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碧玉鸳鸯扣】(全)
【碧玉鸳鸯扣】(全)
               碧玉鸳鸯扣
 


作者∶逍遥淫子
 字数:90729
 编排:scofield1031
下载次数: 249



 




*********************************** 
  小弟第一编情色武侠,一改前人作风,将性技融入武功,再加乱伦情节,希 望受欢迎,希望大家多给意见,否则很难写下去。
 
*********************************** 


              第一回 传功
 
  「花心,玉扣,左肉壁,再刺花心」,只听到练功房中传出一女子的吆喝声 及一极重的呼吸声
 
  只见房内东首站着一中年妇人,口中不停叫喊,房中间站了一十七八岁的男 孩,该男孩双眼被蒙起,身穿一件白衣,白衣下身摺起,下身什么都未穿,光着 屁股在用力向前挺。
 
  原来在这少年前放了一个假人,这假人用牛皮做成,只是下阴位置做得异常 精细,跟一般女人牝户没有分别,大小肉壁,花心,以及那在牝户顶的玉扣都做 得一丝不拘,那妇人叫那一个位置,少年便挺起肉茎刺去,大约有一盏茶的功夫, 少年气息渐沉,那一下花心便刺了在肉壁上
 
  拍的一声,那妇人便打了少年一耳扣子,口中大骂「没用的东西,才一盏茶 便不支了」
 
  那少年不敢动弹,只是小声回了一句「妈,孩儿知错了……」
 
  那妇人说:「除下黑布,看看自己的得性」
 
  少年乖乖的除下眼上黑布,看了一下自己的玉茎,不禁低下了头,玉茎龟头 已呈深紫色,马口已流出不少淫水,看样子不出三十下抽送,便要了泄了
 
  那妇人再说:「一个假人都不能抽送三百下,嘿,要是换了老娘的玉洞,你 三下也过不了,更何况找那贱人报仇」
 
  「唉,当年你爹的逍遥十二鞭,不知吸尽几多女侠阴精,多少英雄的阳精也 被他尽数吸去」
 
  「去,再去练玄冥功」
 
  男孩说:「是」,转眼便有仆人端上两盘水,一盘是刚烧好的开水,另一盘 是用地牢藏冰溶开的雪水,那仆人将两盘水放在少年前,用手托起少年的玉茎, 用勺子盛起一勺冰水往玉茎上一倾,换了是常人,玉茎必收缩无疑,但少年之玉 茎不但不缩,反而龟头现深红色,比起刚刚要泄的样子更俱挑战性。
 
  那仆人马上用勺子盛起开水往那玉茎淋下,少年面色不变,玉茎依然挺拔, 如是者冷热互淋差不多一百回,少年的玉茎依然硬孛孛
 
  那妇人此时面上才有一丝笑容,说到「来旺,继续帮少爷练三百回」,对那 少年说「明儿,这才像个逍遥庄少座主的样子」,说罢便走出房去。
 
  这座名叫「丁家堡」,庄主原是外号「乐不思蜀」丁子弁的庄子,这丁子弁 是逍遥派的弟子,逍遥派原名「逍遥教」,由西域于东汉时传入中土,武功怪异, 注重阴阳采补之道,派下男女弟子,除习武功外,更以「阴阳双收」为内功基础, 男女乐悦间互采其精,以达强身延寿之效,但后来由于杂交太多,反而影响其力, 以至男衰女竭,更被人灌以「大被教」之名以笑其杂交之俗
 
  至东汉未年,逍遥教主司马燃一改其教法,主张「采补有方,双修共悦,不 滥不限,造福万民」,教中上下杂交大减,而以「阴阳双收」为本,更自创「逍 遥十二鞭」,即玉茎十二种刺法,加以遥派教本身武功,自成一派,改称「逍遥 派」。
 
  此时,天下混乱,群豪并起,逍遥派参与王巾军之起事,但终为袁绍,曹操 等围剿,司马燃突围,率数百弟子逃入深山,司马燃不久便病逝,由于没有儿子, 只有一独生女司马若水,众人便立司马若水为掌门,这司马若水武功及采补术尽 得其父真傅,更冰雪聪明,自创「妙兰六手」。
 
  此六手有三十六变化,任何男子之阳物,被此六手一弄,便阳精尽泄,江湖 上未有人能在五手以外而不泄,司马若水是女子,这「逍遥十二鞭」当无法练, 但自创了「玉门法」,其精妙处可以于交沟时使阴户收放自如,阴道可收紧及增 加吸力,如胶如漆,寻常男子被其一吸,鲜有不泄者,如硬要强忍,「玉门法」 会发出更大吸力,轻则连泄伤身,重则精尽人亡
 
  而「逍遥十二鞭」则由派中男弟子依司马燃遗下秘笈修练,但众人资质所限, 鲜有弟子练成全十二式,「逍遥派」精于采补练丹之道,也不用打家劫舍,光是 帮人看病卖丹已可衣食丰足,那时男人多有数房妻妾,很容易患上「色痨」,如 果找上「逍遥派」帮忙,便会遣出一男一女弟子,上其府上,教其及妻妾「阴阳 双修」之道,收入甚丰。
 
  传至南宋,这「逍遥派」已名满天下,弟子分布大江南北,这丁子弁便是 「逍遥派」数百年来第一位可以练成「逍遥十二鞭」的男弟子,但他生性放浪, 又好杯中物,便是不想当掌门,娶了同门师妹江小月,搬到杭州建庄自住,闲时 不收徒弟,只爱和妻子双修,和朋友饮酒,不久便生下了独子丁天明,便是那练 功房内的少年,而那妇人便是江小月,丁天明的母亲。江小月刚才催促丁天明练 的便是「逍遥十二鞭」。
 
  这丁子弁数年前到关外访友,回家途中,不知如何得罪了「辽东神女」龙应 儿,被龙应儿施出独门功法,吸得精尽人亡,客死异乡,龙应儿得势不饶人,领 其师兄「阴阳剑」屠英伟,来到「丁家堡」将江小月制服,屠英伟和江小月交沟 足足三天,本来江小月的「玉门法」已修得不错,数次要将屠英伟吸泄,但因龙 应儿在旁相坐,而丁子弁的母亲刚巧上山参禅,世孤力弱下,自已反比屠英伟弄 得连泄十二次阴精,功力大损,休息数年而只能回复七成功力,所以更加恨上加 恨,催迫儿子苦练「逍遥十二鞭」,以报父仇
 
  话说那江小月走出练功房后,便走到内园一处小屋,屋内有十数少年及二姑 娘在练功,有的挺住肉茎在刺假人,有的在练手脚上功夫,有两名挺起玉茎向躺 在地上的两名少女的牝户中抽送,但见两少女面不红,心不跳,用大小玉唇一收 一放,丝毫不落下风,他们一见丁小月入来,都叫了声「师父」,
 
  江小月唔了一声,叫到「天儿,能儿,雪儿,和儿」,马上有四名少年应声 上前,这些都是在丁子弁死后收的徒弟,一来自已要有阳气修练,二则多收弟子 以便报仇,这些少年都是十或十一岁入门,满十二岁江小月便帮他们破瓜,以吸 童子第一次阳精,童子第一次阳精是最纯阳之物,江小月一以其养伤,一化成阴 精传给儿子。
 
  江小月看了那四少年的玉茎,都是直直的,虽不大但龟头已涨成深红色,心 下一乐,说道:「你们四个,今天师傅帮你开窍」四少年面上大喜,开窍即是破 瓜,之后便可和女弟子「阴阳双修」,一起应道:「谢师傅」
 
  当下江小月领四少年到了练功房,丁天明已练完玄冥功,正在用玉茎刺向假 人,一见母亲带了四名小师弟入来,便知母亲要传功给自己,当下便停下,四名 少年叫到:「大师兄」
 
  丁天明笑道:「好啊,今天师傅帮你们开窍了」
 
  说完便坐下调息,江小月道:「能儿,你躺下」那名叫能儿的少年便躺左地 上,玉茎仍然硬挺,江小月用手拣起白袍,完来其下身什么都没穿,一双丰膄的 雪白大腿,中间的牝户外玉唇现深啡色,但比一般人厚,内玉唇呈粉红色如少女 一般,大小玉唇中的肉缝更是嫩红欲滴,五名少年不禁吞了啖口水,丁天明虽不 是第一次见母亲的牝户,但仍暗暗喝采,心道:「娘的穴真不愧为」逍遥玉门 「,完来江小月在逍遥派中,牝户以湿,温,紧,香,红名列逍遥玉门第一位。 
  江小月用手在牝户口弄了一弄,便一坐到能儿身上,手一抜,能儿整条肉茎 便没入牝户中,一道热力由师傅牝户中传来,说不出的舒服,江小月一摆肥臀, 便抽送起来
 
  能儿叫到:「啊,师傅……啊」但觉师傅牝户内如湿紧的小路,将玉茎紧紧 吸住,江小月只摆了六七下,能儿便大叫:「师传……」
 
  一股至纯阳精便喷出直入花心,江小月提肛,吸气向后躺下双手撑起肥臀, 运起内力将阳精吸尽,约一盏茶的功夫,只见江小月舒一口气,叫道:「天明, 来吧」,丁天明等了很久了,急不及待地抱住母亲,将母亲一只脚放在肩上,手 扶玉茎推送入母亲的牝户中,好一招「马摇蹄」
 
  江小月啊的一声道:「好儿子,这一招」斜刺花心马摇蹄「有你爹五成了」 
  当下丁天明不作声,抽送了一百下,然后将母亲另一只腿也放到肩上,成 「海鸥翔」之式,可是并不深插,只是送入约一个龟头,此仍刺激花心的最好方 法,问道:「娘,舒服吗……」
 
  江小月运起玉门法抵挡,但仍被儿子的玉茎肏得畅快非常,叫道:「好儿子, 你用的好……啊」
 
  四少年望见大师兄和师傅过招,都不出声,心中不禁配服大师兄的功夫
 
  但见丁天明抽送间,江小月突然拉开上身,露出一对白大乳房,丁天明叫: 「娘,干吗?」
 
  江小月道:「要……要试一试我儿的真功夫」,原来「逍遥派」同门之间比 试都不会将女方上衣脱去,是怕男子定力稍差,便太快泄阳精,而女方阴精未喷, 倒损了男方之功,江小月如此做便是要试一试儿子的定力
 
  只见丁天明也不理那双乳房,放下母亲双脚,玉茎改向深处送,一手使劲按 在母亲的花心上搓揉,另一手用两指挟住母亲右乳头上搓揉,这一变招,江小月 登时觉得如有升天般感觉,大叫:「啊……我儿……来了」,即时一股烫热无比 的阴精喷出,丁天明马上收紧心神,以丹田引玉茎吸引阴精,只见母亲在喘气, 于是抽出玉茎,用口在母亲的牝户上吸啜剩下之阴精,这一吸又将江小月吸得啊 啊叫……
 
  不一会,江小月坐起身,笑到:「我儿的功夫真不差」
 
  丁天明答:「是娘让孩儿了,娘的玉门功未运足」
 
  江小月笑了一下,叫道:「天儿,到你了」
 
  如是者,江小月帮四徒破身,又和儿子交沟多三次,但一次都不许天明射阳 精,井告介儿子:「非十二时晨后不可,如十二时晨后不泄,那又变得阳气太盛, 明白吗?」
 
  再问:「和儿,为何刚才你三位师兄弟都受不了为师六七摇摆便泄了,而你 却顶住为师二十多下」
 
  和儿答:「我不看师傅的眼睛,一看马上有销魂之感,所以能捱到二十下」 
  江小月说:「好聪明,你们都明白了么」
 
  众人答:「明白」
 
  江小月一看天色,叫他们都出去食饭,自己却在房内打坐。
 
  一宿无话,次日丁天明起床时,觉得跨下发热,玉茎涨得辛苦,算来已足十 二时晨,便到母亲房中,想便泄给母亲,这千金难求之物当孝敬母亲。
 
  来到母亲房中,不见江小月,心想一定去了师弟师妹处,未到小屋,已听见 入面的过招声,他心想:「娘正忙呢,不好打搅」于是在门口坐下看看入面,原 来母亲正和一弟子过招,两人用的正是丁家家传的擒拿手,只见江小月换了一身 黄衣裙,更加显得秀丽,和江小月过招的是马百川,最早入们的弟子之一,手脚 功夫及阴阳采补都已有一定根基,转眼已和师傅拆了数十招,只见江小月一掌打 去马百川右肩,马百川马上伸手去拿她前臂,她顺手一推右脚直踢马百川胸口, 马马百川毫无发应,硬地吃了一脚……向后退了数步
 
  江小月碎的一声,说:「川儿,你是什啦,一记穿心腿都避不开」
 
  马百川涨红了面:嚅嚅不作声
 
  江小月看了马百川下身一眼,见鼓起一大块,立时明白说道:「没用的家伙, 师傅提腿时,你看到师傅的牝户,便发呆,是不是?」
 
  丁天明立时明白,母亲裙内无穿内袴,这马百川一见师傅牝户,阳物一硬, 便分了心
 
  江小月说:「你师傅的牝户,你不知看了多少次,弄过多少次,还是分心, 要是陌生姑娘露给你看,你不是更没折……」
 
  马百川道:「那可不同,师父的是逍遥玉门第一位,百看不厌」
 
  江小月心下一喜,便不再骂了,接住说:「川儿,平儿,佳儿,义方,天桓, 今天再和你们练一练,上次你们不到一会便全泄了,今次如不能支持一盏茶的功 夫,今天便别吃饭了。」
 
  五人应到:「是」,这五人都是最先入门,功夫都有一定修为,丁天明心想 有戏可看,便留心起来
 
  只见五人围住江小月,摆出「投石问路」姿势,江小月扫了五人一眼,用手 挑起裙,缠在腰间,五人不禁抽了一口凉气,有些傍观弟子更叫了出来,原来江 小月今天刚剃了阴毛,一个粉红的牝户在阳光下更显动人,五人心想,不看,收 起心神,川儿,平儿先发招,一人一掌向师傅左右肩打去,佳儿,义方则从两则 直点师傅下胸,江小月向后一退,一个「摆尾腿先攻向身后没出招的天桓,那天 桓吓了一跳,双手合掌,硬挡了这一脚,江小月就是要借其力,身马上向前急飞, 双手便向川儿,平儿手拿去,川儿,平儿换掌为爪,反拿师傅的手臂,佳儿,义 方被师傅向后避开后,便马上连发五掌向师傅上中路天攻去,江小月挡开,借掌 力向后跳,这次天桓学乘了,马上跃起,向师傅脑门攻去,如是者转眼六人便拆 了过百招,江小月心中暗暗欢喜,眼角见到马百川伸出的掌招式已老,一手便捉 住其手臂,向自己一拉,跳出包围,马百川跌在地上,被江小月一手点了」曲池 「」三焦「两穴,登时躺下不能动弹。
 
  江小月挥手又挡开两掌,一手便把马马百川内袴脱下,马百川玉茎已硬,江 小月二话不说,向下一坐,马百川的玉茎已全条纳入牝户中,身子可不停下,左 右转动挡开四人之招,这一下,马百川心中暗暗叫苦,若是师傅一般抽送,到也 好应付,但现在是师传不停转磨自已龟头,唯有运起功,希望可以拖一时三刻 
  江小月分出两掌,一伸手便打了佳儿,义方小腿一下,两人即时跪下,不能 动弹,平儿心中一惊,向后便跳,江小月大叫:「那有那么便宜」
 
  起身跃出,空中便连发三掌,平儿转身便挡,那知江小月借一掌力向上跃起, 在平儿背上一拍,右手便擒住平儿,提住平儿,向后两个起落,一坐便又坐在马 百川的玉茎上,取位之准,今傍观徒儿大声叫好,
 
  江小月将平儿放在马百川身前,一手便解了三人内袴,左右手分持佳儿,义 方玉茎,施起「妙兰六手」,只见用姆指轻扫两人龟头,一下转了扫龟下之棱, 再用姆指搓揉马口,只见两人淫水从马口不断流出,两人面上又是舒服又是担心 ……江小月此时便用张口向前倾,一口便把平儿的玉茎含住,用小舌在平儿马口 上打转,平儿大叫:「啊……师傅」,这口舌技可是她自己独门功夫,在丁子弁 身上不知试了多少次,每次丁子弁最多可支持一柱香时间便泄了。
 
  丁天明看到平儿那欲仙欲死样,好生羨慕,心想:「娘可没将口技用在我身 上」
 
  再说天桓看到四人已被师傅制服,一时不知如何时好,看到师傅背对自己, 白滑肥大的肉臀一上一下,粉色的屁眼菊门一开一合,登时有了主意,心道: 「这前后夹击师傅讲过,不过未试过,但师傅说无论男女,菊门被插,一定会更 快出精,希望这招可逼师傅出阴精,不过倒是便宜了那马百川」
 
  当即脱下内袴,慢慢地向江小月走去,手不时套弄玉茎,弄上唾液,江小月 听到天桓从后走近,心中已知他意,心想:「天桓倒是聪明」,于是刻意抬起肉 臀,放松会阴,让屁眼菊门开得更大,天桓走迎到师傅身后,左手一按肉臀,右 手将玉茎送入屁眼菊门,腰力一挺,整条玉茎尽没入菊门中,可是马上心一凉: 「什么师傅的屁眼和牝户完全不同,整条玉茎被包实,热力逼人,当下不细想, 用力抽送起来,下面的马百川马上明白,挺腰便向师傅牝户猛插,两条玉茎一起 抽送,倒也教江小月十分受用,口中」唔,唔「有声,心道:」这两徒到也合拍 「当下轻轻运起」玉门法「以挡,两人抽送了上百下,江小月呼吸渐沉,马上加 快舌头动作,转了五十下,平儿大叫」啊,啊……「扑的一声,一股滚烫阳精便 射在师傅口内,江小月马上吞过乾净,她不欲徒儿多损耗,马上放开了平儿的玉 茎,那平儿气呼呼……马口还一滴一滴流出余精。
 
  这时,江小月,左手稍缓,右手加快套弄,义方叫了一声,一股浓精便喷出, 江小月转头张口,全数吞入口中,放开义方后,江小月更用右手伸到佳儿的阴囊 下,食指和姆指轻轻扫蛋,中指用力向佳儿会阴一点,佳儿即泄,江小月吞下佳 儿的阳精后,运起玉门法,收紧屁眼菊门,天桓和马百川马上觉得抽送困难,江 小月反客为主,肥臀上下摆动,只听天桓大叫:「师傅……」一股阳精直喷入菊 门,江小月说不出的受用,一时还不想天桓抽出玉茎,当下再加快在马百川身上 抽送,不到五下,马百川也喷了
 
  众人看到师傅连泄五玉茎,都佩服万分,一名少女道:「燕师姐,师父这」 
  妙兰六手「可真利害,上次我用在百川身上,他可一直没泄」
 
  那燕师姐道:「当然,我们未有师傅三成功力」那少女叫慕容菊,那燕师姐 叫燕春儿,都是江小月的女弟子
 
  江小月也不用休息,向众弟子解释刚才之战何处不当,何处应改,众人都听 得入神
 
  丁天明心想母亲没空,自己又饿,便走去厨房,一入厨房便大叫:「张妈, 有吃的没有,快锇死了」即时便马上有人应:「少爷请坐」,坐下不久便见张妈 捧上三味菜,加一壶酒,丁天明立时便吃,又大口大口饮酒,张妈笑道:「什么 事?」丁天明答:「今天看了一早夫人练功」张妈:「哦!少爷自便,张妈要干 活了」。
 
  张妈是江小月的婢女,跟江小月一起入丁家,今年已六十有一,丁家决定养 其终老,平时在厨房煮饭,粗活一概不用干。
 
  那丁天明酒饭吃了半,下身玉茎又涨大,他想:「今天娘是不行了,一会自 己套弄泄了吧」
 
  一眼看见张妈在弯腰洗菜,一阵风把她的下身裙吹起,她满手菜水,没空拉 下,只把一个肥屁股露了出来,心中一喜:「这张妈倒是一样不穿内袴」,只见 张妈的牝户周围生满毛,两片肉唇肥大深色,中间的肉缝倒一样鲜红,他母亲喜 乾净,所以不留阴毛,现在见到张妈牝户多毛,倒也另有兴奋,看了一回,心下 决定肏了张妈,当下脱去裤子内袴,用手涂此菜油在玉茎上,心怕张妈年老牝干 不好入,走到张妈身后,两手一抱肥屁股,把玉茎对准牝户,挺腰便送,一条大 玉茎直没至根,那张妈好像早有准备,双手继续洗菜,转眼丁天明便已抽送了一 百下,但见张妈淫水不多,口不作声,心下有气,便用起「逍遥十二鞭」直攻张 妈花心,右手食指便伸入张妈菊门,插了起来,只三十来下,张妈便淫水不住, 口中叫:「唔,唔……少爷……好舒服,丁天明一喜更用心挑花心,刺玉壁,只 把那张妈弄到出不了声,只在喉头发出」呜……「
 
  那张妈屁股比他娘大,肉又松,丁天明每下推送,都发出「拍拍」肉声,他 听得淫心更成,越是插得用力,张妈叫到:「少爷,请用九浅一深……啊」,丁 天明心道:「也好」
 
  便抽起玉茎,向入推至龟头没入至龟头棱便抽起,如此九次便加一次深插, 张妈登时淫水大喷,口中叫:「好少爷……」,如此抽送至第九回,那张妈已叫 道:「少……老身要丢了」,一大股阴精便喷出,丁天明是想泄阳,所以也不吸 那阴精自己也想喷出阳精,心下一想:「张妈不懂采补,又是外性人,还是留给 娘好」于是拔出玉茎,张妈用口为他清理。
 
  丁天明坐下,喝了口酒,张妈道:「少爷的」逍遥十二鞭「可已经有老爷的 五成功力,可喜啊」
 
  丁天明哦了一声:「我爹也肏过你?」
 
  张妈道:「当然,这丁家堡上下有那个女眷未被老爷收用过,老身有福,试 了老爷的」逍遥十二鞭「不下三十次,每次都令老身乐得上天」
 
  丁天明道:「唔,那你又如何会提我用九浅一深?」
 
  张妈道:「当时我想起有一次老爷和太夫人拆招……」丁天明道:「奶奶?」 
  张妈道:「是啊,那次老爷已抽送了太夫人不下五百下,可太夫人硬是不丢, 太夫人便教老爷:」儿呀,老牝是松的,你插深没用,要全取花心,九浅一深 「,当下老爷明白,便用起来,不到十回合太夫人便丢了」
 
  丁天明道:「原来如此」心下便有了主意「张妈,我先去了,有空再肏你」 
  张妈道:「少爷慢走,多谢少爷肯插老牝」
 
  丁天明手一扬,便向丁家堡后进走去,这丁家堡前中后三进,丁老夫人便住 在后进,到了后进东厢,登时有两婢请安:「少爷,来看老夫人?」
 
  「啊,怡心姐,怡情姐,你们都好」他虽是少爷,但对人十分有礼,下人也 不例外
 
  当下也不等通传,便入了房中,叫到「奶奶」
 
  「是明儿吗?」走出一老妇,只见她淡扫蛾眉,身穿青袍,看样子只五十来 岁,但其实已是六十有二,她原名庄素心,未嫁丁一弁父亲前是蛾眉派,这蛾眉 派剑法及采补术都自成一派,她嫁入丁家后,便不问江湖事,也将蛾眉采补术及 剑法传了媳妇江小月,江小月的口技便是她教的
 
  当下丁天明给奶奶嗑了头,丁老太扶起他道:「好明儿,坐下,为什么一整 个月不来瞧奶奶」
 
  丁天明坐下道:「娘逼练功紧了,所以没空」
 
  丁老太唉了一声:「小月命苦,一心报仇,苦了你啦」
 
  丁天明道:「也不辛苦,奶奶可好」
 
  丁老太道:「好……老身好得很,来,让奶奶瞧你练得如何」,丁天明便脱 下裤子,丁老太将玉茎捧在手上,见那玉茎长粗恰当,龟头圆太,龟头下之棱更 是深,虽未全硬,但已有跃跃欲试之势。
 
  丁老太道:「好好,小月教得不错,你先坐,奶奶还有经未念完。」说罢, 便到书枱则的一蒲团跪下,口中念念有词。
 
  这丁天明本就是来找祖母过招,所以也不穿回裤子,看见祖母的大屁股在青 袍下若隐若现,吞了口水又吞,再看好像看到两个黑洞在祖母的大屁股上,那玉 茎登时暴涨,龟头充血至深红色,但又不知知如何开口
 
  忽然丁老太道:「小兔罳子,你是为这个来的吧」语毕便反起长袍,一个白 白肥膄的屁股登时露了出来,牝户两唇略黑,但肉缝仍是紧紧的现深红色,黑色 的屁眼在两大瓣白肥肉中一开一合。
 
  丁天明大喜道:「谢奶奶成全」
 
  丁老太道:「嘿,那要看你有什么本事」仍然维持跪的姿势
 
  丁天明心想:「奶奶在考我」马上到丁老太身后仰卧,把头伸到祖母屁股下, 用舌头便向祖母的牝户舔去,舔了二三十下,便用舌尖在祖母的花心上打转,丁 老太即时流出不少淫水,心道「明儿的功夫大有进步」但是跪姿不动,丁天明心 想「奶奶真是高手」
 
  当下有恨恨地舔了百多下,面上满是祖母的淫水,即时将头退出,站起,扶 了玉茎便想向牝户送,心一转:「奶奶是高手老穴,何不反其道而行」
 
  于是将玉茎沾了些淫水,把整条玉茎插入祖母的屁眼,丁老太说不出的欢喜: 「明儿真聪明」,如是丁天明一面向祖母的屁眼抽送,一手便伸到祖母的牝户, 揉搓花心,抽送到一百下后,只听到祖母低声叫出「啊……」,那牝户的淫水湿 了整个蒲团
 
  丁天明于是从祖母的屁眼抽出,叫了声:「奶奶,扶好」丁老太两手肘撑地, 丁天明紧抱祖母双腿站起,丁老太登时成了头向下,牝户斜向天,丁天明屁股一 用力,整条玉茎便没入祖母的牝户中,再施起「九浅一深」之法,直把祖母插得 出世升天叫道:「……好好……好孙儿,你这叫什……么招」
 
  丁天明回道:「是娘教的,叫」推车倾泥「」……说话间丁老太已「嘿…… 嘿」大股阴精便丢了。
 
  丁天明放低祖母,反转她的身,只见好媚花眼笑,口中叫:「好孙儿…… 
  把奶奶弄上天了丁天明二话不说,扯开祖母上身,口便吮奶头,玉茎同时间 插了入牝户,丁老太知到孙儿要泄,马上用两条肥腿交在孙儿腰上,微用力成 「蚕缠绵」之势,丁天明又将咀接上祖母的咀,伸舌入,丁老太用舌相迎,下面 玉茎可不闲,抽送了二百下,丁天明发现祖母之穴不及母亲的多曲位,不过吸力 一样强,再抽送了数十下……
 
  便大叫:「奶奶,我要……」便射出阳精,忽然身后有人一拉,玉茎马口被 封,阳精便只出了一半
 
  回头见江小月笑骂:「小鬼头,肏你奶奶来了」
 
  这时丁老太已把一半阳精吸干,坐了起来笑道:「小月,教得不错」
 
  江小月道:「谢婆婆,媳妇来请安」丁老太说:「乾脆今天好好教他一教」 
  江小月道:「但听婆婆吩咐」
 
  丁老太道:「明儿,你要学会如何用玉茎分出不同牝户,不同的屁眼,才可 更上一层楼」
 
  江小月立事明白走去床上,脱了精光,丁老太也上了床,脱光了身子,丁天 明心道:「同肏两女,不是学过了吗?」也想上床
 
  江小月喝到:「不准,站好看牢了」,便和丁老太咀对咀,一个跪一个躺, 两个大屁股,两个牝户,两个屁眼便对住了丁天明
 
  江小月道:「你去拿黑布缠住眼,用玉茎刺入四穴之一,只入一下,再说出 是娘的牝户,还是奶奶的屁眼」
 
  于是丁天明便去缠眼,这时江小月向厅中待侯的怡心,怡情招手,打了眼色, 两婢即时明白,脱光衣服,走上床相拥,但是只在一傍等候
 
  这时丁天明一步一扶地回到床沿,眼上缠黑布,一条玉茎更硬直,江小月叫: 「来」,丁天明便上前一挺,入了一穴拔出玉茎道:「奶奶的牝户」
 
  「拍」便吃了一耳扣子只听母亲道:连你娘的玉洞也分不出「」再来「
 
  「奶奶的屁眼」「拍」又一耳扣子
 
  「娘的屁眼」「拍」又一耳扣子
 
  丁天明收好心神,再刺入一穴,又热又多曲位,叫道:「娘的牝户」
 
  江小月道:「对了」
 
  丁天明再刺入一穴,啊:「奶奶的屁眼」
 
  于是「娘的牝户」「奶奶的屁眼」「奶奶的牝户」此起彼落刺了一百余下。 
  都对了,这时江小月向怡心,怡情打了眼色,自己和丁老太滚到一边。
 
  丁天明一刺,心中一振,叫道:「不对,是牝户,可不是娘的,也不是奶奶 的」原来他刺了入怡心的牝户,接下来刺了十来下,都叫道:「不对」
 
  一手拉开黑布,见到娘和奶奶在床另一面,自己插的却是怡心,怡情
 
  说道:「怡心姐,怡情姐在捉弄我」
 
  怡心,怡情道:「小的不敢,是夫人吩咐的」
 
  江小月道:「明儿,大有进步」想到儿子有一半阳精未泄,再看到怡心,怡 情的淫水流了一大片便叫到:「明儿,帮你怡心姐,怡情姐乐一乐,也好泄了那 一半」
 
  丁天明道:「乐可以,不过那阳精一定要留给娘」江小月心下欢喜
 
  只见丁天明叫怡心,怡情躺好,抬起怡心双腿,一条玉茎便插入怡心牝户, 只觉紧紧的,无啥特别,心道:「年轻的牝户虽紧,但不及老牝来的多变化,比 起娘的更不用提」当下也无心恋战,用起「逍遥十二鞭」插将起来,江小月和丁 老太在傍指点,那怡心如何是丁天明对手,不一百下抽送,便连丢三次,双眼反 白。
 
  丁天明依样将怡情也搞得口吐凉气,一拔出玉茎,马上便向母亲身上压去 
  江小月笑道:「痴儿」
 
  丁老太说:「小月,辛苦你啦,今天好好乐一乐」,这时丁天明已将玉茎送 入母亲牝户,抬起母亲双腿,抽送起来……
 
  丁老太叫道:「怡心,怡情,帮夫人」
 
  恰心便走到床下,伸出舌头,舔江小月的屁眼,怡情便伏前轻咬江小月的乳 头,这一来江小月舒服得升天,丁老太双腿分开便往她咀上坐,丁小月明白婆婆 要送自已阴精,伸口便舔住江老太牝户
 
  江小月放松享受儿子的玉茎,也不运功,丁天明抽送到一百下,母亲便全身 抖起来,知道母亲要丢了,便放肛,一股阳精直喷花心,同时感受到母亲的阴精 热烫,而江老太的阴精亦源源送入,江小月将两股精融合,行一大周天,身上说 不出的舒服,内功又深了半分。
 
  丁天明搂住母亲,玉茎不肯拔出,江小月道:「痴儿,快拔出来」丁天明问: 「娘,可要多一次吗?」江小月励声道:「一次就是一次」,丁天明乖乖将玉茎 拔出。
 
  「你师姐的信到了吗?」丁老太问江小月「到了,说好十月底到」
 
  「嘿嘿,丁家堡又热闹了」丁老太说得神色凝重,丁天明不敢多问
 
  当下丁天明和母亲给丁老太请了安,便回自己处,丁天明见母亲面色不寻常, 心道:「什么人要来,为何娘和奶奶面色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