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美腿医母】(07)
【美腿医母】(07)
 字数:814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7)
 
               (叶明辉)
 
  在学校正在上课的明辉,根本就没有留心老师的讲课。他一直心不在焉地回 味着昨晚侵犯自己母亲的画面。
 
  「妈妈的丝袜美腿真的是销魂非常!不论只是用肉眼观赏或轻触抚弄……都 令人血脉沸腾!不知何时再有机会玩到妈妈的美腿呢?光只是回味射在妈妈腿上 那一刻……鸡巴又硬起来了……今早那双黑丝袜穿在妈妈腿上很性感啊!就算玩 弄不到妈妈的腿……今晚都要用那双黑丝来解决才行……」
 
  在冥想期间,明辉的目光突然落在小智悬空了的坐位上。
 
  「不知小智被我打伤后,现在的情况如何呢?不过小智你并不能怪我……是 你自己自找的……你以为讨好我妈妈就能占到她便宜了吗?简直就痴心妄想!美 丽的妈妈是属于我的!你这个只能停留在用我妈妈的丝袜来打飞机的小可怜…… 你这个书呆子知道抚摸我妈妈的丝袜大腿是什么感觉吗?我想你这辈子都没这个 机会啊!嘿嘿!」
 
  自以为聪明绝顶,机关算尽的明辉。却从来没有想过在这件事件中,自己其 实是最愚蠢和最天真的一位。他亦当然不会知道昨晚意外玩弄到自己母亲的肉体, 这个机会其实是小智一心策划,只是小智算错了时机,没有预料到明辉只是离家 出走了一天后便回家,而使明辉他渔人得利。明辉以为偷偷地享用了母亲的骚胸 和销魂美腿使他感到独享专崇。但他却从来没有预计到,因为自己的大意和愚昧, 却使自己的母亲已经堕入了自己同学的圈套。而母亲因为要保护和保守儿子所犯 的过错,因此被迫于无奈地答应儿子的同学所开出的任何条件。最大的得益者, 当然是一直处心积累,诡计多端的小智。
 
  明辉放学回家后,随即放下书包在地上,再直奔入文美璇的房间中。在上课 时因不断回味着昨晚侵犯着自己母亲的骚胸和丝腿,因而使鸡巴一直处于肿胀兴 奋的状态,所以一回到家就急不及待想偷拿文美璇的丝袜意淫一番……
 
  「操!为什么妈妈的房门锁上了?!可恶!妈妈……你算是狠呢!唉……鸡 巴还肿得那么利害……靠!!很难受啊!」
 
  一心以为可以用母亲的丝袜来把心中的欲火宣泄出来,但无奈文美璇在今早 上班前竟然把房门锁上,没有留给明辉任何机会再次淫欲自己的贴身衣物。而明 辉因为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因此唯有垂头丧气地慢慢回到自己的房间内, 转而上网玩他最爱的LOL来忘记现有的欲望需求吧。
 
  「靠……又来……真讨厌……为什么杀不尽?!惨了……啊……操!又死了! 唉……不玩了!没心情……」
 
  明辉下午放学回家后,因未能进入到文美璇的房间里偷取丝袜来自慰,因此 唯有分散注意力,上网去玩游戏了。但明辉的心思却一直心痒痒想着文美璇的丝 袜美腿,因此就连平时最爱玩的网上游戏都无法专注其中。明辉再看一看壁上的 时钟,已经是傍晚7点多了,但奇怪的是文美璇还没有如期回到家中……
 
  「都已经7点多了……妈妈为什么还没回家呢?经已比平常迟了一个多小时 了……难道妈妈中途遇上了什么意外?」
 
  正当明辉打算打电话给文美璇查明究竟之际,就听到家中大门被打开的声音。 因此明辉随即走到大厅中,就见到自己那美艳的妈妈终于都回来了。原本明辉打 算走过去迎接刚刚下班回来的文美璇,和顺便可以再次近距离地观赏文美璇那双 使自己整天神不守舍的黑丝长腿时,却突然发觉文美璇的衣着,跟今早出门时有 点儿不一样……
 
  「咦?为什么……妈妈今早出门时明明是有穿丝袜的……我还特别有印象… …因为是一双加厚了的黑丝袜裤来的……但为什么现在妈妈回来的是光脚呢?我 从来都没有见过妈妈不穿丝袜上班的……难道丝袜今天妈妈上班时弄破了?」 
  当明辉仍呆站在自己的房门处,傻傻地想着文美璇黑丝失踪的原因之际,文 美璇没有跟明辉交待为何她迟了回家的原因,就像对明辉他视而不见般,直接就 返回到自己的卧室关上了门……
 
  「妈妈今天好像有点儿奇怪……从来没有见过妈妈好像现在的情况般……就 连一句话都没说就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去……难道妈妈还生我的气?但今早妈妈都 不是这样的……」
 
  满头疑问的明辉一直在等,他以为文美璇只是返回房间中更衣,然后就会如 常地开始造饭。但明辉等了大慨半个小时,都不见文美璇从房间中走出来。已经 肚饿到一个点的明辉显得有点儿不耐烦,因此自行走到厨房中,打算自己泡个方 便面便算了。就在明辉从自己的房间走出来的时候,他无意中听到文美璇的房间 中传来谈话的声音,应该是文美璇跟某人在通电话……
 
  「你怎么可以这样?!……今天我已经帮你了……不行!……你不要!…… 喂……喂?」
 
  然后文美璇就从房间中跑出来直接冲到家中大门上的防盗小孔外看,而当时 文美璇的表情更显得额外紧张和惊慌。因此明辉就忍不住走上前,决定向文美璇 问过究竟……
 
  「妈妈?发生了什么事?有什么麻烦事吗?回来那么久……妈妈你还没有换 衣服啊?你在房里搞什么啊?我肚子饿了!」
 
  而这时文美璇才好像发现到明辉的存在,但文美璇好像刻意想隐瞒一些事情 似的,因此口里结结巴巴地响应……
 
  「沒……没事……明辉你自己弄点东西吃吧……妈妈妈……啊……是啦…… 妈妈的计算机……有点……有问题……妈妈叫了小……小智来帮我弄……你忙你 ……自己的吧……」
 
  当明辉知道自己的仇人小智正在上来他的家,霎时显得怒发冲冠……
 
  「什么?妈!为什么?!计算机的问题我可以帮你解决……为什么你一定要 找小智不可?」
 
  就在明辉愤怒地不停质问着文美璇的同时,家中的门铃就突然地响起。而文 美璇更显得大为紧张和不安……
 
  「好了明辉……你去厨房自己弄点东西吃吧……妈妈现在很忙……要修计算 机了……」
 
  然后文美璇就打开了家中的大门,而明辉的仇人小智就轻佻自大般,怀着轻 松的心情踏入明辉家中……
 
  「Hi!!美璇阿姨……有什么需要帮忙?」
 
  然后文美璇就红着脸,表情还显得有点儿害羞般,在半推半撞般引领着小智 先进入她的房间中,然后就立即关上了房门。而当小智踏入明辉的家中,直至步 入文美璇的房间里整个过程,小智都没有看过明辉一眼,更不要说有任何之间的 交流……
 
  「操!你这个不可一世的徐小智!来到我家连大爷我都不叫一声?!妈妈又 真是的!为什么非要找那个徐小智过来帮忙不可?!看大爷我等下怎样收拾你这 个书呆子!『咕噜……咕……』操!肚子真的太饿了吧?不管了……先吃点东西 再说!」
 
  然后明辉就先走入厨房里泡个面,先管好自己的肚子才处理其他的事情。大 慨过了10分钟左右,明辉就把泡好的汤面从厨房拿到大厅中的餐桌上开始进食。 就在同一时候,明辉听到文美璇房间的大门打开了,然后见到文美璇显得有点儿 无奈般,慢慢走到大厅中的鞋柜前,随意地挑选了一双白色的3吋开口高跟鞋, 再失神般沿着着刚才的路线返回自己的房间中。当好奇的明辉看着文美璇,打算 想问她为什么要从鞋柜中拿出高跟鞋的时候,眼利的明辉突然发现文美璇的身上 跟10分钟前,再次有些细微的变化……
 
  「我没眼花吧?刚才妈妈明明是光脚……但为什么……现在妈妈怎会穿了一 双透明的肉丝呢?我一定没看错!那丝袜所泛起的丝光……是不会搞错的!和妈 妈说修计算机……修计算机但拿高跟鞋进去干什么?」
 
  感到有点儿不妥的明辉先狼吞虎咽地吃完碗中的拉面,然后静俏俏地走到文 美璇的房间门外,尝试偷听房中内的情况。明辉隐若听到小智和文美璇的声音, 但大慨的内容就不能完全听得清楚。
 
  明辉先好像听到小智的声音……
 
  「嗯……唔……很好……阿姨……嗯……爽的……哦!……嘿嘿!」
 
  过了一回,然后又好像听到文美璇的声音……
 
  「……不……唔……你别……很脏……太大声……唔……不要……」
 
  断断续续的对话大若维持了半个小时左右,但明辉仍然听不清楚房里发生的 情况。而最后更听到小智几下不寻常的低沉哀号和欢笑声,是带有点阴险和满足 的笑声,然后房里就回复一片宁静。
 
  5分钟过后,先是小智从房里打开门走出来。而站在房门外的明辉就用一惯 怒视的目光盯着小智,但小智却依然没有跟明辉有任何的交流,脸上更流露出一 副放松及舒爽的表情。明辉记起之前小智偷偷地潜入文美璇的房间中,偷拿自己 母亲的丝袜来自慰后,脸上所散发着的红润气息,跟现在小智脸上的,根本就是 同出一辙!明辉一直怒视着轻佻的小智慢慢地离开了自己的住所,明辉没有第一 时间先把家中的大门锁上,而是先闯入文美璇的房间内。打算质问文美璇所谓何 事,但明辉只见文美璇刚才在鞋柜中所挑选的白色高跟鞋竟然被放置在床上,但 房间中却未见文美璇的踪影,然后明辉就听到浴室传来阵阵的流水声……
 
  「修好计算机后就立即去洗澡……我就不相信只是修计算机那么简单!看小 智刚才从妈妈房里走出来的那个德性……我的怒火就忍不住……真想上去把他痛 打一顿!」
 
  就在明辉还在不假思索地怀疑着刚才妈妈跟小智在房里究竟发生过何事之际, 突然一股浓烈的腥臭味传到明辉的鼻孔里。明辉觉得这股臭味似层相识,但一时 之间又断定不下这股臭味在何处遇过。因此明辉锁紧着眼眉,随着臭味的来源一 直走到房间中的书桌旁。直到明辉注意到书桌旁的废纸箱内,他发现那股臭味是 来自书桌旁的废纸箱里。明辉先见到一个被遗弃的丝袜包装在废纸箱最高的层面 内,因此明辉拾起那个丝袜包装来看……
 
  「上面包装注明是透明的肤色丝袜裤……但今早妈妈不是穿那种厚身的黑色 丝袜裤吗?以我印象中妈妈每天上班前都会把家中所有的废物包好……然后再弃 置到外面的垃圾收集箱内……因此这丝袜包装是刚刚被弃置在这里的吗?难道刚 才我真的没有眼花?妈妈中途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我是真的颇为肯定她腿 上是有穿丝袜的!」
 
  当明辉把手上的那个丝袜包装移离他的视线后,却吓然发现废纸箱内还隐藏 着一堆貌似呈肤色的丝质布料在内。明辉慢慢把手伸入废纸箱内去拾起那堆令他 感好奇的布料。当他把那堆布料拉出来后,果然是一双透明的肉丝,是跟妈妈刚 才和平常所穿的一式一样的。而当明辉把这双肉丝从废纸箱内抽出来后,那种腥 臭的强烈味道更显得浓烈,而明辉亦终于回想起这股臭味的来源是什么,是雄性 那浓浊精液的腥臭味道!明辉更发现那双肉丝的袜尖两端位置,已被那些白浊的 精液沾得完全湿透,而且还多得开始从袜尖上滴下来,此时的明辉脑海中完全一 片空白,他不敢相信眼前所见到的事实……
 
  「究竟刚才妈妈跟小智在房内发生了何事?应……应该是……过去这几天… …他们之间究竟发生过何事……?」
 
  明辉不断想说服自己的推测是多余的,但一切现有的证据却不能否认小智已 经跟文美璇发生了关系。就算不是文美璇主动色诱小智,但肯定的是,文美璇是 自愿穿上那性感的肉丝和高跟鞋让小智玩弄,更让小智把精液射在她的丝袜脚上。 当明辉一幻想到自己的母亲主动用她那性感的丝脚来替小智足交,然后小智更兴 奋得把海量的精液尽情地射在自己美艳母亲的美脚上,就使明辉感到愤怒不已, 因为一直以来,明辉都觉得文美璇只是属于自己的,但现在竟然有另外一个人跟 他分一杯羹,而且那个人更是自己的仇人。但同时这个淫摩非常的画面却刺激得 明辉的鸡巴不禁硬了起来……
 
  「没有可能的……之间一定是发生了什么的误会……妈妈她……没可能的… …我不相信!妈妈她怎会……?不会的!」
 
  当明辉发现了文美璇跟小智之间的秘密后,他整个人都在发呆。因为这件事 的冲击使他难以接受。而另一边箱的文美璇,亦不见得比明辉感于冷静。她一直 站在浴室的水龙头下,开着冰冷的清水直接洒在自己裸露的身躯上。但冰冻的流 水却未见平复得到文美璇现时的心情,反而更使内心中起伏不定的情感抒发而出, 忍不住开始低声嚎哭起来……
 
  「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老天爷你要跟我开这么大的玩笑?就连我 儿子……和他的好友都一同欺负我!明辉……本来不是这样的……我所认识的小 智……亦本应不是现在般那么邪恶狰狞的!为什么?为什么所有的事……突然会 起了这么大的变化?!」
 
  文美璇回想起今天下午在医务所中被迫要替小智他手淫,再一直到晚间其实 她的内心还未能平复,因为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被她一直所信任的小智出 卖,再而被威胁去做出一些有违伦理之事。而直到刚才,欲求不满的小智在晚上 时份竟然再次上来文美璇的住所,并要求文美璇替其解决生理上的需要。而这次 小智更向文美璇提出另类的要求。文美璇在浴室里回想起刚才被小智强迫地凌辱 的经过,全身都会不禁地颤抖起来,每当她闭上眼想尝试使自己放松时,但刚才 小智在房间中把她凌辱的画面又会再次呈现在她眼前……
 
  「阿姨……快去拿一双丝袜来把它穿上吧……今晚我想阿姨你用脚来帮我弄 ……嘿嘿!」
 
  文美璇以为小智只想她好像今天下午在医务所中,随便帮他手淫射出来而已, 但却没有想过小智竟然要求她用脚来弄。文美璇对于小智的要求完全不能理解, 而且更有点儿反感,而最主要的原因是文美璇在这方面没有任何的经验…… 
  「用脚……?怎弄啊?阿姨……没试过这样……」
 
  小智见文美璇显得有点儿为难和不情愿,因此便立即采取主动,从衣柜里取 出一包全新的透明肉丝,再命令文美璇把它穿上……
 
  「别再啰唆了!你就把丝袜穿上就是啦……然后我会引导你教你怎样做!你 别忘记你答应过我的事……想我保守你的秘密就照我的说话去做……」
 
  文美璇接过小智手上的丝袜,然后就受尽屈辱般在小智面前把那双全新的肉 丝穿在自己的脚上。而小智就色瞇瞇地一直欣赏着文美璇穿丝袜的美艳动态,同 时更把长裤及内裤都一同脱下,在文美璇面前用手套弄着他那坚挺而又兴奋的肉 棒。
 
  「阿姨不只人长得美……就连穿丝袜的动态都那么性感撩人……简直就是风 骚入骨!那柔滑的丝袜再配上阿姨的绝色长腿……就连我小弟弟都向阿姨你举头 致敬啊!嘿嘿……」
 
  被小智在言语上这样侮辱,文美璇当然显得有点儿生气。但当一想到小智有 自己儿子的把柄在手,她又不敢向小智发泄着自己心中的不满,因此唯有听从小 智的要求……
 
  「穿好了……快说……你还想怎样?」
 
  小智虽然见文美璇对自己显得有点儿不满,但他却完全没有在意。反而更挑 起了要尽情地去凌辱眼前这位丝袜美艳人妻的欲望……
 
  「嘿嘿……阿姨你别着急……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呢……现在你再去挑一双性 感的高跟鞋把它穿上吧……丝袜美腿再加高跟鞋……想起都兴奋了!嘿嘿!」 
  对文美璇而言,简直就是万般的侮辱。平常端庄亮丽的她,穿起那性感的丝 袜和高贵的高跟鞋,再加上她职业的那份专业,本来就是完美的化身,足以令其 他女性感到羡煞旁人和高不可攀。但现在竟然为了要满足自己儿子的同学的一个 变态欲望,却甘愿把自己最引以为傲和最高贵的绝美长腿用作为他人的泄欲工具, 实在令文美璇感到情何以堪!
 
  当文美璇随意从鞋柜中挑选了一双白色的开口高跟鞋并把它穿上后,原本还 在文美璇的床上套弄着鸡巴的小智,终于都要开始今晚的凌辱行动。他先跪在文 美璇的身后,用他那坚挺勃起的鸡巴在文美璇的小腿上摩擦了数下,然后再把鸡 巴强行插入在文美璇的丝袜小腿之间抽动着,他更把文美璇的白色套裙向上扯起, 这样他就可以尽情无阻地直接亲吻到文美璇的修长大腿和富有弹性的结实翘股。 而小智的双手更不停地忙着在文美璇笔直的丝袜长腿上游离抚摸着……
 
  「哦……文阿姨……你的丝袜……磨得肉棒……好爽!自从我第一次见到文 阿姨你……就已经疯狂沉醉在你的肉丝美腿中……啊……爱死你的美腿了……唔 ……好香!」
 
  第一次被人这般侵犯着自己双腿的文美璇,当然感到无奈及恶心……
 
  「他现在的行为……不觉得羞耻的吗?这种行为跟一头在发情的狗……一直 黏在主人的脚下……有什么分别?噢……天啊!难道所谓恋足的人……都喜欢这 样?」
 
  还正在沐浴之中的文美璇,几经辛苦终于都抽离了刚才小智对她的羞辱回忆, 她尽量使自己不再记起刚才在房间中所发生的事。文美璇沐浴过后,仍显得心事 重重地从浴室返回自己的套房中。一天中连番两次在小智的淫欲洗礼下,文美璇 身心已经感到疲乏不堪。原本以为终于可以享受到一刻的宁静,但当文美璇看到 床上自己那双白色高跟鞋后,小智那副狰狞的面孔再次在文美璇的脑海中浮现… …
 
  「嗯……唔……丝袜美趾的味道真好……阿姨……嗯……用你的丝袜大腿夹 住来弄……很是爽的……哦!……嘿嘿!」
 
  此刻的文美璇被小智推倒在床上,然后小智站在床边,把文美璇的一双丝袜 长腿强行抬高,鸡巴就夹在文美璇的丝袜大腿之间做着抽插的动作。小智更把文 美璇的一边高跟鞋脱掉在床上,双臂环抱紧着文美璇的双腿来夹紧着自己的鸡巴 来回抽送的同时,小智更强行捉紧着文美璇的脚踝,把那五根雪白而且被肉丝所 包裹住的美脚趾都通通送入嘴里品尝着……
 
  「小智不……唔……你别这样!啊!……那里很脏的……啊……明辉还在外 面的……你……吸得太大声了……唔……不要!」
 
  「我不要!!」
 
  文美璇再次在自己的回忆中惊醒过来,为免夜长梦多,文美璇更把那双白色 高跟鞋关进衣柜里去。
 
  「镇定……文美璇……你要镇定……呼……别再想了……已经过去了……别 再想了……」
 
  文美璇尝试去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因此坐在床边不断地做着深呼吸。但连续 几下的呼吸,文美璇开始嗅到一股气味,是一股浓烈的腥臭味,而文美璇亦当然 了解到是什么的一回事。然后文美璇锁紧着眼眉走到废纸箱旁,她望着废纸箱中 的丝袜纸包装和那双被精液沾湿透的透明肉丝,脑海中再次不自觉地回想起刚才 与小智的画面……
 
  「噢……美璇姨……再夹紧些……啊……我快射了……哦!」
 
  小智躺在床边的地板上,而文美璇就刚好坐在床边的边缘,双脚就被躺在地 上的小智抓紧着,并强行用来夹紧着鸡巴来回套弄做着足交动作。小智那坚挺而 又滚热的兴奋肉棒,不断把热力透过文美璇的肉丝再传到娇嫩的脚掌心上。从脚 心感受着小智性器官上的温热,使文美璇感到很不自在,因而想立即把双脚从小 智的手中抽离。但文美璇却一直留意着小智的面容,从他的面部表情可以得知小 智是多么的享受文美璇丝脚所带来的无上快感……
 
  「他……好像快高潮了吧?那……他打算直接就射在我脚上吗?嗯……他的 肉棒很热啊……这种奇怪的弄法……他好像很享受呢……」
 
  文美璇一直以一种无奈及讨厌的眼神望着小智,但在连番的丝足套弄下,小 智终于都再把持不住。小智同时间望着坐在床边上的文美璇,他们四目交投般但 各自抒发着截然不同的情感。当小智感到高潮即将来临,快感的递增使他加快了 手中抓紧着丝足的套弄。而文美璇从小智的表情上亦感受到他即将蓄势待发,快 要爆发着他那欲望的精华……
 
  「来了阿姨……啊……要来了!我要射你的丝脚……啊……射……啊……爽! 」 
  当文美璇正想把双脚抽回的时候,小智却紧紧地捉紧着文美璇的丝足,并不 让她有任何逃脱的机会。而文美璇就只能无奈地看着小智,见他面上露出一副欢 快的笑容,喉咙更发出一些令人生厌的低沉哀号,其下身更一直不受控地颤抖着, 而浓浊的精液就像水柱般从龟头的马眼上激射而出,大部份的白汁浓精先被射到 上半空中,然后再散落在文美璇的丝袜脚心上,劲度十足的连环激射更有点射到 在文美璇的小腿上……
 
  「嗄……嗄……终于……都射在阿姨的脚上了……嘿……好舒服……嗄…… 真的好舒服!」
 
  文美璇脚心中的肉丝被小智的精液沾得湿滑而通透,而黏湿的丝袜贴在文美 璇的嫩滑脚心上使她觉得很不舒服,当文美璇打算想抽回双脚时,正在回味刚才 射精时的余波快感的小智便立即捉紧着文美璇的丝脚,并继续向自己的鸡巴上挤 压,试图把阴囊里的每一滴精液都尽可能挤在文美璇的脚上……
 
  「小智!阿姨没想过你是这么的不要脸!」
 
  刚刚满足了淫欲的小智,却一于少理文美璇对他的不满。当他把最后一滴精 液都沫在文美璇的脚上后,才舍得把文美璇的双脚放开。貌似完全不在乎,觉得 文美璇替他解决生理上的需要实属天经地义似的。但其实小智的心理感到甚为激 动,虽然上次他试过用安眠药把文美璇迷倒,再衬机品尝及偷玩过文美璇的丝足, 但皆因怕事后被揭发的原故,小智在高潮时并没有真正把精液射在文美璇的脚上。 但今次的情况跟上一次有所不同,他不但在文美璇清醒的时候享受到文美璇的足 交服务,而且最后更肆无忌惮地把精液通通都泄在文美璇的美足上,对于像小智 这种恋足人事来说,简直就过足了瘾,绝对是完全满足了他内心一直以来对丝袜 美腿的一切欲望……
 
  「直接射在阿姨的丝袜脚上就是爽!以后有阿姨这双完美性感的美腿……和 我最爱的柔滑丝袜来帮我弄……我以后都不用再靠那些黄片来自己解决了吧?… …嘿嘿!但同时……我应该可以再尝试其他更多的玩法……最后……当然少不了 要内射到阿姨你的身体里了!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