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舞女】(05)
【舞女】(05)
 字数:408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丝袜美脚的洗礼
 
  两年前某日。
 
  西区大佬刘驰翔召集所有堂主骨干开会,指出太子党公然霸占中心区的行为 是在藐视挑衅本地黑道势力,其它帮派甘愿当孬种,他可不会善罢甘休。然后又 噼里啪啦说了一通道理,在场所有人的情绪都被煽动起来,个个义愤填膺表示要 推平卡萨夺回中心区。
 
  就在这个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一群身着黑色短旗袍的妙龄美女突 然闯进来,手上都持有消音手枪,黑漆漆的枪口对着每一个人。
 
  一时间大家面面相觑,脸上写满了错鄂。几秒后有人反应过来,还没来得及 掏枪抄家伙就被无声干掉,剩下的也就不敢再轻举妄动。
 
  「哎哟,这么多人啊,是在聚会吗?」一个不同装扮的女孩漫步走进来,戏 谑地看着众人。
 
  「你们是谁?想干什么?」刘驰翔沉声问道,面对那么多把枪倒也算镇定。 
  「没什么,本小姐听说有人想推平卡萨就过来看看,原来就是这些虾兵蟹将 啊。」女孩的口气十分不屑,似乎压根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这话一出,刘驰翔的人纷纷怒目而视,却也无可奈何,人家可是有火器的。 
  「你是太子党的人?」刘驰翔马上明白过来,只是不知这些女人如何找到这 里的,今天可是秘密会议,只有在场的知道地点。他第一反应就是有内鬼。 
  「你说错了,太子党是我的。」女孩慵懒地伸展了一下身子,说道,「不跟 你废话了,全部干掉。」这话是对那群旗袍美女说的。
 
  美女们得到命令开始慢慢逼近每一个男人,眼神中闪烁着嗜血的光芒,就像 一群狮子包围起即将到嘴的美味。女孩转身出了房间,只听里面满是男人凄惨的 死亡之声…
 
  时间回到现在。
 
  「阿,阿姨……」
 
  「扬扬,你怎么把裤子脱了?」桃子佯装惊讶走过去,看了眼电脑屏幕又说 道,「这什么呀?你喜欢看这个?」
 
  「没,没。我不小心看到的。」张扬脸一红忙把窗口关掉,不过却把裤子还 没穿上这茬给忘了。可能脑子还有点懵吧。
 
  「这样啊……」桃子倚坐在桌沿,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说:「扬扬,你这种 行为被你爸知道了,肯定会狠狠揍你的。」
 
  张扬「啊」了一声把裤子穿好,开始狡辩:「我干什么了,我什么都没干, 你不要诬赖我。」
 
  桃子「噗嗤」笑了,这小孩真有意思,被抓了现形还抵赖,「哟,你还知道 诬赖这个词啊。」
 
  张扬脸上露出不耐,说:「阿姨,你有事吗?没事请出去,不要打扰我休息。」 
  桃子笑弯了腰,说:「我看是不要打扰你撸管吧?」
 
  张扬脸上又一红,说:「什么撸管,我听不懂,你再不出去我就告诉妈妈, 说你欺负我。」
 
  桃子晃了晃手机,说:「扬扬不要装傻啦,你刚才在干什么我已经全拍下来 了,不止这一次,之前你撸了几次我就拍了几次,还有视频哦!」
 
  张扬一听就急了,伸手就来抢,桃子可不会让他得逞,况且还只是个小孩, 对付起来可绰绰有余。
 
  她把手机举得高高的,张扬够不着就往上扑,就给扑怀里了。桃子的大腿顺 势夹在两肋稍微使了点劲,小孩才开始发育,骨头硬度也不及成人,张扬被这么 一夹马上就哭着喊疼。
 
  「乖乖别动,不然我把你肋骨夹断。」桃子冷声警告,心里觉得还蛮痛快。 
  这个警告挺奏效的,张扬果真不再乱动,可怜巴巴地望着桃子。桃子问道: 「扬扬是不是喜欢看女人的脚?」
 
  「阿姨,我……」
 
  「我有那么老吗?叫我姐姐。」桃子打断他的话。
 
  「姐姐,我再也不敢了,姐姐不要告诉爸爸好不好?」
 
  桃子看着他那哀求又快要哭出来的模样,还是有点心软,毕竟是张卞泰的儿 子,自己又是个大人,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可是想到这孩子之前的所作所为, 心中的怒气怨气又上来了,于是下定决心必须要给他个教训,「姐姐可以不告诉 你爸爸,不过你得乖乖听姐姐的话,懂吗?」
 
  张扬点头如捣蒜,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桃子又问:「扬扬,你喜欢女人的脚 吗?」
 
  张扬低下头半天才支支吾吾地回答,桃子挑起他的下巴,说:「可是光看有 什么意思啊,来摸摸姐姐的脚,肯定比看的过瘾。」
 
  张扬傻傻地呆了几秒,望向桃子的丝袜脚,虽然知识有限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但就是感觉要比网上的图片好看百倍。
 
  桃子继续怂恿:「来呀扬扬,摸摸看,看姐姐的脚好摸不。」
 
  张扬这才轻轻在桃子的脚面上摸了摸,很滑很舒服。
 
  「再摸啊,摸摸脚趾。」
 
  …
 
  「呵呵,不要害羞。还有脚心和脚跟呢。」
 
  …
 
  在桃子怂恿鼓励下,张扬把丝袜脚上下全摸了一遍。桃子问:「好摸吗?」 
  「好摸。」
 
  「那要不要闻一下?」
 
  张扬沉默着似乎挺矛盾的,严格意义上他还不算真正的恋足,所以这就需要 桃子来进行诱导:「扬扬真的不闻吗?姐姐的脚可香了,你爸爸都很喜欢闻呢。」 
  「扬扬,你如果不闻的话姐姐可要把今天的事告诉你爸爸了。」
 
  「姐姐不要…」
 
  「那扬扬闻不闻,看姐姐的脚好希望被扬扬闻一下。」桃子的脚趾对着张扬 一动一动的,仿佛是在做欢迎光临的动作。
 
  「闻。」张扬贴到丝袜脚跟前,一股很奇怪的味道顿时飘来,有点刺鼻,爸 爸怎么喜欢闻这个?他马上抬头,说:「我不闻了。」
 
  「怎么啦?」桃子有些忍俊不禁,其实这双丝袜她故意多穿了几天,尤其这 两晚还是穿着去睡觉的,张卞泰只以为是要取悦自己还高兴得很。如此穿了几天, 香水和脚汗早已混在一起变成一种不知是什么的气味,既有香又有臭,总之就是 刺鼻的难闻。
 
  「臭臭的…我不闻了。」张扬如实回答,他哪里知道恋足的人都喜欢这种气 味,而且越臭越好。
 
  「嗯?」桃子冷着脸,张腿就夹住小脑袋,「扬扬嫌姐姐的脚臭,姐姐很不 高兴。」说罢就使劲夹紧双腿。
 
  张扬疼得又哭了,一直跟桃子道歉:「姐姐我错了,姐姐的脚不臭,姐姐的 脚很香。」
 
  桃子满意地松开,微笑道:「那扬扬还闻不闻?」
 
  张扬不敢拒绝,低下头继续闻「香香脚」,桃子痛快地很,一边用另一只脚 逗弄他的小鸡鸡,一边让使劲吸气地闻。
 
  张扬第一次被除了妈妈的女人碰那个地方,顿时觉得很舒服,而且才刚刚进 入发育期精力旺盛得很,桃子用脚玩了一小会就竖起来了。只是那气味实在不好 闻,闻到最后张扬都开始干呕了。
 
  桃子见状便不叫继续闻了,不然等下真的吐出来可脏了自己的脚。不闻还可 以舔,她又命令张扬用嘴亲用舌头舔,如果不同意就要受腿绞之刑,张扬被夹怕 了只得委屈照办。
 
  让张扬舔脚又是另外一种感觉,一来这是「仇人」,二来小孩的舌头更小更 嫩,滑不溜秋的舔在脚上极是舒畅。桃子高兴了,但张扬就可怜得想哭,眼前的 丝袜脚闻着一个味儿,舔起来又是一个味儿,不仅嘴巴里都是苦涩,鼻子仍然会 闻到些许脚味。
 
  「姐姐,我可不可以不舔了?」张扬可怜兮兮地问道。
 
  「不可以喔!扬扬要把姐姐脚上的味道全部吃近肚子里去。」桃子用脚尖挑 起他的下巴,「不然姐姐就要夹你,扬扬选哪一样?」
 
  「不要夹,扬扬要舔姐姐的脚。」张扬说罢连忙继续舔桃子的脚。人的感官 具备很好的适应性和自我保护机制,他舔的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桃子的脚味。 
  「扬扬舔得真好,舔得姐姐好舒服呢。」桃子温柔地鼓励,「来,舔舔脚趾 缝,里面的味道更好喔!」
 
  「姐姐,我好渴。」张扬舔了好一会,嘴巴都有些干了。
 
  「口渴啦?刚好姐姐这有点水,扬扬喝不喝?」桃子指了指自己的小腹。 
  「啊?姐姐,我不要喝尿。」张扬一个劲摇头,表情委屈极了。
 
  「这不叫尿,这叫圣水,很好喝的,你爸爸可喜欢喝了。」桃子撒了个谎, 她也是最近才知道这个特殊名词,而且根本没让张卞泰喝过。
 
  张扬一脸质疑,桃子便继续骗他:「扬扬没听过吗,女人的圣水就像饮料一 样,好喝得很呢!而且喝了对身体还有帮助,扬扬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就更 应该喝了。扬扬也想长得跟爸爸那么高那么壮吧。」
 
  ……
 
  「扬扬,如果你不肯喝的话,姐姐可就生气了。以前有个人惹姐姐生气,姐 姐就用大腿把他夹死了。死的样子可恐怖了,脸黑黑的,眼睛瞪得跟灯笼那么大, 舌头伸得老长,扬扬也想这样吗?」
 
  ……
 
  「好吧,如果扬扬还是不肯舔的话,姐姐只好用腿夹死扬扬了。」桃子说罢 便揪住张扬的脑袋,两腿张开作势要夹过去。
 
  张扬「哇」地一声哭喊起来:「姐姐不要!扬扬要喝圣水!扬扬不要死!」 
  桃子故意板着脸,说:「现在姐姐不让扬扬喝圣水,只想夹死扬扬。」 
  张扬的小心肝吓得扑通乱跳,抱着桃子的腿哭道:「姐姐,扬扬再也不敢了, 扬扬会乖乖听话的!」
 
  「真的吗?」
 
  「真的真的!」
 
  「好,那姐姐再给扬扬最后一次机会。」
 
  桃子把丝袜和内裤褪至膝盖,看着张扬钻进来嘴对着私处,突然感觉自己实 在太坏了,不仅让一个小孩舔臭脚,还让他喝尿。不过心里倒也很痛快,同时有 一种莫名的成就感油然而生。看来自己的女王属性还蛮强的。
 
  张扬在下面闻到一股尿骚味,又不愿意喝了,不过也为时已晚,他的脑袋被 桃子的双腿牢牢缠住,凭自己那点小力气根本不可能挣脱。
 
  「扬扬把嘴张开,姐姐的圣水要出来咯。」
 
  张扬刚张开嘴堵在私处口,一股尿水缓缓流出,貌似没什么不好的味道,其 实是他舔了那么长时间的「香香脚」,味觉早已麻木罢了。桃子可能是第一次往 人的嘴里尿尿放不开,尿得断断续续的,结果张扬反倒还急了——估计是渴得厉 害。
 
  见到此景桃子干脆也抛开顾虑放松心情,很快就把剩余的尿水悉数灌进张扬 嘴里。张扬喝完,她笑问:「好喝吗?」
 
  张扬倒似乎学乖了,说:「好喝。」
 
  桃子听了哈哈笑起来,心想真是孺子可教也。话说戏弄了这么久也该给点甜 头,她便说:「来,把裤子脱了,姐姐的脚想跟弟弟玩玩。」
 
  张扬听话地脱掉裤子,小鸡鸡直愣愣翘着,毛还没长多少。桃子两脚夹住它, 一边搓动一边笑道:「小弟弟长得真可爱,姐姐帮你按按摩喔。」说罢一会上下 套弄,一会用脚趾轻轻夹一夹「鸡头」。张扬毕竟还是个孩子,在丝袜美脚的 「爱抚」下很快就绷着身躯,一股强烈的尿意感从小鸡鸡传至全身。
 
  「这么快就要射啦?」桃子吃吃笑着,猛地使劲夹了几下蘑菇头,张扬眉头 一皱没来得及喊痛就被喷射的快感淹没了神经,乳白色浓稠液体全都喷在了桃子 的丝袜脚上。
 
  桃子又有了一个坏心思,把沾有液体的丝袜脚伸到张扬嘴前,说:「扬扬的 小鸡鸡不乖喔,弄得姐姐满脚都是。来,帮姐姐舔干净。」
 
  张扬看着自己的「产物」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伸出舌头舔下去。今天绝对 是这个「天之骄子」最难熬难忘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