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冥王】(全)
【冥王】(全)
                 冥王
 

 字数:56301
下载次数: 78



 


                第一章
 
  深谷间一片绿,茂密树林中交织着潺潺急流,泉水从石隙间流泄,水气蒸腾, 树梢彷佛披挂着晶莹宝石,景致美不胜收,令人叹为观止。
 
  傲凝站在溪边的巨石上,擦拭着一把长剑,剑身映出宛若黑夜秋水般的眸子, 乌黑长发迎风飘扬,衬托着清冷雪白的面容,直透眉心的鼻梁增添了她清秀高傲 的气质,也使人感到她坚毅不屈的性格。
 
  「妳确定要去吗?」
 
  说话的人身材颀长,一身黑衣,头戴黑色斗笠,脸上也被黑布遮住,只露出 一双锐利的眸子。
 
  傲凝坚定答道:「是!」
 
  「明知是一条不归路,还是执意要走?」
 
  她将剑收入鞘,「是!」
 
  「那么我们师徒情谊就到此为止!」
 
  傲凝平静无波的表情稍稍变了一下。她知道这一天会来的,只是没想到她的 心中还是会不舍。
 
  人非草木,毕竟八年来的相处,不是说断就能断的,但是从她走上复仇之路 那天起,她就明白这样的一天终会到来。
 
  她转身向来人跪下,「感谢师父教导及养育之恩,请答应小徒最后的请求。」 
  「说吧!」
 
  「我……可不可以看师父的真面目……我知道这不合规矩,但一想到以后再 也见不到师父……」
 
  对方冷哼了一声,「妳都是将死之人了,还有以后吗?」说完人就踪身一跃, 消失无踪。
 
  「师父……」傲凝一脸扼腕。
 
  虽说师父从小待她甚严,但是从小失怙的她一直把他当作自己的爹爹,想不 到……最后她还是没能见到他的真面目。
 
  她束好自己的长发,背起长剑,临走时再凝望一眼这个从小生长的地方。 
  也许她再也回不来了,但是就算是死,她也不会忘记这个地方,她的人生只 剩这里还有意义。
 
  难道她还留恋不舍?不!今夜她要把命也豁出去,她要手刃杀了她爹娘的大 仇人,这也是她活着的唯一日的。
 
  冥国顾名思义即为死国,里头的人都是已不存在世上的人,大都是声名狼藉 的江湖人士或罪犯,没有人知道冥王仇烈为什么要成立冥国收留这些人。 
  而说起冥王仇烈这个人,更是无人不胆寒,传闻见过他的活人少之又少,当 他挥着冥剑时就是那个人的死期。
 
  所以,江湖上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只要追到冥国那个人就等于死了,而有胆 子进入冥国的人,更是有着连死都不怕的勇气。
 
  天下间敢这样大剌刺出现在冥国城门下,指名道姓要仇烈滚出来送死的人, 大概只有一个人,那个人就是被他害得家破人亡的傲凝。
 
  一些喜欢看热闹的江湖人士,纷纷聚集在冥国城外,大家好奇讨论着── 「这一次你说傲凝姑娘能过到第几关?」
 
  「一共有四关,第一关都是一些乌合之众倒好应付,麻烦是第三关,上一次 傲凝姑娘就是失足在暗器关上。」
 
  「暗器关很厉害吗?」
 
  「那可厉害了!只要是你想得到的暗器,那里统统有。」
 
  「天啊!我还是押冥王赢好了。」
 
  「但是人不会笨第二次,有了上次的教训,我想傲凝姑娘这一次应该能通过 第三关。」
 
  「是吗?好!那我押傲凝姑娘赢好了。」
 
  「等等……还有第二关呢?」
 
  「第二关是谁把守?也是个厉害人物吗?」
 
  对方沉吟,「这个人来头也不小。」
 
  「怎么说呢?」
 
  「第二关把关的人是仇静,是冥王的亲妹子,她可是有」毒女王「之称,可 以无声无息夺人性命,不过……传言四年前傲凝姑娘身受重伤就是她救了她的命, 所以第二关也容易过。」
 
  听的人不明白地搔搔头,「为什么冥王的妹妹要救一个欲杀自己哥哥的人?」 
  「这个嘛……我也不知道。」像他们这种平凡人,怎么会知道其中的内幕。 
  「啊?这……要是这一次仇静并不打算救她呢?」
 
  「说得也对!这样我到底要押谁?」
 
  「你真笨!不会学我全都押吗?这样就算输也不会输得太惨。」
 
  「哎呀!还是您聪明,就这么办!」
 
  黑云掩月,寒风冷冽,戒备森严的冥国王官,满是火炬炽炽闪烁,像是如临 大敌,此时一道人影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冥城门前。
 
  「冥剑一出天下武学尽低首」
 
  傲凝看着区额上的字,不觉瞇起双眼,杀意迸现,二话不说就伸脚把匾额踢 向空中,再快速挥剑,不一会儿匾额立刻碎成好几块,周围的武林人士个个看得 傻眼。
 
  接着,她轻松跃进了冥城里,运用内力传声,「仇烈!你这个乌龟王八羔子, 还不快点出来送死!」
 
  她这些话自然也传进城外那些看热闹人士耳中──「我看我还是押冥王赢好 了,她这样激怒他,冥王不杀了她才怪!」
 
  「哎呀!先等等!局势还未明,先看看再说。」
 
  傲凝话才刚说完,如蚁般为数不少的士兵立刻把她团团围住,面对这样的阵 杖,她的脸上没有丝毫惧怕,火炬把她清丽冷绝的面容照得一清二楚。
 
  「大胆!这里容不得妳来撒野!」
 
  她淡淡地扫了一眼严阵以待的虾兵蟹将,冷笑道:「不想送死的就快滚。」 
  「臭丫头!好大的口气,这句话妳还是留着对自己说吧!」
 
  士兵们手握各种兵刃,纷纷向她聚拢过来。
 
  傲凝文风不动,嘴角泛起笑意,缓缓解下了背上的袋子,抽出了耀眼夺目、 锋利无比的长剑,长剑与她身上的肃杀之气相呼应着。
 
  此刻,几名小喽啰高举着大刀,由她后头杀过来,只见她一个转身,刀芒一 瞬,几个高举大刀的士兵立在原处,表情呆滞,不一会儿身体拦腰断成两截。 
  她冷眼看着地上的尸体,甩去剑上的血渍,冷啐了声,「愚蠢!」
 
  其余的人见到同伴的凄惨死状,抽气声四起。
 
  傲凝冷冷的扬起眉看着他们,「还有谁要试的?」
 
  「哼!我们这么多人,就不相信制不了一个臭丫头!」
 
  「没错!一起上!」
 
  话才落下,立刻响起刀剑交击声,只见阵中有个黑影用超乎常人的速度移动 着,当黑影从中间移动到外头时,站着不动的虾兵蟹将纷纷倒下,个个身首异处。 
  银剑上的鲜血一滴滴落在地上,浓浓的血腥昧在空中弥漫,傲凝充满杀气的 眼神就像手中令人丧胆的剑,这一次倒是换她往前走,而剩余的士兵则吓得纷纷 往后退。
 
  四周顿时无声,只剩下风声与傲凝的脚步声,没有一个人有胆子再向她跨出 一步。
 
  她大步往前走,此时第二道城门慢慢打开,一道清冷女声由上头传来── 「啧、啧、啧!妳身上的杀气还真是重啊!」
 
  傲凝仰头往上看,一名身着红衣的女子站在高处,衣襬被风吹起,艳丽绝伦 的笑吟吟地看着她。
 
  傲凝瞇起眼,「仇静!」
 
  仇静由上头轻轻跃下,站在她的面前打量她,「妳长大了,个子高了不少, 看起来像是个充满力量的大人了。」
 
  傲凝没心情跟她寒暄,「怎么?妳想阻止我吗?」
 
  仇静笑了笑,「妳知道我从来就不会阻止妳的,如果要阻止,四年前我就不 会救妳了。」
 
  傲凝冷眼看她,「那么……妳是要我回报妳的恩情?」
 
  「呵!妳要回报吗?」
 
  傲凝杏眼冷冷一别开,「不可能!」若她不是那个人的妹妹,或许她会…… 
  仇静一点也不意外她的回答,「我没想过妳会再来。」
 
  「哼!要我不来,除非仇烈死!」
 
  仇静平静的看着她,「妳该不会认为就这么简单吧?」
 
  傲凝一脸戒备,「妳到底想说什么?」
 
  仇静指了指里头,「就算过了我这关,里面还有机关阵在等妳,妳确定妳走 得过去?」
 
  四年前她差点死在里面,为了能过得了机关阵,这四年来她拚命的努力着。 
  「如果没有把握走过去,我就不会来了。」
 
  仇静赞赏地点点头,「看来这一次妳似乎挺有把握的。」
 
  傲凝得意的扬眉,「我已经不是四年前那个鲁莽的丫头。」
 
  「看来这四年妳没有白白虚度。」
 
  「我从不浪费自己的时间,更没有时间好虚度。」
 
  的确……比起四年前的她,眉宇间多了些许沧桑,想来定是吃了不少苦。仇 静看着她,心中有丝感叹,「来人啊!把门打开,让她进去吧!」
 
  「这……公主……就这样让她过去?」
 
  仇静蹙眉,「我的话难道还要说第二次?」
 
  「是!」
 
  第三道门缓缓打开,傲凝再度走入这道门,心想不管里头有什么在等着她, 她绝对不会退缩,只要过了这关,她就能杀了冥王。
 
  目送傲凝进入机关阵后,仇静默默回到冥宫,来到仇烈身边。
 
  「你要怎么办呢?这一次她似乎很有把握通过……」
 
  仇烈挑眉,「妳该问的是她该怎么办,机关好应付,难对付的是人。」 
  仇静看着他,目光突然变得深沉。「你若真杀了她,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 的。」
 
  仇烈扬唇,「那就要看她的表现了,如果让我太失望的话,会做出什么事… 
  …我自己也不知道。「」你不可以毁了她!「仇静的语气中有丝惊慌。 
  仇烈冷眼看她,「怎么?妳就这么舍不得她吗?」
 
  「我觉得我真不了解你,如果要杀,为什么要这么麻烦?到底在你心里傲凝 是什么?」仇静看着他,想看透他那黑不见底的心潭。
 
  仇烈双眼冷冽,「放心!都还没玩够,怎么能这么快就让她死了,妳说是吧?」 
  仇静紧握双拳,「你……」
 
  他瞇起冷眸,「上一次妳救了她就已经破坏了我的计画。」
 
  仇静闻言,蹙起眉头,「什么计画?」
 
  仇烈挑起一眉,「这个妳就不用知道了,只要妳这次别再多事即可。」 
  「你葫芦里头到底卖什么药?」
 
  仇烈一脸莫测高深,他轻拍了拍仇静的肩,「我卖什么药?呵!妳只要好好 看下去便知道了。」
 
  仇静闻言,内心有一股不安,「仇烈……」
 
  「怎么?还不放心?」
 
  「你知道……她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
 
  「放心!我玩一玩就会还给妳了,反正不管她伤得再重,妳这位」毒女王 「都救得了她,不是吗?」
 
  「仇烈……」
 
  看着仇烈离去的身影,仇静对他的话左思右想。
 
  仇烈虽然是她的哥哥,但常常视心情做事,连她都很难猜出他的下一步。 
  到底他会怎么处置傲凝?
 
  这两个人对她来说一样重要,她谁也不想失去,她望向底下的机关房,心头 升起沉重的无力感。
 
  傲凝终于顺利走出机关房,不过两只手臂都中了镖,伤势虽无大龟,但她还 是太大意了。她懊恼地看着双臂。
 
  仇烈早在门口恭候多时,他看着眼前的浴血凤凰。「真不简单啊!没想到妳 还能走到这一步。」
 
  傲凝瞪着样貌近乎妖邪的眼前人,四年前她虽无缘与他交手,却见过他一面, 她永远都忘不了他的样子。
 
  长发随意散放,鼻梁高挺,双眼冷峻,眼神凌厉,浑身上下藏着邪异气质, 眉宇间总是一副睥睨不屑,嘴边老有一抹似嘲弄似倨傲的冷笑,当他不笑时就活 像从地狱走出来的索命阎罗。
 
  他就是冥王!不过她可不是别人,她非但不怕他,还要来取他的命。
 
  「你很清楚我来的目的。」
 
  仇烈轻哼,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不过就是来要我的命嘛!」
 
  「除非我死,否则这一生我不会停止要你的命。」傲凝一面说,同时缓缓拔 剑出鞘。
 
  仇烈冷笑了一声,「做了四年的赏金猎人,妳说话倒是放肆起来了。」 
  她两手紧握剑柄,瞪着他的两眼充满血丝,一脸杀气腾腾。「等一下你就会 明白,到底是谁在放肆!」
 
  「呵!妳怎么认为妳能打嬴我呢?」
 
  「因为邪不胜正!」
 
  仇烈大笑,「这么说妳是正,而我是邪啰?」
 
  「有眼睛的人自然能分辨何方为邪、何方为正!」
 
  仇烈笑看着她,「想不到四年的江湖历练下来,妳倒变有趣多了,现在会讲 些逗趣的话了,不像四年前闷不吭声的。」
 
  傲凝举剑奔向他,「我没工夫跟你闲嗑牙,接招吧!」
 
  大战一触即发,森冷的空气瞬间冻结,傲凝使尽全力将剑身往他的脸劈下, 却被他单手轻易档下。
 
  两个人靠得十分近,她咬牙切齿的瞪视他,他反倒老神在在,他的剑甚至未 出鞘,脸上也是一派怡然。
 
  他轻浮的道:「想不到妳长得愈来愈美了,愈来愈像妳娘亲,当年我可喜爱 极了师母的美色呢!只可惜她爱的人不是我。」
 
  「无耻!」傲凝闻言,怒火中烧,空出一只手,往他身上打去。
 
  仇烈一个翻身跃上屋顶,依旧说着轻佻言语,「如果我没算错,今年妳有十 八了吧?」
 
  傲凝跟着翻上屋顶,与他对峙,「废话连篇!」
 
  她先发制人的往他杀去,使了几招都被他挡了下来,他诡异的笑着,「怎么? 
  妳就这么点能耐吗?「
 
  傲凝被他激得更火,加快出剑的速度,招招都往他的致命点攻去,每每看似 要刺中他,却还是被他轻易闪躲开,他就像条滑溜的蛇,这样下去她讨不到什么 便宜。
 
  她一个腾空翻转,剑气往顶上屋瓦扫去,琉璃瓦登时飞落,出现了几个大洞, 接着她手脚并用的对他左右夹击。
 
  仇烈果然被逼得节节后退,一面还得闪脚下的窟窿,他赞赏地道:「这招不 错!懂得制造地形的优势。」
 
  傲凝得意的冷哼,这时,她突然看见一道缝隙,于是毫不犹豫地伸掌往他脑 门击去。
 
  孰料她的手掌竟被他箝个正着。「太天真了!」接着手一反转,把她扔下屋 顶。
 
  傲凝在空中翻转一圈后平安落地,她满脸懊恼的在心中咒骂:可恶!这个家 伙比她想象中的还难应忖。
 
  到目前为止都是她主动攻击,而他只是阻挡,即使是这样,她也没有占上风, 可恶!真是可恶!
 
  仇烈也跟着跃至地,脸上扬起高深莫测的笑容,「玩也玩够了,现在开始必 须认真了,妳准备好了吗?」
 
  傲凝不甘示弱的冷声道:「尽管放马过来吧!」
 
  此刻天边突然响起雷声,接着滂沱大雨从天而下,仇烈鹰眸灼然而视,缓缓 抽出刀鞘里的冥剑。
 
  剑才刚出鞘,那凌厉的剑气使碰触到其上的雨水全成了水气,看上去烟雾腾 腾,气势好不惊人。
 
  那个……那就是传闻中令人胆战心惊的冥剑……傲凝的双手紧握住剑柄,压 抑下心中的害怕,严阵以待。
 
  两个人举剑对峙,毫不相让,此时仇烈将气凝聚剑心,骤间把雨水聚集在剑 心上,雨水在上头高速旋转着,接着形成一道剑流离剑冲出,速度快若闪电。 
  傲凝赶紧往上跃至屋顶闪避他的攻击,她心有余悸的看着被剑流击中的墙上 留下一个大窟窿。
 
  仇烈也跟着跃上屋顶,满意的看着她掺白的面容。
 
  「妳现在知道我们之间的实力差多少了,最好是趁走得了的时候快走吧!」 
  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她怎么能退缩。「雕虫小技!」
 
  「看来妳还真不知道天高地厚,那么……就别怪我了……」
 
  仇烈冷下脸使剑往她的方向挥去,剑风呼啸,屋上琉璃瓦跟着纷纷飞起,对 她迎面击去。
 
  傲凝用剑身挡下如落叶般的尖锐瓦片,有几片来不及档下划过了她脸上的皮 肤及身子,留下几道血痕。
 
  仇烈挑眉,「那把剑还不错嘛!要是一般的剑,早被打成马蜂窝了。」 
  傲凝戒备的看着他,「这把剑绝不会输冥剑!」
 
  「是吗?口气还真不小,妳能靠它撑多久呢?」
 
  他话才说完,手上赫然多了夹带雨水及瓦片的巨大水球,攻向她时速度又快 又猛,她还来不及躲避就被狠狠击中,连人带水球结结实实地摔下屋顶。 
  她捂住了发疼的胸口,一口鲜血吐出,弄湿了前襟,容颜惨白。
 
  「哎呀呀!我仇烈一向都是很怜香惜玉的,这一切全是妳自找的。」
 
  傲凝擦去嘴边的血渍,缓缓站了起来,「如果以为这样就能打倒我,未免太 天真了。」
 
  她握紧剑柄再度冲向他,大雨中刀光剑影,击出阵阵青光,就在这时,仇烈 用力往她胸口一击,她再度被打得滑退数尺。
 
  傲凝撞上了墙,狼狈趺在地上,全身像是被划开般的疼痛。他使的招数是她 从不曾见识过的,一个人怎么能同时使剑又同时施掌……力道又是这么的强劲, 真是太可怕了……
 
  仇烈看着面色惨白仍用不驯眼神怒视他的傲凝。「能死在冥剑下的人可都是 真英雄,看来妳的运气还不错。」
 
  傲凝努力支撑着破碎意识,忍着满身的疼痛努力爬起来。「我……还没倒下 ……」
 
  仇烈看着她轻笑,把冥剑扔在一旁。「妳真是让我失望,害我还特地准备冥 剑,想不到妳的能耐就只有这样,我才使几招,妳就不行了!」
 
  此时他的手上己凝聚着一个水球,而且愈聚愈大。
 
  傲凝见状,不禁泠汗直流。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他们的武功太过悬殊,这 样下去她会真的没命。
 
  她决定不再恋战,走为上策。她的轻功还不错,应该逃得出去。
 
  提气翻上官顶,但是当她准备再往前走时,眼前却出现了仇烈。
 
  她恐惧又惊愕。不会吧?他究竟是什么怪物……
 
  仇烈冲着她邪笑,「现在想走已经太晚了!」
 
  傲凝赶紧往另一个方向而去,只是她才刚转过身,仇烈就站在她眼前,她瞠 目结舌,惊骇万分。
 
  「妳终于知道害怕了?呵呵!今日妳是插翅也难飞了。」
 
  傲凝才想举剑攻击,却发现自己的颈子被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掐住,她 呼吸困难,连叫都叫不出声,只能看着仇烈那妖邪、嗜血的表情。
 
  仇烈在她的耳边轻声道:「妳输了!」说完,他便收紧手劲。
 
  傲凝觉得眼前失焦,接着就陷入昏迷。
 
  这时,仇烈才放开她,接住她下滑的身体。
 
  雨依旧下着,他怀中的浴血凤凰双眼紧闭。大手一捞,他抱起她走进冥宫。 
  这一局冥王全胜,而傲凝始终没有出城门,江湖人士皆欷吁不已,因为要等 下一出好戏看时,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至于傲凝的未来,大家可想都不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