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痛奸婶子】作者:不详
【痛奸婶子】作者:不详
               痛奸婶子
 

 字数:3584字
 
  我的婶子名叫花,今年已经48岁了,但名若其人,仍然貌若鲜花。在她身 上一点都看不出岁月的痕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暗恋她了,我的第一个 春梦就是和她在一起度过的。
 
  清楚的记得那是某个夏季的一天,婶子穿了一身新衣服,上身是一件白色大 翻领的短袖衬衣,下身穿着一件有牡丹图案的高开叉蓝色长裙,真是婀娜多姿阿, 尤其是那件长裙走起路来一摆一摆,那时隐时现的白皙玉腿真要把我勾引死了。 
  那天晚上,我摸着小弟弟辗转反侧,似梦似真,婶子那焯约的丰姿在我的眼 前晃来晃去,仿佛间,我一下子搂住了她,颤抖的双手在她身上胡乱摸索,忐忑 不安的睡了一夜,醒来才觉得下边湿乎乎的,原来自己梦遗了,也就是在那一刻 起,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得到婶子。
 
  转眼十几年过去了,我早已成了一名大小伙,婶子的两个儿子也早已长大成 人,外出打工,叔叔还是一如既往的忙,在外跟着工程队承包工程,婶子也有一 名衣着光鲜的少妇变成了穿着朴素淡雅的中年妇女,但不变的是美丽俊悄的容貌, 白皙光滑的皮肤和那凸凹匀称的身材,岁月对这种美女只会平添一种端庄韵尾罢 了。我知道,在我心中压抑了十几年的欲火就要爆发了,可没想到的是,这一切 又来得那么快那么突然那么猛烈。
 
  去年夏季的一天,吃过午饭,我便到对门叔叔家串门,名曰串门,其实是探 望我那暗恋已久的宝贝婶子。婶子正在做饭,她穿着一件古铜色的短褂和一条浅 灰色的牛仔裤(拾我叔叔的)。婶子告诉我,叔叔昨天下午去了县城,可能要一 个多月才能回来,她刚刚下地回来还没吃饭。
 
  我那有心思听这些,站在婶子身后一双眼睛早已一刻不离的盯上了婶子被牛 仔裤紧裹着的浑圆的屁股,有几次我都忍不住伸出手去摸她几把了。婶子见我半 天没有出声,一扭头,发现我正在盯着她的身子看,婶子的脸马上红了,随即不 客气的下达了逐客令:「你回家吧,我还忙着做饭呢,吃完饭我还要下地去」。 
  我的心中立刻涌上了一股淫浪,心想,他妈的就今天了,老子实在受不了这 种折磨了。便一下子冲上去抱住她就往地上摁,嘴里还一边不停的说:「婶儿我 的亲婶儿,我爱你,爱的都快疯了」,用力把她放到在地,巨大的身子压在她的 身上,一只手捂住她的嘴巴,一只手就疯狂的撕她的衣服,婶子拼了命的挣扎, 可我还是飞快的撕光了她的上衣和她乳白色飘着乳香的胸罩,一头扎进她的乳窝 边吮吸婶子的乳头边扯她的裤子,婶子的牛仔裤都被我撕破了,只剩下一件可爱 的白色三角裤头。
 
  我的欲火就像撒了僵的野马,一点也控制不住了,婶子还在不停的挣扎,咬 的我的手生生发疼。我一把掳去了婶子身上的最后一块遮羞布,婶子的裸体便在 我的眼前一览无余了。我兴奋的眼球被这美好的侗体刺激的阵阵发胀,嘴里不停 的喊:「婶子,你好美,你太美了,给我吧,我是真心爱你的」
 
  婶子的嘴忽然一下子挣脱了我的手,撕裂般的叫了一声救命,我真是又急又 爱又恨,一巴掌扇了下去,直打的婶子嘴角出血,我又是左右开弓打了十几下, 婶子晕了过去,幸好是中午午睡时间,没人听见婶子刚才的呼救。我赶快去把院 子里的大门锁上,把婶子的酥体抱到里屋卧室的床上,所好了所有的门脱光了自 己的衣服。这才有时间慢慢欣赏婶子的玉体。
 
  婶子的乳房就像是两座高傲的雪山,上面镶嵌着两颗红色的宝石,不过这两 颗宝石已经被吃的略略失去些光泽,婶子的三角部位十分丰满,一片浓密的黑森 林下面的两片大阴唇,白腻细嫩,就像是刚刚出笼的冒着热气的大馒头。
 
  我轻轻的拨开婶子狭紧的细缝,里面的嫩肉分明就是鲜艳的牡丹花蕊,娇艳 欲滴。我用手指轻轻的刮擦婶子的阴蒂,嘴巴一口含住了婶子饱满的香穴,舌头 在阴唇的两边内侧不停的来回吮吸,吱吱有声,婶子的身体微微一颤,一股带有 女人特有味道的骚水便涌了出来,婶子醒了。
 
  她马上站起身子下了床哭着要开门往外逃,我哪能让煮熟了的美丽婶子飞了 就在她刚抓住门把手的一霎,我从身后一把搂住了婶子的小腹,握住早已坚挺如 棒的巨屌对准婶子的花穴刺了出去,婶子啊呀一声叫了出来,哭喊道:「你不能 这样,我是你的亲婶子啊,这要我以后怎么活啊,我怎么见你叔叔和你的两个弟 弟,不,不不能这样啊!呜呜……」
 
  婶子的穴很紧,夹的我的家伙有点疼,不过我喜欢,我终于得到了婶子的身 体,在我20来下尽根抽送之后,婶子穴里的淫液已经把我的肉棒涂的满满的了 这让我的话儿进出更加自由更加惬意。我一边奋力抽插,一边狠狠的拍打婶子的 玉臀,一气干了1000多下,婶子的哭声也逐渐微弱,只有随着我的抽插有节 奏的发出嗯嗯的声音,不知是在哭噎还是在呻吟,不过婶子在行动上已经再也没 有挣扎了。
 
  我把婶子的身体抱起这才看见婶子脸上挂着的泪珠,一双含泪的眼睛不敢看 我,低着头任由我把她抱起,站在的地上边走边插,婶子的声音已经变成「哎哟 哎哟」了,显得很痛苦,恐怕是经不住我这样的猛烈了吧。
 
  忽然我感觉到婶子的穴里忽紧忽松,有个两三次,一股液流顺着我的玉茎浇 了下来,婶子的身体一下子瘫软到了我的怀里,我知道婶子达到了高潮,更加卖 力的抽了起来,一边抽一边咬着婶子的乳头用力一咬问道:「宝贝,老子干得你 爽不爽,啊???」婶子又哭出声来有气无力的说:「我不想活了,你杀了我吧 咱们这叫乱伦,我不该和你这样的」。
 
  这女人真是刚烈,干成这样始终不松口。我把她放了下来,决心给她点颜色 看看,我把她脸朝下放倒在地上,拨开她的屁眼儿,这下来了个后入室,婶子根 本没想到我会插她的肛门,从她干紧的屁眼可以知道,这里从来没被叔叔进去过 婶子嘶哑的哭喊:「我快被你干死了,你饶了我吧,我不行了」,我淫笑:「求 我啊,贱屄,不求我我就干死你今天」,婶子的身体在我强有力的抽查之下在地 上不住的往前滑动,终于这个女人开始认输了,「你真厉害,老公老公,不,爸 爸你真厉害,女儿好疼,要烂了」
 
  「哪儿?哪儿要烂了?贱屄!」
 
  「穴,女儿的穴,女儿的骚屄呜呜……」
 
  「爽不爽?屄?」
 
  「爽,女儿的贱屄爽死了爽……呜爽爽死了」「叫床?叫些好听的,老子饶 了你,贱屄」「老公爸爸爷爷女儿快爽死了」
 
  我在她的后门力干了1000来次,终于感到一阵酥痒,精关一松,一股浓 精拔屌而出,狠狠的射入了婶子的大肠,婶子再也忍受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 
  我在一看,天啊,婶子的肛门外延全是阴红的鲜血,怪不得叫疼呢,也真难 为了这个第一次被人家干后门的美女。
 
  婶子只剩下喘息的力气了,我又扯着婶子的秀发把她拖到了厨房,先让她用 嘴将我的弟弟弄硬,然后把她放在厨房的长凳上,又干了一炮,这次我将精液一 滴不露的射入了婶子的子宫,婶子的酥体快被我的热浪掀晕过去了。
 
  我不让她有片刻休息,又把她抱到卫生间,放好了水,边洗澡边做爱,又在 浴池里打了一炮,这次还是将精液射在了婶子的玉体里边。
 
  我们又来到院子里,趁着落日的余辉,躺在地上,赶了2000来下,这回 婶子学精了,看到我要射飞快的从我的小弟弟上站了起来,含住我的家伙,把精 液全吃了,「我并没有生气」,婶子呜咽着低声告诉我,她现在还没有断精,现 在又是危险期,害怕怀孕我一听,顿时来了精神,下决心非要让婶子给我生个B aby不行,婶子更加害怕,抱着我的屌痛苦的哀求着。
 
  我哪能在原则问题上让步,将她拖到厕所,让她爬在厕所的沿上,脸朝下对 着便池,又打了一炮,这一炮真是酣畅淋漓,因为我要让婶子怀孕。这一次当然 将精液全数射在了婶子的子宫里。
 
  天快黑了,婶子夹着被我干肿的香屄,一瘸一拐的给我做好饭伺候我吃过饭 我才说要离去,不过吃饭的时候我又来了兴致,又和她做了一次,把不多的精液 射在了婶子的饭碗了,看她吃了,真爽啊!走之前,我把她家的钥匙全部拿走, 把她脱光了,绑在凳子上,并且找了四个夹子,两片大阴唇和两个乳头上各夹了 一个,然后又在夹子上坠上重物,这才把门锁好,得意而回。
 
  在后来的一个多月里,我天天都是在婶子家度过的,每天都和她做爱,直做 的我浑身发软才肯罢休,做累了,我就找了锁链和项圈,把身子绑住,拖着她在 院子里到处乱逛,和她做游戏。婶子就像我的狗一样,对我忠心耿耿,给我做饭, 和我做爱,陪我玩游戏,真是痛快!
 
  叔叔回来了,我再也不敢往她家去了,可是叔叔这次回来听说不走了,我想 再也没有机会和婶子玩了,好失望。过了三四个月,听邻居们说,婶子怀孕了, 是个儿子,婶子非要把他做掉,叔叔死活不让,说老来得子,是福啊!
 
  我听了以后别提有多高兴,这是我和婶子爱情的结晶,婶子终于产生了,那 天我去医院看她,叔叔高兴的合不拢嘴,非要去给我买吃的,婶子生完小孩后, 更加显得丰满俊俏,我便又在医院的病床上匆匆的和婶子做了一次,婶子没有任 何反抗,当然和自己孩子他爸做爱还需要理由吗?从那以后,婶子更是对我逆来 顺受了,也还怕我把事情捅出去,叔叔在的话我就用眼睛和婶子传情,叔叔不在, 婶子就是我的老婆,我们共享天伦之乐!!!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