 干我,爸爸,真正地干我!用力干我的屁眼!我求你了!!!”
 
  我的话刚说完,感到他臀部猛力地前冲,他的性器再一次深深地插进我的屁 眼里。我浑身颤抖地呻吟着,因为它刚才穿过了爸爸所说的‘敏感部位’。在接 下来的几分钟里,他勇猛地干着我!!!每一次他都拔出性器,只留下头部在我 的体内,接着整个粗长的性器尽根而没,猛烈地撞击我幼嫩的屁眼。他用性器重 击我的屁眼,我能够听见随着他每次强劲的冲击,他有力的小腹撞击在我臀部上 发出的清脆声。
 
  每一次强猛的冲击都穿过我的前列腺,让我高潮迭起,已经面临射精的边缘, 但在这时他突然停止了他的动作。这真他妈的该死!我看着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事!他跪在那里,性器深埋在我的体内,他紧闭着眼睛头向后甩,我开始并不明 白他在做什么,直到我听见他的呻吟,感到一股温暖的洪流满溢我的肠道。 
  我的爸爸正在我的屁眼里小便!!!
 
  我不能相信会发生这样的事!这是我所经历过的最下流的事情,它远超过我 的想象范围。
 
  我从来不曾想到过有人会在我的屁眼里小便!!!
 
  爸爸边在我的体内排泄,边看着我,对我解释:“我正在你的屁眼里小便, 儿子!你现在是一个棒极了的尿壶!我喜欢在充满小便的屁眼里性交!”他说完, 又再次开始干我。
 
  每一次他抽出性器都会从我的屁眼深处带出少量的尿液,它会先滴落在我的 球体上,然后再滚落到我的腹部上,这是因为爸爸他抬高了我的屁眼,因为这样 他才能以直角的姿势更深地干我。还有一些尿液会洒在床上,但在那时候我根本 无法注意到这些事情。
 
  我的爸爸正在干我,他正在自己的尿液中干我!
 
  仅仅是这样的想法就几乎让我达到高潮!
 
  这时爸爸也濒临高潮了,他的呻吟越来越响,呼吸的频率越来越急促,动作 也越来越激烈,最后他将性器深深地插入我体内,大叫着迈向了高潮,他的性器 在我体内不断地颤搐,我感觉到他温热的精液至少分10股洒射进我的屁眼里。 
  他的性器在我的体内喷射,同时也引爆了我的热情,让我极度兴奋,我射得 是如此的猛烈,大部分的精液都射在了我的脸上和胸膛上。就象爸爸所说的那样, 我可以不必碰触自己的家伙就能够射得如此勇猛。
 
  当我镇定下来,呼吸不再急促,我们两个的性器仍旧保持着挺直的状态。爸 爸伸手从我胸膛上汲取我的精液放入他的嘴里。
 
  “呣!这就是男孩的精液!太美味了!!!”爸爸说着,伸出舌头舔舔嘴唇, 向下看着我。
 
  “爸爸,刚才太棒了!”我对他说:“你真是一个杰出的伴侣!”
 
  “谢谢你的称赞,儿子!我对你刚才的表现也满意极了!”他笑着对我说。 
  “但是,爸爸!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我的屁眼里都是你的小便!”我说着, 担心会弄脏我的床。
 
  “用不着为它担心,儿子,我早就想好接下来该干什么了!”说着,他弯腰 抱起我,粗壮的性器仍然牢牢地插在我的体内,我双手环抱住他的脖子,他就这 样带着我走下床,走出卧室,经过大厅,笔直走向浴室。在那里,他低下身体, 坐在淋浴室的地板上,??
 
  我仍旧坐在他的性器上。
 
  “好了,儿子!现在你可以抬起你的身体,我想要你用我刚才尿在你屁眼里 的小便淋在我的身体上。”
 
  我把脚放在浴室地板上,慢慢地抬起身体,使我蹲伏在他的腹部上,突然, 他把性器从我的屁眼里拔了出来,我能感到所有的液体:尿液、精液、肠液,混 合在一起,开始从我的屁眼里奔涌而出,持续倾倒在他的身上,我听见了爸爸的 呻吟声。
 
  “就是那样,儿子!把你屁眼里的小便给爸爸!哦!他妈的!真是太棒了!” 
  排泄的感觉真是好极了,但当它结束的时候,我的屁眼感到空荡荡的,十分 空虚。这时我发现他的性器仍旧骄傲地挺立着,便迅速地对准它坐了下去,套住 它主动地上下移动起来。
 
  仅仅几分钟,我俩又再次达到了高潮,接着我们一起淋浴,冲洗尽身上残留 的精液和小便,我们没有再次性交,因为我们都不会对没有雄性浓郁体味的身体 感兴趣。爸爸并没有让我回自己的房间,反而拉着我的手,将我领进他的卧室, 抱住我睡在他那张巨大的king- size床上,整个夜晚我都安心地熟睡在 爸爸强壮有力的臂弯中。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juexh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