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凌辱兽之变态游戏
凌辱兽之变态游戏
凌辱兽之变态游戏
 
    作者︰海堂刚改编:黑色的阳光
 
    一、变态游戏
 
    (一)
 
    先回到家的彦基,在二楼的房里等待彦修回来,可是等到晚饭时间也没有见 到彦修回来。
 
    「王伯,二哥呢?」吃饭时装出毫不在意地问。
 
    「听说二少爷今天要晚一点回来,听说大计划要赶。」
 
    彦基的心里想:「他是在躲避我,今天晚上一定要让他知道我的厉害。」 
    快到十一点时彦修回到家里,在客厅看书的父亲说:「你回来啦,王伯要我 告诉你洗澡水还是热的。」
 
    「对不起,爸爸,我回来晚了。」
 
    「你已经不是小孩了,我不会责备你。我要睡了,你要把灯关好。」
 
    彦基站在楼梯中间偷看这种情形,等待彦修走进浴室悄悄地走下楼。
 
    推开门时,他脱下的衣服已经放在篮子里,彦修在乌玻璃的门里的。
 
    彦基脱下衣服就打开乌玻璃的门走进去。
 
    彦修正背对着门,搅动浴缸里的水,从后看到挺起的结实圆浑屁股,彦基的 肉棍已经膨胀起来。
 
    「你回来的真晚。」
 
    说着把手放彦修的肩上,这时彦修的身体颤一下急忙回头。
 
    「彦基……」看他的脸,然后又看挺起的肉棍,急忙移转视线。
 
    「我想和你一起洗澡。」
 
    「不行……如果爸爸知道……」
 
    彦基猛然捉住他的头发连续两个耳光。
 
    脸的疼痛使他张开嘴说不出话来。
 
    「不想让老头知道就乖乖听我的话。」
 
    话还没有说完又是一记耳光。
 
    「为什么不回答!」
 
    「知道了。」眼里含着泪。
 
    「二哥,这样很可爱。」
 
    坚硬的肉棍递到他的鼻子。
 
    「快来舔。」
 
    彦修好像认命似的闭上眼睛,把龟头含在嘴里。
 
    彦基中午在补校的教室里射精过,可是年轻的肉棍好像不知疲劳地在他嘴里 更膨胀。
 
    对彦基而言任何专业的泡沫女郎,都不如彦修这种犹豫的、生疏的舌头动作 会带来更大刺激。
 
    「好了。」快要射精前停止,「二哥站起来。」
 
    彦修站起来时,彦基在海棉抹上香皂。
 
    「你还没有洗吧,今天我帮你洗。」
 
    「我自己会洗。」还没有说完,彦基的拳头已经打在他的肚子上,那是毫不 留情的一击。
 
    彦修抱住肚子弯下身体。
 
    「你不乖乖听话,还有更痛的。」抓住他的头发拉起脸。
 
    「你不要粗暴。」
 
    这时候又挨了一记耳光。
 
    「多少有一点效果了吗?」
 
    「饶了我吧!」忍不住蹲在地上恳求。
 
    「那么,你要请求说,请给我洗身体。」
 
    彦修的手扶在浴缸边说:「请给我洗身体吧。」
 
    照他的话做时,彦基用海棉从彦修的手臂开始洗,对结实的胸膛洗得特别仔 细。
 
    洗完上半身他就蹲下来从脚尖开始洗修长的腿,从脚踝到膝盖,然后到健康 丰满的大腿。
 
    尤其是从背后向上看,在大腿上面的圆润屁股,美得让他窒息。对彦基来说, 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全裸的彦修。
 
    这样忍不住叫一声把脸靠在彦修的大腿上。
 
    (太美丽了!)
 
    他的心里只有这样一个念头,觉得用海棉洗太可惜了。
 
    用舌头、嘴唇在富有弹性的大腿上舔,把脸靠在充满弹性的屁股上,舌头伸 向那里的浅沟。
 
    「把腿分开大一点。」
 
    「啊……饶了我吧!」彦修用双手摀住脸。
 
    可是彦基不理会他的要求,钻进修长的双腿间,嘴唇压在副总裁粉红色的菊 穴上。用手指轻轻拨开,在那里的粘膜的每一部份仔细地舔,不知道是过份的兴 奋还是尝悦,彦基的舌头深深进入彦修体内的同时流下眼泪。
 
    彦修的肩在颤抖,但还是在磁砖的地上採取四脚着地的姿势,屁股对着彦基。 
    只是看到结实高挺的屁股,彦基已经失去理智。
 
    很久以来认为二哥是天上的天鹅,自己是赖虾蟆的彦基,现在看到的彦修是 自己露赤裸的屁股,等他来侵犯。彦基在他背后跪下,双手抓住腰肢。
 
    彦修咬紧牙关不使自己哭出来,到这个时候还说这种话,想到他是不成熟的 少年,彦修觉得自己非常可怜。
 
    有几次捅错地方,但终於年轻粗壮的肉棍深深地刺进来。
 
    彦修忍不住发出哼声,可是和公园里第一次时的疼痛比较,就轻多了。 
    不仅如此,当对方开始律动时,在下体还产生快感的电波,原来强烈的羞耻 感也逐渐被那种快感沖走。
 
    突然地彦基律动的速度加快,很快地随着连续的哼声,彦基的身体发生甜美 的痉挛,火热的精液射在彦修的后穴里。
 
    「求求你,今晚就饶了我吧。」
 
    从浴室回到卧房的彦修向跟来的彦基哀求。
 
    「不行,今晚要彻底地干,谁叫你避开我晚回来。」
 
    彦基完全陶醉在自己能控制亲二哥的虐待狂的兴奋里。
 
    「在我回来之前穿上这个。」
 
    彦基从衣柜里选的,是女人健身运动时所穿的紧身衣。
 
    彦基出去后没有多久手里拿着一样东西回来。
 
    「你真漂亮。」看着穿上高开叉的紧身衣的彦修说。
 
    「这是为你准备的。」彦基的手上拿的是有条的狗环和马鞭。
 
    彦修皱起眉头。
 
    「你不要动。」说完就把狗环套在彦修的脖子上。
 
    「我们去散步吧。」
 
    「你说什么?」
 
    露出惊慌的眼神看着彦基。
 
    「在房里也许会把别人吵醒,快来吧。」彦基说着用力拉铁。
 
    就在这刹那马鞭打在露出一半的美妙屁股上。
 
    这种疼痛和用手掌打的不一样,彦修忍不住发出尖叫声。
 
    「不要叫,跟我来。」
 
    彦修不得已只好跟在彦基的后面。
 
    穿紧身衣虽然不觉得冷,但究竟是在女人穿的衣服,还要那么性感,他感到 很难为情。而且彦基并没有这样就放过他。
 
    从裤子口袋里拿出小刀,就从胸前隆起的部位割开两个洞,於是丰硕的胸膛 就从洞完全暴露出来。
 
    「彦基,这样……」想用双手掩饰时,马鞭打在他的手上。
 
    「你再这样就不给你穿这个了。」
 
    彦修只好放下双手。虽然已经是深夜,但在自己家的院子里穿着女装、露出 奶头,还是感到很难为情。
 
    少许犹豫时马鞭立刻打在屁股上,趴下时彦基就骑在背上,变成了马。 
    「走啊!」
 
    彦基摇动身体,皮鞭不停地打在暴露出来的屁股上。
 
    「你不要大声叫。」
 
    「那么你就快走。」
 
    彦修摇摇摆摆地在草地上开始爬,总算在草地上爬了一圈。
 
    「很好,要给你奖品。」
 
    从彦修的背上下来,拉开裤子的拉,把肉棍拿出来。
 
    「还不快含在嘴里。」
 
    肩上被打一下,彦修只好跪在那里把萎缩的肉棍含在嘴里,那是今天刚射完 第二次精的肉棍,可是在嘴里很快地又膨胀起来。
 
    「舔的动作愈来愈好了。」
 
    因为刚射过精的关系,彦基没有急迫的样子。
 
    彦基把肉棍收起来,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条绳子,在彦修的背后把双手捆绑。 
    「要去那里。」
 
    「你不要问。」彦基从后门把彦修带出去。
 
    住宅区里很清静,路上看不到一个人。可是在路上穿着女性紧身衣,又露出 胸膛被铁牵着走的样子实在无法忍受。
 
    「彦基,有人看到怎么办?」
 
    「那么你就快走。」
 
    彦修除了服从以外没有其他办法。
 
    暴露在大气里感到有一点凉,大概走十分钟后被带进公园。
 
    「你还记得吧,这里是造成我和二哥发生这种关系的公园。」
 
    彦修向公共厕所的方向瞄一眼立刻把头转过去。
 
    「我不要在这里。」
 
    「是吗?我就要在这里干。」
 
    牵着铁炼让彦修坐在公园的椅子上。
 
    在不远的椅子上坐着一对情侣。不过这里是住宅区,公园并不大,也没有偷 看的色情狂。坐下后彦基立刻伸手摸彦修完全暴露出来的胸膛。
 
    「彦修,你的奶头真美。」
 
    彦基用情人的口吻说,然后用手抚摸结实的肌肉。把顶端的乳头含在嘴里。 
    坐在另外的一个椅子上的情侣,发觉穿有洞紧身衣的彦修,露出好奇的表情 向这边看。
 
    「有什么关系,想看就给他们看。」彦基用另一只手抚摸紧紧合在一起的大 腿根。
 
    「把腿分开,脚放在椅子上。」
 
    「不要在这里……」还没有说完头发就被拉住。
 
    「我可以把你的衣服剥光,然后丢下你一个人在这里。」
 
    这个鲁莽的年轻虐待狂很可能做出那种事,彦修只好低下头分开修长的双腿, 然后抬起脚放在椅子的边缘。
 
    「就这样不要动,动了我就不答应。」
 
    彦基说完就蹲在地上,把脸靠近彦修分开成八字形的双腿中央。
 
    在大腿根有一块黑色布掩盖,黑色的布形成倒三角形,上面的部份高高隆起, 下面的部份陷入臀股之间的肉缝里。
 
    伸出舌头在隆起的位置上舔。
 
    舌上有了健康的汗水和男性体味混合而成的味道,彦基又好像忍不住似的在 黑布上吸吮。
 
    彦修也好像忍不住地蠕动屁股,透过紧身衣的布送进来的呼吸和舌尖蠕动的 感觉。一方面很幼稚但也很微妙,刺激正在开发中的情感。
 
    (我不能有这种感觉。)心里虽然这样想,但敏感的二十二岁男人的肉体很 快就无法自制。
 
    从日晨先脸开始在餐厅里、私家车里、公司的电梯里、办公室里、回家后的 浴室里,连连受到彦基的手指和舌头的玩弄。
 
    彦基又拿出小刀,拉起紧身衣最窄小的部份,伸进小刀从内侧向外割断。 
    彦修警觉过来,把双腿紧闭,被切断的紧身衣立刻缩短到肚脐和屁股上。 
    「快分开腿。」彦基一面说一面用力分开彦修的双腿。
 
    彦修的全身开始颤抖,英俊的脸孔泄成红色。虽然已经被他看过多次也受到 他的玩弄,但在公园的椅子上就显得特别难为情。
 
    「真得美极了。」彦基仔细地看一阵,然后把脸靠过去伸出舌头轻轻舔。 
    在这刹那彦修的下腹部有了反应,和刚才透过布的情形不同,舌头直接舔在 那里,使一直盘旋在体内的官能的欲望猛然冒出。
 
    「二哥有性感了吗?」
 
    彦修闭上眼睛摇头。
 
    「可是流出这样多的水了。」彦基的手指把彦修包皮往下剥开。
 
    剥开后的殷红色龟头,因为花蜜发出湿润的光泽。
 
    「彦基,太难为情了。」
 
    「实际上是很舒服了吧。现在,给你这样弄吧。」
 
    把上面的粘膜掂起,然后沿着粘膜用舌头舔。彦修忍不住发出甜美的啜泣声, 身体在椅子上向后仰。
 
    彦基的舌头从粘膜的小孔向微微往上翘的软沟舔过去。
 
    从彦修的大腿向膝盖产生无比的美感。彦修的龟头在花蜜的润湿中开始充血 膨胀,彦基的嘴含住后吸吮。
 
    忍不住发出很大的声音,彦修下意识地抬起屁股,然后微微张开眼睛,果然 坐在另一个椅子上的情侣正在向这边看。
 
    强烈的羞耻和性感,使他的性欲更昂奋。
 
    这时候彦基的舌尖又开始在马眼的四周活动,同时他的指尖按摩着下面饱硕 的小肉球。
 
    就在这刹那彦修的身体完全陷入在快美感里,现在他第一次产生高潮。 
    彦基解开他捆绑在后面的双手,让彦修趴在地上。
 
    「在公园里爬一圈。」
 
    他虽然穿着紧身衣但最重要的部份已经切断,阳具和屁股完全暴露出来。 
    「这样才更适合你,快爬吧!」
 
    赤裸的屁股被打,彦修就像狗一样在公园里爬。这样的残像,他很想大哭一 场。
 
    逐渐向那一边的一对情侣接近。彦修退缩,可是彦基当然不会答应。
 
    「让他们仔细看看你这种样子吧。」
 
    彦基一面说一面伸出手摸彦修的屁股。彦修低下头向情侣的前面爬过去。 
    坐在椅子上的情侣,好像已经忘记自己的寻乐,露出好奇的眼光看着爬过来 的彦修。
 
    「你看,那是什么?」女性轻声问。
 
    「那是把自己淫秽的部分露出给人看就会感到快感的变态。」
 
    「还有这种人,可是为什么要戴狗环呢?」
 
    悄悄说话的两个人,当彦修真的来到面前时又急忙闭上嘴。
 
    来到情侣的正前方时,彦基拉铁让彦修停下来。
 
    「彦修,学一学小狗站起来的样子。」
 
    彦修惊愕地抬头看彦基。
 
    「快点!」冷酷地说着挥动手里的皮鞭。
 
    他已经知道任何哀求都没有用,而且到这个地步,也无法摆出高雅的态度。 
    彦修抬起上身,双手在胸前弯曲,做出小狗站立的姿势。
 
    「很好,现在转三圈后学狗叫。」
 
    彦修趴在地上在情侣的面前爬。
 
    「汪!」学狗叫声。
 
    椅子上的情侣紧紧靠在一起,惊讶地望着彦修的表演。
 
    「现在是小便,要像狗一样地抬起一条腿。」
 
    对这个动作彦修还是感到犹豫,叭的一声皮鞭打在屁股上。
 
    「你不做就把你丢在这里。」
 
    彦修咬紧牙关,慢慢举起右腿。
 
    「我们走吧。」情侣也许感到害怕,互相催促对方离去。
 
    「都是你慢吞吞的关系,一定要处罚,到椅子上面去把屁股挺起来。」 
    彦修脸对着椅背跪在椅子上。
 
    这样的姿势会使丰满结实的屁股完全从紧身衣暴露出来。可是这时候彦修发 觉自己的双腿间已经湿润到自己也难为情的程度。
 
    毫不留情的皮鞭连续打在那健硕的屁股上。
 
    屁股很快地红肿起来,彦基淫邪的手在上面抚摸。
 
    「二哥,这里很热。」
 
    「啊……饶了我吧。」彦修流着眼泪恳求。
 
    「不想挨打就尿尿。」
 
    「唔……我尿……」不由己的这样回答。
 
    彦基让他採取蹲在椅子边的姿势。
 
    「尿不出来……」
 
    下腹部不是完全没有尿意,但在这种地方实在尿不出来。
 
    「你不尿就不回去,也许马上有其他的人来看到。」
 
    手里拿皮鞭的彦基冷酷地说,还站在前面注视彦修的大腿根。
 
    「快一点!」皮鞭又打在他的肩上。
 
    这时候从饱满的阳具中射出小水流,很快变成洪流打在地面上,但很快又变 成水滴。
 
    「只有这一点吗?」
 
    彦修红着脸低着头轻轻点头。
 
    「好吧,下一次要先让你喝够水再来。」
 
    (二)
 
    这一天彦基又叫彦修穿着性感的衣服上街走着。
 
    从后面看,结实的屁股有一半从热裤下露出来,还有修长赤裸的大腿,脚上 穿的是后跟很高的黑色短靴子,可说是非常性感。
 
    彦修就这样在街上已经走三十分钟。
 
    这是彦基的命今,彦基本人紧跟在彦修的身后,并没有做出其他的行为。 
    可是以这样的姿态走在大马路上,或到拥挤的百货公司里,使彦修受到极大 的羞辱。可是,很奇妙的这样走下去以后,彦修感到除了羞耻以外还有一种奇妙 的昂奋。
 
    当路上的人露出惊讶和好色的眼光偷看从热裤露出结实的屁股和大腿时,彦 修富有感性的身体就会产生使他自已都控制不了的快感。
 
    彦修突然察觉,紧紧贴住阳物的热裤,已经完全湿润。
 
    「休息一下吧!」彦基拉着彦修走到陆桥上。
 
    这里离开车站还有一段距离,所以行人比较少。
 
    来到陆桥的正中央时,彦基从背袋拿出手铐,把彦修的手铐在陆桥的栏桿上。 
    彦修露出不安的表情,但眼睛多少有一点湿润。
 
    彦基又拿出有带子的厚纸板套在彦修的脖子上,纸板挂在后背。
 
    「什么?」彦修想看后背的东西。
 
    「这是我昨晚想出来的词句,我念给你听吧。我是好色的名门二少爷,喜欢 的话可以任意地摸。怎么样,这句话很适合你吧。」
 
    「不,我不要……」彦修感到非常狼狈。
 
    「有什么关系,让他们看个够,我去买东西等一下再来。」
 
    「不,你不要走。」
 
    可是彦基毫不理会地走下陆桥。
 
    彦修剩下一个人感到害怕。
 
    看到纸板上的字,也许以为在开玩笑,人们会笑一笑就走过去。可是看他的 这种样子,说不定会有人当真。
 
    这时候的彦修只好祈祷,在有人经过陆桥以前彦基能回来。可是彦基一直没 有回来。
 
    大概经过十五分从左边来了带着孩子的三十多岁的家庭主妇。彦修感到紧张, 实在抬不起头来,假装看下面的车流。
 
    那位主妇发觉彦修的惊人模样,是经过他背后的时候。开始时用疑惑的眼光 从彦修的脚向上看,看到纸板上的字瞪大了眼楮。
 
    从(这是怎么回事)的困惑,变成(真讨厌)的眼光。
 
    「妈妈,上面写着什么?」可能读幼稚园的小女孩指着彦修的背后。
 
    「没有什么,快走吧。」用愤怒的口吻说完,拉着小女孩的手急忙走过去。 
    彦修这时候才松一口气,不过好戏还在后面。
 
    第二个过来的人是拿着黑皮包穿着西装像推销员的男人。
 
    这个男人走过去以后又回到彦修的背后站着不动。别人用好奇的眼光看,彦 修已经受不了,可是别人看他的大腿或脚也不能提出抗议。
 
    犹豫一回后好像下了决心,那个男人靠近彦修。
 
    「请问,你是一个人吗?」
 
    彦修不由得回过头去,看到戴眼镜的男人露出好色的眼光,又急忙把头转过 来。
 
    「在这上面写的是真的吗?」
 
    「不……是假的。」
 
    「那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是有恶作剧。」
 
    「我给你拿下来吧。」
 
    看到那个男人伸手要合厚纸板,彦修急忙说:「不、不用了……」
 
    「可是,会有误会的。」
 
    「但不这样挂着等一等会挨骂……」
 
    「谁?」
 
    「挂上这个东西的人……」
 
    「原来如此,挂上这个的人是许可摸你的。」
 
    说完之后就用手摸穿着热裤的屁股。
 
    「啊,你不能这样……」彦修全身都紧张地扭动屁股。
 
    男人的手,毫不客气地摸起他丰满的大腿。
 
    「你不要动,你也不希望别人发觉吧。」
 
    男人在彦修的耳边轻轻说,然后拉热裤的拉。
 
    「不、不能这样。」
 
    「不要紧,这里很少有人经过,不用在意。」拉开拉就把热裤拉到脚下。 
    「啊……」
 
    彦修不由己地抓紧栏桿. 在热裤下穿的是黑色的丁字裤。彦基选的不仅是腰 部,连臀部也是用带子做成的,所以从后面看有一半的屁股暴露在外。
 
    当然从经过下面的汽车而言,彦修的下体是在死角里,可是在白天的陆桥上 露出下体还是比什么都难为情。
 
    他的大腿和屁股,还有大腿根都只好任由那个男人抚摸。
 
    男人的手指终於到达丁字裤的腰上。
 
    彦修闭上眼楮,奇妙的是这样在随时会有人看到的地方被男人抚摸身体时, 全身会发出甜美的感觉。
 
    但不知为什么,这男人的手突然离开丁字裤拿着皮包就走了。
 
    彦修向那个男人逃走的相反方向看去,原来有几个脚穿胶鞋,从打扮就知道 可能是在附近工作的工人。
 
    彦修真想哭出来,本来就穿着挑拨性的服装,现在连热裤也被拉下去,只穿 着性感的丁字裤。
 
    这样的打扮当然会吸引那些男人们的眼光。
 
    「哇,屁股全露出来了。」口口声声地说着包围彦修。
 
    「这里还有字,我是好色的名门二少爷……」一个人开始念纸板上的字。 
    「小哥,是真的吗?」
 
    彦修拚命摇头。
 
    「可是明明写着可以摸的。」
 
    男人们的眼光都盯在彦修的屁股上。还没有动手是因为彦修的气质太高贵了, 一时不敢下手。
 
    终於有一个人抱住结实的屁股用脸在上面磨擦。就在这时其他几个男人的手 开始摸彦修丁字裤的里面、大腿,还有奶头,小小的内裤立刻被拉下去。
 
    「他的屁股太美了。」
 
    说话的声音有一点沙哑,还有人流着口水舔彦修的大腿。
 
    「喂,把他的腿分开。」好像是工头的人一面这样命令一面拉开裤前的拉。 
    修长的双腿,被男人们粗大的手左右分开,工头抓住腰就立刻把发出黑光的 肉棍一下子插到底。
 
    太大的东西使彦修呻吟。但痛苦在刹那间就消失了,当男人有节奏地抽插时, 四肢都产生强烈的快感。也在这时候想到彦基要他说的话。
 
    (我是被虐待狂。)
 
    虽然不愿意相信,但他的身体是诚实的。
 
    「嘿嘿嘿,这个男人有性感了。」在旁边看的男人说话时有一点口吃。 
    彦修拚命地咬紧牙关,告诉自己不扭动屁股,不要发出声音。
 
    就在下面有汽车经过的陆桥上,好像唯有这里变成真空状态,配合着男人粗 暴的活塞运动,彦修的身体发出自己听了都难为情的磨擦时产生的水声。
 
    男人把火热的精液射出来的同时,彦修也发出尖叫般的声音,立刻有第二个 人插进来。
 
    像洪流般从身体里涌出来的强烈快感已经无法控制,彦修完全抛弃自尊心, 双手抓紧栏桿,挺起健硕的屁股,配合男人的动作前后扭动。
 
    在一个人结束,另一个人用沾满汗水和泥土的髒手抱住他屁股的短暂时间, 他都感到时间太长。明知这样太羞耻,但还是忍不住像挑拨男人一样地扭动屁股。 
    彦修这时候已经忘记下面还有汽车经过。
 
    男人从背后用肉棍深深刺入菊穴里,同时还有其他男人的手摸奶头。在无比 甜美的呜咽中,彦修连连达到高潮身。
 
    在男人们满足两次离去后,彦修的身体沾满汗汁和精液,就那样不停地哭泣。 
    「你终於堕落成母狗了。」彦基回来后一面说一面解开手铐。
 
    「你,看到了。」
 
    「嗯,从那个大厦屋顶上看的。」彦修瞄一眼背后的医院。
 
    「我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我会折磨二哥变成最淫邪的母狗,站起来吧。」彦基用手拉彦修的臂。 
    「我累了。」彦修喃喃地说。
 
    「快站起来!」一个耳光打在彦修的脸上,可是彦修仍旧呆呆的坐在那里。 
    「站起来!」第二个耳光打在脸上,但彦修仍旧没有站起来。
 
    耳光的声音不大,但单调地继续打下去。
 
    *
 
    又到星期天。
 
    彦基在十点多钟离开床来到楼下。
 
    听到客听传来的笑声,好像有客人。笑声里也渗杂着彦修的声音,好久没有 听到他这么开朗的笑声。
 
    彦基感到不高兴,洗完脸向厨房走去。
 
    「王伯,有客人吗?」
 
    王伯正在里放红茶。
 
    「二少爷的大学同学来了,是金狼会的家豪先生。」
 
    「哦。」彦基的眉毛皱了一下。
 
    「听说今天要去开车兜风。」
 
    彦基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根本没有听说过这件事。
 
    「二哥答应了吗?」
 
    「是的,我是听二少爷那样说的。」
 
    背后传来彦修的声音。「王伯,红茶泡好了吗?」
 
    跑过来的脚步声在厨房门口停止。
 
    「二少爷,马上就好了。」
 
    彦基转过来对彦修说:「二哥,早安。」
 
    彦修的表情有一点紧张。
 
    「是,这就好了。」王伯在中倒着热水说。
 
    「我自己拿去吧。」
 
    「彦基先要吃什么吗?」
 
    「不,和午饭一起吃就好了,我要拿一个这个。」
 
    从盒里拿一个小蛋糕。
 
    走到楼梯的一半就把小蛋糕吃光,然后看到彦修从厨房走出来,就从楼梯下 去。彦修用盘端着红茶和小蛋糕紧张地站在那里。
 
    彦基笑嘻嘻地来到彦修的面前。
 
    彦修躲避他的视线想从右边走过去,彦基用身体阻挡,想从左边过去,又被 彦基挡住。
 
    彦基拉开右手边的门,就把彦修拉进房间里。几乎红茶要溅出来,彦修只好 跟着进去。
 
    「你要做什么?」
 
    「我要二哥想起自己是什么身份。」说完就立刻撩起拉下彦修裤子上的拉链。 
    「啊,不能这样!」
 
    彦修轻声叫着扭动屁股,如果用力活动身体,红茶就会出来。
 
    而且打开旁边的门就是客厅,父亲和家豪就在里面。稍许注意竟然听到父亲 说话的声音,所以不能挣扎也不能叫。
 
    彦基就趁此机会脱下牛仔裤,隔着内裤抚摸圆润的屁股。
 
    「白色的三角裤,没有我的许可奴隶怎么能穿这种东西。」
 
    「求求你,现在放过我吧。」彦修小声哀求。
 
    「想要我放过你,首先要按奴隶的身份向我打招呼。」
 
    彦基准备拉下裤子的拉链。
 
    「彦基,饶了我吧!」还没有说完一掌就打在他的肚子上。
 
    彦修端着盘子就在那里蹲下去。
 
    「听说今天要去兜风,为什么不告诉我。」
 
    「因为对你说,你也不会答应。」
 
    「所以你就趁我睡觉时想出去,然后和那小子去汽车旅馆寻乐,是不是?」 
    「不,不会……」
 
    「不要装傻!」脸上一记耳光。
 
    「快回答!是去作爱吧。」彦基一面说一面拉出肉棍,用头部在彦修脸上磨 来磨去。
 
    「饶了我吧,我会拒绝去兜风的……」彦修快要哭出来。
 
    「你不用拒绝。」
 
    「不,我说身体不舒服,就留在家里。」
 
    「不,你要去,去和他作爱,这是我的命令,知道吗?」
 
    「是。」彦修轻轻点头。
 
    「舔吧。」彦修任由他把肉棍塞进嘴里,开始用舌头舔。
 
    本来就亢奋的年轻肉棍,经过彦修柔软舌头的舔弄更加膨胀。从隔壁听到家 豪跟父亲说话的声音。
 
    「没有射精,就不准你走。」
 
    彦修拚命地吸吮,头向前后摇动。
 
    不久前还一点都不会口交方法的彦修,现在已经知道男人敏感的地方,会在 肉棍的龟头边缘下用舌尖舔,或把根部的肉袋含在嘴里吸吮。
 
    「我要射了,露出来一滴,我就不答应。」
 
    彦基抓住彦修的头发主动地抽插肉棍。
 
    喉咙深处被用力顶撞,快要流出眼泪。肉棍猛然胀大,嘴里立刻有很多温温 的体液。
 
    彦修皱起眉头,把那些液体吞下去。
 
    「站起来!」彦修拿着茶盘慢慢站起来。彦基的手立刻伸到彦修的内裤上。 
    「你要干什么?」
 
    「你不准动。」把内裤拉下去,然后从脚下脱掉,再让他穿回牛仔裤。 
    「这样会更有刺激,你去吧。」彦修被彦基推出去。
 
    「去兜风之前先到我房里来,我要看你穿什么衣服。」
 
    (三)
 
    三十分钟后,彦修在毛衣上穿套装来到彦基的房间,不穿内裤外出,心里还 是感到很悲哀,家豪说笑话时,也不能像刚才那样痛快地笑。
 
    彦修歎一口气,犹豫一下后敲门。
 
    「请进。」
 
    打开门走进去,面对书桌的彦基,坐在旋转椅上转过来。
 
    「你过来。」
 
    彦修只好来到彦基的面前。
 
    「你忘记奴隶见到主人时要怎么做吗?」
 
    彦修只好拉下裤子的拉炼,掏出阳物,年轻的下体穿着突出形状的薄质三角 裤。
 
    「是为他穿的吗?」彦基立刻蹲在地上用手拉内裤。
 
    「彦基,求求你,让我穿内裤去兜风吧,不然我还是不要去。」
 
    「放心,我会让你穿内裤去的。」彦基不理他,把内外裤子全脱下来。 
    「在这里躺下。」
 
    彦修只好照他的话躺在床上。
 
    「你要做什么?」彦修看到彦基手上的刮鬍刀,表情开始紧张。
 
    「你不是要和他作爱吗?耻毛也应整理一下。」彦基拿起刮鬍膏就抹在彦修 的下腹部上。
 
    「不要动,重要的地方会受伤的。」
 
    彦修只好分开腿,彦基把刮鬍膏涂在雪白的肚子和黑色的毛上。
 
    「你不要动。」彦基看着极大胆的完全分开的大腿根,开始用刮鬍刀。 
    彦修忍不住用双手蒙住脸。可是发觉彦基不仅是改变形状,还要全部剃光时 紧张地抬起头。
 
    「我说过,动会受伤的。」彦基仍旧不停地用刮鬍刀刮。
 
    现在才理解彦基答应他去兜风的理由,耻毛被剃光,就是去兜风也不可能和 家豪作爱。
 
    剃光毛后彦基用毛巾擦乾净,再涂上润肤油。
 
    「剃好了,你自己看看吧。」
 
    彦修抬起头战战兢兢地看自己的下腹部。
 
    脸色通红地转头过去。
 
    「哈哈哈,这样和做奴隶的二哥最相配。」彦基冷冷地说完,把脱下来的内 裤丢给彦修。
 
    「去、去、去享受兜风吧,回来以后把详情告诉我。」
 
    彦修拿起内裤,从床上跳下来,尽量忍住不要哭泣,从彦基的房间跑出去。 
    *
 
    第二天早晨彦基带着彦修坐上地下铁。彦修和过去一样穿着长外套,下面完 全只穿内裤和鞋子。外套仅仅盖住屁股,附有弹性的健康大腿快暴露到大腿根, 这种打扮的年轻男子,在拥挤的电车里自然会成为色情狂的目标。
 
    「今天要表演二哥是奴隶的证明。」彦基这样说着让彦修坐上客满的电车。 
    昨天彦修是去兜风,但没有和家豪作爱,他实在无法解释剃光耻毛的原因。 家豪原以为可以上床的,所以不肯答应。彦修没有办法只好用嘴替他解决,彦基 听到这种情形后高兴地说:「二哥的那里是属於我一个人的。」
 
    现在成为彦基一个人专有的那个东西,快要被其他男人们的手指玩弄。 
    彦修的身体开始紧张,造成这种动机的还是彦基,他从后面拉起衣脚,以露 骨的动作开始摸彦修的屁股。彦修在这时候已经放弃抵抗,因为知道就是抗拒也 没有用。
 
    (我这一生大概只有做他的奴隶了。)
 
    四周的男人们都在悄悄看他反应。
 
    (那个男人就是被摸到也不会大叫的。)这样判断后,都把手伸过来。 
    第一个人的手伸进前面在内裤上抚摸下腹部。这时候彦修感到狼狈,用手里 的书去挡男人的手,可是一点也发生不了作用。
 
    趁这个机会另外一个男人的手伸过来,在充满弹性的大腿上抚摸,从内裤脚 向里侵入。
 
    彦修想,今天早晨离开家时,哀求半天才穿上的内裤在拥挤的电车里一点都 发挥不了作用。
 
    男人们在取得默契之后,开始脱彦修的内裤,彦修已经没有抗拒的方法。 
    从前后、左右偷偷伸进来的手慢慢向下拉内裤。
 
    不等拉到一半,男人们的手一起涌向已经毫无防备的大腿根。
 
    「啊!不要!」彦修在心里这样喊叫,这不仅是男人的手摸到已经没有东西 掩饰的男根,因为想拒绝男人的手紧闭大腿时,内裤顺势掉在脚下。
 
    彦修想像内裤掉下去的情景,赶快分开大腿阻止掉下去,但就在这刹那,男 人们的手到达菊穴。
 
    其中摸到下腹部的男人,突然停止活动的手,然后露出淫笑。
 
    (原来是这样的男人。)
 
    带着好奇和嘲笑的眼光看彦修的脸,然后用更淫秽的动作抚摸彦修的阴部。 
    彦修只有红着脸低下头,对大家认为他是变态的男人感到无比的羞耻。 
    可是把那里的毛剃光,只穿长外套和薄薄的一条三角裤坐上拥挤的电车,彦 修也不由得想到我确实不正常。
 
    当拉下他的内裤,对情人的家豪也没有说明的秘密,让这些的陌生男人知道 以后,不由得产生豁出去的念头,这时候对男人们的抚摸,身体也有了反应。 
    而且是在拥挤的电车里,随时都有被认识的人发现,这样的紧张感,使彦修 全身都感到无法形容的亢奋。
 
    这时候男人们的手指,不止是色情狂的动作,在彦修敏感的性感带,时而温 柔时而强烈地抚摸,完全像一个爱人的动作。
 
    彦修吐出火热的歎息,一面握紧书本在性感又悲哀的感觉中想到(我已经完 了……)
 
    自已的肉体用自己的意志已经无法控制了。
 
    从彦修的马眼流出来的蜜汁,使那些侵犯的男人们都感到惊讶,因为不断地 大量溢出。
 
    (四)
 
    让彦修产生那种意念,是听到电车驶进月台里的时候。这时候彦基让彦修下 车,跟在他的身后站在对面的月台。
 
    外套下什么也没有,刚才走下电车时,他必须要下决心穿上内裤,还是就那 样丢在车上。
 
    可是拉起掉在脚下的内裤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还是决定一只脚一只脚地 悄悄脱下内裤。
 
    当然他也没有捡起来的勇气,想到自己下车以后,白色三角袜掉在车上,让 很多乘客用好奇的眼光看,心里就感到非常难过。
 
    彦修站在月台白线的旁边,彦基站在他的前面。彦基穿着牛仔裤和球鞋。因 为彦修穿靴子的关系,并排在一起时他比彦基还高一点。
 
    (我为什么要受到这种人的控制?)忽然在心里产生这样的意念。
 
    容貌难看,头脑也不好,没有财产──无论怎么说也没有控制他的资格。但 事实上受到这个年纪比他小的男人支配,而且可能一辈子都这样。
 
    (只要没有他……)彦修凝视彦基,只要没有这个负担,一切都能回复原状。 
    视野里从右边出现电车,彦修没有犹豫,(要排除这个负担。)
 
    在几秒钟后月台上引起一阵骚动。
 
    *
 
    彦修到医院看彦基,是他住院一星期后的事。
 
    「你至少去一次看看彦基,他也很想见到你。」
 
    经过父亲这样说,彦修不得不来医院。
 
    在病房门轻轻敲几下。
 
    「请进。」
 
    听到里面的回答声,彦修轻轻推开门走进去。
 
    彦基躺在床上看杂志,看到彦修走进来,也一言不语地继续看杂志。
 
    「你的情形怎么样?」彦修站在床边战战兢兢地问。
 
    「没有听医生说吗?」
 
    「左脚好像永远不能复原了,这是说今后我是跛脚了。」
 
    「对不起。」本来没有道歉的意思,可是听他这样说,不由己说出这样的话。 
    「道歉也不能使我的脚复原了。」彦基放下杂志,在睡衣口袋里拿出烟用打 火机点燃。
 
    「我倒希望能保证以后不再做那种事。这样两个人在一起时,不知什么时候 你会杀我,无法安心睡觉。」
 
    「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
 
    「不用解释了,警察认为我是受到考试的压力,一时冲动地卧轨自杀,这样 不是很好吗?」
 
    「我会补偿你的。」彦修垂下头。
 
    「希望是这样,对了,找到那些录影带了吗?在我住院的时候,到我房间找 过吧。」
 
    「找到了吗?」
 
    「没有……」彦基得意地笑了一下。
 
    「幸亏没有藏在房间里,那是藏在别的地方,我还把一封信交给昨天来看我 的朋友。」
 
    「什么信?」
 
    「为了不让二哥再次杀我,想知道内容吗?」
 
    彦修反射性地点头。
 
    「如果我莫名奇妙地死了,朋友会打开那封信,信上写着二哥企图杀死我的 信,以及今后还有那种可能,看过信就送交给警察。」
 
    彦基把烟蒂丢到果汁的空罐里。
 
    「我是防止二哥做杀人凶手,关於补偿的事,你会为我做什么呢?」
 
    「我还不知道,可是我会……」
 
    「这个先不要说,你忘了一件事吧?」
 
    「二哥到现在为止仍旧是我的奴隶,听到没有?」彦基突然用强烈的口吻。 「你要说清楚。」
 
    「我是……彦基的……奴隶……」彦修的声音在颤抖。
 
    「那么照往常一样打招呼吧。」
 
    因为这是在医院里,彦修露出哀求的眼光,可是彦基的表情比以前更冷酷, 「快一点,护士随时会来的。」
 
    彦修咬一下嘴唇,然后像认命似得慢慢拉下牛仔裤,随着腰腹露出饱满的男 根。
 
    「好漂亮的屌,二哥的屌是永远不会看腻的。今天为什么没有穿热裤来。」 
    「对不起。」彦修只有这样道歉。
 
    「今天你要脱下内裤回去,这是处罚。」
 
    「靠过来一点。」
 
    彦修低着头走过去,彦基的手立刻伸出来在大腿根上隆起的部分抚摸,因为 相隔一星期,显出非常贪婪的样子。
 
    「把三角裤脱下来。」
 
    「彦基,不要在这里,饶了我吧。」彦修忍不住这样哀求。
 
    「你在地下铁上被那些色情狂摸时,也感到性欲的。」
 
    彦修忍住哭声,自己动手三角裤拉到大腿下面。
 
    「一星期就长出很多了。」彦基的手指在隆起的胯上抚摸短短的毛。彦修忍 不住咬紧嘴唇。
 
    「现在轮到二哥了。」彦基说完就拉开被子脱下睡裤。
 
    彦修含着眼泪,用朦胧的眼光望着下腹部上的东西。
 
    「要快一点,不然会有人来了。」
 
    经他这样催促不得不低下头,用手抓住轻轻含在嘴里。意外地那是萎缩的东 西,除非是刚射精,从来没有看过这种情形。就是用舌头舔也没有发生变化。彦 修继续努力地弄下去时,彦基哼一声,身体也颤抖一下,就用力抓住彦修的头发, 流出白液。
 
    彦修无奈,如此也杀不死他,这种生活到底要多久才会结束呢?彦修的脑中 已一片空白了。
 
    *
 
    「今晚你要住在这里。」
 
    一星期后彦基这样命令他,彦修就先回家做准备。
 
    从一星期前第一次看他以后连续三天,彦修被迫用嘴为他服务,但多么努力, 彦基没有像以前那样勃起,后来彦基也不要他做了。
 
    「这是我要朋友买来的。」
 
    这样说着让彦修穿上金属制的贞操带。还说:「我是怕二哥有外遇。」 
    从此以后去探望他,取下贞操带,然后刮毛成为日课。
 
    受不了的是彦修,几乎整天都要带着金属制的东西生活,虽然影响不大,但 精神上却极为难受。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