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我是全世界最帅的处男啊啊啊】(01-05)【作者:游人旧梦】
【我是全世界最帅的处男啊啊啊】(01-05)【作者:游人旧梦】
 字数:1041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帅的乱七八糟
 
  对於十七岁有自恋顷向的我,我感到无比自豪。
 
  完全不能理解,不爱打扮的男生到底是怎样,他们到底有多懒呢?
 
  我长得帅,不但头发帅,脸蛋帅,牙齿帅,手指帅,屁股帅,我的粉红色脚 踏车也帅。
 
  我平时无不良嗜好,因为我除了照镜子根本没有别的嗜好。
 
  我太帅了,所以人缘还算不错,高中死党有很多──可是我是处男耶,为什 么会这样?
 
  这个问题似乎就算请爱因斯坦或牛顿替我解答,也不会有答案。
 
  不过,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其实答案一直摆在我的心中。原因很简单,因 为我的名字叫曹帅帅。
 
  我爸说他为了替我取名子,花费重金,特别千里迢迢去五台山请某个德高望 重的僧人帮我取名的,我说他其实是个智障。
 
  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我是个妈宝。
 
  至於这两个原因到底哪个影响比较大,我只想说他马的不要问,答案不管是 哪个我都承受不了。
 
  听别人说如果一直维持处男到十八岁,就不会有女生愿意跟你交往,而且会 成为男人间聊天的笑柄。
 
  我还差三百六十四天,十个小时又五十分钟,我不想变成那个样子。
 
  「我到底该怎么办?……」我额头顶在课桌上,双手不甘心紧紧握拳。 
  坐在我身后的是我的同学,他推推斯文的眼镜,自以为睿智地笑道:「哼哼 ……我教你怎么做吧……你要先吸引女生得注意……接着完美的调情……然后才 能顺利破处。……」
 
  「我说……你是智障吗?……我自己就是处男还会请教另一个处男如何破处 ……当我头壳坏掉吗?……」我保持额头抵桌面的姿势。
 
  没错,两个完全没有女人缘的处男,在教室讨论如何破处。
 
  他叫步惊云,一个帅到爆的名字,这种武侠小说才会出现的人名,居然出现 在二十一世纪,而且还是我的死党。
 
  可是却长得肥肥胖胖的,标准宅男一枚,平时他不爱说话,只是默默看着自 己的书,对所有人包括女生都是淡淡的,然后推推自己的无框眼镜,轻描淡写地 说话。
 
  「破处是一门学问。……」在步惊云的厚实嗓音中我听到自信满满,「既然 要追求女生……为了能够找到对象……所以……要有三大步骤。……」
 
  「三大步骤……」我抬起头翻了白眼。
 
  「对……给你看算了。……」他从抽屉拿出笔记本,「请看……这是适合我 们这种等级男生的终极步骤。……」
 
  笔记上面写着,一、假装走到她前面,二、用力把她推倒,三、迅速扑上去。 
  「你真的是超级智障──!」
 
  他冷冷瞪了我一眼。
 
  「那为何你向女生告白一百五十次,会被拒绝一百五十次?」
 
  「喔……因为她们当场说『不要,我有男朋友』或是『不要,变态』这样。 ……」
 
  「你真的很悲惨。……」
 
  「我知道……所以我需要帮助。……」我紧咬嘴唇,双手抱头。
 
  「我帮不了你……能帮助你的大概只有妈妈了。……」
 
  「妈妈?……我家那位?……」步惊云高深莫测地点点头,不管我惊疑的眼 神,开口:「你得天独厚有位漂亮的妈妈……找来问问保证比问我有用。……」 
  「我拒绝……我不想解释……反正不可以。……」我抬起手,一个大叉叉的 手势。
 
  「这下换我不懂了……你妈妈对你很苛刻吗?……」步惊云用肥胖的手指拨 了拨自己的头发。
 
  传说中有一种男生叫「妈宝」,是最被女生瞧不起,就算再帅、再会读书, 只要是妈宝往往就会瞬间出局。
 
  我能理解,换作我是女生,我也无法接受什么都要靠母亲的男人。
 
  但是,我不甘心啊,因为我他马就是妈宝阿……
 
           第二章帅哥果然是寂寞的阿
 
  又到了放学回家的时间了。
 
  操场上与校门口到处都是零零散散的同学。
 
  我懒洋洋地步出校门,伸了伸懒腰,脑袋勾勒出等等回家的路径上是否有什 么新的电玩可玩,步惊云也跟在我后面,马上就被我发现。
 
  「干么跟踪我?……」
 
  「我走我的路……你走你的路……哪有跟踪你的问题。……」
 
  他将书包拎在手上,另一只手习惯性地梳头。
 
  「那我们去打网咖吧……包两个小时再回家。……」
 
  「不怕你妈妈吗?……」
 
  「拜託……我堂堂七尺男儿……会怕家里的女人?……」
 
  「佩服你的勇气……可是我有约了。……」
 
  步惊云不但拒绝了我,而且他最后一说「我有约了」,让我脑袋内建的侦测 雷达,扫瞄到了不寻常之处。
 
  步惊云这个宅男,一天的所在位置只有三种──教室、补习班、自己房间─ ─哪可能有什么约?
 
  该不会是……
 
  「跟人约好要去图书馆吗?……」
 
  一定是这样没错,宅男就该有宅男的样子,就算有约也应该是图书馆,跟把 妹一点屁关系都没有才对。
 
  「不是……有联谊……等等要一起吃饭。……」
 
  这是在开什么玩笑!
 
  步惊云已经宅到脑袋出现错乱,将人工少女养成游戏的剧情投射到现实生活 了吗?
 
  「走吧……打几场格斗游戏就回家吧。……」我流露出一股怜悯,拍拍他的 肩膀。
 
  「才不要勒……你看……这是我等等要联谊的女生。……」步惊云不耐烦地 走过来,将手机萤幕递在我面前,没有多说第二句话,因为有图有真相,一切尽 在不言中。
 
  我看见的是身穿我们学校校服自拍比耶的正妹,事实就是事实,就算我已经 合不拢嘴。
 
  「我没时间了……先告辞。……」步惊云低头看了看手表。
 
  他转身要走。
 
  而我,身为他的好朋友,有义务要陪在他身边。
 
  「咳咳……我肚子也刚好有点飢饿……能否一起……」
 
  「满了……联谊名单都满了……你说得太晚。……」
 
  「……」
 
  「那再见了。……」
 
  「……」
 
  告别后,步惊云就离开了,独留我在学校大门凝视他渐行渐远的身影,照理 来说他走得越远,映入我眼帘的云逸就会变得越小,可是没有……他的影子就变 得好巨大,巨大到像是「进击的巨人」那样。
 
  「咻……咻……咻……」冷风四面八方吹了过来,把我的头发都吹乱了。 
  我的模样真的有几分淒凉,就像是孤苦的「老人与海」那样,在街上流浪着, 看着他人的背影期盼着甚么一样。
 
  我赶紧猛力摇头,将负面情绪甩出去。
 
  原本想去网咖,可是现在全然没有廝杀的心情,只好慢慢地走去公车站牌搭 车回家。
 
  我坐在公车的后方座位,整台公车还是满满的各校学生,当然也有我们高中 学校的女生。我偷偷望向她们,总觉得她们身上有一种光芒,一种只能远观不可 亵玩的光芒。
 
  我鼓起勇气,用手指刷了刷头发,走向了其中一个女生告白,摆出我认为最 帅的姿势,轻声地问,「嗨!……这位同学……我的名字叫曹帅帅……喜欢你十 分钟了……要当我女友吗?」
 
  「不要……变态。……」那个女生皱起了眉头。
 
  嗯!好吧,这是我第一百五十一次被拒绝了,要怎么样才配得上她们呢?我 真的不明白。
 
  我一路上都被她们当作变态,我们学校女学生手指着我,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在某一站后就全部下车了。
 
  下一站,我也下车。
 
  走了不远就到家。
 
  现在一想到步惊云正在联谊,跟女生开心的聊天,而我却没有……就感到羨 慕、忌妒、恨。
 
  掏出家里钥匙开门,我将挂在肩膀的书包卸下,弯下腰还在脱鞋子,就发现 家里的鞋柜上挂着一条胸罩。
 
  又来了,这种东西我看太多了,我妈只要回家,衣服、鞋子就会乱丢,只是 会出现在鞋柜上有点不太正常。
 
  难道我妈又喝酒了,据我所知只有我妈喝醉酒才干得出来这种事。
 
  我手指轻轻摸着,舌头舔了舔,闻了闻味道,近距离观察,发挥高中实验课 的精神。
 
  「嗯……有点淡淡的香草味、汗味……似乎是最近新买的无肩带……立体蕾 丝性感内衣……一体成型无钢圈……价格是……」
 
  我像「名侦探柯南」一般喃喃自语,然后领会到我妈正在家里的某个的地方。 
  「喵呜──」我轻叫了一声,身体突然就像是被惊吓的猫咪,整个缩起来, 寒毛一点一点竖起。
 
  绝对要放慢脚步、绝对不可以出一点声音,我蹑手蹑脚在鞋柜放好球鞋,踮 起无声的脚尖走向我的房间,这段路忽然变得漫长。
 
  我家是母权社会,有时就算母亲睡死在我的床上我也不敢吭声,可怜的我只 好窝在床旁边睡。
 
  我简直比条虫还不如,十七岁的男生居然还跟母亲分享同一张床,这像话吗? 
  我边摇头边走进房间,最后确认我妈醉醺醺的睡死在主卧室,应该是没发现 我回家。
 
  进到我的房间,我一如往常地叹口气,像是某种戒不掉的习惯。
 
  我的房间,是一片粉红色──
 
  粉红色窗帘、粉红色桌椅、粉红色玩偶、粉红色壁纸、粉红色衣柜、粉红色 枕头、粉红色床单、粉红色棉被……甚至连我的脚踏车都是粉红色的。
 
  电脑桌面原本是我AV女优的裸体封面,结果在我妈的铁腕之下,换成她喜 欢的韩剧男明星的剧照。
 
  对,没错,我妈就是手握生杀大权的王后!
 
  大概从国小开始,我就被粉红化了。
 
  坦白说,我真的没有办法邀请同学来我家玩,然后告诉他们这是我的房间。 
  「唉………」
 
  我一边叹口气,一边随手开了粉红色电脑。
 
  「好无聊。……」因为我没有女朋友的关系,所以我只能打电动,连上网路 浏览……
 
  「等……一……下!……」
 
  我妈现在睡死啊,高中男生还有「色色事情」可以做啊。
 
  我握住滑鼠,打开我的电脑Z槽、打开曹帅帅的物理作业、再打开第二章牛 顿相对运动、再打开床上的相对运动、再打开女人在床上的运动、再打开日本女 人在床上运动……等等……
 
  最后点开名为「AV女优」的资料夹。
 
  喔耶!这一切的漫长等待都有了回报。
 
  「AV女优……我来了。……」
 
  这个混乱的世界彷彿得到宁静,我拿起放在书桌上的粉红色面纸盒,准备进 入感官的特殊空间──
 
  AV女优的一颦一笑。
 
  我专注其中,可是眼角余光却瞄到旁边的粉红色窗帘,哀~
 
  AV女优的一举一动。
 
  我痴痴凝望,可是双眼总是会被粉红色桌子拉走,哀~
 
  AV女优的一吟一浪。
 
  我无法自拔,可是床上的粉红色玩偶似乎在对我冷笑,啊~
 
  「太恐怖了!……」
 
  我的眼神渐渐地产生漩涡,莫名的罪恶感爬满我的身体,慌乱的内疚感进入 我的大脑,就像是我对着可爱玩偶在干些不可见人的坏事。
 
  慢慢的,连影片里的性感女人,在我看来都变成玩偶了……
 
  「马的!……」我将卫生纸盒扔在萤幕上,惨澹道:「再这样下去……我註 定要性功能障碍了。……」
 
  这个问题一直都在,只是直到今天,当房间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我才察觉 事态严重。
 
  赫然惊觉现在事情有一点大条,我必须要马上告诉母亲,让我对自己的房间 有主导权,至少能把AV女优的裸体海报贴在房间吧。
 
  对,一定要这样,母亲如果问我原因,我就告诉她,再这样下去,我下体某 个功能一定会变软弱的,根本没办法破处、传宗接代了,这太严重了,我可是曹 家的一脉单传啊!
 
  事不宜迟,我立刻关掉影片,走到主卧室,一把打开母亲的房门,在鼻子嗅 着有够臭的酒味,外加看母亲半裸身子的艰险情况下,我捏着鼻子,毅然决然地 开口──
 
  「妈……我可以换掉粉红色床单……窗帘……玩偶那些东西吗?……粉红色 的东西……我真的再也受不了了。……」
 
  「……嗯?」
 
  母亲像是刚醒,揉揉眼睛,丰满的胸脯抖了一下,手指大剌剌地拉了拉丁字 裤,绷出屁股白嫩圆滑的线条,水蛇腰扭了一下。
 
  「还有……我想在房间贴我喜欢的海报……拜託……」
 
  我准备继续恳求,可是她说话了……
 
  「不行……走开……关门。……」她无影脚碰一声,门关了。
 
  如果这世界真的有看不见的「冷酷」,我想一定是我妈扑面而来的感觉吧? 完全都不给我请求的机会。
 
  母亲,是这个家拥有绝对权力的存在,简直就是「权力游戏」里的女主角。 
  关上她的房门,心情荡到了谷底。
 
  拖着疲惫的身体,重新走回粉红色的地狱。
 
  浑身无力地躺在我的床上,望着满是爱心贴纸的天花板。
 
            第三章超级帅哥的魅力
 
  此时。
 
  一通电话响起。
 
  「嘟……嘟……嘟……」
 
  在我的粉红色地狱里,带来一点光亮的希望。
 
  「喂……请问是曹帅帅同学吗?……」
 
  「对……请问你是?……」
 
  「我是欣雨。……」
 
  「喔?……」
 
  「很抱歉打电话给你……因为我们公民课分组报告是在同一组……你还记得 吗?……」
 
  「嗯……公民……我统统忘……统统记得……我还记得。……」
 
  「距离分组上台报告只剩几天了……所以我们这几天要努力赶工一下。……」 
  「一定……一定……我该负责什么工作?……」
 
  「嗯……在电话里说不清楚……不然明天上学的时候……约个时间讨论…… 可以吗?……」
 
  「好……」
 
  「好的……那明天见吧。……」
 
  一挂上电话,我小小脑袋瓜,开始努力回想公民课到底发生了甚么,我真的 不记得了,反正公民课向来是用来打混的。
 
  这是不是第一次有女同学打电话给我?嗯,我很确定;我们班真的有欣雨这 个女生吗?嗯,我不太确定。
 
               ﹡﹡﹡﹡﹡
 
  在教室里,我看见了欣雨,这才渐渐比较有真实的感觉。
 
  欣雨,大家都叫她小雨,姓甚么呢,我忘了。
 
  她是个纤细瘦小的女孩子,娃娃头齐耳的短发整齐的向后梳,使她那张小小 的脸庞整个露在外面。两道细长的眉毛,一对如梦如雾的眼睛,小巧的鼻樑瘦得 可怜,薄薄的嘴唇紧闭着,带着几分早熟的忧郁,每天,总是背着一个对她而言 似乎太大了一些的旧书包上学。
 
  像这样的女孩子,又是同班同学,难道我还没跟她告白过?怎么会漏掉她呢? 
  老师在讲台上上课,我的头是面向黑板没错,可是双眼却聚焦在小雨身上, 关於这个忽然打电话给我的女孩子,我感到非常好奇。
 
  「噹……噹……噹……」下课钟声一响,老师准时地喊下课,我没有像其他 人一样,如脱韁野马般往教室外冲,我持续在观察小雨,她从位子上站起来,纤 细的小手从抽屉拿出饼乾递给步惊云。
 
  「哥哥……你要吃吗。……」
 
  「好……」步惊云伸手拿了一片小熊饼乾。
 
  我忽然懂了,被雷打到的那种懂。
 
  小雨原来是步惊云的妹妹啊!所以她的全名是步欣雨。
 
  难怪我对小雨的印象很浅,原来是因为脑袋里的某种过滤机制,让我自动自 发去把像步惊云胖胖肥肥的身材的女生过滤掉,包括他的妹妹也是一样。 
  我想起来了,她是个资优生,国中只念二年就跳级到我们学校的高中了,刻 意选择与她哥哥同班好互相照顾,听说过去还获得许多书卷奖呢!
 
  「发什么呆?……」
 
  小雨轻喊了一声,将我的思绪从回忆中抽离。
 
  「哥不是发呆……哥是云游四海。……」
 
  「到底有什么事?……」
 
  「对了……曹帅帅同学。要一起吃午餐……顺便谈谈分组的事?……」手上 拿着便当的小雨。
 
  小雨纯真无邪的表情,就算是邀约我到化粪池里吃大便,我也会去吃香喷喷 的大便。
 
  「疑?……下课了吗?……」
 
  「对呀!……」小雨眨了眨无邪的大眼睛。
 
  「走吧!……」
 
  於是,我和小雨一人一个便当,一同走到操场旁的绿色草地,那里有几张双 人无背长椅。
 
  在吃饭的过程中,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是和女生相处紧张的关系, 而是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关於公民课的分组报告,我完全不记得内容,如果 闲聊些日常生活,我又根本和小雨不熟,难道要跟她聊格斗电玩或AV女优? 
  好险,小雨没让气氛尴尬太久。
 
  她一边纤细地吃饭、一边说了大致上的报告流程。
 
  我从言语之间才推敲出来,公民老师用抽籤的方式找出班上一男一女配对, 两人一组协力作业,用相机拍下公共场所公民应有的行为,不管任何背景、场地、 姿势、服装统统都可以,但是要有「理由」,而且要上台报告。
 
  简单地说,这简直是脸红心跳的约会嘛,只要照相就可以交差了事,既简单 又容易。
 
  「明天……最晚是后天……我会将照片的构图和几个我觉得不错的景点给你 看看……等决定好我们要拍的内容以后……就可以在这个周末去拍摄。……」 
  我心想着,我们可以去泡泡温泉,穿着清凉的衣服,或是裸体只围着浴巾自 拍就行了,当然,我也可以正大光明拍正在泡温泉的女生,毕竟,公民也可以在 公共场所泡温泉或拍照吧,「噗──」想着、想着我居然喷鼻血了。
 
  「你没事吧!……曹帅帅同学……」
 
  「嗯!……我没事……别担心……」我将面纸揉成一团塞进鼻孔。
 
  「……」
 
  「吃饱了。……」小雨将已经吃光的便当阖上,小手拿出面纸,然后朝我伸 过来,「你的嘴角有饭粒。……」
 
  「饭粒?……」
 
  我摸了摸脸颊。
 
  小雨也不介意,迳自拿着面纸,然后轻轻擦拭我的嘴巴,脸上的笑像是溢出 的蜂蜜,甜到让我血压升高。
 
  原来女生是如此温柔。
 
  「那明天再一起吃饭吧。……」
 
  我的脑袋里还在嗡嗡作响,直到小雨放开我的手,将便当收好,和我说再见, 并且约定明天一起吃饭……我的脑袋都只有嗡嗡的声音,然后嘴巴只有嘴角扬起 的傻笑,连再见都忘记跟她说,前所未有的失态。
 
  一整天,我都好像在「魔镜梦游。」直到步惊云提醒下课钟已经响起,我才 知道原来第八节课已经结束,大家都在整理书包回家。
 
          第四章母后万岁、万岁、万万岁
 
  今天打格斗电玩「真人快打」过头,回到家,已经七点多了,我一打开家门, 眼皮就开始狂跳,我就知道糟了。
 
  打开客厅的灯,让光亮沖淡一点黑暗,我脱下穿了整天的球鞋,放进鞋柜, 抬头一看,又有我妈的衣物放在上面,这代表她又喝醉了。
 
  我仔细看了看、嗅了嗅、摸了摸,舔了舔,最后确定鞋柜上是我妈的丁字裤。 
  「凹呜……凹呜……凹呜……」奇怪,我怎么狼嚎了起来,莫非是身体的自 然反应?
 
  「全蕾丝材质……性感女王丁字裤……似乎有点淡淡的汗味……上面有点白 色的分泌物……酸酸的……今天极有可能是排卵期。……」
 
  我蹑手蹑脚,走到主卧室门口,脚突然踩到一件迷你裙,害我差点滑倒。 
  我捡起来闻了闻,嗯,香香的。
 
  我低下头望了地下门缝一眼,没有任何动静,我妈恐怕又喝醉睡死了,悄悄 松一口气,原来我的眼皮白跳一场,家里平安又正常嘛。
 
  瞧了一眼客厅,疑?地上有一件摊开的白衬衫,沙发上也有我妈的脱下的胸 罩挂在那儿。
 
  我走近拿起胸罩来鼻子闻了闻,香香的,我摸了摸,软QQ的,舔了舔,没 甚么味道。
 
  「这是无肩带……无背扣的NuBra隐形胸罩嘛!……」
 
  「等……等……等一……下!……」我歪头一想。
 
  「我妈的丁字裤在鞋柜上……刚刚脱下的胸罩在沙发上……裙子跟衬衫在地 上……所以……她现在是全裸的啊啊啊!?……」
 
  好香艳、刺激的画面。
 
  「噗──」我的鼻血又不争气的喷了出来。
 
  「唔……」我双手摀着鼻子,弓着身子,狼狈地走进我的房间。
 
  一只脚才刚刚跨入我的房门,背后突传来一阵冷风,让我起了整身鸡皮疙瘩 ——我妈启动特殊技能~ 瞬间移动  双手抱胸,站在我的背后,周身散发出一阵
 不祥地杀意。
 
  妈呀!背后灵。
 
  逼不得已,我只好使用反制技能~ 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委曲求全。 
  「今天……我放学时……看到一位孤苦无依的老人站在校门口……我陪伴着 他……所以才这么晚回家……我知道……妈……你一定会责怪我……但是……」 
  「我到底做错什么?……」我转头委屈地说。
 
  「我有没有说过……你还太小……所以不准交女朋友?……」
 
  「啥?……女朋友?……」
 
  我温驯得像条吉娃娃,连忙双手轻握挥动,「汪汪……没有啊……我哪有交 女朋友。……」
 
  「哼哼……现在已经敢对我说谎了吗?……」我妈冷冷一笑,甩了甩长发, 稍稍遮住那胸前的那两颗粉红色的奶头。
 
  「没有……绝对没有……母亲大人明察……帅帅是无辜的啊。……」
 
  「还敢说没有……今天学校午餐时间我看到你跟一位女同学很亲密!……吃 完饭……她甚至还帮你擦嘴巴。……」
 
  没错,我妈就是我们这所高中的人事部主任,眼睛亮的很。
 
  可恨,她居然看到了。
 
  「完全是误会一场……我只是和同学午餐讨论分组报告而已。……」我努力 为自己辩护,稳定心神,故作镇定,眼下是生死关头,若流露出一丝破绽,后果 不堪设想。
 
  母亲大人摸了摸没有鬍子的下巴?徐徐开口:「高中生就应该要以课业为重 ……以后妈妈老了……还要靠你养呢……交女朋友这种无聊事……等到我死了都 还来得及啊。……」
 
  「……」
 
  「母亲大人说的是……孩儿一定会抛下儿女私情……无论上刀山……下油锅 ……所有牺牲在所不惜……请相信帅帅这次吧?……」我双膝跪落,额头抵地。 
  「过来……」母亲张开双手,欣慰地笑笑,「让妈抱抱。……」
 
  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我也只能够妥协。
 
  母亲全裸站在房间门口,我跪在地上,身体往前一倾,双手紧紧地抱住她的 雪白大腿,而我的鼻子刚好贴在阴毛很多的穴穴附近,所以脸感觉很痒,鼻子几 乎不能呼吸。
 
  「咳……咳……救命啊!……我不能呼吸了。……」就像是抱幼稚园的小弟 弟般,母亲双手用力抚摸我的后脑勺,双腿把我夹得紧紧的,在我窒息的前零点 零一秒,她才心不甘情不愿放开我。
 
  根本是谋财害命嘛。
 
  「好吧……这件事……我会斟酌。……」母亲在我脖子上闻了几下,轻轻拍 打我的脸颊,「看你臭死人,快点去洗澡准备睡觉。」
 
  「母后万岁……万岁……万万岁……孩儿洗澡去了。……」我如释重负,终 於放下心中一块大石,用最快的速度拿衣服,冲往浴室,就是怕母亲哪根神经不 对又反悔,那我刚刚的委屈求全岂不是统统都泡汤。
 
  在浴室里,我迅速脱得光溜溜,面对洗手台上的镜子,露出劫后余生的悽惨 微笑,手打开水龙头热水让白烟瀰漫整个空间,现在的我才得以真正的松懈,彷 彿这里是我最后的避风港。
 
  这里暂时是属於我的地盘。
 
  「帅帅……你洗好了吗?……我要进来了。……」
 
  「可是我……」我用一百倍光速的速度猛然回头,母后,阿不是,母亲竟然 已经突破浴室的门,摧残掉我最后的天堂净土!连问都没有问,登堂入浴室,简 直比流氓还流氓。
 
  「你、你你你怎么能这样——?」我紧张双手按住私密部位,无力地红着脸 抗议。
 
  「呦——」母亲脸色愉悦,痴女般媚笑道:「你身材不错嘛……平常有在保 养。……」
 
  她围着我三百六十度绕圈圈,眼神上下打量着我,伸出纤细的手指,摸着我 的胸部,细长透明的指甲轻轻刮着我的皮肤。
 
  「你想干嘛?……」我红着脸问。
 
  不行了,我妈婀娜多姿的身材暴露在白色烟雾中,丰满白嫩的玉乳轻轻抖动 了一下,修长白皙,性感无比的美腿就在我面前,事情已经危急到不可挽回的程 度,我只好大腿夹住毛巾,蹲在浴缸中缩着身体,打算一有机会就逃之夭夭。 
  「你说呢……」她身体靠了过来,在我耳边呼着娇气,丰满双乳直接贴在我 的背上,纤细的伸出玉手拿了罐洗发乳。
 
  「唔……」我娇弱的身躯微微一颤,慌乱地努力保持镇定。
 
  可恨,明明上高中之后,大家就说好,洗澡不可以一起洗了,我妈居然还堂 而皇之地破坏约定。
 
  「我们不是说好了吗……洗澡要分开洗。……」一边嘟起嘴说,我一边还是 乖乖地让母亲的双手在头发上搓揉。
 
  「你一定要这么在乎吗?……」母亲的手指头在我的头皮上轻柔转动按摩, 假装啜泣道:「难道你是因为妈妈老了……就不愿意和妈妈洗澡吗?……」 
  这……未免也太强持夺里了吧,可是我总觉得和目前的状况,有一点不太一 样啊……
 
  母亲的双手沾满白色泡沫,沿着我的后颈往下抚摸,一直摸到我的后背,在 往下摸到屁股,缓缓转向前,小手轻轻握住我的火烫,才欣慰地笑:「帅帅果然 长大好多。……」
 
  太危险了,我灵机一动,稍稍转过身,抓住母亲的手,她愣住没有说话,而 我夺过她手上的莲蓬头后,就站起来继续背对她,随便按了几把浴缸旁的沐浴乳, 打算下半身随便洗一洗就算了。
 
  「这样不够乾净啦。……」母亲说着,想抢回莲蓬头。
 
  我辩解说:「谁说的?……很乾净了啦。……」
 
  「我要沖水了。……」接着更加快速度身体随便搓一搓,急急忙忙将泡沫沖 掉,算是大功告成,之后抱头鼠窜,逃离浴室躲进棉被里。
 
  当我从棉被伸手关掉房内的电灯,再把棉被紧紧盖在身上时,我的脑袋里还 是在想明天要拿照片和地址给小雨看的事情。
 
         第五章我是全世界最帅的处男啊啊啊
 
  「哈……」早上醒来,打了个哈欠,我睡眼惺忪,揉了揉眼睛,昨晚没什么 睡,因为我一直想着小雨。
 
  我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时钟,早晨五点五十分,肚子好饿。
 
  「这是甚么?……」下楼时,我的脚上踢到一个空的酒瓶。
 
  呃,我妈该不会一早就喝酒吧?每次只要她一喝酒准没好事,不对,更确切 的说是百分百没好事。
 
  「早……」厨房传来的声音。
 
  我顺着声音来到厨房,定神一看。
 
  吓!?现在我妈的打扮,让我睡意尽失,呆若木鸡地站在她对面。
 
  「妈……你干嘛穿这样……」我真的看傻了眼。
 
  中空爱心形状的爆乳皮衣、闪亮亮皮裤、高到不能在高的高跟鞋,头发扎起 马尾,手上还拿着皮鞭,只差没有蜡烛。
 
  更可怕的是,空气里,传来阵阵杀意。
 
  「别发呆啊……快点吃早餐……等等上学要迟到了……」我妈用力甩动她手 上的皮鞭,啪一声打在我屁股上。
 
  「好痛……」我还是无法相信。
 
  「要说……是……女王……」
 
  「是……女王……」我摸了摸疼痛的屁股。
 
  「学狗叫……」
 
  「太强人所难了吧……」我咕哝着
 
  「敢顶嘴……叫啊……」皮鞭又重重的的打在屁股上。
 
  「啊……痛……」
 
  「汪汪……」我像只吉娃娃汪汪叫个不停。
 
  「把牛奶舔乾净……」女王,啊不是,我妈一声令下,我只好伸出舌尖,慢 慢地舔乾净盘子中的牛奶。
 
  呜呜……又是一个惨绝人寰的早晨调教。
 
  对不起,我刚刚有说过「我还是无法相信」吗?好吧!我错了,我都忘记我 妈只要喝酒,SM的疯癫程度不亚於A片的变态痴女了。
 
  「我上楼换衣服了……」我用生平最快的速度,嘴巴咬着吐司,如丧家之犬 般夹紧尾巴逃到房间。
 
  「等等……」我妈在后方喊着。
 
  进了房间,气喘呼呼,坐在床上想着。
 
  「不行……我一定要想办法自救……」我嘴里咀嚼着吐司,喃喃自语。 
  「身为主角……我要开外挂……脱离这种悲惨啊啊啊。……」
 
  「叩叩叩……快点开门!……」
 
  还搞不清楚状况,我妈已经破门而入,满身酒气,一张原本还算漂亮的脸现 在和母夜叉差不多。
 
  她一进门就以双手环抱住我的小脑袋,软绵绵的大胸部直接压在我脸蛋上, 假装哭腔:「帅帅不想理我了……呜呜……为什么不理我……」
 
  「我不能呼吸了……放开我呀……救命……我下次不敢了。……」我鼻子被 两团软热闷住,马上求饶。
 
  「咳……咳……咳……」
 
  齁,每次都这样!
 
  虽然我不愿承认,但是又不得不承认的事实,那就是,当个妈宝的我註定一 辈子无法破处了。
 
  可是,我仍然是全世界最帅的处男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