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我的美味老婆
我的美味老婆
              我的美味老婆
 
  老婆的名字叫乐,二十九岁,长相漂亮,皮肤白皙细腻,双眼皮的眼睛很大 很水灵,鼻梁挺拔而秀气,还有一头过腰的长发,人见人赞。由于保养的好,看 上去也就是二十出头的样子。乐喜欢性生活,尤其擅长口,婚后短短几年,愉悦 的性事使乐彻底由清纯少女变成了丰乳肥臀的熟女。她常说,她的乳房和屁股就 是我搞大的。
 
  乐为我生育了一个儿子。在乐二十八岁那年,也就是儿子两周岁生日的时候, 乐的父母极力主张要把小孩送到国外的舅妈家里寄养,并由他们来承担小孩以后 的所有生活费。我和乐拗不过她那崇洋媚外而又财大气粗的父母,只好同意了。 自从小孩出国后,我和乐又过起了自由的二人生活。
 
  我和乐都是冰恋爱好者,不同的是,我喜欢冰恋中的秀色,而乐喜欢冰恋中 的窒息。我们一起性交的时候,她总会呻吟着:" 快,快,干死我,掐死我,捅 穿我的屄…。" ,在现实与幻想之间,享受那愉悦的快感。而我这时候总会让她 自己承认是我的肉畜,并说:" 我要剥下你的皮,再把你的肉剁成碎块,煮了吃, 剩下的丢了喂狗…我要把你的头砍下来,扔到厕所里,给蛆虫吃…" 她听到这些 刺激的话之后,往往会变得更加兴奋,能明显感觉到她的性交节奏加快。
 
  有天回家,她对我说:" 老公,今天公司来了一个劝捐遗体的人,鼓励我们 捐献,为医学事业做贡献呢。" 我问她:" 那你的意思呢?" 她回答说:" 我想
 捐献啊,你想,人死了,不就是一具躯壳嘛,与其送到火葬场还不如捐献了。" 我问她:" 那你好意思让一些不认识的人把你解剖,再把你的一些器官比如阴道 子宫什么的做成标本展览啊?" 她脸上起了一丝红晕,说:" 那也没什么了,反 正我也不知道了,总比烧成灰强吧。" 我趁机摸着她的乳房,咬着她的耳朵说: " 我可舍不得你这身细皮嫩肉啊,与其捐献了,还不如让我吃了!你看怎样?" 她推开我的手说:" 好啊!嘻嘻,不过你总说要吃我要吃我的,只是真的等我死 了,也又老又丑了,估计你不会有食欲的。" 我说:" 那我就趁你还年轻的时候,
 把你吃掉!" 她很惊讶的看着我,说:" 不会吧,你真有这念头?" 我很肯定的
 点了点头,说:" 是啊,这样有什么不好,省得你到时候变得又老又丑,破坏你 的美女形象。不老的美女才是真正的美女啊!" 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 不 老的美女?嗯,不老的美女才是真正的美女!人只有死了才能永远不老!" 乐平 时很爱美,看来这话在她心中引起了不小的波动。
 
  她抬起头,似笑非笑地问我:"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吃我呢?" 我问她:" 你 看呢?三十岁以前如何?" 她笑了,说:" 你啊,这么等不及,就给我一年的时 间做准备啊?" 我说:" 常言道,女人三十豆腐渣啊,过了三十就有质的变化了,
 估计肉的味道也会变的噢~ 再说了,要吃你的话,在厨房就可以解决了,还有什 么需要你准备的?" 乐用手指戳了戳我的额头,说:" 你傻啊,就这样把我吃了,
 我家里不找你麻烦?还有公安呢,我可不想我的好老公到时候进班房噢,嘻嘻。 " 我搂着她的腰,问:" 那你的意思是?" 她说:" 如果你真想吃我,咱们就要
 好好计划一下,要做的天衣无缝才好,所以需要时间创造合适的机会啊。" 我一 下子把她抱起来转了个大圈,高兴的对她说:" 你真好!好老婆!" 乐说:" 好
 了好了,快放我下来,今天不说这个了,我还要给你做晚餐呢。" 时间过的飞快, 转眼三个多月过去了。
 
  这些日子以来,乐都是精心打扮,花枝招展地去公司上班。好多人都对我说 :" 你真是艳福不浅啊,你老婆越来越漂亮了,她真是越活越年轻啊。" 我听了 这话,那吃她的念头愈加强烈!为此我特意从书店买回《人体解剖学》,认真研 究起来,乐看见了只是笑笑,假装没看见,从不再提吃她的话题,似乎已经把那 天的话给忘记了。
 
  突然有一天,乐的父亲给我打电话,让我和乐晚上一起去他们家吃饭。
 
  饭桌上,乐的父亲对我说:" 今天下午,舅妈来电话了,说有点想乐了,我 的意思是让乐请个假,去那边玩个半年几个月的,顺便可以看看小孩。" 我说: " 看乐的意思吧,我没有意见。" 乐很高兴的说:" 好啊,也是啊,好多年没有
 出国了,正好玩玩。" 十天之后,乐拿到了她父母给她办理的全套出国手续,准 备从上海浦东机场过关登机。
 
  出发的前天晚上,我搂着乐,说:" 你这一走,看来一时半会吃不了你了, 唉~"乐扬起头看着我,说:" 亏你还记着这事啊,嘻嘻,那就不吃了呗~"第二天
 上午,我和乐的父母一起送乐上了去上海的飞机。下午,乐的父亲给我电话,说 接到乐的短信,已经在上海过关登机了。第二天,乐的父亲又给我电话,说乐发 了短信,已经到了国外,不过要先去看望一个很好的朋友,估计二十天之后去舅 妈家,不要挂念。我很纳闷,乐怎么一出国就不直接和我联系了,总是要通过她 的父亲转,而且,以前也从来没有听说她在国外还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
 
  乐走后第三天晚上快十二点的时候,一个陌生的本市电话打到了我的手机上, 我一接听,居然是乐!
 
  好容易等到凌晨四点多,乐悄悄地回到家中。
 
  乐的穿着打扮和出门时完全不一样,戴了一副深褐色的太阳镜,还用一块绿 色丝巾把大半个脸都围住了,不站在面前仔细看的话,连我都不认识她了! 
  我满腹疑惑,看着乐。
 
  还是乐先打开僵局,轻声说:" 我回来了,不高兴吗?不认识啊?" 我说: " 当然高兴啊!不过你这身打扮弄得我还真差点不认识你了呢,呵呵。你怎么才 出国就回来了?弄得我好迷糊的啊。" 乐说:" 嘻嘻,要不是这个机会,你哪能 这么快就吃到我啊?我给我父亲的那些短信都是假的,就是让他们相信我已经出 国了,然后再在国外失踪~ 这样,吃了我之后,你就不会有麻烦了啊。其实我根 本没有登机,进了海关后,我就找了个机会溜了出来。" " 那你随身带出去的那 个行包呢?" 我问。
 
  " 那个箱子我一下火车就扔上海火车站了,里面几件衣物连同我穿出去的, 后来都放在垃圾堆里烧了,手机也扔在黄浦江中了。那些东西不处理掉,以后万 一出问题挺麻烦的。" " 你回来的路上难道没有人看见你认出你?" 我问。 
  " 傻子,这都几点了!我特意挑的这个时候回来就是不想让人看见我啦!你 看看我现在身上的衣物丝巾和凉鞋,还有这幅太阳镜和这个小包,都是新买的, 发型也重新做过了,这身打扮别说刚才回来的路上没有遇见任何人,就是遇见了 肯定也认不出是我。" " 那倒是,我刚才和你面对面还差点没认出来呢!呵呵, 好老婆,你考虑的真周到!" 我抱着乐深深的吻了她。
 
  " 就是啊,你还是我老公啊,你想别人怎么可能认出我。" 乐从她带回的随 身小包中拿出那些出国手续和身份证,到厨房里烧了。看着这些东西慢慢的变成 灰烬,乐抬起头对我说:" 你看,现在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证明我回过家了,你想 怎么吃我都行!" " 真不敢相信啊,你真是我的好老婆!" " 确切的说,现在应
 该叫你的好肉了!嘻嘻。" 乐说。
 
  " 好啊,那肉就自己先去洗个澡吧,要好好洗干净噢~"我说。
 
  " 那当然了,要不,你和我一起去洗如何?" 乐说。" 没问题!" 我拉着乐
 的手,进了浴室。
 
             接着我的美味老婆
 
                (三)
 
  我家的按摩浴缸很大,是装修房子时乐为了洗鸳鸯浴特意挑选的。我和乐躺 在里面,温水淌过乐的身子,我抚摸着她的皮肤,真是如丝般细滑。乐趴在我的 身上,用口含着我的阴茎,温柔地给我口。我抓住乐的长辫根部,拎着她的头一 起一伏,不时把她的头摁进水里,让她一边口一边享受窒息的快感!而我也被她 的舌头舔得飘飘欲仙!过了良久,突然,我的阴茎急剧涨大,我狠狠的把乐的头 摁进水里,压在我的阴茎上,汹涌而出的精液射了她满满一嘴!乐吞咽精液时有 点呛,不断地摇着头,可是在我的大力按压之下,挣扎都是徒劳的。好容易乐才 从水中抬起头,喘气不已。我爱怜地把她的头抱在胸前,对她说:" 都说人是从 水里进化来的,待会我就在这水中结束你的生命,好吗?". "嗯,只怕太呛了点,
 有点难受呢。" 乐轻声的说。
 
  " 我会好好处理的,你放心好了。" 我对乐说。
 
  我把浴缸里刚才的温水换掉,重新注满。为了防止乐的挣扎引起太大的声音, 我把乐的双臂用五寸来宽的布条反绑在身后,再和她的双腿紧紧缠绕在一起,就 像粽子一样。这样,乐除了头可以动之外,身体的其余部分几乎不能动弹了。整 个过程乐非常配合。
 
  我用手轻轻的捏着乐高挺的鼻梁,说:" 你看看,象不象嘉兴粽子啊?" 乐 说:" 嘻嘻,就是嘉兴肉粽啊~ 你打算把我整个的清蒸吗?" 我说:" 不,等会
 把你弄死之后,我会把你肢解剁碎的。""那可不要浪费我的肉噢~"乐说。 
  " 尽量吧,万一吃不了这么多,就拿些扔到街上喂野狗如何?" 我笑着说。 " 你啊,简直暴殄天物啊,不过,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随便你了,反正那时候 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乐无奈地看着我说。我拎着乐这个大肉棕,一起进了浴缸。 我把乐的头抬起来,对她说:" 张开嘴,我要尿尿了!" 乐很诧异的看着我,很 顺从地张开了嘴。
 
  我把尿直接尿进了她的口中,对她说:" 喝下去!" 看着乐把我的尿完全咽 下去之后,我对她说:" 等会我会把你的头砍下来,挂在马桶上,把你的嘴撑开 做小便器,如何?" 乐说:" 只要你喜欢,随便你了。不过不要弄烂我的脸噢, 用我的头做的小便器应该是漂漂亮亮的!" 我从乐的眼中把她的隐形眼镜取了出 来,为了这两片眼镜,去年乐特意跑到上海的专卖店去配制,宝贝得不得了。现 在,她不再需要它们了,我把它们扔进马桶,对乐说:" 这些你以后再也用不着 了~ 下面我要开始了!" 我在乐的口中紧紧地塞进一个布团,让她的嘴张得大大 的,无法闭上,然后拿来一个鼻夹,把她的两个鼻孔夹上,这样,她就只能透过 口中的布团非常艰难地呼吸。看着乐的脸越来越红,渐渐变成淡紫色,脖子上的 血管都慢慢的鼓起来了,我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乐拼命的睁大眼睛, 吃力地摇着头,口中发出隐隐约约的声音,眼泪都流了下来。我捧着乐的头,不 让她动,把她的眼泪舔食干净。乐的眼睛开始上翻,裹在布条中的身躯急剧颤动, 性感的红唇已经完全变得青紫,额头上的青筋充盈明显,并冒出了细细的微汗, 我及时把她的鼻夹松开了,乐狠狠地长吸了几口气,好一会儿脸色才渐渐回复正 常。
 
  我把乐口中的布团取出,问她:" 刚才感觉怎么样?" 她喘息着说:" 很难 受,真的,开始好难受的,心中直慌,感觉空荡荡的,再后来,眼前发黑,金星 乱冒,接着整个身体都好像飘了起来,又象坠入了无底深渊,感觉却很舒畅,浑 身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耳中嗡嗡的,好像还有音乐。" " 那就再来一次,好 吗?" 我说。
 
  乐的眼中闪过一丝恐惧,但还是同意了。
 
  我再次在乐的口中紧紧地塞进布团,然后用鼻夹夹住她的鼻孔,对她说:" 宝贝儿,这次我不会再松开了,希望你下辈子还能做我的妻我的肉!" 乐坚定地 点了点头,突然又看着我,口中呜呜的!
 
  我问她:" 后悔了?" 她口中呜呜着,着急地摇着头。
 
  " 不是后悔。那是怕疼?怕死的过程太久太难受?" 我接着问。乐马上地点 头。
 
  我轻咬着她的耳朵对她说:" 亲爱的,不要怕!为了这一天,你我都等了很 久!你把我心中的魔释放了出来,同样,你心中的魔也被我释放了!我们终于一 起实现了对生命的超越!你现在只是一块肉而已了,你将在我的肚子里获得永生! 永恒的美丽必然要经过短暂的痛苦!我会尽快结束你的痛苦!好吗?" 乐清澈明 亮的大眼睛看着我,迷幻般地点了点头!
 
  我抓着乐地长辨根部,把她的头整个摁进水里,然后跨坐在她那裹成肉棕一 般的身上,透过水面静静地看着她的脸再次变红发紫,脖子不停地晃动,血管涨 的好粗好粗!是时候了!我拿过一把双面刀片,对着她的颈总动脉划过去!没有 任何声音,只见汹涌而出的血液迅速把整个浴缸中的水染成了红色!我使劲摁住 乐的头,不让她晃动。几分钟后,胯下的乐彻底停止抽搐不再有任何动弹,她的 身躯和头都静静地埋在水中,只剩下裹着她的布条零散地漂在水面上。
 
  乐的生命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她的躯体,给我留下了那身上等的好肉!
 
             我的美味老婆(四)
 
                (四)
 
  客厅的挂钟轻轻敲了六下。我小心地解开乐身上的布条,松开她的鼻夹,取 出她口中的布团,然后用温水泡着洗洁精把她仔细地清洗了好几次。这具曾经让 我销魂的肉体,如今终于象死狗一样趴在浴缸里。
 
  乐的全身皮肤本就非常白,可能是温水浸泡的缘故吧,乐的血放得很干净, 现在她的尸体在浴缸中显得更是异常白皙,似乎在挑逗我,我的阴茎猛然勃起! 我抓起她的两条腿,把她的下半身拎起来,阴茎干净利落地插进她的阴道!也许 是她死的时候阴道痉挛了,我感觉她的阴道比平时紧很多。我狠狠地抽插着她的 阴道,乐肥硕的屁股不时撞击着我的大腿,乳房一颤一颤的在她胸前激烈晃动, 真是波涛汹涌掀肉浪啊!虽然不再听见她的浪叫,也看不见她的性红晕,但此时, 这块死肉给我的性快感更胜往日!我用力抱住乐的大腿,她的小腿搭在我的双肩 上无力地摇荡,我的阴茎暴风骤雨般地冲击着乐的阴道和子宫,越来越强烈的快 感使我渐渐迷糊,正要放炮,我手机响了!见鬼,这时候居然有电话进来,坏我 好事!如果不是怕引人注意,我早把手机关了。我悻悻地抽出血脉贲张的阴茎, 把乐扔进浴缸里!还真是公司打来的,周末休息日都来骚扰我,坏我好事! 
  挂断电话后,回到浴室,我把乐的身子翻过来,她的屁眼正好对着我,细小 的水珠凌乱地沾在上面,闪烁着迷离的光芒,内缩的肛门在肌肤上牵扯出一丝丝 的细纹,就像一朵淡褐色的菊花,娇妍欲滴!我舔了舔这朵菊花,用舌尖探入它 的花心,搅动玩弄,阴茎慢慢地再度勃起。乐的肛门我也是一直非常喜欢的!乐 生平最引以自豪的就是她身上的三个洞――嘴巴、阴道和肛门,都能与我完美性 交!每种方式她都能获得极大的性快感和性满足!她生前的肛交技术很娴熟,配 合度极好。我用三个手指轻轻地插进她依然温热的肛门,感觉还算松滑,抽出来 的手指上也很干净,没有粪便。哦,差点忘了,乐回来后告诉过我,为了处理的 时候方便干净,她在回家的前一天,特意吃了点泻药,把腹中的东西泻得很干净。 回家路上的一整天,她除了喝水之外没有吃任何东西,可不能辜负了乐的一番好 意啊!我对准她的屁眼把我的阴茎送了进去。虽然乐的屁眼已经不会收缩,但感 觉依然好紧!我疯狂地进进出出,一种莫名的快感一遍遍地传遍我的全身,酥麻 酥麻的,好舒服啊!我终于忍不住对着她的屁眼深处猛烈地开了火!全射在乐的 肛门中了!抽出阴茎,只见溢在她屁眼外的那一点精液,就像花蕊一样,绚丽夺 目!
 
  休息了好一会,我才缓过神来。我把乐的尸体抱出浴缸,很细心地把她全身 擦拭干净。乐脖子上的伤口其实很小,我找了块创可贴就把它贴好了。我把乐轻 轻地放到卧室的凉席上,然后盖上薄毯——等会我要拥着这块肉入眠!
 
  我回到浴室,把留在地面和墙上的淡淡血水全部洗刷干净,然后把乐刚才脱 下的衣物仔细叠好,放进更衣室的衣橱。那双新买的高跟凉鞋,很漂亮,黑色细 跟,是我喜欢的类型,我把它放进鞋柜的底层。
 
  夏天的天气比较热,我上床后,乐的尸体依然温热,宛如生前,摸着这块肉 的感觉非常好!柔软而富有弹性!乐的手指纤细修长,指甲上的彩绘图案很漂亮。 乐平时喜欢乒乓球运动,手臂很健美,关节也很灵活。我抬起乐的双臂,把她的 两条小臂都枕在她的脑后。乐的腋毛早被她自己剃得精光,只有凑近了看,才能 隐隐看见残存在皮肤内的稀疏毛根。乐的腋窝是她的性敏感区之一,平时最怕我 舔又最想我舔!我再次用舌头一遍一遍地舔着她的腋窝,乐没有象生前一样花枝 乱颤娇笑不已,只是静静地躺在那里,默默地享受着我的舔弄,一切尽在无言中! 
  我轻轻地抱起乐的头,吻着她冰冷的唇!她再也不会用她的舌头翘开我的嘴, 和我的舌头一起缠绕嬉戏了!我用嘴含着她秀气高挺的鼻尖,舌头轻探着她的鼻 孔,她细细的鼻毛扎得我舌尖痒痒麻麻的,很舒服!乐的眼睛很大很水灵,睫毛 很长,我很喜欢舔她的眼睛。以前做爱时曾经舔过一次,但后来她说一整天都不 舒服,我就再也没有机会舔了。现在她不会再拒绝我了!由于乐才死了不久,透 过她微睁的眼缝,可以看见她的眼睛依然清澈如水。我用舌尖小心地挑开她右眼 的上眼睑,舔弄着她的眼球,不时地来回拨动,她的眼球溜溜的,就象一颗灵动 的珍珠,在我的舌尖上游走滑动!
 
  我把乐的头慢慢地放在我的大腿上,她那性感的嘴唇已经变得灰白,微微张 开,洁白的两排细齿若隐若现,似乎在诉说着往生极乐的欢快,又象以前性交时 她那" 我要我还要" 的呻吟,对了,就让她给我再来一次口吧!我拖过乐的身体,
 让她仰面躺着,脖子靠在床沿边上,头垂到床外,我小心地把阴茎插入她微张的 口中,开始了深喉口!乐的口技术非常高超,深喉更是她的生平绝技!乐冰冷的 嘴唇含着我的阴茎,柔软的香舌不断摩擦着我的龟头,我狠狠地插着她的小嘴, 全力冲击她余温尚存的喉咙深处!进进出出,冷冷热热地快速交替,让我再次感 受到乐生前给我做" 冰火九重天" 的快感了!我用力捏着乐的乳头,把她那两只 丰满的乳房向上提起,急速晃动着,以配合我的快速抽插。乐的后脑不停地撞击 着床沿外侧,发出轻柔的砰砰声,声音不大却很悦耳,宛如她生前的淫叫!这堆 死肉终于让我再次达到了性高潮,我用大腿使劲夹着乐的头,双手大力抠住她的 乳房,坚硬如铁的阴茎狠命地插进她的咽喉深处,一股一股的精液都直接射进了 她的食道!真是爽啊!乐生前常笑说自己是天生的尤物,顶级的全能性交机器, 看来此话真是不假!生前如此,死后依然!
 
  经过如此一番折腾,我早已睡意全无。时间已是早上七点三刻了。虽然房间 里静悄悄的,但是透过窗帘缝隙后的玻璃,可以看见楼下的街上人来人往。虽是 周六休息日,早起的人们已熙熙攘攘地忙活着各自的事情了。去年家里装修的时 候,乐特意请专业设计师把整套房子做了很好隔音设计,以免性交时的浪叫会被 人听见!没想到如今倒为我肢解这堆死肉提供了很大的方便。
 
  我起身到外面吃了早餐,然后去临近的易初莲花超市买了一把大号裁纸美工 刀和一把斩切两用菜刀,再到医疗器材专店买了一手术刀。
 
  回到家中已是八点四十多了,乐的面部肌肉已经有了早期尸僵的迹象。她的 嘴唇由于失水而渐渐干枯,已经出现了一条条细小的唇皱。透过乐微睁的眼睑, 只见她原本清澈的眼球也开始变得黯淡无光而渐显浑浊。我必须尽快处理这块死 肉了!我在客厅的地上铺上几层厚厚的塑料薄膜,然后把乐抱到上面,呈" 大" 字形俯卧摆好。乐肥硕的大屁股上出现了两块扁平的圆形压痕,我轻轻地抚摸着, 很滑润的感觉。看着这块无声无息死肉,我突然有了一种残虐她的念头!` 打开 音乐,我把乐翻过身来,仔细地把她阴毛剃掉。虽然大小阴唇已经干燥,但是摸 着她光滑的阴户,依然细腻得有如婴儿。以前由于害怕把她的阴道撑裂,我从没 让乐尝试为我拳交。现在我不用再顾忌什么了!我把满满的一瓶人体润滑油都涂 在了乐的阴道口和大小阴唇上,右手握拳从她的阴道口慢慢地往里挤,她的阴道 箍得我手臂好紧好紧的!终于,我的拳头进入了她的子宫!我用手指触摸着抓弄 着她的子宫内壁,只觉里面皱皱的,捏在手中感觉倒很厚实。我抽出手臂,乐的 阴道肌肉已经不能自行收缩,阴道口像个小喇叭一样的张开着。我拉开抽屉,把 那剩下的几瓶人体润滑油全部倒进了可爱的小喇叭!随着我拳头的几进几出之后, 手臂通过乐的阴道时感觉顺畅多了,到后来我居然可以直接一拳打进她的子宫! 乐的子宫就这样成了我的拳击沙袋,这是她生前绝对没有想到的。我左右开弓, 每一拳都打在她的子宫内壁上,往外抽拳头时那种吸住她的子宫向外扯的感觉, 给了我从未有过的超爽刺激!乐的阴道开口越来越大,阴道内黑魆魆的,两片大 阴唇懒洋洋地外展着。我停止了拳击,坐在地上试着把我的右脚尖从她的阴道口 捅进去,竟然不怎么费劲就把整个脚伸进了她的子宫!站起身来,我恶作剧地踩 着她的子宫不停揉动,她的两片大屁股在我的脚下来回滚动,我心中充满了征服 感和成就感!随着我脚踩子宫力度的加大,乐的两只硕乳在她胸前快速地荡漾滑 动,一颗臻首也随着脖子的扭动而左摇右晃。乐的脖子纤细修长,生前性交时很 喜欢让我掐着玩弄!我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我侧过身抬起左脚用力踩在她的 脖子上!乐的小嘴由于下巴受到牵扯而陡然张大,既象是述说着快感又象是低呤 着痛苦,不过这些对她而言都没有意义了,因为她现在只是一块肉而已,一块能 让我产生快感的死肉!踩着这块死肉的脖子和子宫,强烈的快感刺激着我愈加疯 狂!
 
              我的美味老婆终
 
  只见乐的脸颊上、嘴唇上和眼睛眉毛上都粘满了我的精液!喘息良久,我松 开口,乐的乳头差点被我咬了下来,深深的牙印嵌入了白嫩的乳肉中!好厉害的 乐,都成死肉了还让我一天之内泄了三次元阳!
 
  我把人头小便器上的精液清洗干净后,只觉浑身发软。回到卧室,我把乐的 乳房摊成一个人肉乳香枕,躺好后我的脖子恰好枕在她的乳沟中。我拿过乐的粉 臂,夹在跨下用她冰凉的小手握着我软绵绵的阴茎。我的嘴中含着她的玉足,一 遍遍地舔允着她的每个脚趾肉粒儿,翘起的足弓,莹嫩的脚心,乐的玉足竟是如 此的完美!在迷迷糊糊的陶醉中,我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已是下午六点多,是做晚皮肤的切口,慢慢地锯开了她的天灵盖, 很顺利地把她的整个脑髓取了出来。我把乐的头和天灵盖洗净拭干,放进了保鲜 冰柜。
 
  晚餐我决定再来两个蒸菜。我从卧室取来乐的那套生殖器官,把乐的脑髓切 成几块后都塞进了她的子宫,撒上调料后放进蒸笼。乐终于回到了生命的孕育地, 这菜就叫做" 返璞归真" 吧!出笼的子宫感觉大了不少,圆圆鼓鼓的,那里面是 乐已经熟透的脑髓。阴道口的大小阴唇被蒸得有点皱缩,透明得象玉雕的花儿, 很漂亮!阴道口流出细细的乳白色脑汁,让我想到了与乐生前性交的情景。我用 刀把乐的阴道从中切断,夹起她的外阴送入口中,这风骚淫荡的鲍鱼终于成了我 的食物。我取过一根大号吸管,从阴道口插进乐餐的时候了。
 
  我到卫生间人头小便器的嘴中尿完尿后,发现乐的眼睛已经变得很浑浊了, 涩然无光。照这样下去,这人头小便器马上就会腐败了,那真是暴殄天物了。我 撕掉胶带纸,取出张口器,把她的头拿到客厅,将她的长辫齐根剪断。这曾经丝 丝缠绕我心田的麻花辫,依然乌黑油亮,只是它的主人已经香消玉陨,温柔不再 了。我把乐的长辫放进书柜顶层的暗盒中珍藏起来。
 
  乐的头现在看上去有些幽怨了,头发蓬松散乱。我用刮胡刀把她剩余的头发 刮得干干净净,然后用手术刀沿着她的眉毛上沿环切她的头皮,再小心地把她的 头顶皮肤剥掉,露出了白森森的颅骨。我找来一把细齿钢锯,沿着的子宫,开始 吸食着乐的脑髓。乐的脑髓入口微甜,滑嫩香润,真是天下极品!吸食完后我意 犹未尽地剖开她的子宫,再把子宫内壁上残留的脑浆全部舔食干净。乐的子宫味 美而韧,我用餐刀把它切成细条,斟上一杯红酒,把它做了我的下酒菜。
 
  " 返璞归真" 就这样被我消灭了,肚子竟然未饱。我从卧室中把人肉乳香枕 拿到厨房,找出一根细小的麻绳把乐的两只乳房沿着根部紧紧缠绕,使得双乳向 上挺拔凸起,以免开蒸的时候乳房变形。我在捆好的乳房上均匀地抹上一层蛋清 芦荟汁,再在乳沟及胸肉上撒上一层干茉莉花,然后放进蒸笼。蒸熟的玉乳显得 有些白里透黄,乳肤上渗出滴滴油花,格外润泽光亮。解开捆绑的小麻绳,双峰 傲然耸立,丰满而圆润,肌肤细腻,吹弹可破。我在她的乳头上插上牙签,放上 两朵胡萝卜刻成的小花,再在乳房根部胸肉的茉莉花上撒上葱花,好一幅玉峰叠 翠图!红花绿葱粉肉,让人食欲大开。我对着乐的乳房一口下去,只觉乳香四溢, 柔嫩多汁,满口醇香,余味悠长!转眼间," 玉峰叠翠" 被我风卷残云一般地送 进了肚子!好香好嫩的极品美乳啊!
 
                ——
 
                (七)
 
  第二天早上醒来,迷糊中我一转头,就看到了枕边乐的断臂纤手。乐的手指 纤细修长,细腻的肌肤娇嫩柔滑,指甲修整得很漂亮,淡紫色的甲油透露着一丝 高雅,真是水灵如细葱、白嫩似笋尖、轻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这双曾经让我牵 着与乐约定终身的手,如今却要成为食物进入我的身体,与我真正地实现永不分 开,莫非一切都是上天的注定?我到厨房把乐的两只手齐腕剁了下来,放在蒸盆 里刷上一层蜂蜜,再把乐的两只玉足穿上她生前最喜欢的透明水晶短袜,在脚的 断口处撒上冰糖,挨着两只断手摆好,然后把它们一起放进蒸笼。
 
  等我晨炼回来后,房间里已经充满了一种清新的肉香。我迫不及待地把乐的 纤手玉足端出蒸笼,好一盘" 手足情深" 啊!我拿起乐的一只玉足,由于有了水 晶丝袜的定型作用,已经熟透的小脚在外观上没有什么变化,依然那样精致灵巧。 我小心地剥去油涔涔的水晶丝袜,油润亮泽的脚背如丝般柔滑,五根嫩玉般的香 蜜秀趾齐整相依。我轻轻地掰去那美丽的脚指甲,吸吮着乐的每一个脚趾,五个 可爱的小肉粒儿入口而化。我痴迷地舔弄着那曲秀的脚心,用牙轻轻一咬,肉汁 四溢,嫩肉酥烂无比!乐的脚后跟依然那么圆润,算是她脚上肉最多的地方了, 吃上去咬口很好,回味无穷!转眼之间,昨晚还在为我脚交的两只绝妙玉足,被 我吃得只剩下十片美甲和一堆碎骨了!我意犹未尽地拿起了乐的一只手。蒸煮后 的玉手晶莹嫩滑,手掌纤巧可爱,修长细腻的手指,精心修剪的指甲,淡淡的甲 油反射着绚丽的油光,看上去是如此的完美,让人食欲为之一振!我含着她的手 指,用牙小心地把指甲剔除,吐在桌上。乐的指骨很脆嫩,肉香而不黏,味甜而 不腻。很快,乐这双灵巧的纤手被我连骨带肉地送进了肚子!真是无上美味啊! 我打着饱嗝把桌上的残骨扫进垃圾袋,二十片精美绝伦的漂亮美甲则与乐的长辫 放在一起,作为我永久的收藏!
 
  以下的日子里,我正常上班,天天吃肉。十几天以后,我的肉畜妻子――美 丽的乐,已经完全融入了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她的臻首肥臀、粉臂玉腿和心肝 肠胃都被我吃得一干二净!吃剩的骨头,被我弄碎后,化整为零地扔进了各个垃 圾箱,随着垃圾的集体焚烧,化为了灰烬,彻底回归大自然。(乐的天灵盖颅骨 则被我利用出差的机会带到青海,请民间匠人做成了一只镶嵌着金边的颅骨法器 碗,不过这已是两年多之后的后话了。)
 
  二十多天后,乐的父母很着急地来到我家,说:" 出大事了!乐失踪了!你 知道吗?" 我故作惊讶地问:" 不知道啊!怎么了?究竟怎么回事?" 她父母说
 :" 舅妈前天来过电话,说乐一直就没有去她那里!我们当时就报警了,但没敢 告诉你。今天市公安局的同志告诉我们,他们已经和浦东机场的出入境管理处协 调核查过了,乐根本就没有出国,她没有登机啊!在上海就不见了!" " 那怎么 可能啊!她不是给你们发了信息吗?她为什么要骗你们啊?!自从她走后,她怎 么从来也不和我联系啊?" " 是啊,我们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这点啊!所以才想着 来问你,她以前有没有和你说过在上海有关系特别好的朋友?" 她父母很期盼地 看着我问道。
 
  我故意仔细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说:" 从来没有说过什么上海的朋友! 这可麻烦了!怎么办?她的那些信息是不是被人逼着发的,不得不骗你们啊?会 不会被人贩拐卖了?或者被地下淫乱的集团控制了?" 她的父母一听更是着急! 我让乐的父母陪着一起去了公安局,做了笔录,恳请他们尽快破案。当然,我知 道,他们永远也破不了案的!乐已经永远而彻底地消失后记其后的一年多的时间 中,我和乐的父母多次去市公安局询问案情进展。在一次次得到否定的答复后, 找到乐的希望已是越来越渺茫了。乐的父母失望之余,双双去了国外定居,与我 的儿子相依度日。
 
  一晃又是三年多过去了。现在,每当我看着颅骨碗中的二十片美甲和黑亮如 丝的长辫,就会想起三年前与乐在一起时共度的美好时光!她在最美的时候结束 自己的生命,进入我的身体,与我永不分离,再也不用担心容颜日衰萎靡不振了, 再也不用担心老病缠身丑陋不堪了!她把自己最美的形象留在了我的心中,在她 香消玉殒的刹那,她的美丽成为了永恒!真正实现了她来到人间的价值!赤裸裸 地来,赤裸裸地去,能在生命最美容颜最盛的时候与相爱的人合而为一,夫复何 求!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得美味在人间!
 
[ 本帖最后由 328611769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