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牺牲
牺牲
                牺 牲
 

 字数:7938字
 
                (一)
 
  海滩上,数十只战舰静静地停泊在岸边,船上站满整装待发的战士,他们目 不转睛地看着岸边那座最高的山顶,默默地等待着战神的祝福。
 
  山顶上,一个用石头堆起的祭坛,高高地矗立着,周围摆放着鲜花、牛酯和 橄榄油,健壮的国王阿瑞忒斯跪在祭坛边,默默地看着大祭司领着女祭司们在祈 祷。
 
  通往山路的大路边,盔甲鲜明的勇士们吹响了号角,八名武士用肩膀抬着一 块巨大的长方形厚木板,缓缓向山顶走来,木板上堆满了鲜花,花丛中端坐着一 位年轻的姑娘。
 
  姑娘的年龄不超过二十岁,灰色的眼睛,高而直的鼻梁,美丽的容貌光彩照 人,脸上带着神圣而幸福的表情。棕色的头发盘在脑后,头上戴着美丽的珠冠, 她的身上裹着一袭白色的丝质长袍,一条洁白的玉臂和一个圆润的肩膀在朝阳的 照射下发出迷人的光。
 
  路边的勇士们纷纷跪下,用最华丽的语言赞美那被抬着的姑娘:「高贵的阿 瑞忒斯的女儿,战神阿瑞斯的女祭司,圣洁的阿塞迪翁啊!你的美貌就像天上的 月亮,你的品德就像圣山上的清泉,在你面前,任何赞美的语言都太贫乏!请你 把我们的敬仰转达给强大的战神阿瑞斯,把胜利带给你忠实的仆人。」
 
  姑娘默默地注视着每一个勇士,衷心地接受他们的赞美,并用目光把祝福送 给他们。
 
  木板被抬上山顶,端放在祭台的正中央,国王走向前去,亲吻着姑娘的脸, 她是他的小女儿,也是他最衷爱和最美丽的女儿,从她出生的时候,他就得到神 谕,说她将会拯救千万人的生命,于是他便按神谕把她送到战神阿瑞斯的神殿去 作他的女祭司。
 
  如今,希腊的一个盟国,受到了野蛮民族的侵略,他们向希腊伸出了求援之 手,全希腊的所有国家都将派出最英勇的战士组成联军去帮助他们的盟国,国王 于是召募了全国数千名的贵族子弟组成军队,准备亲自率领他们出征。
 
  但在神殿占卜的结果却让国王感到了深深的悲哀,因为神谕告诉他们,此战 将没有人能活着回来,除非他们能把一个高贵而美丽的处女作为献给阿瑞斯的祭 品。
 
  就在国王一筹莫展的时候,美丽的女祭司,国王的女儿阿塞迪翁来到了他的 面前:「伟大的国王,我的父亲阿瑞忒斯啊,请不要闷闷不乐,神谕是不可违背 的,为了你和数千名勇士能平安的回来,还是快去寻找适合的祭礼吧。」 
  「但是,女儿啊,我到哪里才能找到一个高贵而美丽的处女呢?」
 
  「亲爱的父王,难道您忘记了您的女儿了吗?您忘记了当年的神谕吗?也许 我正是战神阿瑞斯所看中的牺牲呢。」
 
  「这怎么可能呢?」
 
  「我是这个国家的公主,又是神的女祭司,不正是最高贵的处女吗?难道我 不是全国最美丽的女人吗?」
 
  「你说的是,这个国家还有谁比得上公主高贵,还有谁比得上我的女儿美丽 呢?但是,你是我最钟爱的女儿,我怎么能舍得你离开呢?」
 
  「亲爱的父王,难道我们不都是神的仆人吗?难道奉献给神不是最幸运的事 情吗?」
 
  于是,美丽的阿塞迪翁自愿成为了供献给战神阿瑞斯的祭品,她在山腰的温 泉里用浸着鲜花的水沐浴,浑身涂抹了用鲜花挤出的汁液,还有橄榄油和香膏, 然后坐在献祭用的木板上,来到山顶的祭台。
 
  国王亲吻了女儿的脸,然后从大祭司的手里接过一根橄榄枝,沾着洒满玫瑰 花瓣的清水,淋在公主的头上和身上,他跪下来,虔诚地亲吻她那双纤细柔软的 脚,从现在起,她便不再单纯是他的女儿,而成为了一个神,她摸着他的头顶, 为他和他的战士们祈祷和祝福,祝福他们早日凯旋。
 
  国王被大祭司礼送下山,在半山腰的平台上等待着神的旨意。
 
  八名武士和女祭司们跪在祭台边,等待着大祭司主持向战神献祭。
 
  公主面向初升的旭日,慢慢举起她的双臂:「伟大的战神阿瑞斯啊,我,虔 诚的国王你的忠实仆人阿瑞忒斯的女儿,阿塞迪翁在这里了,如果我是你中意的 那一个,就请你派你的使者把我接到你那里去罢,请赐给这个国家的国王和他的 战士们以福气,让他们带着胜利者的荣耀回到他们的家人身边,因为那就是你的 荣耀,请接受你仆人献给你的祭礼吧!」
 
  大祭司站在祭台边,手里举着战神赐给他的法器,领着女祭司们向神祈祷: 「伟大的战神阿瑞斯啊,除了发雷霆者之外,没人能把你击倒,你是战争之神, 你主宰着战争的胜利,请把这胜利赐给你的臣民吧,你的仆人把他们最美好的祭 礼献在你面前。请看看吧,这是国王阿瑞忒斯最钟爱的女儿,也是这个国家最高 贵最纯洁的处女,她的容貌像天仙一样美丽,她的皮肤像黄油一样细腻……」 
  公主慢慢解开了长袍的带子,让它从她的身上滑落下去,露出洁白如玉的身 体。
 
  「她的乳房像中国的玉碗,她的乳头像新采的珍珠,她的腰肢像风中的橄榄 枝一样柔软,她的臀部像满月一样浑圆,她的四肢是那么匀称,她的手脚是如此 绵软。战神啊,你愚笨的仆人们再也找不出比她更美丽的,如果她正是你所中意 的,请接受她吧,请给我们一个神谕吧!」
 

                (二)
 
  人们翘首而望,天空是那么蓝,只有几片淡淡的白云,没有一丝微风。 
  「伟大的神啊!难道我不是你想要的献祭吗?」公主有些失落。
 
  「不!伟大的战神阿瑞斯啊,你的神谕到了!」一个女祭司,惊喜地喊叫起 来。
 
  在蓝蓝的天空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几乎看不到的黑点儿,接着是第二个,第 三个,它们慢慢地在高高的天空中盘旋着,慢慢地,越来越低,越来越清楚,那 是几只鹫鸟,最有效的食腐动物。
 
  「战神啊,我看见了。」公主喜极而泣,能成为战神所衷爱的新娘,谁能不 为此而骄傲呢?
 
  「伟大的阿瑞斯啊,我们看见了,那是你派来的使者,我们看见了,请让他 们把你的祭品带走吧!把胜利和荣耀交给你的仆人们。」大祭司同在场的女祭司 以及武士们都激动了。
 
  「大祭司啊,看,神的使者来了,请送我去吧。」公主平静地说,她的脸上 满是神圣的光芒,她站起身,把落在木板上的长袍拿起来,放在一名女祭司手里 的托盘中,她的裸体在红色的晨光中显得那么窈窕美丽。
 
  大祭司拿起一只银制的盛器来到公主的身边,那里面是一种秘制的药水,人 喝下去,就会不知道疼痛。
 
  「不,我的大祭司。我是国王阿瑞忒斯的女儿,是战神阿瑞斯的女祭司,把 我自己献给神是我的荣耀,只有亲身感受到那种疼痛,才是最高贵的人所应该作 的。」
 
  「听见了吧,伟大的战神阿瑞斯,这是最高贵的阿塞迪翁公主的话,只有她 才能配得上你的英名。」
 
  公主缓缓仰卧在木板上,把自己的四肢摊开,呈一个巨大的「X」形。八名 武士走了过来,他们跪在祭坛边,轻轻地吻着她的手和脚。
 
  她的手脚都是那么洁白柔软,用鲜花的水洗过后,散发着清新的芬芳气味。 
  她的手腕和脚踝都是那么纤细,像婴儿一样让人爱怜。
 
  用牛皮制成的绳子拿在武士们的手里,他们敬仰地把那美妙的手足向四方拉 紧,然后捆绑在木板四角的铁环上。
 
  公主的呼吸均匀,满面红光,她那洁白的乳房挺立在胸前,随着呼吸而慢慢 起伏。由于仰卧的缘故,她那略微圆滑的腹部变得扁平,两个髋骨的角显得特别 突出。她的两条玉腿分开呈直角,光洁的臀部紧紧夹着,把她的肛门藏匿其中, 却把她的阴部展示出来。
 
  她的阴毛是金色的,浓密而集中,两片厚厚的阴唇上光秃秃的,而且同周围 皮肤的颜色没有区别。她的阴唇紧紧夹在一起,中间只留着一条窄窄的缝隙,还 有浅褐色的小阴唇的边缘。
 
  大祭司把一根包着生牛皮的橄榄枝拿到她的头边,这一次她没有拒绝,张开 了那红润的小嘴,让大祭司把树枝横着放进她的嘴里,然后她用一口整齐的银牙 咬住。
 
  武士和女祭司们从祭台上退下来,跪在周围,开始整齐地唱起赞美的曲调, 歌声优美动听,直传向广阔的天空。
 
  大祭司站在祭台边,把浸着花瓣的清水淋在公主那洁白的裸体上,冰凉的水 落在身上,公主的身子颤动了一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水珠在鲜嫩的肌肤上, 使那玉体看起来更加润泽与性感。
 
  大祭司拿起一根橡木制的圆棒,它比人的中指长不了多少,粗细也差不多, 一端膨大,像一颗小洋葱,他用油膏涂抹在圆棒上,然后走到她的两腿间。 
  公主感到一只手触到了自己的臀部,并把两块屁股蛋儿分开了,肛门处有一 种冰凉和失控的感觉。她知道,尽管自己在沐浴前已经排空了大便,但作为献祭 给战神的牺牲,是不能允许有一点儿污秽的东西的,所以,他们必须把自己的肛 门塞住。
 
  公主深深吸了一口气,用力咬紧牙齿间的那根橄榄枝,然后把自己收紧的肛 门放松开来,好让那木棒顺利地进来。
 
  大祭司左手分着公主的屁股,露出她那浅粉色的肛门,那肛门就像一朵小小 的花朵,时而收缩,时而松开,不停地抽动着。
 
  他感到自己的呼吸有些急促,急忙闭上眼睛,默默地向战神请罪。然后他把 右手中的木棒的大头放在她的菊洞处,公主很配合,那菊门忽然大大地张开了, 像要排便一样,大祭司趁势向进里一推,那粗大的葱头便进去了一小半。 
  他用力地推着,在公主的配合下,那圆头最粗的地方慢慢通过了她的洞口, 很快,她的肛门便迅速地把那膨大的葱头完全包住了,只留下两公分左右的一小 截在外面。那圆头很大,大祭司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塞进去,用公主自己的力量是 不可能把它便出来的,这样就能保证她身体的洁净。
 
  大祭司又取了一只纯银的盆放在公主的两腿间,公主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羞 耻感,让一股清清的尿液从阴唇中间「哗哗」地喷射出来,虽然她已经在山下排 过尿了,但这一段时间的仪式,还是在她的膀胱中又增加了一些。
 
  大祭司用清水把公主的阴部清洗了一遍,不让她的身上小染一点儿尿液。然 后他又把她那洁净的阴唇分开,露出里面粉色的前庭,拿起一根细细的银棒,把 几个小面团一个个塞进了她的尿道。
 
  公主紧咬着橄榄枝,嗓子里发出一阵几乎听不见的吭哧声,捅尿道还是很疼 的,但为了献给神一个干净的身子,她愿意承受一切。
 
  「伟大的战神啊,你都看见了,你的祭品现在是如此洁净,不沾一丝污秽, 请你放心地享用吧,她会是让你最满意的献礼。」大祭司向天空赞美着他面前的 圣女。
 

                (三)
 
  武士和女祭司们的歌声变得辉煌,那是神圣的婚礼的赞美诗。
 
  大祭司走下台来,将一个女祭司捧着的银盒打开,里面是一根银制的阴茎。 
  那东西有一码长,像婴儿的手臂一样粗,只有战神本人才能有这样巨大而高 贵的男性象征,女祭司们的心开始狂跳起来。
 
  那是一件古老的法器,在战神的圣殿修建之前就已经传了许多代,除非神谕 向这个国家索取圣女,否则任何人都不能把银匣打开,不过圣殿建成几百年来, 也只有四位高贵的圣女得到过他的恩赐。
 
  「伟大的战神啊,感谢你给我机会,为你开启这位高贵圣女纯洁的门户。」 
  大祭司把那阴茎捧到公主的面前,公主看着那物件,心里开始扑通通地跳, 呼吸也变得急促而深沉,她的脸羞红着,脸上透露出无比的幸福之色。
 
  大祭司握着那阴茎的后部,把巨大的龟头放在公主的面前,她含情脉脉地用 嘴吻着那男性的象征,并轻轻地舔舐。
 
  大祭司把那物件从她的朱唇移开,向下经过她的脖子滑向酥胸,她感到了战 神的抚摸,像对小情人儿一样的爱怜的抚摸,公主的阴部开始轻轻地抽搐起来, 她眯起了美丽的眼睛,不让已经高高升起的太阳晃了自己的眼睛。
 
  银制的阴茎滑到她的胸前,围着那两颗半球形的乳房的底部划了一个「8」 字,然后慢慢爬上玉峰,轻轻地碾压着公主的乳头。
 
  公主的心醉了,她开始轻轻地呻吟,能让神这样轻抚自己的身体,那该是多 么快意的事啊!
 
  阴茎划过她的肚脐,向旁边移开,绕过她的髋骨,在她的臀部旁边划过,顺 着大腿的外侧划到脚趾,又从脚趾绕到脚弓的内侧,并慢慢地沿着玉腿的内侧向 着她女人的领地进发。
 
  公主感到自己快要失控,她好快活,她感到了神的温存,神用他那巨大的男 性物把玩着她的身体,能让神享用,真是幸福无边。
 
  「神」来到了她的大腿根部,轻轻触动她的屁股,然后又深入屁股中间,细 细把玩着她的菊门,那阴茎轻轻敲在塞在肛门中的木棒上,把一阵阵麻痒和颤栗 传到她的全身。
 
  公主陶醉了,她的阴唇间流出了晶莹的液体。
 
  「伟大的战神阿瑞斯啊,看到了吧,只有你,才能让这位美丽圣洁的处女充 满爱意,她在等待着你,请你接受她。」
 
  圣歌的声音,开始慢慢上行,当那高潮来到的时候,公主感到一阵撕裂的剧 痛。她用力哼叫了一声,那是给战神听的,因为他拥有了她的贞操。
 
  大祭司没有想到公主那窄小的阴户真的能够容纳战神如此巨大的阴茎,一丝 鲜血从公主被撑开的阴唇后面流下来,流过会阴,流到那塞住肛门的木棒上。 
  大祭司用一块洁白的丝巾,沾上公主的血,然后举在空中:「伟大的战神和 你的使者啊,请看吧,国王献给你的,是一位真正的处女,这鲜血就是她圣洁的 明证,现在,请你继续吧,她永远属于你,伟大的神。」
 
  大祭司双手握住那粗大而沉重的银棒,慢慢地,但是深深地在公主的身体里 抽动,越来越快。公主的脸上露出享受的笑容,嗓子里发出阵阵颤抖着的呻吟, 她现在已经不再感到疼痛,只感到那巨大的神的身体所带给她的兴奋与快乐。没 有人为她的淫荡而感到羞愧,因为那是由于神的温存和爱抚,只有最圣洁的女人 才能得到这样的爱抚,女祭司们都感到了一丝女人特有的嫉妒。
 
  公主的呻吟随着大祭司动作的加快而越来越快,越来越强烈,她的声音中已 经带着无法控制的哭腔,直到她终于发出一声长长的哼叫,阴户开始强烈地抽搐 起来。
 
  「神啊!看你是多么伟大,只有你才能让这位高尚的处女如此欢娱,我们是 如此的赞美你的伟大,愿你用同样的神力,把胜利带给国王和他的勇士吧!现在 我们把公主的身体交给你的使者,请他们把她带给你吧,伟大的神!」
 
  大祭司来到公主的头边,她还没有从刚才的快乐中恢复过来,腮边还带着羞 怯的红霞。
 
  「公主,你确定不需要那药吗?」
 
  公主睁开微眯的眼睛看着关切的大祭司,然后坚定地摇摇头,表示不需要。 
  大祭司走下祭台,歌声暂停了。
 
  女祭司把带着公主处女之血的银阴茎接过来,放在一只银制的匣中,直到下 一位圣女出现,都不会再有人打开这只银匣。另一个女祭司则把那块带血的丝巾 接过来,放在火把上烧化。
 
  大祭司又从一位女祭司的托盘里拿起一把短剑,那锋利的剑刃上闪耀着摄人 的寒光。
 
  他慢慢走上祭台,把短剑高高地举在手中。
 
  「啊……」女祭司和武士们再次喊起了辉煌的歌,一位女祭司点燃了山崖边 的一小堆篝火,白色的浓烟升起在空中,山下很快便响起了与女祭司们一样的圣 歌,战士们知道,公主就要到战神那里去了。
 
  大祭司使了一个眼色,一位女祭司走上台来,把一把油膏厚厚地涂在公主的 身体上。
 
  「啊,伟大的战神啊,请把高贵的阿塞迪翁公主带走吧,把祝福赐给你的仆 人们!」
 
  公主听着大祭司的话,眼睛望着天空,脸上再次透出了圣洁的红光。
 

                (四)
 
  大祭司把右手中的剑刃朝下握着,左手轻轻按住了公主的下腹,公主深吸了 一口气,捆在台边的玉手紧紧地攥成了拳头。
 
  短剑的尖锋轻轻落在了公主那生着金色阴毛的小丘上缘,公主的身子抖了一 下,修长的大腿上显露出几条清晰的肌肉的痕迹。
 
  短剑慢慢刺进了公主鲜嫩的肌肤,刀口立刻向两边翻开,鲜红的血从里面渗 出来,流过浓浓的毛丛,从阴唇和大腿的交接处流下去,在她屁股下面的木板上 汇成一小滩,并慢慢地扩大。
 
  公主的嘴里发出一阵轻微的吱吱声,那是她紧咬牛皮时发出的声音,她的脸 上冒出了晶莹的汗珠,但她并没有呻吟。
 
  「神啊,看看这位高贵女人的血吧,这血是那样鲜红,这是圣洁的人才有的 血啊,她值得你衷爱。」
 
  大祭司向着天空赞美道,然后,他把短剑横着拉过来,切到了公主的腹股沟 处,再沿着髋骨向上一直割到她的肋骨,然后从另一侧落剑,把公主的腹壁完整 地切开。公主默默忍受着剧痛,血开始把她的洁白肉体染成了红色。
 
  两位武士走了上来,他们手里拿着锋切的钢剪。大祭司把公主的肚皮向上掀 起来,肚皮下露出了少女湿而软的小肠和内脏。
 
  武士们一左一右站在公主的身旁,从腹腔把钢剪伸进胸廓中,用力剪断她的 第一对肋骨。
 
  公主很低地「嗯」了一声,身体哆嗦着,汗珠开始成串地从脸上流下来。 
  当公主的肋骨被条条剪断时,她感到身上已经没有任何包袱,因为没有了胸 廓,她的呼吸变得无力,所以也根本没有可能喊叫了。
 
  公主被整个切下的正面被恭恭敬敬地摆放在她的旁边,那上面有她美妙的乳 房。
 
  她静静地看着天空,眼中泛起迷离的光芒。
 
  大祭司望着天空,最后一次向战神祈求:「伟大的战神啊,请你看看吧,这 位高尚的公主承受着怎样的疼痛,她的痛苦和鲜血,足经证明她的圣洁与虔诚, 请把她带走吧!」
 
  祭司和武士们熄灭了山项的火把和篝火,捧着那装有粘满了公主鲜血的短剑 和银阴茎的两只银匣走下了山顶,来到国王的面前。
 
  「勇敢的国王阿瑞忒斯啊,你的女儿已经蒙伟大的战神阿瑞斯所眷顾,她是 位真正贞洁的处女,美丽而高尚的公主,也是位勇敢的勇士,她没有饮下迷魂的 药酒,也没有喊过一声疼痛,让我们在这里,等待着神的使者把她带走吧!」 
  人们跪在地上,仰望着高高的山峰,等着战神使者的光临。
 
  公主独自一人,静静地躺在山顶上,她的内脏毫无保留地暴露在空气中,她 没有死去,一颗心脏还在扑扑地跳动着。她的眼睛渴求地望着天空,等待着神的 到来。
 
  几只兀鹫在很低的地方盘旋了很久,接着是更多的兀鹫,把山顶的天空遮住 了一半。
 
  「神的使者啊,快来把我接走吧!」她在心中祈祷着,努力保持着自己的清 醒,她要亲眼看着战神的使者把自己的身体带到天上去。
 
  一只兀鹫终于落了下来,远远地站着,静静地观察了很久,然后才试探着慢 慢地靠近,其他鸟儿则继续在天上盘旋,看看究竟有没有危险。
 
  第一只兀鹫终于来到祭台上,看到公主的眼睛,它吓了一跳,把翅膀伸开, 作了一下准备飞走的姿势,见公主并没有任何动作,便又收回了翅膀,然后慢慢 地同她对视着。
 
  良久,它才试探着把啄伸到她的肚子里碰了一下。公主那本来已经跳动得很 艰难的心脏激动地又加速起来,她感到神真的要接受她了。
 
  当那只兀鹫终于下定决心,一口衔起了她的小肠时,她的眼睛再次被激动的 热泪模糊了。
 
  看到第一只兀鹫安全地开始享用美食,其他大鸟便一窝蜂般地扑了下来,纷 纷从公主的肚子里拖起一块内脏来。
 
  当公主还在跳动的心脏被一只兀鹫啄起之前,她感到了鸟儿的钩嘴从自己的 阴阜处啄了下来,并很快就把下体从身体上撕扯了下去,她现在已经不感到什么 疼痛了,张开了自己的小嘴,幸福地在心里说道:「伟大的战神阿瑞斯啊,感谢 你接受我这凡间的女子,能作你的新娘,我真幸运啊!」
 
  山腰和战船上的人们都在看着山顶那一片黑压压的影子,那是神的使者来接 他们高贵的公主殿下。
 
  人们欢呼着,他们知道,神将要眷顾他所保护的每一个信徒。
 
  兀鹫们的工作进行得迅速而彻底,当它们离去后,大祭司带领着国王来到了 山顶,一块块吃得干干净净的白骨散落在山顶的各处,美丽的公主已经不见了足 迹,祭坛上只留下片片血迹。
 
  女祭司们帮着收集起山顶的每一块骸骨,放在一只陶制的罐子里,恭敬地掩 埋在山顶上。
 
  在那用作祭坛的木板上,片片血泊里粘着少量毛发,那金黄的卷曲毛发是公 主的阴毛,祭司们小心地把能找到的每一根阴毛收集起来,装进一只小水晶盒, 那小水晶盒要被带回到圣殿里,与所有曾经献祭给战神的圣女们的阴毛和装着战 神阴茎的银匣放在一起,共同接受信徒们的瞻仰。
 
  所能够找到的公主的长发则被装里一只大水晶盒里,交给了她的父亲作为永 久的纪念。
 
  本来平静的空气中忽然起了一阵轻风,然后这风变得越来越猛,吹得国王的 袍子猎猎作响。
 
  大祭司把双手举向天空,高声叫着:「国王啊,你看吧,这就是战神给你的 神谕,他让你登上你的战船,率领你的勇士们出征,伟大的战神将会保佑你们, 让你们带着胜利和荣耀回到故乡。」
 
  山上山下响起阵阵欢呼声,欢呼高贵的阿塞迪翁公主给他们带来的好运。 
  欢呼声在山谷和大海上震响,为一个圣女用鲜血完成的婚礼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