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女神的堕落
女神的堕落
  自从让天界大乱的恐怖大王事件结束之后。天界暂时保持了一段平安稳定的 时间;不过天界的系统中突然又发现在某无人星球中有类似恐怖大王的程式运作 过的痕迹,天界指示曾与恐怖大王交战过的女神蓓儿丹娣及凛德来到这个无人行 星调查毄毃毾氲,箙算箤箄「真的会是恐怖大王吗?」蓓儿丹娣看向漆黑的四周, 通常恐怖大王只会在夜间出现。「可能碰到了才知道。」凛德回答。
 
  突然一阵不明的强烈波动传来摽摋撇搿,遮鄱鄪鄮瞬间天崩地裂,缝中冒出 一堆黑色的怪物觩誋誫誖,菄萛蓇蒴凛德不由分说的招出武器展开战斗,蓓儿丹 娣在呆了一下后些召出法术杖加入战斗;一段时间后由於情况的混乱漆漫漠演, 滻漷滞潃两人在碎裂的地表中失去联络,蓓儿丹娣摆脱了无数怪物的追击,却遇 到了属於魔界的玛拉,是她姐姐兀儿德小时候的玩伴,「玛拉?你怎么会在这里。 」
 
  话才问完玛拉居然召出魔杖对蓓儿丹娣展开攻击,在抵挡莫明的攻击中,蓓 儿丹娣注意到了玛拉额头上的徽章变得异常,像是传说中比恐怖大王更邪恶百倍 的邪恶体,专门以吸食神、魔族力量增强力量并造成黑暗、毁灭的邪恶体,但是 蓓儿丹娣却因为邪恶体佔据的是无辜的魔使而无法全力下手,力量逐渐被消耗掉 ;一阵战斗后,筋疲力尽的蓓儿丹娣俯卧在地上颤抖,被邪恶体附身的玛拉在旁 边呵呵的邪笑着,「你的战斗意志倒还不错;但力量才这样就没了?真无趣。」 
  玛拉把玩着手上的魔杖微笑道;蓓儿丹娣颤抖着勉强抬起头来,「……玛拉 ……
 
  快醒一醒……」
 
  「哼,你在跟谁讲话?」
 
  玛拉,或说是邪恶体皱了皱嘴吧,忽然又扬起怪异的笑容,低头端详了一下 蓓儿丹娣,舔了下嘴角,「嘿嘿,从来没有品嚐过这样完美的身体,就来试试看 吧。」
 
  「……什……么?」
 
  没等蓓儿丹娣反应,邪恶体施出法术,在两人之间变出一个奇怪的结界,结 界中央的裂缝伸出几条奇怪的触手将蓓儿丹娣拉进裂缝,蓓儿丹娣只觉眼前一片 昏眩、黑暗,再度睁开眼时已经身处在一个由像是某种柔软的诡异的圆球形房间 之中,接着佔据玛拉身体的邪恶体也出现在这房间内,「这里是……哪里」蓓儿 丹娣环顾四周问道。
 
  这小小的房间四周的墙壁像是由某种柔软的肉质组成,而且还隐隐蠕动着, 散发着一种奇怪的腥味,「呵呵呵,这是用来让你堕落的地方。」
 
  邪恶体弹了下手指,蓓儿丹娣身后的肉壁中突然伸出了大量的触手,没等惊 讶的蓓儿丹娣反应过来就沿着她的身体缠了起来,将她的上半身和双手固定在肉 质墙壁上,地面也伸出许多触手将她的修长的双腿缠住,「住手??这是什么???」
 
  蓓儿丹娣挣扎着,下意识的夹紧大腿,四肢拉扯着想脱离,但是耗尽法力的 她力量比普通的弱女子还要虚弱,根本无关痛痒;众多的触手在蓓儿丹娣的紧身 战斗服外四处游走摩擦着,从四肢爬向了大腿及身体甚至颈间,而且还不断的分 泌一种带有浓厚腥味的浓稠黏液,也边抚弄着蓓儿丹娣的身体,还有几支较为粗 大的触手逗弄着蓓儿丹娣的私处、脸颊,将大量浓稠黏液涂遍蓓儿丹娣的全身, 即使是身后的一头美丽的长发也不能倖免,这种黏液其实是种效果相当强的催情 物质,在触手的分泌、抚弄及摩擦下渗透入服装与蓓儿丹娣的肌肤接触,「呜… 
  …这是什么感觉……明明不喜欢的……」
 
  蓓儿丹娣不断的喘息,四肢被触手捆住,无助的任由触手爱抚,从未有性爱 经验的她,下体的私密处已经开始渗出了爱液;触手感觉到了蓓儿丹娣的反应, 连单纯捆住四肢的触手也分岔出细小的分支,轻轻按摩着敏感处,缠着身体的触 手更是隔着润湿的紧身服装抚弄丰满的双峰和渐渐挺立的乳头,或是缠绕按摩着, 或是从紧身服的缝隙中挤入,直接在皮肤上摩擦爱抚着,下半身的触手也伸向了 大腿内侧及私处,不断的逗弄着在湿透的紧身服下若隐若现的阴蒂和阴唇,大量 多余的催情黏液也沿着蓓儿丹娣身体往下滑,使得触手的爱抚更为顺利;浑身湿 透的服装和触手的爱抚使得蓓儿丹娣感到浑身的莫名快感,纵使心中还有抵抗的 意志,也只能不断的喘息着,而且这抵抗意志已经慢慢的被渐渐产生的欢愉给覆 盖;「……不要……拜……託……」蓓儿丹娣仍隐隐的挣扎,但是连发出的声音 都因漫佈全身的欢愉而变了调。「哼,明明就很享受嘴里还说不。」邪恶体邪笑 道。
 
  像是听到了邪恶体的话一般,一根较为粗大的触手伸向了蓓儿丹娣的脸颊, 蓓儿丹娣看到丑陋的触手来到眼前,不断左右转头想要避开,但触手趁机堵上蓓 儿丹娣的嘴唇,进而进入口中,分岔出几条分枝缠绕着蓓儿丹娣的香舌,更使得 身体内的欲火不断上升,下体的爱液越流越多;同时触手也分泌出更大量的催情 液体使其流入胃中,让蓓儿丹娣的欢愉更加高涨;下体随着触手的抚弄激起一股 莫名的鼓胀感,好像什么东西要冲出去一般,「……唔~~嗯~ 啊~~我……我要…
 
  …呜───」
 
  在触手不断的抚弄下,蓓儿丹娣达到了生平第一次的高潮,大量的爱液瞬间 涌出下体,身体因兴奋而向上拱起,并不断颤抖着,高潮持续了数十秒才略为退 去,蓓儿丹娣无力的瘫在肉质墙壁上,「女孩,才这样就撑不住啦?」邪恶体走 到不停喘息的蓓儿丹娣面前,跨坐在她身上,轻舔着她沾满浓稠液体并因欢愉而 酥红的脸颊,蓓儿丹娣最初还想闪躲,但是背后已经顶住肉墙;邪恶体在蓓儿丹 娣身上扭动磨蹭着,一手沿着下体抚摸,另一手握着还藏在紧身衣内但已挺立的 乳房和乳头搓揉着,又用外表更为火辣的身体叠上蓓儿丹娣黏稠的身上不断的磨 蹭,每一次的抚触都激起了蓓儿丹娣的快感和呻吟声,身体也不断扭动着,「啊 ……啊……嗯……」蓓儿丹娣随着邪恶体的爱抚喃喃的呻吟着。
 
  邪恶体又吻上蓓儿丹娣的嘴唇,将舌头探进口内和蓓儿丹娣的香舌缠绕着, 火辣的舌吻更使得蓓儿丹娣失了神的迎合着邪恶体的爱抚,两个火辣和混杂着触 手的美丽女体交缠在一起,一会儿后邪恶体才满足的坐起来,「嗯,好好吃啊, 不过好戏还在后头呢。」
 
  邪恶体一离开,缠满全身的触手开始将蓓儿丹娣上半身的紧身服拉扯撕开一 个一个洞,蓓儿丹娣白皙美丽的身体外露了出来,下半身的部分触手虽然没有撕 破服装但也伸入紧身服里面和外侧的触手交互缠绕着大小腿并不断的爱抚,甫将 上半身服装撕破的触手开始猛烈的缠绕在蓓儿丹娣身体和丰满双乳上,激烈的按 摩起来,触手群中又伸出两个带有吸盘头的空心触手,吸住已经因快感而挺立的 乳房,「……啊……啊……啊」
 
  吸盘触手开始挤压丰满的双乳吸取香甜的奶汁,猛然袭来的连续快感使的蓓 儿丹娣无意识的发出呻吟声;众多的触手将蓓儿丹娣抬到空中,也将大腿拉开成 交媾的姿势,此时两支特别粗的触手从地面伸出,来到了成仰躺姿势下的蓓儿丹 娣面前,两支触手前端都附有着突起的颗粒,不断滴落着略带白浊的催情液,然 后开始分路向蓓儿丹娣的私处和脸颊靠近,「住……住手……不……要~~~ !」 
  其中一根触手靠近阴部,伸出许多细密的分支抚弄着阴部和阴蒂,另一根穿 过耸立的双乳间在脸颊上涂抹着催情液并抚弄着,然后两支触手突然同时插入蓓 儿丹娣的阴道和口中,「呜~~!」
 
  瞬间的破处造成短暂的剧痛,蓓儿丹娣下意识地夹紧双腿,不过双腿又被触 手给拉开;一会后两支触手同时也开始前后快速抽送着,特别是进入阴道的粗大 触手,突起的颗粒不断按摩着阴道内部,和其他触手合作爱抚造成的快感、欢愉 使得蓓儿丹娣几乎是欲仙欲死,身体不断的随着快感扭动着,大量流出的淫液混 杂着催情黏液,沿着佈满触手的身体甚至是同样佈满黏液的秀发不断滴到地上; 邪恶体微笑的看着这幅淫糜的景象,「呵呵,好好享受这场盛宴吧!」
 
  此时蓓儿丹娣已经达到了疯狂的高潮,不过触手群可还没有,几乎所有的触 手同时加快爱抚和抽送的速度,并且由根部开始鼓胀起来,「咕唔~~呜~~~~啊─
 ──」
 
  在瞬间强大的刺激下,大量又稠又浓的腥臭白浊精液喷洒而出,蓓儿丹娣的 口中、子宫、阴道、脸颊和全身同时被大量涌出的精液填满或喷洒,触手射精了 不知道多少次,无数的黏稠精液、催情黏液和蓓儿丹娣的淫水、奶水混杂在一起, 缓缓的从全身流下来,被精液填满的子宫也使得小腹稍稍胀大,直到触手从阴道 中抽出,精液外流出来才慢慢恢复原状;全身沾满白浊精液的蓓儿丹娣瘫在地上, 或说是累积在凹地的混合黏稠液体中,蓝白色的紧身战斗服除了腿上的之外破破 烂烂的挂在身上,看起来就像穿着裤袜;身体还因为强烈催情液的作用而持续颤 抖着,除了几只还逗弄着还未从欢愉中苏醒的蓓儿丹娣外,触手大部分都收了回 去,在四周缓缓的摆动着,「女孩,很舒服吧?」邪恶体又靠了上来,对着恍恍 惚惚的蓓儿丹娣道,后者只无力躺在精液中,两眼无神的看着邪恶体,「还没完 呢。」
 
  蓓儿丹娣底下的肉质地面忽然拱起,变成一个像是软床的突起肉垫,让蓓儿 丹娣「躺」在上方;邪恶体顺势爬上肉垫,拉开蓓儿丹娣的双腿跪坐在她身上, 动手脱掉自己身上的本来就很少的性感服装丢到一边,只剩下黑色的网袜,和蓓 儿丹娣身上腿上尚完整的紧身服形成对比,「接下来让我来让你享受吧。」邪恶 体微笑的趴到喘息的蓓儿丹娣面前道,舔了舔嘴唇。
 
  蓓儿丹娣仅存的意识察觉到,开始翻身想要逃离,但是无力和仍作用的催情 液使得动作极为缓慢,「不……要……」
 
  「哼……」
 
  邪恶体闷哼一声,直接叠在蓓儿丹娣身上,让本来就很无力的蓓儿丹娣更是 动弹不得,而两身体的瞬间接触又使得快感又涌了上来,无意的仰头发出舒服的 呻吟声,「嗯……」
 
  「好女孩,已经懂得开始享受了嘛。」
 
  四周的触手突然开始活动,从背后伸入了邪恶体的体内,蓓儿丹娣愣愣的看 着这怪异的景象,「嘿嘿嘿。」
 
  触手居然从邪恶体的身躯各处伸出,又开始交缠在蓓儿丹娣的身上不断的分 泌黏液、摩擦和爱抚,更令她惊讶的是,邪恶体所佔据的女性身体私处居然伸出 了巨大丑陋的阳具,轻轻的抵在蓓儿丹娣私处上,「不……不要~~不要这样!」 
  蓓儿丹娣扭动着身体,但越动只是使得自己的快感更加高涨,「来吧,享受 吧。」
 
  邪恶体又吻上蓓儿丹娣,触手将蓓儿丹娣的双手往上拉使她无力反抗,双腿 也被其他的触手拉开露出私处,邪恶体另一手按住蓓儿丹娣的头使她无法乱动, 另一手伸到她身后抚弄着美丽的双臀和仍穿着仅存的紧身服的大腿,尽情的舌吻 将蓓儿丹娣最后一丝的抵抗吻去,然后邪恶体又吮住蓓儿丹娣的乳头,吸吮着香 奶,蓓儿丹娣才刚空出的嘴又被一条触手塞入和香舌交缠着;现在蓓儿丹娣就像 交媾般迎合着邪恶体和大量触手的爱抚,触手大量分泌的黏液满佈着交缠在一起 的两个女体,「时候到了。」邪恶体抬起头,看向下方的私处微笑道。
 
  「啊……啊~~啊啊~~~ 」
 
  邪恶体将蓓儿丹娣的修长的美腿抬到肩上,粗大的阳具进入了润湿的阴道, 猛烈袭来的快感使蓓儿丹娣放声呻吟;邪恶体感受到了快感,开始前后抽送着, 连续的快感使蓓儿丹娣的呻吟更加疯狂,再加上触手的激烈爱抚、缠绕,更是一 发不可收拾,「啊~~~ 啊~~啊───」蓓儿丹娣最后的抵抗意识也被夺去,淫乱
 的呻吟着。
 
  「呜……我要……出去了……」邪恶体也恍惚的呻吟道,加快抽送的速度, 接着下体一阵力量;一阵暖流冲近蓓儿丹娣体内,大量的精液从阳具射出,迅速 填满了子宫使得小腹微微胀大,甚至外流喷洒到两个女体的身上,四周的触手也 接二连三的射精,大量的精液和催情液佈满了邪恶体和蓓儿丹娣的全身,「喔~~ 好舒服啊……」邪恶体恢复神智后,微笑的抽出阳具,双手抚弄着蓓儿丹娣还挂 在她肩上的修长美腿,甚至还拉到脸上磨蹭着,「你的身体品嚐起来真的好棒啊。」 
  邪恶体一路抚摸着润湿的美腿,直到腿间的私处,看了看后居然将嘴唇吻了 上去,舔舐起来,「啊!~~~ 」突然袭来的快感又使得蓓儿丹娣叫出一声。 
  邪恶体每一次的舔舐都让蓓儿丹娣扭动一下身体迎合,毫无抵抗意识的蓓儿 丹娣现在只是享受着不断涌上的欢愉,「真的很好吃。」
 
  邪恶体舔了舔嘴唇爬起来,和失神的蓓儿丹娣互望,又俯卧在她身上火辣的 吻了起来,蓓儿丹娣绝望的任由邪恶体爱抚,迎合着;邪恶体忽然停手站起来, 同时也把全身缠满触手的蓓儿丹娣拉起来成跪姿,丑陋的阳具耸立在不断喘息, 脸颊绯红的蓓儿丹娣眼前,「舔乾净。」
 
  蓓儿丹娣愣愣的看着,害怕的摇头往后缩;邪恶体看了一下,一手按住蓓儿 丹娣的头压向阳具,阳具在蓓儿丹娣沾满精液的脸颊上磨蹭了几下后塞入口中, 「喔~~~ 这才对嘛。」
 
  由於催情液的作用,蓓儿丹娣半无意识的含着散发浓厚腥味的阳具舔舐,四 肢和身体也被缠满的触手慢慢的爱抚着,女神至此已成为邪恶体发泄性欲的堕落 女体了,「啊──」
 
  邪恶体一声呻吟,阳具射出大量的精液,由於阳具堵住了嘴,精液尽往胃中 流;阳具离开蓓儿丹娣的嘴,蓓儿丹娣咳呛着吐出一团精液,其他的精液沿着嘴 角滑下早已沾满精液的身体,「……我……好想要……拜託……好想……」催情 液不断的作用在加上高涨的情欲,蓓儿丹娣已经无法分辨是非,攀着邪恶体的大 腿寻求发情的慰藉;「女孩,总算学乖啦?」
 
  邪恶体在蓓儿丹娣面前躺下,示意靠上来,发情的蓓儿丹娣自动的趴在她身 上,让阳具没入体内,「呃……嗯……」
 
  没等邪恶体开始动作,蓓儿丹娣自顾自的抽送了起来,触手们也继续开始爱 抚缠绕着,「真的好乖,我给你点奖品。」
 
  邪恶体满足的抚摸着怀中的蓓儿丹娣,不过所有触手分泌的催情液突然暗中 换成另一种效果极强烈的催情液,蓓儿丹娣忽然感到一身莫名的腥热难耐,下体 也奇痒无比,「啊~~~~~ 我好想~~~ 帮我~~~ 啊~~」
 
  「嘿嘿。」
 
  邪恶体突然抽出阳具离开蓓儿丹娣的身体,触手除了分泌催情液外持续爱抚, 蓓儿丹娣不断感到情欲的高涨,但就是无法到达她所想要的顶点,「……让我… 
  …拜……託……啊……」
 
  「好,我就成全你。」
 
  邪恶体走到蓓儿丹娣身后将她抱起,让她的美背靠在自己身上,更为膨大的 阳具从后面猛然挤入阴道内,不过动作就停止在那里,「啊~~~ 快点……我快受 ……不了了……」蓓儿丹娣哀求着;邪恶体开始疯狂的抽插,双手搓揉着蓓儿丹 娣挺立的双峰,使得蓓儿丹娣感到瞬间的激情快感,触手们也开始疯狂的爱抚和 按摩、缠绕,「……再来……再来……啊~~~ 」
 
  在一阵疯狂的激情后,又是大量的精液射出,两人全身裹满着精液,跪倒在 充满精液的池子里,蓓儿丹娣几乎因欢愉失去了意识,「真好吃的身体啊……」 
  邪恶体舔着身体下面蓓儿丹娣的耳根,搓揉着乳房满足的道。
 
  而蓓儿丹娣,只沉浸在快感欢娱中,陷入了昏睡。
 
  同样陷入破碎地表所形成的迷宫中的凛德消灭掉了来袭的多数怪物,其余的 落荒而逃,但凛德也到现在才发现原本跟在旁边的蓓儿丹娣不见了,「蓓儿丹娣?」 
  凛德看向四周,都是一片漆黑的裂缝,这个行星上的法术干扰严重,很难用 法力来感觉目标在哪里,「呜……」
 
  一阵虚弱的呻吟声从不远处传来,凛德警戒性的往那边走去,发现蓓儿丹娣 摊在地上,一动也不动,「蓓儿丹娣!?振作点!」
 
  凛德将蓓儿丹娣搀起来,警戒的望向四周,没有什么可疑之处,赶紧检查蓓 儿丹娣的现况,「发生了什么事了?」凛德摇醒蓓儿丹娣询问,蓓儿丹娣缓缓的 睁开眼睛,愣愣的望着凛德,突然吻住凛德的嘴唇,热烈的舌吻起来,「喂…… 
  你在干什……」
 
  被蓓儿丹娣突然来的热吻吓了一跳,凛德赶紧将她推开,但还来不及问完, 蓓儿丹娣就将凛德推到靠墙,攀在她的身上,一手抓住凛德的双手往上拉,施出 法术铐住固定,另一手抚摸着下体,接着吻着凛德的颈子,一路往下吻到同样裹 在紧身战斗服内的双峰,吸吮着乳头,弄得凛德浑身的不对劲,「呜……呃…… 
  等一下!」
 
  凛德挣扎着想要推开蓓儿丹娣,但是体内一股莫名燃起的欢愉使她的动作变 得缓慢,脸颊也变得绯红,「为什么……你……呃!?啊──」
 
  蓓儿丹娣撕开凛德的紧身服,手指插进凛德的私处拨弄着,凛德不禁娇叫出 来,突然袭来的快感让她拱起身体,连连喘息,「快……住手……呜……」 
  凛德扭动着身体,想要脱离蓓儿丹娣奇怪的举动,但蓓儿丹娣的爱抚却使得 她全身酥软、难以动弹;平日以严肃着名的女神现在却像个发情的女孩般娇叫, 下体流出了陌生的液体,乳房和乳头也耸立起来;蓓儿丹娣将凛德放倒在地上, 然后跪坐在她身躯上方,以撩人的缓慢动作的将自己的服装解开,让白皙的身体 半裸露出来,再叠上凛德同样半裸露的身体,像是做爱般的抚弄、亲吻着;凛德 的身材并没有如蓓儿丹娣般的性感完美,但是也相当姣好,两个白皙的身体交缠 在一起,单方面主动的蓓儿丹娣吻上凛德的嘴唇舌吻着,或是轻咬着耳根或颈子, 一手揉捏着因欢愉而挺立的乳房,另一手将手指插入渐渐湿润的下体抚弄,或是 抚摸着大腿内侧的敏感处;凛德被爱抚得连连喘息,思绪混乱,双手又被铐住, 只能挣扎着迎合蓓儿丹娣;「不要……不可以……这……样子……」
 
  蓓儿丹娣停止动作,抬起头来看者凛德,后者松了口气;蓓儿丹娣接着坐起, 慢慢的往后退,「好……快把我放开……」
 
  凛德用眼神示意捆住手的法术手铐,不过蓓儿丹娣似乎没有搭理,居然抬起 凛德的双腿放到肩上,亲吻着凛德的私处,甚至将舌头伸进里面舔舐,「啊…… 
  干什么……啊啊……」
 
  袭来的快感让凛德不断娇叫着,身体也随着动作颤抖扭动,等到蓓儿丹娣停 止动作,凛德几乎已在神智崩解的边缘,「可以了吧……快停止这……」
 
  凛德勉强抵抗着欢愉和发情的感觉道,但蓓儿丹娣仍然又叠上来,继续先前 的抚弄;一会儿后凛德勉强维持的意识注意到了突然发生的异状,蓓儿丹娣的背 后伸出了无数怪异的肉色触手,沿着两人的身体缠绕了起来,沿途留下了大量的 黏液,触手很快就缠满了两人的身体,「这是什么东西……」
 
  凛德虽然察觉到危险,但也搞不清楚这堆触手的目的,但很快的她就发现了 不对劲,触手涂遍她全身的黏液让体内涌起了一股腥热,身体的敏感处也开始发 痒,特别是下体,感觉异常的空虚,想要……
 
  「该……不会?」
 
  触手群中突然伸出了几条异常粗大的触手,往凛德和蓓儿丹娣两人的私处及 脸颊伸去,触手们将蓓儿丹娣的双手拉高至头顶并拉开双腿,很快就插入了蓓儿 丹娣的阴道及口中,开始抽差起来,另外又有两条前端吸盘状的触手吸住丰满的 双乳,不断的挤压揉捏搾取乳汁,凛德愣愣的看着面前的蓓儿丹娣被触手奸淫着, 不断的随着触手抽送发出兴奋的娇叫;突然凛德感觉一个东西抵上私处,轻的挤 压着,缠满全身的触手也开始轻轻的爱抚起来,「啊……不要……」
 
  「不这样子,怎么让你成为寄生的母体呢?」
 
  另一个声音从旁边传过来,凛德挣扎着看向那里,是魔界所属的玛拉,全身 赤裸只穿着黑色的网袜,慢慢的走了过来,耸立的双乳随着脚步微微的扭动,「 是你!?」
 
  「不是的,和蓓儿丹娣一样又猜错啰。」
 
  玛拉轻声的微笑道,此时凛德也注意到玛拉额上异样的纹章,那是……不可 能。
 
  「你没想错,的确是那个传说的邪恶体,这个身体只是借用的罢了。」
 
  邪恶体分析出凛德的想法,直接回答。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你是恐怖大王……」凛德抵抗着全 身传来的欢愉勉强问道。
 
  「恐怖大王?哈哈哈,那只是我手下用来试探的一个小棋子罢了,没想到就 搞得天界鸡飞狗跳;我的最终目标是要让每个女神都变成邪恶体的一员,让天界 和魔界完全的陷入绝望的黑暗,原本我以为要让一个女神转化需要不少功夫,可 是现在看起来……」邪恶体指指凛德面前陷入欢愉的蓓儿丹娣,「原本我只是想 仪式开始前的享受一下,没想到女神对「交媾」这东西完全没有抵抗力,这种情 况下轻易的就可以被接种寄生转化成邪恶体,我也就准备改成用这样的方式让女 神们转化;虽然没有引更多女神过来,但你们两个转化的力量应该就暂时足够让 更多女神转化了。」
 
  说完后邪恶体弹了下手指,所有缠在凛德身上的触手开始激烈的按摩起来, 两个吸盘处首覆上双乳挤压着吸许乳汁,缠住修长腿部的触手将双腿拉开,让更 粗大的触手狠然插入阴道中,「啊~~~~~ 」凛德疯狂的叫着,突然另一个触手插
 入张开的嘴中,与插入下体的触手一同抽送起来,破处的痛苦消失后不断袭来的 
  快感让凛德不停的娇叫;触手们将同样完全陷入欢愉的蓓儿丹娣拉近凛德让两人 
  的身体贴在一起,凛德仅存的意识让她接近绝望和恍惚的蓓儿丹娣四目对望, 一同被触手奸淫着;在她们达到高潮的同时,触手们也射出了大量的精液,黏稠 的精液裹满她们俩的全身,毫无倖免;凛德喘着气看向叠在她身上的蓓儿丹娣, 蓓儿丹娣仍然处在沉浸於发情的状态,要不是触手缠住全身可能又会开始向凛德 交媾起来,「呵呵呵,可以开始仪式了。」邪恶体舔了舔嘴唇道。
 
  触手们将蓓儿丹娣拉到邪恶体面前让她躺在地上,并将两腿分开,邪恶体佔 据的女性身体私处突然伸出了巨大的肉色阳具,然后又转化成黑紫色更为恐怖粗 大的样貌,前端还有异样的凸起颗粒,旁边动弹不得的凛德愣愣的看着;邪恶体 对着凛德微笑后跪在蓓儿丹娣的面前,「蓓儿丹娣……快醒醒……!」
 
  蓓儿丹娣对凛德的呼叫完全没有反应,只是两眼无神的看着邪恶体的动作; 邪恶体施出法术让双手充满着某种白浊色的黏液,轻柔的抚摸着蓓儿丹娣的脸庞, 在一路由颈子、双乳、腰部臀部直到私处,每一次的抚触都让蓓儿丹娣舒服的呻 吟着;类似爱抚的动作停止后,邪恶体又一手施出某种法处,再按在蓓儿丹娣的 腹部大约是子宫的位置,留下一个法术记号,「好了。」邪恶体把手拿开,突然 将耸立的阳具插入蓓儿丹娣的阴道,直达子宫,巨大阳具插入的快感让蓓儿丹娣 仰头娇叫着,邪恶体开始抽送起来,蓓儿丹娣又随着连续袭来的欢愉扭动着身体, 不断的娇叫,「快了……快了……唔──」
 
  邪恶体一声呻吟,大量的精液和一个紫黑色的小肉球灌入蓓儿丹娣体内,大 量多余的精液在邪恶体抽离阳具后往外喷洒倒流,几乎形成一个水滩,「哈啊… 
  …哈啊……好,」邪恶体轻喘着气爬起来,「接下来,就只是等它发育完成 了。」
 
 随着交媾送入蓓儿丹娣体内的肉球吸取精液和淫水成长后就会佔据女神的身 
  体,完全的控制住行动,女神本身的思绪将陷入深不见底的欢愉中;触手们 又开始爱抚起来,继续奸淫着蓓儿丹娣,凛德清楚看到蓓儿丹娣除了欢愉外略带 挣扎的表情,她腹部上的法术记号随着奸淫开始向外分支伸展,渐渐的往颈部以 下的全身扩散,额上的纹章也开始产生变化,「触手奸淫造成的快感和不断注入 的精液会加快寄生体的成长;」邪恶体微笑的讲解着,然后看向凛德,「接着, 该你啰~~~ 」
 
  触手拉开凛德的双腿,凛德无力的抵抗无济於事,流着淫水和精液的阴道口 露了出来;邪恶体带着媚惑的笑容走过来,抬起凛德的修长双腿放到肩上,用相 同的方法爱抚着凛德的身体,印上法术记号后还含着激凸的乳头吸取乳汁,「呜 ……唔……」凛德咬紧牙关的呻吟着,全身又开始佈满了欢愉感。
 
  邪恶体用手抚摸着凛德的私处,然后握着阳具让其缓缓的插入内部,巨大的 阳具挤开阴道内壁,颗粒也摩擦着,袭来的快感让凛德忘情的娇叫,「啊~~啊啊 ~~~ 」
 
  邪恶体边插入的同时还往凛德身上趴去,让凛德修长的双腿几乎贴到自己的 身上,「看样子得多花些时间才能制造出下一个寄生体,」邪恶体看看自己没入 凛德阴道中的阳具说道,「没关系,也可以让我们享受的更久。」
 
  邪恶体说完后开始由慢而快的抽送,缠满凛德的触手们也开始激烈的缠绕爱 抚,凛德的意识几乎被如巨浪般袭来的快感吞没,疯狂的随着抽送娇叫,〈再这 么下去……就完蛋了,可是……真的好舒服……〉凛德的意识仍努力的运转着, 但是同样被快感沖昏了头,失去抵抗的思绪。「嘿……嘿……就快了……喔── 啊~~~~」不知道抽送了多久,大量的精液冲出阳具,灌满了凛德的子宫,寄生体 肉球也送了进去,吸附在子宫顶端,开始吸取着精液和淫水慢慢的扩展;「啊… 
  …好舒服啊。」
 
  邪恶体抽出阳具,媚笑着看着失神的凛德和下体外流的精液,掬起一把精液 涂抹在凛德的脸上,「哼哼哼,再过不久,你就会和蓓儿丹娣一样了。」
 
  触手们等到邪恶体一离开,又开始奸淫着凛德;凛德仅存的意识几乎绝望的 任由触手奸淫,眼神飘向同样被奸淫着的蓓儿丹娣,转化的法术记号几乎要满佈 全身,「啊……啊……」蓓儿丹娣挣扎的呻吟着,不知道是触手造成的快感还是 寄生体所带来的痛苦,「凛德……救我……」
 
  〈恢复……意识了吗?〉凛德想着,突然像是想到什么的般,抵抗着快感用 眼神向蓓儿丹娣指示:「手铐……快……弄掉……我快撑不住了……」
 
  蓓儿丹娣仍然被捆住缠绕的手掌发出微微的光辉,铐住凛德的手铐瞬间消失, 「呀───」
 
  凛德吼叫着,瞬间自由的手使出全力抓出插入阴道的触手,也将缠住全身的 触手拉断,「喝啊!!」
 
  在身边触手和邪恶体还来不及反应前,凛德手掌发出光辉,向是同化般刺入 邪恶体的腹部,拉出一颗黑色的肉球,邪恶体被拔离的玛拉像是断了开关般往前 仆倒,向凛德伸过来的触手也瞬间化为灰烬消失,「去死吧……」
 
  话说完的同时,凛德捏爆手中的肉球,黑色的肉球化为一团肉浆流到地面, 伴着隐约的长长惨叫声蒸发掉;「没想到……才这样就解决了……」
 
  凛德喘着气看着邪恶体蒸发掉,然后转向还缠在触手团中的蓓儿丹娣,慢慢 的将她扶起来靠在自己身上,失去力量的触手拖着牵丝的黏液滑落地上,化成几 缕黑烟散去;凛德再施出法术拉出蓓儿丹娣体内的寄生体,佈满全身的寄生图案 也跟着被剥离蓓儿丹娣身体,像是一个水母被拉出来般,还没完成生长的寄生体 也熔化消失了,「凛……德……」思绪稍为清晰的蓓儿丹娣颤抖发出声音,脸颊 仍然像发情一样绯红着。
 
  「没事了……没事了……」凛德将蓓儿丹娣紧拥着拉进怀里,让脸颊贴在她 的颈子,俩人裸露的双乳和身体也贴在一起,然后凛德爱怜的抚摸着蓓儿丹娣的 头,闭上眼睛低头亲吻了一下她的前额。「好……温暖……」蓓儿丹娣发出声音, 微微露出了笑容,缓缓闭上眼睛陷入沉睡。
 
  「可怜的孩子……」论年龄来说,凛德比蓓儿丹娣大得多。
 
  「咦?这里哪里……哇啊!我的衣服呢?这是什么东西……黏黏的……好噁 心啊──」
 
  恢复意识的玛拉惊讶的环顾四周,然后注意到了凛德和蓓儿丹娣「是你们!?」 
  凛德没有搭理她,瞥了下自己和蓓儿丹娣仍半裸满佈精液的身体,轻轻施法 术将精液清乾净整好服装,〈恐怕得好好向高层解释一番了。〉凛德望着蓓儿丹 娣安详的睡容,露出苦笑,手钩住蓓儿丹娣的大小腿间和腰部将她抱起来,往头 上的出口飞去。
 
[ 本帖最后由 遨游东方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