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伊丽莎白之死】
【伊丽莎白之死】
              伊丽莎白之死
 

原作:B.A.S.G
 编译:大地
 字数:2396字
 
  「刽子手先生,」伊丽莎白用完美的法语问道「告诉我明天该怎么做。」 
  「殿下,您只需要跪下,挺起头,脖子上不要有遮掩,最好是穿低胸的衣服, 戴蒙眼布没什么可耻的,我建议您让您的仆人蒙上您的双眼。」
 
  「我的母亲蒙过眼吗?有人说她总是向四周看来看去,所以您不得不蒙住她 的眼睛才能砍下她的头。」
 
  「不,殿下,这真是个谎言!您的母亲,安妮?博林王后安静而勇敢地走到 了最后。」
 
  「我请求您告诉我她是怎么去死的,过去从来没有人告诉我,看着她去世的 英国人里,没几个是她的朋友。」
 
  「好的,女士,那时我还年轻,但是已经有那么一点小名气,妳的母亲要求 死在剑下,于是他们把我请来了,我当时自信自己一定能把活干得漂亮。那天她 走上断头台后发表了演讲,她的声音平静而清晰。然后我单膝跪下请求她的宽恕, 她很有礼貌地扶起我,给了我行刑的小费。她的侍女取下了她的头巾和斗篷,她 穿了一件灰白色的裙装,胸部开口很低衬托着乳房,她的头发网了起来。啊,那 颈子很完美,又细又长,我从没见过那么漂亮的脖子……」
 
  他停了一会,想着自己似乎在不合时宜地描述她的母亲,因为她明天也要遭 遇同样的命运。
 
  「说下去。」伊丽莎白沉静地鼓励他,「这是你的职业,一个手艺人应当对 他的活计充满兴趣」,请继续。」
 
  「王后接着要求戴上帽子,确保她的头发都收拢,但侍女们紧张得戴不稳, 她就自己沉着地戴在头上,还用手指在脖子周围抚摸了一圈,确信没有一根头发 露出来,然后她把一本小书交给一个侍女,对她耳语了几句。那个侍女恢复了镇 定,顺利地为王后蒙上了遮眼布。这个过程中她一直都平视前方,脖子竖立着, 完成这一切,侍女们离开了断头台,王后慢慢地跪下了,王后骄傲地昂着头,双 手在腰前合十开始祈祷。我拿出长剑,测量了一下距离,在她大方暴露给我的脖 子上简单地一切。」
 
  「她的脑袋掉下来了,我几乎没有感到阻碍,王后仍然跪着,似乎没有意识 到自己已经被斩首,她的头滚到干草堆里,我把它拾了起来,拉掉蒙眼布,她的 眼睛仍然睁着,好象迷恋地看着仍然直直跪着的身体,然后身体向前扑倒压住了 乳房,这时在王后的脸上才露出一丝悲伤的表情,最后平静地死去了。我最后的 工作就是把头颅向断头台四周展示,人们用英语评论着,当我觉得所有人都看到 首级之后,就把它放回王后的身体旁。所以,您要明白,殿下,您的母亲死得像 个贵族,她当得起这个称号。」
 
  当刽子手讲她母亲的故事时,伊丽莎白的脸有点发白。但她的声音仍然很平 稳。「谢谢,我请求您,处理我的时候就像对我母亲一样利索,我害怕我的脖子 没有她的细。」
 
  「殿下,您继承了一个很漂亮的脖子,我保证一击就能切断它。」
 
  「嗯,那就好,您的双手剑呢,这么奇妙的工具在哪儿?」
 
  「我放在我的房间里了,殿下,您不应该看见它,再勇敢的女孩看见它也会 失去勇气的。」
 
  「但是我听说凯瑟琳?霍华德王后曾要求见过断头的木墩,就在她被斩首的 前一天晚上。」
 
  「我也听过,但是断头墩是她第二天必须面对的,她要练习如何跪在断头敦 前,把脖子放得合适,她可没见过砍下她小脑袋的斧子。」
 
  「那好吧,没有为我准备断头墩吗?」
 
  「不需要,殿下,对一个用剑的高手来说没必要,您只需要挺起脖子,保持 不动,到时候一点也不疼。」
 
  刽子手离开以后,伊丽莎白开始挑选明天的衣服,告诉侍女们明天该如何行 动。然后提前休息保持精力。
 
  她很早就醒来了,穿好衣服,像她母亲一样,她选择了低胸的裙装,用发网 套住长发,披上斗篷抵挡早晨的寒风,叮嘱侍女们带上蒙眼布,完成了这一切, 她坐下来等待塔中的守卫。
 
  六点,一切准备就绪,女人们被带到绿地中,伊丽莎白一出塔就看见了断头 台,低矮且戒备森严,它就矗立在安妮博林受刑的地方,后来凯瑟琳霍华德和她 的奸夫也在上面挨了斧头。如今,安妮博林的女儿,又要跪在这冰冷粗糙的木台 上,她的热血将从上面流淌下来,再一次肥沃断头台下之地。
 
  伊丽莎白平稳坚定地爬上死亡的台阶,她环视四周,台上没有放断头墩,只 铺了厚厚一层干草,每走一步都发出沙沙的摩擦,断头台下只聚了一小群人,参 观行刑的人数被严格限制着。只有少数无嫌疑者才能有幸见证英国天主教的最大 威胁被处决,如今,没有新教的狂信者能集合军队,伊丽莎白只能在她短暂的历 史中写下最后一页。
 
  公主走到断头台边缘,发表了排练很多次的演说,英国和西班牙的强大统治 者听完之后,坚定了铲除这一威胁源泉的决心。演说完毕,公主除了在女王的裁 决之下引颈就戮外,再没有别的事要做了。
 
  她转过来面对着刽子手,一名侍女取下她的斗篷,另一名上前用遮眼布蒙上 了她的眼睛,像她母亲一样,在她脑后轻轻地系紧。伊丽莎白仔细地摸着脖子, 确保没有东西会阻碍刀锋。她纤细的手指轻柔地划过咽喉娇嫩的皮肤,没有什么 可犹豫的了,刽子手已经拿起了长剑,侍女们安静地退下断头台,刽子手上前一 步,似乎感觉到他的动作,公主轻轻地跪下,高高地昂起头,如雪花般柔和白嫩 的脖子直直地伸展着。
 
  伊丽莎白开始祈祷,刽子手挥动了一下双手剑,伊丽莎白的声音随着轻微的, 钢铁切入肉体的声音而停止。她勇敢伸展着的小巧精致脖子被干净地切断了,斩 首的力量使她的脑袋像从肩膀上跃起一样飞向天空,雪白的脸庞,鲜红的长发, 公主的头颅划了一个短短的弧线落到了干草堆中,滚了两圈停止下来,伊丽莎白 的身体仍然笔直地跪着,鲜血从她的肩膀之间狂喷,她的身体开始颤栗,向一旁 歪倒,两条玉腿交错踢蹬了几下,然后无头的身躯痉挛着,血仍从腔子里不停地 涌出来。
 
  刽子手把剑递给助手,上前一步,在拾起公主的头之前去掉了蒙眼布,大概 还有知觉,他俯下身体,把伊丽莎白白皙的脸转向她无头的尸体,似乎想告诉她 一切折磨都已经过去。然后站起来将她的头颅向台下展示。
 
  英格兰公主伊丽莎白,今天,以一个叛国者的身份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