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淫侦艳探之玩偶游戏】(00-01)
【淫侦艳探之玩偶游戏】(00-01)
 字数:12601
 

                序章
 
  月明星稀,皎洁的月光洒满整个花海市,顿时为这个城市增添了一抹朦胧浪 漫的颜色。
 
  透过耀眼的霓虹灯景,只见在花海城东区某别墅中的落地窗前,出现了一副 淫靡诡异的景色——「妈的!不愧是玩偶游戏四连冠的『玩偶女王』瑶青岚,这 下体真妈的紧,裹得老子这个舒服!」
 
  随着阵阵男人兴奋的吼叫声响起,只见在别墅浴室那个一个大型的环形温水 池中,一个近乎赤裸,肌肤胜雪的绝色美人,正仰面朝天的被一个男人压在水池 边肆意奸淫着。
 
  但见那男人将美人的两条雪白的美腿扛在肩上,一边近乎疯狂地啃咬着美人 那雪白的纤足,一边将自己的下体向美人那殷红粉嫩的阴唇里拼命耸动着。 
  「哼,快点结束吧……」
 
  与男人兴奋的表情相反,此刻正被奸淫着的瑶青岚则好像此刻发生的事情与 自己无关一般,赤裸着绝美胴体,分着雪腿躺在泳池边,一边耸动雪白稚嫩下体, 被动地配合男人向她胯间的抽插。一边冷着俏脸,面无表情地望着窗外的夜色不 耐烦地呢喃。
 
  「啪、啪……」
 
  随着阵阵淫靡的皮肉拍击声响起。片片分不清是池水还是淫水的晶莹水花从 瑶青岚那稚嫩的阴唇处被男人凶猛的阳具拍了出来,接着又被男人的阳具给插回 了阴道里。
 
  「啊哈哈——要来了!」
 
  大约抽插了二十几下,只听那男人兴奋大吼一声,将自己那剧烈抖动的阳具 抽离了瑶青岚稚嫩湿滑的阴道。
 
  只见那男人伸手在瑶青岚那丰嫩雪白的椒乳上用力揉捏了一下,然后拉着瑶 青岚的长发将她一把拽了起来,将自己坚挺的阳具毫不客气的放到了瑶青岚雪白 的乳沟间,大吼道:
 
  「宝贝,我要射了——!把自己的乳房捧起来,我要射在你的乳沟里。」 
  瑶青岚闻言顿时绣眉一皱,低头厌恶地瞄了一眼抵在自己乳沟间那黝黑的阳 具,缓缓地伸出纤手,捧起自己那对丰满娇嫩的乳房夹住了男人那粗硬的阳具。 
  「我操,美人,你这对奶子又软又滑,简直就是天生用来给男人乳交的!快, 再夹紧点!老子要射了!老子第一炮要射在你这漂亮的脸蛋儿上!」
 
  男人一边用手扶着瑶青岚的肩膀吼叫,一边挺着屁股,将阳具拼命在瑶青岚 湿滑的乳沟间来回耸动。
 
  或许是为了快点结束这屈辱的一切,听到男人这么说,只见瑶青岚一边捧着 自己的椒乳夹住男人的阳具更加用力的摩擦耸动,一边屈辱的闭上双眸,将精致 美丽的脸颊抵在男人阳具上,准备迎接他最后的发射。
 
  「扑哧——!」
 
  伴随着这声响动,一股炙热的粘稠的液体从瑶青岚雪白的乳沟里喷出,直接 激打到她的俏脸上——一股,两股,三股……
 
  浓烈的白浆不停激射在瑶青岚的脸颊上,直到完全糊住了瑶青岚那俏丽的五 官才停歇。
 
  「咳咳……」
 
  一些粘稠腥臭的精液射进了瑶青岚的喉咙里,她顿时绣眉一皱,猛地咳嗽了 几声。
 
  「呼——!怎么样?大爷我给你的这幅精液面膜不错吧,比你粉丝送来的那 些要黏稠得多吧!」
 
  望着因被自己亵玩而满身淫液的瑶青岚,男人得意把背往泳池边一靠,然后 抬起只大脚伸进瑶青岚的胯间,一边用脚趾揉捏她的蜜穴,一边望着她淫笑道。 
  「我不想跟你讨论这个问题!」
 
  瑶青岚厌恶地一把推开了男人伸到自己胯间的脚掌,然后赤裸着雪白的娇躯 转身游到泳池的边沿,抄起散落其上的蕾丝胸罩胡乱地擦拭了一下自己俏脸上的 精液,接着拿起旁边的一张银行卡重新游回了男人的面前。
 
  「这张银行卡里有一千万……那张视频光盘呢?」
 
  瑶青岚把银行卡往男人面前一递,玉面寒霜地冷然道。
 
  「嘻嘻,美人,你还真是心急……」
 
  男人毫不客气的接过银行卡随便往泳池旁一放,咧嘴奸笑道:
 
  「先别着急,美人,刚办完事,我觉得有点口渴了,你去给我倒杯红酒。光 盘的事嘛……嘿嘿,咱们从长计议!」
 
  一听男人这么说,瑶青岚顿时急了,猛地从浴池中站了起来,赤裸着挂满水 珠的绝美胴体向他尖叫道:
 
  「混蛋!你要钱,我给了!你要我的身体!我也给了!你还要怎么样?」 
  「你个贱货!还敢骂我!」
 
  面对瑶青岚的怒骂,只见那男人怒喝一声也从浴池中站了起来,伸手一把便 掐住瑶青岚的脖子,将她裸身按在了浴池边上。
 
  紧接着,只见男人望着瑶青岚那被掐得赤红的俏脸狠狠地说道:
 
  「贱货!你最好搞清楚状况,现在我是老大!你只是供老子泄欲的一个肉玩 具!最好听我的,否则我随时可以让你身败名裂!明白了吗?」
 
  或许是慑于男人凶狠的模样,瑶青岚惊恐的望着他,微微地点了点头。 
  「呵呵,懂事就好……」
 
  看见自己的意图得逞,男人得意地松开了瑶青岚,抬起脚,用力地瑶青岚那 雪白的翘臀踢了一下,淫笑道:
 
  「好了,母狗,快去给我倒杯红酒,多放点冰块!」
 
  瑶青岚闻言默默地从水池中站了起来,冷冷地盯了男人一眼,迈腿走出浴池, 向隔壁的厨房踱去……
 
           ************
 
  「啪啦、啪啦、啪啦!」
 
  随着阵阵刺耳的破碎声传出厨房,只见瑶青岚裸身站在酒吧台前,面无表情 地手举冰锥,一下下狠狠地凿在眼前的冰块上。
 
  冰块已经被她凿的千疮百孔。碎冰四处纷飞,洒在她赤裸的娇躯上,但她却 好似浑然不觉般,依然面无表情地用力地凿着,似乎这彻骨寒冷的冰块都无法浇 熄她心头的怒火。
 
  「叮当……你好,您预定收看的节目播放时间已到,即将播放。」
 
  就在此时,随着一阵音乐响起,客厅中的液晶电视忽然亮了起来。
 
  瑶青岚闻声终于回过神来,侧身向客厅中望去。
 
  「当当当——!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各位收看 第二十三届『玩偶游戏』全国大赛特别节目!」
 
  随着一阵悦耳的开场乐之后,只见一名身穿黑西装的主持人出现在了电视中, 而在他的身边,则坐着衣着华丽,美艳无方的瑶青岚。
 
  「各位观众,我们节目今天有幸请到连续获得四届『玩偶游戏』总冠军,被 称为『玩偶女王』的瑶青岚小姐来到我们组,跟我们一起为各位观众全程解读这 次盛会……」
 
  这时,只见主持人把话筒递到瑶青岚的面前,微笑道:
 
  「瑶小姐,作为一位玩偶游戏的『不败女王』,您觉得一名『玩偶女郎』如 何才能在大赛中获胜呢?」
 
  「呵呵,主持人你太坏了,竟然想探究我的独家秘技……」
 
  只见电视中的瑶青岚对着主持人开了个玩笑,接着对着屏幕嫣然一笑道: 
  「其实我觉得一名『玩偶女郎』要想获得一个好名次很简单,说白了就四个 字——逆来顺受。」
 
  「哦?逆来顺受?这个说法很有趣,您的意思是『玩偶女郎』在执行『玩家』 交与的任务中要尽量配合吗?」
 
  支持人纳闷地问道。
 
  「不!我个人觉得『配合』这个词是被动的,而作为一名优秀的『玩偶』, 她应该在『意识里顺从』,而不应该是简单僵硬的身体配合……」
 
  说到这,只见瑶青岚双眸一闪,朱唇轻启道:
 
  「……举一个例子吧,假如说在比赛中有一项任务是『去与一名肮脏的乞丐 做爱』。
 
  那么作为一名『玩偶女郎』,她便有两种完成任务的方式:一种是把自己当 成一根木头,闭眼咬牙的硬挺过去。
 
  还有一种就是把这个乞丐想象成自己的爱人,倾尽全力的任他淫辱。
 
  而这两种方式给人的直观感受是非常不同的,自然比赛成绩也就高下立判。 
  总之以一句话,我所说的逆来顺受中的顺,指的心理上真正把玩家当成主人 任其玩弄,而不只是身体上僵硬的配合。「
 
  「哦,原来如此……」
 
  主持人惊讶地点了点头,接着眼珠一转,问道:
 
  「瑶小姐,冒昧地问一句,假如让您去跟一个肮脏的乞丐做爱,您会『顺受』 吗?」
 
  「呵呵,当然,只要『玩家』下达这个命令,我会主动把自己脱光了,然后 赤条条地躺在这个乞丐的身下,任他亵玩奸淫我身上的每一个地方,而且……」 
  说到这,只见瑶青岚嘴角一撇,翘着二郎美腿荡笑道:
 
  「完事之后,我会用舌头把他全身任何部位的脏东西都舔进嘴里。把他变成 一个『干净的乞丐』。」
 
  「呜——!」
 
  瑶青岚此言一落,现场观众顿时发出一阵惊呼。
 
  「哈哈,不愧是『玩偶女王』,果然厉害……」
 
  主持人不由地赞叹了一句,接着拿起一张纸条,对瑶青岚问道:
 
  「瑶小姐,有消息称,目前『觉醒军』正在国会发起抵制这项赛事的议案, 说这是『奴隶制复辟』,是『帝图族压迫夏奇拉族的阴谋』,关于这两点,你怎 么看?」
 
  一听主持人提出这个民族问题,只见画面中的瑶青岚的顿时收起荡笑,眼珠 一转,表情严肃地回答道:
 
  「嗯,关于这个问题,首先,我觉得平等法案通过后,这世上已经不存在什 么『奴隶制』了,这个『玩偶游戏』只是我们国家对过去几千年生殖崇拜传统的 一种历史继承而已。
 
  其次说到这民族压迫这就更可笑了,我本人就是帝图族的,而且『瑶』这个 姓还曾经是图夏国的望族大姓,但我现在不也跟其他夏奇拉族的『玩偶女郎』一 样参加这个比赛吗?「
 
  说到这,只见瑶青岚对着主持人微微一笑,说道:
 
  「嘻嘻,这几年来,把我这个帝图美女当成性玩偶尽情淫辱的夏奇拉男人, 他们射在我嘴里的精液比我喝过的粥都多,如果我有『奴隶制』思想,我会让曾 经的奴隶对我这么做吗?
 
  而且如今越来越多曾当过奴隶主的帝图人,现在都非常积极地参与到这个活 动中来,主动的给夏奇拉人的性玩偶,这算是一种民族压迫吗?不,我觉得这更 像是向着民族平等而迈出的积极一步!「
 
  「说得好——!」
 
  「啪、啪、啪——!」
 
  瑶青岚此言一出,会场中顿时响起阵阵雷鸣般激动的掌声。
 
  「太好了,瑶小姐不愧为娱乐巨星,政治觉悟果然非同一般。」
 
  主持人赞许的对她点了了点头,接着问道:
 
  「瑶小姐,听说你这次依然报名参加了比赛,请问您有信心夺得第五次『玩 偶游戏』的冠军吗?」
 
  瑶青岚闻言自信的一笑,说道:
 
  「嘻嘻,能不能再得冠军不知道,但目前为止,我还没想过当第二……」 
  说到这,只见瑶青岚优雅地站起娇躯,对着电视屏幕缓缓地拉下自己的毛皮 大衣,裸露出自己那如脂般白嫩的肩膀,同时魅惑道:
 
  「全国的『玩偶迷』们,我是你们的性玩偶女王——瑶青岚,如果你喜欢我 的话,就把精液射在罐子里寄给我吧,在冠军赛的那一天,我要把它们一滴不剩 地全都抹在我的裸体上,任你们欣赏亵玩哦!」
 
  「嗷——!」
 
  瑶青岚此言一出,场内外顿时响起一片震耳欲聋的吼叫声,只见瑶青岚的粉 丝们举着牌子疯狂的舞动,霎时遮蔽了整个屏幕。
 
  与节目中众星捧月,仿如巨星一般喜笑开颜的瑶青岚不同,裸身站在厨房门 口,看到电视中这一切的瑶青岚脸色更加的冰冷了。
 
  「哼,我绝不能让他毁了这一切……」
 
  瑶青岚望着电视节冷冷地嘀咕了一句,接着低头瞄了眼手中的冰锥,一咬银 牙,用毛巾裹住冰锥,然后托着冰镇红酒,转身向浴池方向走过去……
 
           ************
 
  「呜哇!瑶青岚,你这招冰火蛇舌跟谁学的?简直让人爽翻天啊!」
 
  同样是刚才那个浴池,只见男人四肢大开的裸躺在泳池边上,瑶青岚则赤裸 着胴体趴在他的胯间,张着樱唇,来回舔弄吞吐着他的阳具。
 
  不过与刚才被男人淫辱时的麻木不同,只见此刻的瑶青岚却媚眼如丝,舔弄 男人阳具时的表情分外的痴缠放荡,让人一看便神魂颠倒。
 
  「嘻嘻,帅哥,怎么样?我」玩偶女王「瑶青岚的舌技不错吧,你可不要太 快射哦,好玩的还在后头呢。」
 
  瑶青岚吐出男人的阳具,一边扶着它,将上面的口水拍打到自己俏丽的脸颊 上,一边望着男人放荡地说道。
 
  「哦!奶奶地!真是千年一遇的淫娃……」
 
  被瑶青岚撩拨的欲火焚身的男人再也受不了了,只见他伸手一把将瑶青岚那 白皙的裸身抱在了怀里,然后边揉捏她白嫩的乳房,一边口齿不清清地嘀咕道: 
  「嘻嘻,宝贝,你怎么忽然态度变了?」
 
  瑶青岚闻言偷偷地瞄了一眼旁边那块叠好的毛巾,然后不动声色地一边挺着 雪白的胸脯,任他揉捏玩弄自己的美乳,一边媚笑道:
 
  「嘻嘻,没什么,我只是想开了,反正我们」玩偶女郎「的工作就是供男人 泄欲,满足主人们的各种性幻想。至于对象是全国的玩家,还是专做帅哥你一人 的性奴隶,在我看来都没什么区别……」
 
  说到这,只见瑶青岚温柔地抱住男人的脑袋,在她耳边魅惑道:
 
  「帅哥,你知道吗?我们玩偶女郎都是天生的荡妇,而且每一个人都有一样 能男人欲仙欲死的床上绝技哦。」
 
  「哦?是吗?」
 
  一听瑶青岚这么说,男人顿时从她胸脯里抬起头来,凑到她脸庞微笑道。 
  「那我亲爱的玩偶女王陛下,您的床上绝技又是什么呢?能给我演示一下吗?」 
  「呵呵,当然可以……」
 
  说到这,只见瑶青岚从男人怀里穿过身来,张开一双修长白皙的美腿,将男 人的腰肢死死的盘住,同时一边用自己的乳房摩擦男人的胸膛,一边在他耳边厮 磨魅惑道:
 
  「……告诉你,我的床上绝技名叫」销魂蚀骨「。」
 
  「什么?销魂蚀骨?哈哈,这名字一听就让人……啊——!」
 
  男人话还没说完,只见一阵寒光闪过,瑶青岚猛地抽出旁边毛巾中的冰锥, 趁着男人沉迷肉欲的时候,瞬间刺进了他的脖子里!
 
  「噗嗤——!」
 
  随着一声恐怖的声音响起,只见猩红的鲜血瞬间从男人的脖子中喷溅出来! 
  「啊——!」
 
  忽逢大变,男人脸色一白,猛地跳起身来,抱着怀中的瑶青岚将她猛地扔到 了地上。
 
  「你这个贱人!竟然想杀老子!老子非要撕碎了你!」
 
  伏在瑶青岚身上的男人凶神恶煞地一边咒骂,一边攒拳想要揍他,可手刚抬 起来,便因为失血过多,便脸色一白,重新倒摔在了地上。
 
  「呵呵……」
 
  瑶青岚见到男人使不上劲了,于是冷笑一声,缓缓地站起身来,走到他跟前, 伸出满是鲜血的玉臂紧紧地抱住了她,一边用滴血的冰锥缓缓在男人的肋骨上划 过,一变仿佛魔女般在他耳边低吟道:
 
  「嘻嘻,你知道吗?帅哥,这是我玩过的最刺激的一次性虐游戏……」 
  「我,我把光盘还给你……求你……放过我……」
 
  面临死亡的恐惧,男人再也没有了刚才那样的嚣张口气,望着眼前裸着沾满 血污的胴体,血狱罗刹般的瑶青岚低声哀求道。
 
  「呵呵,这怎么可以呢?陪主人把性虐游戏玩到底,可是我们玩偶女郎的职 业道德。
 
  来吧!主人!就让我帮助你快乐到天堂上去吧!「
 
  说到这儿,只见瑶青岚脸色一寒,扬起手中的冰锥,暴雨般绵密的向怀中男 人的肋骨上刺去!
 
  「啊——!啊——!啊——!」
 
  随着男人阵阵哀嚎声响起,泳池边顿时扬起漫天血雾……
 
              第一章重操旧业
 
  新年刚过,连日来不间断的倾盘大雨将花海市所有的房屋都笼罩在一片雾气 之中,甚至连街上的霓虹彩灯都因为这浓重的水汽而失去了往日庸俗的颜色而显 得有些浪漫旖旎。
 
  透过花街朦胧的灯光,只见在一家名叫「洛神」夜总会的五楼的落地窗前, 出现一抹魅惑的倩影——
 
  「你说什么?花海大桥底下发现一具尸体?!」
 
  棠妙雪翘着二郎腿坐在落地镜前,一边弯着腰将蚕白丝裤往自己的那条修长 雪白的美腿上套,一边用肩膀夹着手机瑟瑟发抖地说道。
 
  虽然花海市的冬季也挺冷,但对于棠妙雪这个从小饱受北方酷寒洗礼的雪国 女儿来说,花海的这点寒气真的算不了什么,更何况这更衣室里还有空调。 
  而棠妙雪之所以发抖,完全是因为紧张,而紧张的原因是偏偏在这是个时候 竟然发生凶杀案,让她错不开时间。
 
  「是啊?雪姐,刚刚接到的报案,玮法医已经先过去了,琨局让你也赶快过 去……」
 
  手机对面的媛馨向棠妙雪小声地敦促道。
 
  一般情况遇到案件,作为花海分局重案二组组长的棠妙雪会立刻前往,可是 现在的情况实在是特殊,于是棠妙雪琢磨了一下,只好抿了抿嘴,硬着头皮小心 解释道:
 
  「对不起啊,媛馨,现在我不在市里,你看你能不能告诉琨局,让琦良去现 场勘查……」
 
  「这个不好办吧,我听说琦大队长好像回总部作报告了,现在也没在局里… …」
 
  说到这,只见媛馨略一停顿,建议道:
 
  「雪姐,要不这样吧,你现在在哪,我开警车过去接你,然后咱俩一起去案 发现场……」
 
  「什么?接我?绝对不可以——!」
 
  一听媛馨要来接自己,棠妙雪吓的绣眉一翘,斩钉截铁地拒绝道。
 
  「为什么??」
 
  一听棠妙雪如此决绝,电话对面的媛馨顿时疑惑道。
 
  「这个……」
 
  一听媛馨这么问,棠妙雪的心噌的一声就提到了嗓子眼,本能地抬起头,向 贴在对面墙上那张淫靡的海报望去——海报的主角就是棠妙雪,只见她披着一件 白大褂,仿佛一位美人医生一般,翘着二郎美腿,面无表情地坐在椅子上,手拿 病例本冷傲地研读着,
 
  但就画面整体效果来看,却与棠妙雪身上那冰山美人气质完全相反—— 这位画面中的棠妙雪确实是穿着白大褂的,但是胸前衣襟却被她两边各站着 的一个类似的男人左右扯开了。
 
  而棠妙雪白大褂内竟然一丝不挂,以至于使她那对丰满坚挺,而又雪白粉嫩 的椒乳毫无保留,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中。
 
  不但如此,只见那两个男病人同样一丝不挂的站在这位棠妙雪的两侧,将自 己那粗硬的阳具抵在棠妙雪那清丽绝伦的俏脸上拼命撸动。
 
  更惊人的是,只见画面中的棠妙雪从白大褂中露出的雪乳直到下体,到处是 花白的精斑,有的甚至顺着她雪白的大腿流到了地上。
 
  虽然如此一副淫靡的模样,但画面中的棠妙雪好似完全没察觉一般,依然一 副傲娇的模样。
 
  而这张海报的地下的一段文章题目,更增加了这副海报的淫靡程度—— 治愈系女神——「淫肉雪神」棠妙雪用她那雪白的肉体抚慰你的心灵。
 
  这就是洛神夜总会刚刚为棠妙雪制作的宣传海报,她是洛神夜总会重点推荐 的头牌性爱女郎,因为这张宣传海报的缘故,点名棠妙雪的客人络绎不绝。 
  当然,棠妙雪正在做这个兼职绝对这绝对不能让局里的同事们知道,否则自 己这样堂堂一个女警长竟然在夜总会给人当泄欲的性奴。这事要传出去绝对会引 起轩然大波。
 
  想到这,棠妙雪不由的叹了口气,壮着胆子对电话那边的媛馨说道一—— 「唉……媛馨!要不这样吧,你先让玮法医先去现场取证,然后把现场保护好, 我大概半个小时后赶过去,我这边还有点事,就这样吧,拜拜!」
 
  说完,棠妙雪心虚地将电话猛地挂上了。
 
  「呼……好险,差点露馅。」
 
  放下电话后的棠妙雪舒了一口气,转身站直娇躯,抬头仔细看了看墙上自己 那张淫靡的海报,轻启朱唇道:
 
  「淫肉雪神……」
 
  望着海报中满身淫液的自己,棠妙雪忍不住轻呼出这个名词。
 
  因为天生一副雪白如脂的娇躯,再加上与清丽外表截然相反的淫荡本性,那 些棠妙雪的客人们在床上见识过她大胆豪放的「工作作风」之后,给了她这个外 号。
 
  「混蛋——!这活没法干了!」
 
  就在此时,只见一声叫骂声从背后响了起来,打断了棠妙雪的思绪。
 
  棠妙雪闻声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衣衫不整的女孩满脸怒气的从门外走了进来。 
  这个女孩那十分标致的玉脸上布满粘稠的精液,而身上那件天蓝色的护士服 也已经被人撕成碎条,露出了她那粉嫩但有些红肿的乳头和阴唇,显然这两个地 方被人反复蹂躏过,而且上面也与她的俏脸一样,同样沾满了花白的精液。 
  女孩这个模样没什么奇怪的,因为每天晚上棠妙雪「工作」结束后,也跟这 女孩一样,都会被那些男人蹂躏成这么一副制服破烂,浑身精液的狼狈模样。 
  「唉……小祖宗,你就忍一下吧,快点回去『干活』,那个位客人似乎很有 势力,咱们夜总会惹不起。」
 
  随着一阵哀叹,洛神夜总会的负责人,西装革履的瑒经理跟着女孩走了进来, 只见一边走一边满脸苦笑地劝那个女孩。
 
  「哼,有势力又怎么样?!有势力就可以仗势欺人吗?奸淫本姑娘就算了, 居然还下手打人,真当本姑娘是人肉沙包吗?你去告诉那个死变态!老娘不伺候 了!有本事让他找人把老娘弄死!」
 
  说完,只见这个女孩随手抄起一块毛巾,用它擦了擦自己下体的精液,然后 就头也不回的走进了的淋浴间,咣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唉……怎么个个都是大小姐脾气,这下难弄了。」
 
  瑒经理望着浴室大门苦笑道。
 
  「呵呵,怎么?瑒经理,有麻烦的客人?」
 
  一见这个场面,棠妙雪立刻猜到是怎么回事,于是嫣然一笑,向瑒经理问道。 
  「唉……是,是502号房的客人,在小箐服侍的他的时候,不知为什么, 他忽然发疯抽打起小箐的身体来,结果小青怒了,就撂挑子不干了。」
 
  「呵呵,原来如此,没关系,瑒经理,我去应付他吧……」
 
  说完,棠妙雪转身抬脚想走,结果被瑒经理一把拉住了。
 
  只见瑒经理满面愁容地望着棠妙雪担心道:
 
  「唉……阿雪,还是算了吧,可502号房的那个客人确实有些变态,你别 再被她弄伤了……」
 
  「呵呵,瑒经理,咱俩可是一起在花海城长大的,我『淫肉雪姬』棠妙雪的 本事你还不知道吗?我就喜欢被男人粗暴奸淫感觉,越变态越好,你放心吧,我 应付的来……」
 
  棠妙雪自信地微笑道。
 
  「雪儿,我不是怀疑你的花奴技术,只是……」
 
  说到这,只见瑒经理叹了口气,说道:
 
  「唉……说实在话,雪儿,你能看在咱们老交情的份上,利用工作业余时间 到我这店里来帮忙,我已经是感激不尽了。
 
  但毕竟你是咱们花海城的刑警队长,万一你出了什么事,我可是会吃不了兜 着走的……「
 
  「嘻嘻……没关系,老瑒,入职的那一天我不是给你签过免责协议了吗?就 算我被男人奸淫致死,也与你无关,你放心吧,我会格斗,万一我真的被他淫虐 的受不了,我有脱身的把握。
 
  而且我今天有点急事,没法等你排班调客人了,就他了吧……好了,我先去 502号房看看情况……「
 
  说完,只见棠妙雪嫣然一笑,转身推开更衣室的门,迈开玉步走了出去…… 
           ************
 
  「传中!传中!快传中啊——!」
 
  当棠妙雪推开502号包间的门时,只听立刻从里面传出阵阵激昂澎湃的怒 吼声。
 
  棠妙雪闻声定睛一看,只见在包厢东面的一台液晶电视前,坐着一个浑身赤 裸的大胖子,手里拿着一瓶啤酒,正对着电视中的足球赛嘶声裂肺地怒吼着。 
  「这就是那个变态客人啊,原来是个球迷,怪不得脾气如此暴躁……」 
  棠妙雪望着那胖男人的背影低声嘀咕了一句,接着迈开玉步走到他身后,微 微一笑,柔声道:「您好,先生,我是洛神夜总会35号小姐——棠妙雪,请问 需要我服侍您吗?」
 
  「去!去!去!老子正看球呢!不需要女人!」
 
  大胖子头也不回的对着棠妙雪摆了摆手,不耐烦地吼道。
 
  「呵呵,先生,请您回头看雪儿一眼好吗?」
 
  棠妙雪自信的微笑道。
 
  「我说你这女人怎么这么烦!老子说了我不需要……哎呦我去!」
 
  胖男人不耐烦刚想开口叫骂,可刚一回头,顿时被身后湿身半裸,美的宛如 天人的棠妙雪惊的目瞪口呆。
 
  「呵呵,先生,你似乎火气很大呢,你确定不需要在雪儿身上发泄一下吗?」 
  棠妙雪对胖男人垂涎三尺的目光很满意,弯下腰来抱着自己的半透明的胸衣, 将一抹迷人的乳沟展现在胖男人的眼前同时魅惑道。
 
  「咕噜……」
 
  望着眼前魅力无限的棠妙雪,胖男人忍不住咽了下口水,伸手一指自己身后 的吧台,喘气道:
 
  「美人,你长得可真靓啊………你、你先去那边吧台坐会,等我看完这段, 我要过去操死你!」
 
  「呵呵,好的,先生……」
 
  棠妙雪闻言对着胖男人嫣然一笑,转身来到包间的吧台旁坐好。
 
  只见棠妙雪将自己的长发扎了个马尾辫,翘起一双美腿,然后从吧台下拿出 一瓶护肤膏,一边擦拭自己那双修长洁白的美腿。一边望着窗外的星空出神。 
  说实在话,棠妙雪从没想到自己竟然又干回了老本行,原本在蝴蝶公寓那个 案子结束之后,棠妙雪就发誓自己永不为奴。
 
  但曾经沧海难为水,从小经花海城调教师精心培养出来的淫荡奴性不是那么 好戒掉的。棠妙雪也曾试过远离男人,但时间一长,没有男人的滋润让棠妙雪心 情越来越焦虑暴躁。
 
  棠妙雪知道,像自己这样从小就以供男人泄欲为目标进行培养的花奴,与平 常的女孩生长环境不同——当其他女孩还在对性懵懵懂懂的时候,棠妙雪却已经 是什么肛交,乳交都试过的欲海老手了。
 
  当其他女孩连被男人抱着亲吻都会紧张的脸红心跳的时候,棠妙雪却已经可 以自然蹲在男人的胯下,荡笑着把他们肮脏的阳具当雪糕舔了。
 
  当然,棠妙雪也曾尝试咨询心理医生,问她如何能戒掉自己的淫荡本性,但 心理医生给出的答案却令她十分失望。
 
  据心理医生说,像棠妙雪这种很早就经历过男人洗礼的花奴很难完全戒掉奴 性,所以他建议棠妙雪与其死死的遏制自己的奴性,不如找一些跟性有关的工作 加以疏导,慢慢减轻自己的淫娃本性。
 
  就在这时,棠妙雪原本在花海城当花奴时的一个旧日友人——瑒经理找到了 他,邀请她来这间秘密的花奴店当「兼职花奴」。
 
  而这与棠妙雪的需求一拍即合,于是棠妙雪欣然应允,每日半天在分局上班, 傍晚则到这间花奴店来充当性奴隶。
 
  时间久了,棠妙雪也渐渐由开始的拒绝变得慢慢适应,最后甚至开始享受这 种生活了——可是棠妙雪知道这并不是长久之计,自己毕竟是花海城的女刑警队 长,而这间夜总会实在太显眼了,自己天天往这跑恐怕迟早会曝光。
 
  堂堂花海城的女刑警队长竟然每晚被男人压在身下,供他们淫辱泄欲——这 无论如何不是个好名声。
 
  如何找到一个既能疏导自己的淫荡本性,有比较隐蔽的兼职,这成了棠妙雪 当务之急。
 
  「唉~怎么办呢?……嗯?」
 
  正当棠妙雪哀叹之时,忽然发现一只粗糙的大手顺着她的脖子伸进了她的胸 衣里,正捏着她的一只雪白的乳房把玩着。
 
  棠妙雪抬头一看,只见是那个胖男人,正站在自己身后的低头望着满脸饥渴 地望着自己,揉捏她乳房的大手,似乎更加用力了。
 
  「嘻嘻,先生,球赛好像还没结束,你怎么就跑过来了?」
 
  棠妙雪挺起胸部,拉开自己的湿漉漉的衣襟,一边任胖男人把玩自己的滑嫩 的乳房,一边仰着头望着他嫣然笑道。
 
  「嘿嘿,反正这场比赛输定了!老子现在是满腔怒火,正好用你这小淫娃的 身体泄泄火,给我起来吧!」。
 
  说到这儿,只见这个胖男人拽着棠妙雪的马尾辫儿,一把将她从凳子上提了 起来,转身把她的娇躯按到了墙上。
 
  「先生,你这是要……呀!」
 
  棠妙雪的话还没说完,胖男人二话不说,拽着棠妙雪的胸衣向上一拉,棠妙 雪蕾丝胸衣顿是被拉到了她的脖领,于是棠妙雪胸前那对雪白的乳房便弹了出来。 
  而那胖男人见到棠妙雪这对粉嫩的乳房顿时深吸了一口气,大喝道:
 
  「让你输球!让你输球!」
 
  说完张开手,啪啪啪地对着棠妙雪的那对乳房扇了个起来。
 
  「啊哈——!」
 
  女人最稚嫩的胸乳遭到男人粗暴的扇打,棠妙雪登时发出一身不知是痛苦还 是快乐的骄哼声。
 
  「哈哈!怎么样?小荡妇,你刚才不是一直在用这对白奶子勾引我吗?我今 天就要捏爆它们,看你还拿什么发骚!……」、
 
  胖男人一边随意把玩揉捏棠妙雪的美乳,一边望着她笑骂道。
 
  「嗯哈……先生,既、既然您是雪儿的客人,那雪儿的身体就是您的性玩具, 您想怎么玩都可以……呀——!」
 
  面对男人的施暴,棠妙雪只感觉自己的乳房传来阵阵热辣的疼痛,伴随着这 疼痛的刺激,一阵熟悉燥热感从她的下体生出,逐渐蔓延全身。
 
  于是棠妙雪秀眉一皱,本能地挺起曼妙的上半身,将自己那雪白稚嫩的乳房 主动送上门去任胖男人抽打。
 
  「哇哈——真是个小妖精,老子真恨不得……」
 
  「呀——!」
 
  胖男人的话还没说完,只见棠妙雪娇躯猛地一抖,一股热流瞬间从她湿漉漉 的阴唇中喷薄而出。
 
  「我操!你这骚货竟然被我打尿了!」
 
  胖男人低头一看,只见在他的拍打之下,棠妙雪竟然兴奋潮吹了,晶莹的淫 水浸透了她的蚕白丝裤,在裆部湿了一大片,棠妙雪胯间那包裹在丝裤中的阴暗 的私密地带隐约可见。
 
  「对、对不起,先生,雪儿的体质比较敏感,每次被男人蹂躏奸淫时我都会 这样兴奋潮吹……」
 
  棠妙雪娇喘吟吟,满面潮红地望着眼前的胖男人娇喘道
 
  「哈哈,是吗?老子今天真是捡到宝了!那老子今天可要好好淫虐你这发浪 的蜜穴!」
 
  说完,只见这个胖子伸手隔着棠妙雪的丝裤,用力在她裆部揉了一下,接着 拽着她那湿漉漉的裤裆用力一扯!
 
  只听嘶的一声,棠妙雪下体那条薄如蝉翼的蚕白丝裤顿时被扯碎,于是她胯 间那滴着淫水的粉嫩阴唇顿时便露了出来。
 
  紧接着,只见那胖男人将丝裤的碎条缠在手指上,在棠妙雪那湿漉漉的阴唇 上摩擦了几下,接着噗嗤一声,便将布条瞬间塞进了棠妙雪的阴唇里。开始用力 抠弄起棠妙雪的阴唇来
 
  「呵呵,真是柔嫩水滑的小穴……说,小荡妇,你是不是特别喜欢男人这样 抠弄你的性器?」
 
  胖男人一边玩弄揉捏着棠妙雪的下体,一边凑到她的俏脸边淫笑道。
 
  「嘻嘻,当然喜欢……不过,雪儿更喜欢男人的这个……」
 
  说到这,只见棠妙雪微微的分开雪腿伸手握住了胖男人耷拉在胯间的阳具, 用手轻轻的撸动着。
 
  「哇塞!美人,你简直是千年一遇的淫娃——好!老子今天就要弄死你这个 小妖精!」
 
  头一回玩到如此听话的性奴,胖男人猛顿时性起,只见他猛地站起身来,拦 腰把胯下的棠妙雪抱了起来。转身把她的娇躯压倒在了沙发上。
 
  只见兴奋中的胖男人扛起了棠妙雪一条雪白的美腿搭在肩上,然后扶着粗硬 的阳具,将它顶在了棠妙雪那湿漉漉的阴唇上……
 
  下体传来男人阳具熟悉的炙热感,棠妙雪知道这个胖男人就要奸淫自己了, 于是绣眉一翘,伸出纤手到自己胯间,挡住了娇嫩欲滴的阴唇。
 
  胖男人见状一愣,皱眉道:
 
  「喂!你干嘛用手挡着!快拿开!老子要操你!」
 
  棠妙雪满脸潮红地望着胖男人娇喘道:
 
  「先生,雪儿体内的节育环没电了,今天不安全,你稍等一下,等雪儿我先 吃颗避孕药……」
 
  说完,棠妙雪反手想去拿差旁边茶几上的避孕药,但没想到那胖男人一听此 话却更加的兴奋,只见他伸手一把将拉棠妙雪伸出的玉臂拉了回来,对着她狂笑 道:
 
  「哼,你个性玩具有什么资格跟老子提条件!你放心!老子有的是钱给你这 性奴隶打胎!来!这团破布是从你小穴里拿出来的,自己含着!」
 
  说到这,只见胖男人伸手掰开棠妙雪的下巴,将刚刚从她阴道抽出来的那团 淫水丝布用力塞进棠妙雪的樱唇里,一股腥味顿时呛的棠妙雪头晕目眩。 
  但胖男人不管这些,只见他用力捏着棠妙雪纤白的脚脖子左右一掰,登时便 将棠妙雪那修长雪白的美腿分到最大。
 
  接着,只见胖男人握着阳具在棠妙雪那雪白的大腿根拍了两下,腰身一挺— —只听扑哧一声,他的阳具应声便深深的刺进了棠妙雪稚嫩的阴唇里…… 
  「啊呜——!」
 
  下体被男人的阳具猛的刺入,被布条塞住嘴了的棠妙雪登时发出一声不知是 痛苦还是快乐的叫声,胸前的两对美乳更是激动得颤抖起来。
 
  「哇塞!果然是名器!你的阴道真是又紧又滑,好像处女一样!箍的老子真 他妈舒坦是……」
 
  胖男人仿佛捡到宝了一般,抱着棠妙雪柔弱雪白的娇躯,将粗硬的阳具拼命 向她柔嫩的胯间刺去—— 噗哧、噗哧、噗哧……
 
  十下,二十下,三十下、伴随着阵阵肉体交合拍击发出的淫靡声响起,棠妙 雪的稚嫩的阴唇被胖男人的阳具翻进翻出,带出片片晶莹的淫水。
 
  自己下身的淫肉被男人的阳具肆意抽插,棠妙雪只感觉浑身涌出犹如过电一 般的快感,但是嘴里塞着布条,又无法哼叫,只好耸动着雪白的翘臀,配合着身 上胖男人的抽插。
 
  「我擦!太爽了!老子要来了——!」
 
  不一会儿,只见即将达到高潮的胖男人左手胡乱的在棠妙雪滑腻的乳房上抓 了几把,右手握住棠妙雪雪白的纤足用力掰开,同时疯狂地摆动腰肢,将阳具打 桩般向在棠妙雪那稚嫩的阴道里猛地刺去——只听扑哧一声,一股粘稠的精液从 马眼激射而出,直接喷洒到了棠妙雪的阴道深处。
 
  「呜——!」
 
  似乎是感到喷洒在肛门里的炙热,只见棠妙雪娇躯一阵痉挛,被塞住的嘴里 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呻吟声,一股晶莹的淫水从她的阴唇中喷出,跟胖男人射在她 肛门中的精液混合在一起,流到了地上……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