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陈宝莲和翁虹的死刑直播
陈宝莲和翁虹的死刑直播
            陈宝莲和翁虹的死刑直播
 

 
             [凤凰卫视生活台]
 
  凤凰台:「这里是凤凰卫视生活台,今晚的嘉宾是陈宝莲小姐,陈小姐,我 台的另外一个频道也正在同时向翁虹小姐作采访,今晚,你们二位将被执行死刑, 请问,你是否已经得到了这个消息?」
 
  陈:「是的,今天的早些时候,我得到了确认函,虽然三天前我的经理人就 通知了我,但当时并没有立刻确定下来。」
 
  凤凰台:「您能详细的给观众介绍一下事情的经过吗?」
 
  陈:「好的,几年前,我和翁小姐同时和嘉和电影公司签署了一份限薪的合 约,合约规定,一旦我们的薪水超过一定的限额,就会采取电影行业的一条特别 法律,即判处我们死刑。」
 
  凤凰台:「原来是这样,我台还保留有你当时签约时的录象资料,让我们来 共同回顾一下。」
 
  陈:「是的,我当时接受过吴小莉的采访,那真是让人难忘的一天,喔,看, 我当时的披肩长发,多飘逸呀。」
 
  凤凰台:「你那时的笑容也很灿烂,不过现在,你对当时的签约行为感到后 悔了吗?」
 
  陈:「当然不会,我认为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维护法律的尊严。」
 
  凤凰台:「后来事情又是如何发展的呢?」
 
  陈:「你指的是……?」
 
  凤凰台:「你的经理人没有及时通知你的收入状况吗?」
 
  陈:「他是有些糊涂,但也不能全怪他,我忘了告诉他我签的这个合约的细 节,可能翁虹小姐也犯了和我同样的错吧。」
 
  凤凰台:「这么说,是粗心导致了现在这个结果?」
 
  陈:「也许是,也许不是,这个问题不太讲得清楚。」
 
  凤凰台:「那么现在还有改变合约的可能吗?」
 
  陈:「有是有,但我觉得没有必要去改变什么。」
 
  凤凰台:「现在的情况如何?」
 
  陈:「采访结束后,我会被直接带到刑前准备室,我希望在那里能够提前见 到刽子手,因为我还有几个问题要问他,然后是换衣服,我得到许可可以穿自己 喜欢的衣服受刑,作为演员,我希望一切完美无缺。」
 
  凤凰台:「你的服装已经选好了吗?」
 
  陈:「是的,他们说,只要衣服的领子挡不住脖子,任何衣服都可以穿,所 以我选了一件红绿黄色环形条纹的背心,牛仔裤和黑色长筒袜。」
 
  凤凰台:「听起来很不错。」
 
  陈:「别忘了我的那对钻石耳环,今晚我要戴上它。」
 
  凤凰台:「是在35届金马奖颁奖晚会上戴的那对耳环吗?」
 
  陈:「是的。」
 
  凤凰台:「你刚才提到他们不让穿挡住脖子的衣服,这应该是一个暗示,你 认为他们会如何处决你呢?」
 
  陈:「哈,是的,三天前,我刚得到通知时,他们告诉我可能是钉在十字架 上烧死,或者是斩首,当然,现在我的律师已经正式通知我,他们选择斩首的方 式处决我。」
 
  凤凰台:「你认为他们是用剑还是斧头,或者其他的什么?」
 
  陈:「我想会用斧头吧。」
 
  凤凰台:「就象这个吗?」(电视屏幕上出现了一把利斧,靠在一个粘满了 黑色血污的木桩旁)
 
  陈:「应该差不多。」
 
  凤凰台:「一看到它,就会给人们带来无限的遐想。」
 
  陈:「希望是这样,毕竟,象这次这样能现场直播的机会太少了。」
 
  凤凰台:「是的,说到电视台,翁虹小姐正在我台的MTV频道作直播,请 导播将镜头转到MTV频道,一起来看一下。」
 
  陈:「好的。」
 
             [凤凰卫视MTV台]
 
  MTV:「翁小姐,你好,我台正在做现场直播,向各位观众宣读你和陈宝 莲小姐的死刑判决书」
 
  翁:「什么?我有点不太明白你的话。」
 
  MTV:「你还记得吗,几年前你签过一个合同,限制你的演出收入。」 
  翁:「是有这么回事。」
 
  MTV:「我很遗憾的通知您,您已经违约了。」
 
  翁虹:「啊!原来是这样,那会怎么样呢?」
 
  MTV:「采访结束后,你会被带到刑前准备室,你有选择一套受刑衣服的 机会,然后会被处决。」
 
  翁:「天哪,原来一切你们都安排好了。」
 
  MTV:「你知道处决的方式吗?按照惯例,是烧死在十字架上,或是斩首」 
  翁:「……」
 
  MTV:「实际上陈小姐的律师已经为你们安排好了,是斩首。」
 
  翁:「太酷了,他们是用剑,斧头还是断头台?」
 
  MTV:「我也不太清楚,你喜欢什么方式?」
 
  翁:「说不上,不过听起来好象都不错。」
 
  MTV:「据我台刚刚得到的消息,这次行刑是用斧头,你的感觉如何?」 
  翁:「太棒了,我喜欢这个选择。」
 
  MTV:「确实不错,我台目前保存有两段斩首的记录片,让我们来欣赏一 下,第一部是台湾的舒淇女士。」
 
  翁:「她好象很享受的样子。」
 
  MTV:「第二部是香港的萧亚轩小姐。」
 
  翁:「我还以为在香港,大家都用断头台呢。」
 
  MTV:「我想在这种国际大都市,各种方法都是许可的。」
 
  翁:「看,她的眼睛一直无法从斧头上移开,真是一把锋利的斧子,我现在 开始有些激动了。」
 
  MTV:「我也一样,因为马上我们就要直播这次行刑了。」
 
  翁:「希望你们能拍出让观众满意的记录片。」
 
  MTV:「我们会努力的,非常感谢翁小姐参加今晚的节目,法警已经到达 了直播室外,正等着将您带走。」
 
  翁:「最好还是不要让他们等下去了,祝你好运,希望大家一会儿能看到精 彩绝伦的斩首。」
 
             [凤凰卫视生活台]
 
  凤凰台:「陈小姐,看上去,翁小姐的表现不错。」
 
  陈:「是的,我们都在期盼着,现在总算就要实现了……」
 
  凤凰台:「对不起,打断一下,我得到消息,法警已经等在门外了。」 
  陈:「好的,非常高兴能与你聊天。」
 
              [刑前准备室]
 
  监斩官:「女士们,晚上好,欢迎你们来到刑前准备室,在这里,我们将共 同度过短暂的时光,我将确保为两位做好服务工作。陈小姐,听说你想见刽子手, 是吗?」
 
  陈:「是的,如果可以的话。」
 
  监斩官:「当然可以,你跟着法警走,他们会陪你过去。」
 
  翁虹:「对不起,请问照片上的女孩是谁?我想我应该见过她。」(在准备 室外的海报栏前,翁虹看着一张海报上的模特)
 
  监斩官:「她是林忆莲,台湾歌手,这张照片是昨天她被斩首前几秒钟拍的, 左边站着的是法警,左边的就是刽子手。」
 
  翁:「他们对她做了些什么?」
 
  监斩官:「我想是在断头台上执行的,最近斩首的人太多,我有些记不清了。 不过,我想你也认识旁边那张海报上的明星吧,她是叶玉卿,好象也是被送上了 断头台」
 
  翁:「既然刚刚处死的两位都用断头台,为什么我和陈宝莲要用斧头斩首呢。」 
  监斩官:「别担心你漂亮的小脑袋,看看这张海报。」(他指着一张巨大的 海报,一个漂亮的女孩将脖子放在木桩上,露出雪白的脖颈)
 
  监斩官:「这也是昨天拍的,一个志愿者帮助训练我们的刽子手,每天,都 有很多这样的志愿者,我们的刽子手的职业素质是最高的。」
 
  监斩官:「再看这一张,这是朱茵,她特地要求我们要用木桩。为此,我们 特地制作了一个新的。」
 
  监斩官:「去年元旦,作为庆祝晚会的高潮,她在15万市民前被斩首,斩 首后的斧子和木桩被当场拍卖,用于慈善事业。」
 
  翁:「我看过报道,很可惜,当时我正忙着拍片,不在现场。」
 
  监斩官:「是有点可惜,不过,现在我们该回到准备室了。」
 
              [行刑训练区]
 
  陈:「嘿,你好,我是陈宝莲,听说你是今晚的刽子手。」
 
  刽子手:「是的,小姐,很愿意为您效劳,今晚,我会砍掉你们两个人的头, 我已经为此训练了很长时间了。」
 
  陈:「看得出来,呕,看看你的胳膊,可真强壮呀。」
 
  刽子手:「这就是我天天挥舞斧头的结果。」
 
  陈:「斧子很重吧?」
 
  刽子手:「相当的重,所以一天砍两个头的话可以算是重体力劳动。」 
  陈:「虽然这么说,可是也很值得呀。」
 
  刽子手:「那当然喽,你们都是大美人,当我得知受害者是你们两个时,真 是太激动了,要知道,我最喜欢你演的灯草和尚……」
 
  陈:「……我听说你的技术最好,毕竟我的脖子很细。」
 
  法警:「对不起,陈小姐,该回去做刑前准备了。」
 
  陈:「好,我现在回去换衣服了,一会见。」
 
  刽子手:「一会儿见,祝你好运。」
 
  陈:「也祝你好运。」
 
               [行刑前]
 
  翁虹听到有人在敲准备室的门。
 
  「什么事?」
 
  「时间到了。」
 
  当门打开时,翁虹从床上站了起来。
 
  法警:「你真漂亮,翁小姐,刽子手今晚会有一个美丽动人的靶子。」看到 她穿了一件贴身的真丝短裙,法警忍不住恭维。
 
  翁:「谢谢,我还要套上一件风衣,希望这身打扮能够让媒体满意。」她露 出迷人的微笑。
 
  法警:「还有风衣?」
 
  翁:「是的,…不过别担心,当我跪在木桩前的时候,我会提前脱掉的。」 
  法警:「那就好。」
 
  翁:「陈小姐准备好了吗?」
 
  法警:「她已经等在外边了。」
 
  翁:「那我们快走吧。」
 
                [刑台]
 
  当被带出屋子的时候,翁虹看到了前面高高搭起的刑台,上面摆放着两把一 模一样的雪亮的斧头和两个一模一样的木桩。斧子斜靠着木桩,发出阴森的寒光, 法警架住她的双臂,将她拖上了刑台,上面,陈宝莲已经和刽子手等在那里。 
  刽子手:「你们谁先来?」
 
  两个女孩互相看了看。
 
  翁虹:「我先。」
 
  刽子手:「好。」他拎起了斧子。
 
  两个女孩向对方走过去,翁虹的嗓音中带着哭腔:「我先走一步了,你保重。」 
  她吻了一下陈宝莲的脸:「太不可思议了,做梦我也想不到我们会在刑场上 走完一生。」
 
  陈宝莲:「这是我盼望已久的。」
 
  刽子手打断了她们:「对不起,女士们,这是现场直播,我们必须按照时间 表行事。」
 
  翁:「对不起,请吧。」
 
  翁虹走到一个木桩前,脱掉了风衣,一看到她在短裙下玲珑有致的身材,观 众和记者们的声音一下子变小了。刽子手将她的双腕绑在身后,用膝盖向她的腿 弯一点,翁虹自然的跪了下去,一个柳条编的筐子被放在木桩前,里面铺了一层 厚厚的干草。翁虹扭头看了看刽子手,他做了一个手势,指着木桩,翁虹明白了, 向前将脖子放在木桩上,刽子手站在她的右边,轻轻的将她的秀发挽到头后,然 后高高举起斧子,瞄准了翁虹光洁的脖颈,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全身颤抖, 脸色苍白,在漫长而又短暂的几秒钟后,一股风声掠过她的耳边,带着一声巨响 跺在砧板上,她美丽的头颅向前飞去,准确的落在篮子里。脖子里喷出一股鲜红 的血雾,好象要迷住观众们的眼睛。
 
  刽子手放下斧子,走到另一个木桩前,陈宝莲早已经站在那里。
 
  她轻轻的将背心从头上脱下来,里面什么都没穿,两只雪白的玉乳腾的弹开 来,第一次亲眼见到朝思暮想的乳房,时间好象一下子凝固了,所有人再也发不 出一丝声音,全场的目光全部集中到那两个粉红色的小樱桃上,连电视台的记者 也忘了说话,电视中寂静一片。
 
  陈宝莲并没有停下来,她的双手又将牛仔裤慢慢褪下来,然后用拇指轻轻勾 住黑色蕾丝内裤的带子,丰臀轻扭,将内裤一点点褪下来,浑圆的两半屁股对着 观众,又猛的转过身来,修剪得体的阴毛暴露在所有人面前,现场猛的炸了,大 家发出狂燥的叫好声。
 
  这一切都是她的代理人安排的,事先,根本大家都没有想到这个现场秀会是 裸体执行的,所以全没有思想准备,陈宝莲,作为一个三级片艳星,活着的时候 把她的一切都无私的献给了男人,就是死。也要为男人而死。她要拍一部三级片 的绝唱。
 
  她自己跪下来,仰头望着前面要夺去她生命的人:「我代翁小姐谢谢你。」 她温柔的双手按在他高高顶起的裤子上,掏出肉棒,吞进喉咙里,慢慢套弄起来, 刽子手抓住她的秀发,紧紧按住,腿好象不听使唤的要软下来,最后,他爆发在 她的嘴里,将白浆射进她的口中。
 
  陈宝莲一边大口的吞咽,一边幸福的呻吟着,将大肉棒舔的干干净净,才松 开双唇,轻轻的说:「杀了我吧。」
 
  刽子手看着这个跪在脚边的女人,两只钻石耳环发出璀璨的光芒。
 
  他的大手轻抚着她光滑的脸庞,她迷醉的吻着他的腿,声音不清的乞求着: 「杀了我吧。」
 
  他递给她一条长长的缎带:「你要先把头发扎起来,这样,我才能看到你的 脖子。」
 
  陈宝莲接过缎带,点点头,将头发扎在头顶。
 
  刽子手欣赏着自己这个猎物的细长脖颈,将她的双手紧紧绑在身后,然后给 了陈宝莲一个眼神,没有让他失望,陈宝莲立刻明白了,她发现自己离木桩还有 一段距离,就向前跪行了几步,将头慢慢贴在木桩上面。玉乳下垂,臀部高耸, 将一丛黑毛包绕的粉红色肉缝奉献给大家。
 
  当刽子手站在她的右边时,她的嘴里还在回味着精液的味道,她很清楚,他 已经举起了斧子,恰好在她的脖子上方,她望在前面的柳条筐,感到自己两腿一 热,大量的淫水流了下来,她的高潮爆发了。亮亮的液体顺着大腿的内侧流下来, 不过,没有人注意到这个细节,所有的目光都随着斧子划出的那道银光落到她的 脖子上,她的头干净利落的飞进了柳条筐,一道急速的血液从脖颈中喷出。同时, 她失禁了,一束亮亮的尿液也从撅起的黑毛丛中高高的射向了天空,淡淡的臊味 和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好,各位观众,今天的斩首就直播到这里,之后我们会进行斧子和木桩的 拍卖,经过陈宝莲代理人的同意,她的头颅和尸体也将参加今天的拍卖会,拍卖 所得将用于研制将女尸作为城市雕塑的长期保存方法,希望各位投标人能得到自 己满意的货品;谢谢观看,下期节目再见。」
 
  (后记,惊闻陈宝莲自杀,回味灯草和尚,已成绝唱,唏嘘之余,特做此文 以示纪念,愿陈宝莲在天之灵能够安息。本文框架结构来源于一国外非收费网站, 经作者再创作,如有雷同,敬请谅解。2002年8月4日于深圳)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mlcf1995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