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把老婆变成肉
把老婆变成肉
              把老婆变成肉
 
   字数:9974字
 

*********************************** 
  前言:本人第一次写作,全凭幻想,也参考了一些前辈之作,难免有不足之 处,还请大家指正。另外,本文内容怪诞残忍,十八岁以下、自制力不强、心理 不健康和有犯罪倾向的人切勿观看,更勿模仿!切记!
 
*********************************** 
  我的老婆小名妞妞,出生于富贵之家,她是家中的独生女,是个非常开心快 乐的阳光女孩。可惜在她研究生毕业那年,父母因车祸双双遇难,只留下了一大 笔财产给她,她不再有其他亲人。她身高一米六三,体重虽有一百二十六斤,但 是由于她经常锻炼身体,肌肉十分结实,丰满而不肥腴,再加上乳丰臀肥,身段 倒也窈窕迷人。老婆在大学里是她们系的系花,长的十分漂亮,皮肤细腻白嫩, 脸色红润,一双大眼睛清澈灵动,再加上一头飘逸过腰的长发,益显清纯,如今 虽然已经二十九岁,但是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人见人爱,而她那如梦露 一般的双唇,更是清纯中散发性感,让人心动不已。
 
  我老婆研究生毕业后在一所大学任教,讲得一口流利的英语和日语,对欧美 以及日本的文化比较喜欢也乐于接受,当然,我们认识的时候她并不知道还有S M虐恋亚文化。我们俩原本不在一个城市,是经人介绍认识的,结婚已经两年多 了。
 
  在相识了五个多月后,正好遇上十一国庆节,在我的邀请之下,她终于同意 单独和我一起出去旅游。住宾馆时,由于旅客很多,单人间早就没有了,我们只 能开一间双人间。在宾馆的房间里,我们有事没事的聊天。看着身边的软玉温香, 我能清晰的感觉到她内心的激动,突然,我一把把她摁倒在床上,狂吻她那诱惑 的双唇,并用力捏揉着她的乳房。我这粗鲁的举动不但没有吓住她,相反,她还 很配合,紧紧地抱着我,喘着粗气,身体如蛇一般扭动,柔软的舌头在我嘴里不 断搅动,任由我咬舔。我的潜意识告诉我,她一定是一个外表高贵清纯,骨子里 却淫荡下贱的骚货,她有着与生俱来的奴性。我有一种强烈的欲望:我要彻底征 服她,让她成为我的女奴,我的小母狗,可以被我吃了的小母狗!我一直幻想着 吃女人的肉,为此我还专门研究了人体解剖学,看来我的愿望会实现了,还是美 女的肉呢。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渐渐向她灌输女人天生奴性的观点,她也慢慢接受了。 
  关于SM,我还是闭口不谈,免得吓跑她。又过了一个多月,她再次来到我 居住的地方。我们在床上亲吻着,互相抚摩着对方的生殖器。我用手不断的轻捏 她的阴蒂,她的下面一会就洪水泛滥了。看着娇喘连连的她,我突然说:「我要 亲你下面的小妹,好吗?」「好,好,快,我受不了了,快……」她迷迷糊糊的 接着说:「我也要亲你的,亲你的小弟,亲亲……」我立刻把我的小弟送进她的 嘴里,然后我用舌头拨弄着她的阴蒂、大小阴唇和阴道。她的口技真是不错,突 然,我有一种飞升的快感,我用力夹着她的头,全部射进了她的嘴里,而她的阴 道也突然喷出一股液体,弄的我脸上都是。她彻底瘫了,轻轻地喘着气。我笑着 问她:「舒服吗?」「嗯。」「精液的味道如何?」「象,象荸荠。」「喜欢吃 吗?」「喜欢。」「呵呵,你真的淫荡啊。」「我只在你面前淫荡啊。」「我喜 欢你淫荡的样子,说自己是小荡妇。」「我是你的小淫妇。」……从那以后,她 迷上了口交。我对她进行口交的时候越来越暴力,她却越来越喜欢。我会很用力 的抓住她的头发,大力把我的阴茎捅进她的嘴里,狠狠地直插她的咽喉,然后疯 狂的进出抽送,心里幻想着我是提着一颗砍下的人头在口交,我完全主宰着它。 她常常被我捅的眼泪都出来了,甚至有短暂的呕吐感,但是,她已经完全离不开 给我口交带来的快感了。
 
  突然一天,我有一种大胆的想法:我要让她喝我的尿,成为我的马桶!我立 刻给她打电话说想她了,她答应第二天过来。第二天下午,我特意喝了好多水, 一直没有去厕所,因为我的私人马桶马上就要来了。终于到了晚上,我去火车站 接了她直接去了我上班的公司,公司里除我们外空无一人。我亲吻抚摩着她,等 她的激情上来了,我命令她趴在我的办公桌下给我口交,她非常顺从的跪下,缩 进我的桌底,才一会儿,她就娇喘连连了。我用力抱着她的头,幻想着是提着一 个尿壶。可是,我很快发现,阴茎勃的太硬,尿不出来。于是我试着让阴茎软一 点,终于可以了,我双腿突然用力夹住她的头,再用手摁住她的后脑,我憋了一 下午的小便汹涌而出,她也意识到了什么,无法反抗的她只能一口一口地赶紧吞 咽,足足有半分钟的时间,终于尿完了,前所未有的舒服啊!我放开了她。她起 来一边整理衣服一边说:「你好坏,居然让我喝你的尿,我不来了。」「那有什 么啊,尿的成分和汗的成分是差不多的啊,你学过生理卫生的啊,你知道吗,在 你嘴里尿尿的感觉好high呢。」「真的吗?比射精high?」「当然啦。」 「那我以后还喝你的尿尿,我要让你更high~ 」她的眼角马上有了笑意。「 那你是我的马桶咯……」「我本来就是你的马桶啊,嘻。」我知道,现在我已经 完全占有她了,她会愿意为我做任何事的。
 
  我慢慢地开始尝试让她接受SM。有一天,我和她聊天的时候第一次加入了 SM话题。我问她:「口交和性交哪一个更High?」「当然口交了。」「可 是大多数人是接受不了口交的啊。」「那有什么,只要我喜欢你喜欢就可以了, 管人家怎么说。
 
  我反正更喜欢口交。「」呵呵,其实,口交也不是最High的啊。「」那 是什么啊?「」不说,呵呵,你不会喜欢的。「」说嘛,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喜 欢。「」算了算了,你接受不了的,我们还是口交吧。「」不嘛,你快说,只要 是更High的,我肯定接受。「」真的?好,那我告诉你,是SM。「」什么 是SM啊?「」简单的说,SM就是性虐待,是主奴游戏,S是主,M是奴,吓 着你了吧,呵呵。「」才不吓着我呢,SM怎么玩啊?「我把打印好的一篇中科 院李银河写的虐恋亚文化拿出来给她看。等她看完了,我又把从网络上下载的一 些相关文章给她,什么语言羞辱啦人形犬调教啦都有。其中有一篇女性星座在S M中取向的文章,提到水瓶座的女性天性就是女奴,而且可以为自己所爱的人奉 献一切乃至生命,当她看到这里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她内心的一种激动,而她 正好是水瓶座的。好容易等她看完,我问她感觉如何,害怕吗?她羞红着脸很温 柔地趴在我的怀里说:」我要更High的感觉。「」那你要做我的女奴咯。 「」嗯,主人。「没想到她进入角色居然如此之快,真是天生的贱女奴。」那我 以后要随意羞辱打骂你,你的身心都是我的了,包括你的肉体你的灵魂,你不可 以有自己的思想,你是属于我的私人物品,我可以不把你当人对待,你也愿意吗? 「」我早就是你的了啊,我愿意。「」好,那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女奴了。 「」嗯,主人。「」那我就开始对你进行第一次调教,看你是否有资格做一个合 格女奴。先把自己全脱光,爬到卫生间去。「她很快全身赤裸地爬到了卫生间。」 抬起头来,小马桶,张开嘴,我要撒尿了,你喝了它!「她很顺从的张开了嘴, 我对着她的眼睛鼻子就撒。她闭着眼睛呛咳了起来,我对着她的脸就是一记耳光, 骂到:」畜生,尿也不接好,再来!「这次她学乖了,看我不对她的嘴撒她马上 调整姿势用嘴去迎我的尿。看见妞妞把我的尿喝下,一种征服的快感冲击着我的 大脑,我的阴茎迅速勃起了,我抓过她的头,用力捅进去,直接捅进她的咽喉, 接着又是一股小便,直接从食管射进了她的胃里。等我抽出阴茎的时候,她抱着 我的小腿说:」主人,我的下面受不了了,快,快插它。「」你那里是一只臭逼 烂逼,求我才干。「」是,是,主人,我那里是烂逼,我是烂货,求求你,干烂 它。「」这还差不多。「我让她起来坐到椅子上,分开她的双腿,把我的阴茎狠 狠插入,一边抽送一边说:」干死你,畜生养的烂婊子!「」快,快干死我,干 死我。「」我要把你杀了,剁碎了喂狗!「」是,杀,杀,把我杀了喂狗。 
  「」我要吃了你,吃不完的喂狗!「」嗯,你吃了我,剩下的喂狗。「她迷 迷糊糊地重复着我的话,她已经陷入了疯狂的迷乱世界,下面液如泉涌,完全进 入了高潮。
 
  我突然感觉到我要射了。我抽出阴茎,一把抓住她的长发,把她拖下地,正 反两个耳光把她的头打得靠在椅子上,对着她的眼睛鼻孔就射,她满脸的精液就 如糨糊一般,头发上都有。我命令她:「舔!把脸上的精液全给我舔着吃了!」 看着她吃精液的淫荡模样,那感觉无与伦比的High!完事后我问她:「SM 和单纯的性交或口交比较,感觉如何?」「SM真的是更高层次的High呢, 我喜欢SM,你要一辈子和我玩SM,好吗?」「那你要做我一辈子的女奴,甚 至是犬奴了哦。」「嗯,我愿意做你的终生女奴、犬奴和马桶。」「呵呵,好的, 我还会让你感受SM中最极至的High呢。」「什么是SM中最极至的Hig h啊?」「以后告诉你。」虽然她一再追问,我还是没有告诉她,因为那要等到 我吃她的时候她才可以体验的,现在为时过早。
 
  随着我们的虐恋升级,我们的SM活动也越来越暴力,她也越来越迷恋SM 了。
 
  后来,她干脆从学校辞职,住进了我为她特制的狗笼里,且从此不再穿任何 衣服。
 
  我再也不把她当老婆看待了,在我心中,她早就不是人了,她只是我的一条 母狗,我的马桶而已,而她也不再把我做老公看待,在她心中,我是至高无上的 主人,对她拥有绝对权威,她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我经常把她打的满地打滚, 遍体鳞伤,她越来越迷恋在被虐中所带来的快感了。渐渐的,一般的虐待已经不 能满足她了。终于有一天,我对她说:「你知道冰恋吗?」「什么冰恋?」显然 她很迷茫。
 
  「就是SM中的最高层次:死亡调教,比如说窒息啦,肢解等等。」「那我 岂不是会死?」「是的,把你肢解后我还会吃了你,也会把你的内脏拿去喂狗。 但你处于濒死状态的时候会体验到我以前对你说的SM中的极至快感,你害怕吗?」 「你能让我好好想想吗?」「如果我不让你想呢?」「那我就接受好了,你是我 的主人啊。」「好吧,你想想,我不强迫你。」第二天一早,妞妞主动对我说: 「主人,我想要冰恋。」「为什么?」「我现在已经发现一般的SM对我已经没 有意义了,我想趁我还年轻的时候,把最美的我留给主人,供你享用。冰恋正好 可以结束我的生命,从而留住我永恒的美丽。」「真的?!你可要想好了。」 「我想好了。」她的态度非常坚决。「还有,主人吃了我后法庭会找你麻烦的, 我们今天去把离婚手续办了吧,这样就没事了,好吗?」我同意了。
 
  好长时间不穿衣服的她选了一件绿色的真丝套裙和一条肉丝连裤袜,脚穿一 双蓝色的细高跟鞋,盘了一个贵妇发型,打扮的端庄典雅,急声催着我一起去了 民政局。我们协议离婚了,她所有的财产全部转到我的名下。从民政局出来的时 候,很多人为她的美貌所吸引,竟然有好几个人主动和她搭话,想约她共进中餐。 
  只有我和她心里明白,她现在只是我的一块待宰的新鲜人肉而已。
 
  回到家里,她给她以前的一个要好的同学通了电话,告诉她我们已经离婚了, 她下午就去南方,以后再也不回来了。又过了一天,在狗笼里她用她的手机再次 给那个同学发了条信息,告诉她已经安全抵达南方,一切都好,正准备出国,不 要挂念。关了手机之后,她对我说:「现在好了,没有人知道我还在这里,我们 可以开始了。」我看着她如此精心细密的安排,突然有些不忍想放弃。「我看, 我们还是算了吧。」「不要算了啊,主人,否则体验不到极至快感我也会死的, 那样我会非常伤心的,与其伤心的死,还不如你把我肢解了,我会很快乐的,求 你了,好主人。」「好吧,那我就真的送你出国,去天国。」我不忍看她那泪流 哀求的样子,答应了,她破涕为笑。
 
  在开始之前我们最后一次疯狂地做爱了。我的阴茎狠狠地插遍了她的小嘴和 阴道,最后让她睁着眼睛,直接射在她的眼球上。接着,我用手挤进她的阴道, 触摸了她的子宫,好柔软好温暖的感觉。从子宫里出来的时候,我的手上全是鲜 血,这更让我们亢奋。休息的时候我让她去浴室清洗干净,我则开始布置房间。 
  我这间房间早就做了隔声处理的,只要门一关,外面根本听不到里面的任何 声音。
 
  关门开灯后我把前一天买好的大塑料布铺在地上,再放上一床大棉被,盖上 一条崭新的深红色床单,旁边则放上几个托盘,绳子,润滑剂,纱布,手术刀, 匕首,止血钳等等。
 
  妞妞从浴室出来了,穿着一双崭新的十二公分高的紫色高跟凉鞋,鞋上还有 一朵可爱的小红花。妞妞玉体雪白,娇乳微颤,还居然梳了一条麻花大辫子,丰 乳肥臀的她益显漂亮动人。我抚摩着那粗大光亮的麻花辫,问:「你怎么想起要 把头发织成辫子啊?」「你把我的头割下来后,好方便你提着我的头啊。」她还 想的真周到。我拿起一条毛巾被把她身体上的水全部吸干,她站在棉被的中间, 上方楼板下有一个原来挂吊扇的铁钩,我把绳子穿过铁钩,拉下来把她的双手手 腕捆在一起,然后把她往上吊,使她脚尖刚好能挨到地面,但又很难用上力。「 我要把你的体毛给褪了。」我说。我拿起早已准备好的褪毛膏把她的双臂和双腿 以及前胸后背全抹上,过了几分钟后,拿起一条热的湿毛巾狠狠地搓,她身上那 细细的绒毛全不见了,我的手在她的身上上下抚摩着。「好光滑的一块肉啊,手 感真好。」我赞叹道。至于阴毛,我则是用镊子一根根拔下来的,放进一个小塑 料袋里,要留做纪念的。我一边拔阴毛一边拨弄她的阴蒂,她的双腿已经站的很 酸,开始轻微的颤抖并且流了不少汗水,阴部不断涌出淫水,嘴里轻轻地呻吟着: 「快,快干我,我要。」「你这头淫荡的母狗,马上要死了还要卖骚,去死吧!」 我抓起匕首对着她的阴道就插,这一下直接穿过阴道刺进了她的子宫,强烈的穿 透感和阴道的撕裂感再次刺激着她,她扭动着肥硕的大屁股,喃喃的说:「是, 我是猪狗不如的畜生,快,快把我的子宫掏出来,割碎我,哦,好爽啊……」我 抽出匕首,阴道再次见血,我拿起一团棉花塞进去。「我讨厌你说话,现在先把 你的舌头拔了,伸出来!」她很顺从的把舌头尽量往外伸。我左手拿起一把老虎 钳夹住她的舌头,疼的她眉头紧皱,但没有叫,右手拿起手术刀,先把她舌头下 面的连接韧带割断,边割我的左手边往外拔舌头,她大口喘着气,我终于看见她 的喉管都快被我拔出来了,才拿起手术刀横着一刀割下她的舌头,足足有十七公 分多长呢,红红的软软的,这条曾经吻遍我全身无数次的舌头如今终于静静的躺 在托盘里了。现在她只能哼哼了,我拿布给她抹去嘴角溢出的鲜血,再把一大团 棉花塞进她嘴里,说:「把血咽下去,不要往外流!」她点点头。我用手捏了捏 她的左乳房,我把手术刀贴在乳房外上部,慢慢向下加力,乳房向内凹陷,嗤的 一声轻响,手术刀切进了乳房,她闷哼了一声,一股鲜血流了出来。我一边用手 术刀割开乳房,一边用纱布洇去鲜血,手术刀划过肌肤,发出丝丝的响声,她扭 动着屁股,忍耐着,流汗的脸上却有着兴奋的表情。过了好一会儿,她的一个乳 房终于被我拿在手里了,它带着她的体温趴在我的掌心,而原本乳房的位置正不 断的涌出鲜血,不断起伏的胸部带动肋骨隐约可见。我把乳房放在旁边的托盘里, 用手扶着另外一只乳房继续切割着,当两只乳房都趴在托盘里的时候,我拿秤一 称,居然有三斤六两多重,不愧为名副其实的三六胸围啊。我把装着乳房的两个 盘子放回到她身边的地上。两只乳房白嫩丰润,吹弹可破,乳头如小小的樱桃一 般,安静的趴在上面。她看着她那离开身体的两只乳房,小脸上满是汗水却难掩 兴奋。
 
  她点头示意我继续。大量的失血让我的妞妞看起来有些苍白,红唇已经变得 有些淡淡的紫色,平添了几分冷艳。我拿起手术刀换了片刀片,沿着她的外阴把 皮肤划开,表皮带着淡黄色的脂肪粒速度的向两边翻开。我小心的切割着阴部那 淡黄色的厚厚的脂肪,一直到我的手指可以从外面触摸到她的阴道,我左手抓住 阴道往外拔,右手持刀把阴道和周围的连接组织小心割断,慢慢地我看见了子宫 和卵巢,我继续往外边拔边把子宫卵巢从妞妞的体内剥离。足足过了十几分钟, 我终于把她的外阴、阴道、子宫和卵巢连在一起给割下来了,她看着盘子里自己 的一整套女性生殖器官,兴奋莫名,眼睛睁的大大的,喉咙里面含混不清的呜呜 着。她那早已被我割破干瘪的膀胱和一部分大肠从下面的缺口处露了出来,我没 有理会。
 
  我拿过一条凳子,把妞妞的右腿搁上去,用手摸了摸她的膝关节,现在我要 连着高跟鞋一起把她的小腿割下来,妞妞的双腿修长匀称,我早就想割下拿在手 里了。我的手术刀很快的沿着关节间的缝隙割断了她小腿和大腿之间的肌肉组织 和结缔组织,切到她的腿动脉时,我先用止血钳夹住动脉,再轻轻割断。我把还 穿着高跟鞋的右小腿靠墙竖放在一个透明玻璃水缸里,用温的盐水浸泡着,以免 腿内残余的血液凝固过快出现尸斑,影响美观。很快,她的左小腿也被我割下竖 放在水缸里,两条还穿着高跟鞋的小腿让我想起了鞋店里面的塑料鞋模。由于没 有了腿的支撑,妞妞的双手显然无法支撑她剩余的体重。我把她放了下来,解开 了她手上的绳子,让她躺在床单上。我再次拿起手术刀,沿着肩关节快速卸下了 她的两条手臂,她的左手无名指居然还带着我送给她的结婚钻戒。大量失血让她 有些委靡了,我决定尽快结束一切,让她享受极至快感。「我要割下你的头了, 准备好了么?」她轻轻地点点头,苍白的脸上迅速泛起了一阵红晕,煞是好看, 眼中尽是激动的神情,上身的肌肉也开始了颤抖。我扶她坐好,把她长辫子向上 绑在吊钩的绳子上,这使她的头向前微低。没有了四肢,也没有了乳房阴部的妞 妞看起来怪怪的,突然使我有了一股尿意,「睁大眼睛!」她抬起头,把眼睛睁 得大大的。她的眼睛还是那样的清澈如水。我掏出阴茎,对准她的双眼把尿射过 去,同时大声说:「不准闭眼!」尿完之后,我看着她那尿水汪汪的大眼睛,又 有了新的想法。「你的眼睛反正就要没用了,我用针刺烂它吧。」她点点头,脸 上再次迅速泛起了红晕,我知道,又一次高潮冲击了她。我先用手摸她的眼球, 还用指甲在她眼球表面又抠又划,还用手指轻轻弹了弹,感觉象在弹弹子,她的 眼泪都出来了,可是她的眼睛一直睁着,任由我玩弄。我拿来一只空的注射器, 对准她的右眼瞳孔中心,慢慢扎入,三公分长的针头被我扎进去一半。我抓住注 射器的推柄往后拔,针筒里马上就涌出了一些半透明的液体,而她的眼球迅速瘪 了下去,我把她的眼球抽干了。我拔出注射器,她的右眼皮马上闭上了。这时她 的右眼不再象原来那样向外微凸,而是微微向内凹进。我蹲下去抱起她的头, 「睁开左眼!」妞妞很听话,眼睛睁的很大。我用嘴凑上去,含住她的左眼,用 舌头轻轻舔弄她的左眼,她的喘气开始加剧,突然,我大力一吸,只觉口中多了 一个球状物体,妞妞的左眼被我吸出来了,我用力咬断眼球后面的经脉。她的左 眼皮下流出了血,很是刺激。这时我突然发现妞妞的身上居然有了红晕,我问她: 「刚才吸你的眼球是不是很刺激?有高潮反应吗?」妞妞连连点头。我把眼球吐 出来,放在她的嘴唇上滚动。「这就是你的眼球,感觉舒服么?」没想到她居然 张开嘴,把她的眼球含进了嘴里。我把她口里的棉花拿出来,由于妞妞没有了舌 头,眼球居然滚进了她的胃里。「那我只好先切开你的胃了。」听了这话她向前 挺了挺肚子。我放下手术刀,到厨房拿了一把菜刀,对着她的上腹划下去,切开 的肚皮象书一样向两边翻起,厚厚的切断面上,雪白的皮肤、淡黄的脂肪、紫红 的腹肌和腹膜层次清晰地显示出来。随着鲜血的渗出,深棕色的胃,紫色的横结 肠和红色的大小肠也慢慢涌了出来。我有一种杀猪的感觉。我找到了胃,深棕色。 
  我拿起一把剪刀轻轻地把胃剪了下来,用刀剖开,眼球果然在里面,胃里面 没有其他东西,因为妞妞为了这一刻已经连续四顿没有进食了。我把她的眼球放 进我的嘴里,嚼碎吃了,味道有一点苦,但让我很兴奋。「好了,现在你的最后 时刻来临了,我要割下你的头。我会把你的肉吃了,你的心肝肠胃我会统统的喂 狗,好好享受吧。」妞妞原本委顿的身躯马上有了反应,在一阵阵轻微的颤动中 再次泛起了红晕,我抬起手先狠狠的抽了她几个耳光,对着她的后脑就是一脚, 她的整个身子都被我踢飞了起来,还好她的辫子很粗,把她又荡回来了,我把左 手插进她的嘴里,抓住她的下颌,右手拿起匕首对着她细嫩的脖子用力切割,她 全身不断抽搐,一阵一阵的红晕越来越强,最后,在她全身痉挛的瞬间,我切下 了她那美丽的头颅。她那没有四肢和性器的胴体斜斜地向侧边倒下,脖子上鲜血 向外喷射,足有一米多远。她的头在吊钩的绳子上荡悠。我把辫子上的绳子解开, 提着头进了浴室,把她的头在浴缸里反复冲洗干净,然后把辫子挂在门后的衣帽 钩上,沥干她头上残余的水。我拿了把钢锯再次回到房里。我用菜刀平着肚脐把 妞妞的身躯切断,把里面的内脏全部掏出放到一个大桶里。妞妞的大屁股依然那 么迷人性感,我沿着会阴中线一刀就把她那迷人的屁眼割成两半,接着把她的左 右两片大屁股切开,再用钢锯把盆腔的骨头从中锯开,现在,每条大腿上都连着 一片大屁股了。我的妞妞彻底成了一堆死肉。
 
  我放了满满一浴缸的水,准备清洗妞妞的残肢断体。忙了这么久,我也确实 饿了,我决定先吃掉她的那条右小腿。我脱下她的高跟鞋,用手握住她的脚,她 的脚可真小巧,手抚摸着她的脚,放到嘴边,用嘴轻轻吻了吻。粉红色的脚掌泛 着滑润的光泽,五个细长的脚趾整齐地并拢在一起,细密柔和的趾缝,五粒红润 嫩滑的趾肚,那幼嫩的淡红色的趾肉就象重瓣的花蕊,姣妍欲滴。脚掌上隐约可 见的纹理间散发出淡淡的沁人心脾的和着微弱汗味的肉香,鹅蛋般圆滑细腻的润 红脚跟由足底到小腿颜色逐渐过度到藕白色,脚后跟奶白色中透着淡黄色。温热 的脚底板,泛着潮红的脚掌由于出汗的缘故极其柔软,从脚掌到脚心颜色渐渐由 细腻的肉红色转为极浅的粉色,五粒脚趾几乎是透明的粉红色,象一串娇嫩欲滴 的葡萄,我感到抚摸妞妞脚掌的感觉就象抚摸婴儿的脸,整只脚柔若无骨,把它 贴在脸颊上,就象一只颤抖的小鸟,那温热、细腻、滑嫩、润泽的感觉让人都快 疯了。我伸舌头舔了一下她那长长的细嫩中趾,汗液淡淡的咸味及汗腺分泌的少 量油脂和着那绵软滑腻的香浓使我如痴如醉。我对着这只柔嫩脚掌疯狂地舔食起 来,先是她的脚底板,然后是她的趾缝,最后再挨根儿吮吸她的细长白嫩的脚趾 头。我的嘴痴迷地伏在她的脚脖上,她光滑、圆润的脚踝、莹白的脚腕,丝柔、 软缎般清滑的脚背就在我的唇下,脚背上细腻的肌肤上若隐若现的筋络纤毫毕现 在我的眼前。她那惊鸿一瞥的脚底更显柔润异常,脚趾肚的整洁和趾底皮肤更加 
  柔媚;香秘的趾缝间五根白玉般的秀趾丝密齐整的相依;我吸吮着她的每一个脚 
  趾,一个个小肉粒儿格外可爱。白润柔软的脚掌如松绵的香枕,曲秀的脚心 如清婉的溪潭,莹润、粉嫩的脚跟轻揉之下现出微黄,白润凹凸泛起,惹人轻怜 惜爱,脚弓向上微微巧起,上前用嘴含住她那圆润的脚后跟,用舌头拼命的舔, 然后用牙齿轻轻的咬,顺着往上舔到了她的脚心,她的脚心很丰满,舔起来很舒 服,一会吃的时候一定要吃这里。我的舌头又舔到了脚掌上,这里颜色略红,肉 也比较多,但相对脚心来结实一些,她的脚在我的吸吮和舔抚下变的亮晶晶的, 让我想起了水晶肘子,我决定把它清蒸。我拿起妞妞白晰柔嫩的小腿在水龙头下 洗净,然后用白色的毛巾擦干。我把她的嫩脚托在手上,放在灯下仔细的欣赏着, 真是件美妙的艺术品,柔嫩的脚象玉石雕啄过一般晶莹剔透,我拿着妞妞的脚放 到我的嘴边,又一次的吸吮着她的每一根脚指,然后再给她穿上脱下的高跟鞋, 放在了一只铺满水过的白色大瓷盘子上,以至于一会儿加热的时候不会烫坏妞妞 脚上细嫩的皮肤。我在她的腿上和脚上刷了一层蜂蜜,又在外面刷了一层食用油, 这条就看起来象水晶一样剔透,我把盛着妞妞小腿的盘子放进了大蒸笼里,很快, 香气飘了出来,是那样的诱人……
 
  我开始清洗妞妞被我肢解的肉体。妞妞结实的胳膊看起来柔弱无骨,再加上 一只玉手,摆在浴缸里一如既往地诱惑着我。她的手特别的白晰,手指修长,手 电从她手心照过去几乎可以透过去,我把她切下来的两条手臂折好用保鲜膜包着, 接着用冷水冲洗着已经没有生命的两只细嫩的乳房和柔软的舌头,触感似乎比在 妞妞的身体上还要美妙,大概是我想象着它们快要成为我的美味了吧。人身上肉 最多的地方就是屁股和大腿了,妞妞最性感的地方也是这两个地方,洗净后她那 混圆的屁股依然白里透着红,在灯光的照射下很有光泽。我把这些肢体一一用毛 巾抹干,连同妞妞那颗美丽的头,统统放进了冰柜,妞妞这么多的上等好肉需要 我慢慢来品尝。
 
  这时候妞妞的那条玉腿已经在蒸笼里蒸了一个多小时啦!我小心地掀开大蒸 笼上的盖子,一股白色的水蒸气从蒸笼里冲了出来,夹带着阵阵浓郁的肉香。当 蒸气渐渐散尽,慢慢露出了庐山真面目——条小脚上还穿着紫色细高跟凉鞋的性 感迷人的小腿静静地躺在大瓷盘中,太漂亮了,真是美丽的食物。我套上隔热手 套,小心的将这美食连同瓷盘从蒸笼里搬出来,移放到早就布置好的餐桌中。人 肉的香味十分浓郁,扑鼻而来,腿上皮肤的颜色已经由原来的藕白色变成了现在 的粉灰色,从皮肤上不断有油脂渗出,更显得小脚水晶剔透。整条腿上还冒着热 气,香味。我已经经受不住这种诱惑了,我提起高跟鞋的后跟,向妞妞的小腿咬 去,剎时间满嘴充满了腿肉的味道,这种味道很特别,有点象我曾经吃过的兔子 肉,但又比兔肉多了几种说不清的味道。吃完了小腿的肉之后,我把她的高跟鞋 脱了,细细的品着她脚心上的肉,随后又咬了一口脚掌上的肉,这里的肉很香, 虽然肉不是很多,然后我又咬向脚后跟,妞妞浑圆的脚后跟算是她脚上肉最多的 地方了,我疯狂的啃着她的脚,直到这只脚只剩下白骨,才一会,妞妞那水晶般 的小腿嫩脚就被我吃的只剩下一堆白骨,我现在已经不饿了。
 
  看着妞妞留下的一堆美肉,回忆我们相处的三年时光,我心里既充实又有一 丝失落。面对这一堆支离破碎的肉,我永远地失去那个欢颜笑语给我快乐的妞妞 了,但她把她最美好的东西留给了我,我吃了她的肉体,她在我的心中获得了永 生,获得了永恒的美丽!
 
*********************************** 
  后记:写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好累,希望抛砖引玉,能看到更多更好的文章。 
*********************************** 
                【完】
 
[ 本帖最后由 a235630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