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落入深渊
落入深渊
 

落入深渊

第01章

「你怎么可以做这种事!」丈夫狠狠甩了一巴掌打在沈香俏美的脸庞上,「没想到你这么不要脸,让千人骑万人跨!」「呜……忠厚,你听我解释,我是被强迫的……」女教师捂着红彤彤的脸,辩解着「不要解释了,淫荡的女人说你淫叫着被多少男人肏到高潮了!」

「我没有,那都是被逼的!」两行委屈的眼泪顺着女人柔美白净的脸庞流淌下来「我千辛万苦把钱酬来了马上就带杨杨走,我要和你离婚,你这么喜欢做妓女,就继续留在这里卖吧」「不……我好爱你和杨杨,不要丢下我一个人!」穿着撕破的黑色丝袜躺在自家床上的女教师沈香从噩梦中惊醒过来,满脸泪痕,阴道和直肠里充满着黏糊糊的白浊精液,嘴里还残留着精液腥臭的味道墙上的钟显示着现在是凌晨5点强壮高大的男人蝰蛇打着呼噜,搂着少妇的美丽酮体呼呼大睡,还没醒来丈夫李忠厚是千真万确的死了,但是一年多来沈香不停的做着丈夫活过来的梦沈香费力的搬开男人的手臂挪下床去,走进浴室冲洗起被玷污的白皙肉体几天来,女教师白天仍然上课,晚上被蝰蛇用各种手段残忍淫虐上个星期天带着母亲和杨杨在市里游览景点,蝰蛇仍然全程跟随监视,不给一点喘息空间,并且强迫沈香全天塞着巨大的肛门塞,一有机会就猥亵玩弄沈香,为了不让母亲发现异常,沈香极力忍耐掩饰,回想起种种痛苦仍感到心有余悸所幸回程的火车票已经买好,今天晚上母亲就要回老家了沈香洗完澡做完早饭后,回到房间,害怕男人醒来再次奸淫自己,小心翼翼、轻手轻脚的穿上衣服,简单的化了妆轻轻推开次卧的门,沈香看了一眼沉沉睡着的母亲和杨杨,宽慰的露出一抹微笑沈香坐在客厅里拿起书本备起了课,疲惫的女教师仍然兢兢业业的做好教师工作母亲和蝰蛇都陆续起床吃完早饭后,假装体育老师的蝰蛇随着沈香一起出门上班了坐在陈爷派给蝰蛇使用的轿车中,往学校驶去的路上,沈香哀求道:「求您按我们的约定回复陈爷,我母亲今晚就回老家了」「你伺候的我的大屌很满意

」停在路口红灯前的男人说完,拉开了自己裤子的拉链,从内裤里掏出了阳具,「我会替你跟陈爷撒这个慌的来,用手给我撸一下」

「周围好多车,会被看见的……不要了……」

蝰蛇不由分说,伸出右手抓住女人的左手就往自己的胯下按去「看见的也是爷的鸡巴,又不让你露骚屄!」沈香惊恐的看着周围停着等红灯的车,又不敢违抗男人的命令,只得硬着头皮用修长纤细的手指抓住蝰蛇的阳具,翻开包皮,露出紫红的龟头疲软的阳具被女人柔嫩的手稍微一刺激,马上就勃起的老硬,向上高高的翘起,「好好的撸,妈的,这几天它为了安慰你的骚屄和屁眼受不少累,皮都要蹭掉一层了,需要好好表扬下」在男人粗鲁的下流话语中,沈香红着脸,紧紧握着粗大的肉棒,上下套弄起来,鸡蛋大小紫红发亮的龟头在白皙的手掌里进进出出「哦……很好,骚货,继续撸!」蝰蛇满意的说道这时沈香右侧的一辆车上,坐在驾驶位上的中年男人听见了这里的异常的声响,露出惊奇的眼神,打量这边淫靡的场景「啊!有人在看!」沈香发出叫声,慌忙抽出手蝰蛇正在兴头上,突然被打断了火冒三丈,冲着中年男人大吼道:「他妈的,你在看什么!没看过女人给男人打手枪么!」被凶狠高大的蝰蛇气势吓住,中年男人收回眼神,赶忙往上摇车窗「老兄,女人要好好调教,多跟我学着点!」蝰蛇大笑着说道「臭屄,你早就是个卖淫女了,还怕别人看么!继续给我弄,到学校之前,不管你用什么方法,要让我的屌舒舒服服射出来要是到了学校门口,精液还没出来,我就不能保证陈爷听到的是实话还是谎话了!」绿灯亮起,蝰蛇踩着油门淫邪的说道卉如一手提着东西,一手掏出口袋里的钥匙,打开了门进了屋这是最后一天待在闺女这里了,刚从菜市场买回来了很多新鲜的菜,准备临走前再给大家做一顿好吃的把一些暂时不用的菜放进了冰箱,取出一把青菜放进厨房水池开始清洗,风韵犹存,气质过人的四十七岁美熟妇顾卉如穿着做饭围裙,丰满的胸脯把围裙高高撑起,前凸后翘的修长身材丰满但不臃肿,仍然乌黑的头发盘着婉约的发髻,唇红齿白的瓜子脸保养的很好,皮肤白皙光滑,完全不像快奔五十岁的女人水声哗啦啦的响起,卉如仔细的冲洗着青菜,浑然不觉身后一个身影正在慢慢逼近……放学下了课后,沈香走到学校1公里外的一个路口处,看着左右四周没有认识自己的熟人,悄悄上了车奇怪的是今天车上竟然多了个小弟开车,沈香被示意坐在了车后排座上,蝰蛇紧挨着坐在了她的身边「早上那一泡精液好吃么?」蝰蛇羞辱的说道早上在车上用手套弄出男人的精液后,被命令把手上腥臭的精液都吞食掉,沈香带着满手满嘴黏糊糊的精液走进了学校「好吃,最爱蝰爷的精液,又咸又浓」沈香小心讨好着男人

「小骚屄,爷的大屌都快被你撸破皮了

」蝰蛇淫笑道,取出了一个黑色眼罩

「把眼罩戴上!陈爷要见你



「可是我母亲和杨杨还在家,今晚还要送她去火车站呢」「不用去火车站了,你妈的屄还要留在这里吸钞票」蝰蛇邪恶的说道第02章

哭叫着的沈香被蝰蛇拽着头发拖进了陈爷的会客厅「臭婊子,老实点!」蝰蛇按住沈香强迫她双膝跪在地上,然后取掉了沈香的眼罩这才看清大厅中一个身材丰满的妇人被五花大绑在一张带扶手的真皮老板椅上,两条胳膊和双手被扭到身后捆住,红色丝绳在胸前的隔着衣服8字型的绕过,将上半身牢牢的固定在椅背上两条腿被折叠起来绑在宽大的扶手上面,形成架起双腿股间打开的屈辱姿势妇人正是美熟妇顾卉如,此时泪流满面,头发凌乱,嘴里贴着一张黑色胶布,发出「呜呜」的声响「啊……你们把我妈妈怎么样了?」沈香颤抖着说道「沈老师,我们把你妈妈请来一起谈一笔生意,蝰蛇应该已经跟你提过了吧?」坐在沙发上翘着腿的阴险男人陈爷说道「你不讲信用,你骗我,呜呜……」沈香哭着对蝰蛇说道「你太单纯了,臭屄,我蝰蛇对陈爷忠心耿耿,又怎么会骗陈爷呢,第一天见到你的大奶子美人儿老妈我就给陈爷汇报了,陈爷特别赏我多玩你几天!」蝰蛇扯着沈香的头发笑着说道「你妈真不错」陈爷站起身来,走到五花大绑的美熟妇跟前,托着卉如柔美的脸蛋说道「宋瘸子一定会很满意的」

然后伸出手抚摸着卉如衣服下的丰满胸部说道:「这对奶子我摸着比她闺女的还大」「呜呜……」被贴着嘴的卉如摇着头发出悲鸣声「找把剪刀和皮尺来,我要验证下!」陈爷吩咐道,站在一边的一个小弟赶忙跑出去找剪刀和尺子「不要……求求你们放过我妈,让我做什么都行!我做牛做马还钱给你们!」沈香激烈的挣扎起来想要站起来「臭婊子,这里轮不到你讨价还价,老实点」蝰蛇残忍的一只手扯住女教师的头发,另一只手啪的一个巴掌重重扇了上去沈香被打的天旋地转,脸颊红肿,一缕血迹从嘴角渗了出来「蝰蛇,不要太粗鲁了,把沈老师的小俏脸打花了就卖不出好价钱了」「是,陈爷!」

陈爷阴森森笑着说道,「沈老师,我们公司也是讲道理的我来跟你算一算账」

陈爷缓缓说道:「你老公跟我借了150万,去年你拿所有存款一次性还了50万,剩余100万欠款年利率是百分之二十,也就是光利息就得一年就得还20万你一年学校发的工资10万,接客卖屄卖屁股200次赚了20万,一共收入30万但是你一年的生活费3万,替你还房贷5万,给你养儿子花了4万,一共花费12万30万减去12万,你一年只净还了公司18万连还20万利息都不够」

卉如听到疼爱的女儿一年来竟然卖淫200次,发不出声只能摇着头露出痛苦的表情,眼泪止不住的哗哗往下流「宋瘸子保证拍一部毛片最少给我2万快的分成只要你妈乖乖的听话,相信用不了几年就能把债还清了」「陈爷,剪刀和皮尺拿来了

」小弟毕恭毕敬的递上工具

「沈夫人,你说你要不要帮帮你的女儿分担一点债务呢」接过剪刀,陈爷慢慢把卉如的衬衫从胸前剪开一个大窟窿,再剪断了胸罩的带子,扯开胸罩,两颗巨乳屈辱的暴露在了众人的眼前「宋瘸子特别交待找的熟女奶子要有E罩杯,乳晕要有6厘米,我来给你量一量」「真是一对骚奶子

」陈爷一边揉弄一边赞叹道,「你闺女的奶子也比不上你的淫荡」拉开皮尺测量起了乳房的尺寸,「恭喜你了沈夫人,E罩杯,乳晕直径65厘米,简直是完美的奶牛」

「我去拍片,放过我妈妈吧

」沈香哀求道

「骚货,你的奶子不够大!」蝰蛇恶狠狠的说道「我够大,给我量一量吧」沈香焦急的说道,自己动手松开衬衫纽扣,拉下文胸,一对美白细腻的淫靡巨乳就暴露在了空气里「好吧」陈爷笑眯眯的走过来,拉过皮尺测了女教师的胸部,「D罩杯,乳晕直径55厘米宽」

「呵呵呵,你的奶子被男人肏的越来越丰满了,不过还是不够大」陈爷笑着说道「沈夫人,你也想帮你女儿快些还债吧,否则以你女儿的还债速度恐怕她一辈子都要做皮肉生意了拍片的事你意下如何呢?」陈爷回到卉如身边,拿起剪刀贴在卉如巨大的淫靡乳晕上画着圈圈感到冰冷的铁器触碰到柔嫩的乳晕,绑在椅子上的卉如打了一个冷战,无法接受眼前的现实,嘴里发出「呜呜」声拼命摇着头挣扎着「看来需要我亲自调教你一番了」

把剪刀移到卉如的裆部,开始剪开裤子

「不要啊……求你放过我妈妈



「沈老师,以前我以为肏你妈屄只是一句骂人的话,原来真的可以做到,今天就表演一次肏你妈屄给你看看怎么样啊?」陈爷下流的说道,卉如长裤裆部被剪开一个大洞,内裤被横着剪开陈爷用剪刀尖头轻轻划过着颤抖着的卉如的花瓣和阴蒂,淫笑着说道:「这就是生出沈老师的伟大阴户,真了不起」「颜色,形状都很不错,人美奶子美屄也美,真是完美的泄欲工具沈夫人,听说你老公有肾病,你是不是很多年没有挨过肏了,真是暴殄天物你的阴毛有点长了,我来给你修剪修剪」陈爷羞辱着卉如,抓着剪刀仔细修剪起耻毛

片刻后,陈爷满意的看着自己剪刀下的作品,阴毛被修剪干净,只剩耻丘上部留下一小丛说完又差人取来一个盒子,里面放着各种折磨女人的工具取出一样东西,淫笑着对卉如说道:「知道这个是做什么的么?你这种良家妇女肯定不懂,我让你的妓女闺女来教教你」「香奴,这些东西你应该都很熟,都进出你的身上的肉洞,我都给你留着呢,今天传给你的接班人的肉洞来用用」说完,命令蝰蛇把沈香拖到绑着卉如的椅子跟前「跟你妈妈讲解下这个是什么」陈爷把东西递到沈香手中

沈香看着巨大的遥控跳蛋,上面布满了丑陋的硅胶触手,认出了这就是一年多前被塞进自己体内的那一只沈香流着泪跪到母亲跨前,说道:「这个是跳蛋,是塞进女人的阴道,让女人爽的」「塞进你妈屄里,让她体验下!」陈爷命令道

「不要啊……」

「少废话!按陈爷说的做,不然把你儿子小鸡巴割下来再卖到泰国做人妖!」惧怕蝰蛇真的什么都做的出来,沈香拿起跳蛋,抹上专用的人体润滑液,把巨大的跳蛋抵在修剪干净阴毛的阴道口上,哭泣着对颤抖中的母亲说道,「妈,你原谅香儿,香儿对不起你了……」第03章卉如满头冷汗的忍耐着,白净光洁的淫熟肉穴被亲生女儿沈香的手缓缓塞入了触手型的巨大跳蛋「真是一支幸福的跳蛋,纠缠过美女闺女的屄,现在又来纠缠美女妈妈的屄,我都羡慕它了」看着消失在美熟妇肉穴里的巨大异物,陈爷淫笑着说道,「把振动打开到最大档!沈夫人,慢慢享受,今天要让你闺女安慰下你的伟大肉洞,好好报答你的生育之恩」「夹紧了,沈夫人,可不准掉出来



随后,陈爷从盒子中取出2000cc的针筒式灌肠器,递到沈香的面前,说道,「这只你也认识吧,当初蝰蛇一定没少用它宠爱你的屁眼」「求你饶了我妈妈吧,不要灌肠……」女教师沈香猛摇着脑袋哀求道「贱屄,别废话!敢不听陈爷的命令!」蝰蛇呵斥道「沈老师,不灌肠也行那就拿你妈给外面的十几个兄弟开开荤,犒劳犒劳他们,他们一定会喜欢你妈的大奶子,你看怎么样」陈爷阴险的威胁道「不……我听话……」沈香哭着接过灌肠器,吸取起灌肠液「吸满一点,不可以偏心,自己的屁眼以前每次都喝满满一管,怎么可以让妈妈喝半管」陈爷笑着说道「告诉沈夫人这个是什么!」

「这是灌肠器……」

「把话说全了,告诉你妈,灌肠器做什么用的!」陈爷斥责道「灌肠器是给女人的肛门注射灌肠液,清洗肠道的」「说为什么要洗女人的肠子!」陈爷不满的问道「为了让女人清洗干净肠子,在肏屁眼的时候,不会被男人的鸡巴肏出大便」女教师被迫在母亲面前屈辱的说道

「说的很好

」陈爷说道,「沈夫人,你也来体验下灌肠的乐趣这只灌肠器是你女儿的专用淫具,今天特别优待你了」沈香害怕伤着母亲柔嫩的肛门,仔细的把润滑液涂抹在硕大的兽用玻璃灌肠器管嘴上,跪在母亲跨前,捧起针管缓缓的挤开卉如未经人事的菊穴「呜」感到冰冷粗大的管嘴插进了自己的后庭,一股疼痛感袭来,伴随着巨大的恐惧,卉如全身不能控制的激烈颤抖「妈,你原谅女儿!」沈香费力的把最少3厘米直径粗的管嘴插进母亲紧窄的肛门后,手上使力推压起针筒,灌肠液开始注入美熟妇的肠腔「用点力,全部灌进去,有一滴剩下,我就让兄弟们来安慰你妈妈」陈爷说道不敢反抗的沈香用尽全力把阻力很大的活塞按压到了底部,2升的灌肠液全部注入了母亲悲惨的菊洞巨大的管嘴被拔出,一股便意很快侵袭起腹部,卉如皱着眉头,满头大汗,嘴上被贴着黑色胶布,「呜呜」的痛苦的摇着头「沈夫人,不准你拉出来,要忍耐」陈爷命令道

说完,从盒子中取出一只粗壮的肛门塞,递给沈香「跟你妈妈讲解下这是什么」

「我妈妈受不了的,求求你让我妈妈拉出来吧……」沈香跪着哭求道「你不听话的话,只有让外面的弟兄们用鸡巴来塞住你妈的屁眼了,这么美的屁眼我看一个弟兄最少要轮两次才过瘾!」被吓到说不出话来,沈香默默接过肛门塞,说道:「这个是肛门塞是用来调教女人,塞住女人的屁眼,不让灌肠液漏出来的」「沈夫人,这只肛门塞也是你闺女用过的,不过现在这个尺寸对于你闺女被男人肏大了的屁眼来说太小了,以后就给你用了」陈爷讥讽的说道,「快拿给你妈妈尝尝」

被抵在肛洞口的黑色的子弹头状的肛门塞直径足有4厘米,长度有10公分长,沾满了润滑液,在沈香双手使劲的推送下,正努力的挤开卉如的肛门括约肌的抵抗,费力的往菊肛中钻进去能感觉到母亲颤抖的身体所传递的痛苦,沈香泪流满面,哭泣着按压着双手中的巨大淫具「就看你了,塞不进去的话就只有用男人的鸡巴来替代了,兄弟们有福了!」陈爷淫笑着说道沈香心一横,使尽全力,「啵」的一声巨响,肛塞挤进了母亲屈辱的菊肛「沈夫人,先把你骚屄里的跳蛋小儿子生出来吧生不出来不准你排泄」陈爷对闭着眼睛,皱着眉头,痛苦的忍耐着卉如说道卉如感到肚子里翻江倒海,便意难耐,只得听从男人淫邪的命令,下身使力,试图挤出阴户里硕大的跳蛋「用手按着你妈的肛门塞,别让她把肛门塞弄出来了」陈爷命令沈香道沈香伸出一只手按住了母亲肛门洞口的黑色肛门塞座子随着卉如的发力,蜜穴口鼓起一小块凸起,跳蛋从阴道中挤出,缓缓的迫开腔肉,把细长的肉缝慢慢撑成了椭圆形开口,带着丑陋触手的硅胶跳蛋缓缓露了出来「呵呵,沈老师,你可要看仔细了,当年你就是这样从你妈这张骚屄里生出来的」陈爷淫笑着说道听到男人下流的羞辱着自己和女儿,卉如一下子泄了力气,跳蛋一下就又缩回了阴道「沈夫人,再加把力」陈爷说道

屈辱的卉如又一次使力,硕大的跳蛋再次撑圆了肉缝,努力的往外排出,但是巨大尺寸的异物卡在了阴道口出不来又对沈香命令道,「你弟弟难产了,帮你妈妈接生吧,用嘴把你弟弟拽出来」沈香闻言,只得伸出嘴去,用牙齿咬住跳蛋上的硅胶触手往外拖拽在外力的帮助下,跳蛋撑开阴道口的束缚,「啵」的一声脆响,滑出了屈辱的肉穴蜜穴敞开了鸡蛋大小的淫靡开口,淫水耻辱的从阴道中缓缓流出,粉红的腔肉一收一缩,阴户像一张受了欺负的小嘴一般在哭泣蠕动「求求你让我妈妈拉出来吧」沈香再次哀求道

「用这个让你妈妈的屄再爽一会才准她拉出来

」陈爷从盒子中拿出一根假阳具,说道

沈香恐惧的看着这跟淫具,最少30厘米长,比一根普通黄瓜还要粗一点,两头各做了一个硕大的龟头,竟然是一根双头假阳具「沈老师,用你的屄夹住一头,用另一头肏你妈的屄肏够1000下,才准你妈的屁眼排泄」陈爷笑着说道

听见下流男人的说出残酷的手段,沈香脸色惨白「每一下都要捅到你妈的屄芯子才算数,你做不完标准的1000下就不让你妈妈排泄」「饶了我妈,不可以的……」

「你再浪费时间,撑坏了你妈的肚子可不要怪我」陈爷笑着说道沈香只得接过粗长的淫具,站起身来,脱下职业裙装,退下内裤,叉开双腿,万般无奈的往自己阴户里塞着双头阳具这时陈爷命令蝰蛇调整老板椅的高度,使得站着的沈香私处可以对上卉如的胯间女教师将假阳具的一端深深的塞进自己的阴户里,直到巨大的硅胶龟头顶到自己的子宫颈上30多厘米的假阳具这时候只剩10多厘米露在阴道外面,沈香用两只手扶住,美艳女教师的下身就像长了一根肉棒一样,淫靡异常「恭喜你,沈老师,你挨过几百个男人的鸡巴肏,今天也能体验下肏女人的感觉了」陈爷讥讽的说道,「快点肏你妈,你妈的屄都等不及了」沈香满脸香汗,涨红了脸,费力的叉着双腿,慢慢挪动到母亲的跟前,微微弯下腰,用手扶着假阳具的龟头对准了卉如凄惨的阴部,挺动纤细的腰肢,硕大的龟头缓缓刺入母亲的阴户,直到顶到了卉如的子宫颈上,30多厘米的双头阳具最终全部消失在了母女的胯下「夹紧你的骚屄,好好肏你妈的屄」陈爷淫邪的命令道

「自己数数



沈香双手按在母亲绑在老板椅扶手的双腿上,学着男人的性交动作,羞耻的挺动起来,嘴上随着动作自己报着数:「1,2,3……」陈爷站在两人身边,盯着母女的结合部位,仔细监督着,突然发现了什么,笑着说道:「小骚货,我让你肏你妈,你怎么尽挨肏了,假鸡巴都在你的屄里进进出出,在你妈的屄里都没有动过」「骚屄夹紧了,固定住假鸡巴,让假鸡巴在你妈的屄里进进出出才行」陈爷命令道沈香闻言,阴道内壁的肌肉使劲全力收缩夹紧,再一次挺动起来尴尬的是,假阳具依然被固定在卉如的阴道里,还是在女教师的肉穴里抽送「沈夫人,你宝贝闺女的淫荡骚屄挨了太多肏,被客人们干松了,现在还没有你的屄紧,真是不中用」陈爷羞辱着沈香一年多来,被嫖客频繁粗暴的奸淫以及变态的扩张玩弄,女教师曾经贞洁紧窄的阴道屈辱的松弛了此时心中万般委屈的沈香眼泪汪汪,说不出话来,羞耻的恨不得有个地洞马上钻下去陈爷贼溜溜的打量着周围,看见了一样东西,灵机一动,淫笑着说道:「只有给你的骚屄里再塞点东西了」说完,一把扯掉了还耷拉在卉如巨乳下已经剪断带子的胸罩拿在手里,「用你妈的奶罩裹住假鸡巴,这下你的骚屄总该夹的住了吧!」「把假鸡巴拿给我!」陈爷命令道陈爷拿着刚从母女二人的阴户里取出的还带着体温的假阳具,用卉如E罩杯的宽大奶罩缠绕起来,几下裹动以后,假阳具的其中一头被包裹的紧紧的,增粗增大了非常多再用胸罩带子打了个死结,牢牢的固定在假阳具上,「太大了……不可能的……」看着陈爷手里改造过的双头假阳具,一端仍然保持原样,另一端被裹成像个小橄榄球一样的吓人模样,沈香恐惧起来「这样才能填满你的浪屄,试一试」陈爷命令道

沈香用母亲胸罩改造过的淫具,叉开双腿,拿起增大的一端费力的往自己的阴户里塞缠绕着E罩杯大号胸罩的假阳具过于粗大,沈香费了半天劲也无法塞入,汗水和泪水说着柔美的脸颊往下流淌「蝰蛇,去帮帮沈老师!」「是,陈爷!」

男人夺过沈香手里的巨大淫具,说道:「沈夫人,你女儿骚屄里的每一条褶子我都了解,我一定给她弄进去!」片刻后,在沈香的哀嚎声中,母亲的胸罩包裹着的假阳具,硬生生被蝰蛇粗暴的塞进了女教师的阴户「呵呵,蝰蛇,还是你在行」陈爷满意的笑着说道

「沈老师,快抓紧时间了,别忘了你妈的肚子里还憋着呢」外表面尼龙材质的胸罩塞满了极限扩张的阴户,每挪动一下就会感到摩擦着阴道内壁,钻心的难受想着母亲还在忍耐着便意的折磨,女教师沈香挣扎着挪到母亲跟前,把假阳具抵在了卉如白净光洁的阴道口上,挺动纤细的腰肢,再次贯穿了屈辱的阴户,直到自己的阴部碰到了母亲的阴部,超长的假阳具全部纳入了母女的体内「别忘了数数!」陈爷笑道「1,2,3,4……」沈香模拟着男人的性交动作,嘴里的数数,双头假阳具终于按照陈爷的苛刻要求,一头被死死固定在了沈香被塞的满满的阴户里,一头在母亲卉如的阴户里进进出出做着活塞运动「抽出来的时候只留龟头在里面,插进去要插到底,顶到你妈的屄芯子,不要偷懒!」陈爷要求道卉如满脸绯红,香汗淋漓,闭着眼睛承受下体里粗长假阳具的冲撞「212,213……」过了好几分钟之后,放学后就被蝰蛇抓来,没有吃晚饭的女教师,已经精疲力尽,双腿发软,感觉眼前发黑,抽送的动作越发虚弱无力「不行,刚才的不算!没有做到位!」陈爷呵斥道,「陈老师,你这么快就没力了么!好吧,蝰蛇,你来帮帮她!」「蝰蛇,你知不知道什么叫隔山打牛」脑筋转的特别快的陈爷又想出新的点子淫辱女人,陈爷笑着对蝰蛇说道一下被问的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蝰蛇说道,「小的不明白,请陈爷明示」「我要你隔着沈老师的屁股肏沈夫人的屄

」陈爷笑道

「哈哈,是,陈爷,小的明白了!」蝰蛇想了一下,突然恍然大悟蝰蛇脱下长裤和内裤,看着母女二人的淫戏,胯下早就已经挺硬的硕大的肉棒弹了出来拿起润滑液往自己的紫红发亮的龟头上涂抹,说道:「沈老师,我来帮帮你!」蝰蛇走到女教师身后,伸出两手把沈香的后背往前按了一点,让沈香的重心压在卉如的身上,让母女二人的白皙淫靡的巨乳贴在了一起四只硕大的乳球挤压一起变化着形状「今天开了水果店了,4只大白瓜,又大又甜

」陈爷笑着羞辱道,「沈老师,亲一亲你妈的嘴,好好安慰下她」沈香凑上母亲紧闭的香唇,母女二人的嘴唇淫靡的结合在一起「舌头伸进去!让你妈见识下你平时是怎么和客人打波的!」陈爷不满的说道女教师只得伸出舌头翘开卉如洁白整齐的牙齿,在母亲口腔里打着转,美人儿母女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进行着淫靡的唾液交换「沈夫人,你远道而来,本来我应该亲自招待你的但是不怕你笑话,我老婆现在管的我严,不让我肏别的女人了」陈爷笑着说道「蝰蛇,替我好好招待下她们母女



「是,陈爷!」

蝰蛇用手臂掰大了一些女教师双腿叉开的角度,把硕大的龟头抵在了女教师的菊穴上,说道「小骚货,老骚货,让你们母女同时尝尝我大屌的威力」蝰蛇双手紧紧抱住女人的腰部,用龟头迫开肛门括约肌,然后腰腹猛的使力,粗大的肉棒凶狠的连根插进了沈香的直肠,男人的肚子重重的撞到了女人的屁股蛋上,好像恨不得连卵袋都插进肛门似的力度之大使得沈香的屁股往前猛顶,沈香阴道里的假阳具随着男人的动作深深的刺入母亲卉如的阴户里,重重的打在卉如的子宫颈上母女两同时闷哼一声,承受着奸淫的冲击「骚屄,别光顾着屁眼挨肏忘了数数!」蝰蛇拍打着女教师雪白丰满的臀部,呵斥道「214」沈香把嘴巴从母亲的唇上移开,气息微弱的小声报着数蝰蛇用两条胳膊箍着沈香的细腰,拖着女教师的胯部往后挪动,使得假阳具拔出了卉如的阴户,只留硅胶龟头卡在阴道口然后自己的肉棒也抽出沈香的直肠,只留龟头卡在肛洞口,「肏翻你的屁眼!」大吼一声,蝰蛇的肉棒狠狠的再次贯穿了沈香的后庭,而假阳具再次贯穿了卉如的媚肉,打桩一般粗暴的动作,母女两再次同时以闷哼声来回应奸淫沈香哭泣着报着数:「215」就这样男人粗暴的奸淫着女教师的肛门,女教师被迫奸淫着母亲的阴户,三个人像开火车一样淫荡的纠缠在一起龌龊的淫戏在邪恶的陈爷官邸中持续进行着,男人的淫笑和女人的哀叫报数声此后充斥在散发着淫靡气氛的大厅里第04章「1000!」最后一下,不等虚弱的女人开口,蝰蛇自己大吼道,肉棒死死抵在女教师雪白的臀丘上,从马眼喷射出积蓄已久的大量火热精液,浇灌在饱经蹂躏的直肠深处蝰蛇放开了已经瘫软在母亲身前的沈香,乌黑的硕大龟头拔出后,一股粘稠的白浊精液慢慢从鲜红肿胀的肛穴中流淌出来汗流浃背,喘着粗气的蝰蛇粗暴的拽着长头发把翻着白眼的沈香从母亲卉如的身前拉开超长的假阳具从卉如的下体中拔出,成熟的美艳阴户阴蒂高涨,花瓣肿胀充血,阴道口淫水大量的流了出来美熟妇在假阳具的奸淫下产生了强烈的生理反应,此时满脸绯红,闭着美丽的大眼睛,被肚子里激烈的便意和阴户里不可抵抗的快感同时折磨后的脸上挂满泪痕「沈夫人,你的浪屄开了自来水厂了,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是快淫荡的好料」陈爷走上前来,伸出手指在淫水横流的熟美阴户上猥亵玩弄,羞辱着说道随后向蝰蛇使了一个眼色,蝰蛇心领神会的接收了命令「睁开眼看看」陈爷大力掐弄着卉如的乳头

感到乳头一阵疼痛,卉如张开了眼睛,吃惊的看到女儿被身后高大的蝰蛇像小孩把尿一样的抱在怀里,穿着黑色丝袜和黑色高跟鞋的修长双腿被男人有力的胳膊架起男人的臂弯里,受尽凌辱的下身被高高托起暴露在母亲的眼前母亲的胸罩仍然和双头假阳具一起紧紧的塞在女儿的阴户中的,从撑圆的红肿阴道口中露出十几厘米长的假阳具,耷拉在胯间,就像真的长了一根阳具一般的淫靡「你闺女的鸡巴刚才把你肏的很过瘾吧」陈爷对卉如说道

「鸡巴太长了,挡着你看闺女的骚屁眼了



「夹住屄里的奶罩,不许吐出来

」陈爷对沈香命令道,然后伸出右手抓住半截露在外面的假阳具,左手按在女教师的阴户上不顾女教师的疼痛的哀叫,右手使力往外猛拔假阳具,左手死死抵住露出阴道口的一小部分胸罩,阻止胸罩扯出阴道口「骚屄,还塞得真紧」满头大汗的陈爷费了半天劲,像拔河一样,终于把假阳具从哭叫着的沈香阴道中拽了出来,白色的巨大胸罩仍然被全部留在了美少妇的阴户中「蝰蛇,靠近一点,让沈夫人好好欣赏下她闺女的两个大肉洞」陈爷淫邪的说道「是,陈爷

」蝰蛇把尿一样的抱着柔弱的女教师,又往前走了一步,把沈香的胯间贴近母亲的眼前疼爱的女儿蜜穴中被残忍塞进母亲的胸罩,阴蒂胀大的像一颗紫红提子,花瓣耷拉摊开,一坨白色的尼龙布料结实的堵在被迫撑开的阴户口,肉缝被撑圆,磨的红肿发亮阴穴下的肛洞更是触目惊心,敞开一个核桃大小的骇人圆口,乳白色的粘稠液体从紫红色的糜烂肛肉中流出,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显得格外凄惨「呜呜」美熟妇卉如嘴里被贴着黑色胶布说不出话来,看着眼前残酷的现实,心碎般的难受,两行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沈夫人,你女儿的骚屁眼和我的大屌早就是老相好了肏你女儿的骚屄已经不能满足她了,前几天沈老师每晚都缠着我,求我狠狠肏她淫荡的屁眼」蝰蛇说道,「是不是?沈老师」

女教师说不出话来,闭着眼睛沉默不语

「臭婊子,快告诉你妈,你怎么求我肏你的屁眼的!」蝰蛇说道「不好好回答,就不让你妈排泄」陈爷阴险的威胁道

「妈,女儿每晚都求蝰爷狠狠肏我的屁眼

」沈香哭泣着屈辱的回答道

「被我的大屌肏的爽不爽?」

「哪里爽?」蝰蛇羞辱的问道

「妓女沈香的屁眼爽



「怎么爽?」

「鸡巴把我的骚屁眼肏的好舒服



「喜欢男人肏你屁眼还是肏你的屄?」

「喜欢肏屁眼,沈香是光用屁眼挨肏就能高潮的肛交妓女,最喜欢客人用鸡巴狠狠干我的骚屁眼」「很好,我就准许你妈妈排泄了

」陈爷揉着卉如激烈蠕动的腹部,满意的说道,「拿个盆过来,可不要把我的房子弄脏了」身旁的小弟马上出去找了一个脸盆过来

「沈老师,把你妈屁眼里的塞子拔出来,只准拉在盆里,可不要漏出来弄脏了」沈香闻言一手托起脸盆对着母亲的屁股,伸出另一手开始拉拽巨大肛门塞的底座卉如紧张不安,肛门括约肌紧紧咬合着肛门塞一时之间,沈香竟然无法拔出被紧紧箍住的肛门塞「你妈妈的屁眼太没经验,你这个肛交专家快教教她怎么做!」陈爷淫笑着说道「妈,深呼吸,把肛门放松」沈香对着满头大汗的红着脸难受的母亲说道

「再放松一点

」随着沈香的指导,「啵」一声脆响,粗大的肛门塞被拔出了卉如未经人事的菊穴口沈香扔掉肛门塞,赶忙用双手捧起脸盆,都准美熟妇的后庭很快的,肚痛难忍的卉如激烈的排泄出肚子里折磨了自己好久的灌肠液和粪便的结合液体,房间里弥漫着臭位「沈夫人,想不到你这么美的女人拉的屎这么臭」陈爷羞辱的说道「你的肠子太脏了,还需要再多灌几次!」

「不要……求你饶了我妈妈吧……」沈香哀求道「那好吧」陈爷说道,「蝰蛇,把合同取过来



陈爷接过蝰蛇递过来的一份合同,拿起来放到卉如的眼前,笑嘻嘻的说道:「沈夫人,你帮帮你闺女吧,否则债是还不上了只要你乖乖的拍几部片子,我保证用不了几年你们母女就能把债还清,过上正常人的日子你也不想你外孙是看着你闺女卖屄长大的吧你不用说话,只要点点头就可以了,我不会亏待你的」「呜……」保守的乡下美熟妇卉如,想着如果同意了,以后还怎么面对自己的老公和女儿,怎么有脸活在世上,无法接受卖身的现实,想着就算是自己死也要守住贞操,留着流拼命摇着脑袋抵抗「沈夫人,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陈爷恼火的说道

「香奴,继续给你妈灌肠

」陈爷命令道

「不要了……求你放过我妈吧……让我干什么都行……」沈香哀求道「真的干什么都行么!」陈爷眼神里露出狡诈和阴险「好,我今天就让你做一回孝女,代替你不肯听话的妈妈接受惩罚」陈爷说道「我会让你后悔自己是女人的

」陈爷伸出手掌托起女教师满脸泪痕的娇美脸庞,阴森森的说「来,尝一尝你妈妈刚刚用屁股为你特制的灌肠液」陈爷转身拿起地上巨大的灌肠器,把管嘴伸进脸盆,吸取了满满一管刚从卉如体内排出的混合液体,然后粗鲁的插进女教师红肿糜烂的后庭「还是热的吧,看你妈妈对你多好,先用屁股帮你加热了」陈爷淫笑着说道,使劲按压灌肠器「看你的屁眼吃的多快,喜欢妈妈做的汤吧

」陈爷羞辱着女教师

「别浪费,都喝掉

」陈爷把灌肠器推到底部,2升混合着母亲粪水和灌肠液的混合液体就被残忍的全部灌进了女教师的肠道中拔出管嘴后,陈爷拿起地上的还带有卉如体温的肛门塞,往沈香凄惨的后庭里塞进去被蝰蛇粗暴奸淫后的肛穴没有太多抵抗就轻松滑入了粗大的肛门塞「我没有骗你吧,沈夫人,你自己看看,这么大的塞子对于你闺女被男人肏大了的屁眼来说都太小了」陈爷笑着说道,用一只手托起卉如的下巴,强制她看着自己女儿下身的惨象此时沈香肚子里翻江倒海,液体从黑色肛门塞和菊穴的结合处往外不停渗出「好好睁着眼睛看着,再敢闭着眼睛我就用剪刀剪了你闺女的两个奶头」陈爷的另一只手抓着剪刀用剪刀头轻轻的抵在沈香艳熟的褐色乳晕上画着圈圈不敢不看着眼前的凄惨场景,心疼女儿的卉如摇着头发出痛苦的「呜呜」声,吓得惨白的柔美的瓜子脸上眼泪止不住的流淌「这已经是我们这里最大的肛门塞了,都堵不严实你女儿的骚屁眼」陈爷说道「看来还是得用沈夫人你的大奶罩了



说完,陈爷在距离不到卉如半米的眼前,在沈香的哭叫声中,粗鲁的抠出女教师阴户中的一大坨白色奶罩,然后拔出肛门塞,把奶罩重新整理了一下形状,费力的塞进了红肿糜烂的肛门看着硕大的一团奶罩全部消失在了女教师的屁股外,陈爷满意的笑着说道,「这样就堵住你的淫荡屁眼了沈老师,省着点眼泪,要你哭的还在后面」

然后陈爷从盒子中取出了一只鸭嘴扩阴器,把两片冰冷的不锈钢鸭嘴抵在了沈香的阴道口上,「让你妈妈仔细看看你接过客的骚屄里面是什么样的」没有遭遇到太多阻力,陈爷把扩阴器深深的刺入到阴户里,慢慢拧动扩阴器上的螺丝扩阴器随着陈爷的拧动缓缓的张开,迫开两边的阴道内壁,女教师的阴道打开在了母亲的眼前沈香粉红色的阴道内壁和娇嫩的子宫颈都暴露了出来,陈爷下流的说道,「沈夫人,你闺女骚屄里的肉褶子又多又密,客人们都赞不绝口,屄芯子像一张小嘴真可爱,男人看了都想用鸡巴狠狠戳在上面」「跟你妈妈汇报下你的屄的辉煌战绩,告诉你妈妈你接过多少客人了」陈爷命令道「200多个……」沈香嘬泣着被迫说道

「喜欢挨肏吗?」

「喜欢



「客人都把你肏高潮了吗?」

「高潮了



「是不是只要是个男人,有根鸡巴,都能把你肏高潮?」「是的,沈香是敏感的妓女,每个客人都能把沈香肏高潮」「你的骚屄被客人肏出过脏病没有?」

「沈香的骚屄被客人肏过以后,得过3次性病



「骚屄都治好了么?会不会妨碍你卖屄



「都治好了,不妨碍以后客人们继续肏沈香的骚屄」「被客人肏大过肚子没有?」

「被客人肏怀孕过2次



「肚子里的娃呢?」

「堕胎打掉了



「沈夫人,你闺女的骚屄真是会怀,被客人肏大过2次肚子」陈爷残酷的说道陈爷给沈香定的高档价位,所以一直允许客人不戴套奸淫女教师虽然沈香一直在服用避孕药,可是被男人奸淫的过于频繁,加上避孕药的成功避孕率远远不及避孕套,沈香两次意外怀孕陈爷因为怀孕打胎会耽误接客,曾经让沈香去医院上环却因为盆腔慢性炎症不适合上环的原因被医生拒绝了母亲卉如看着眼前的悲惨的景象,听着宝贝女儿一年多来遭受的卖淫虐待,内心像在滴血一样的难受陈爷笑眯眯的从盒子里又拿出了一样东西,在母女2人的眼前展示,是一根又细又长的银色金属棒,直径还不到1厘米粗,最少有30厘米长「沈夫人,知道这个是什么吗?你闺女平时卖屄受累了,今天我来安慰安慰她」陈爷往金属棒上均匀的涂抹着润滑液,抓起长棒往女教师敞开的阴户里探入「啊……不要啊……我受不了的……」当冰凉的细长金属棒触碰到自己柔嫩敏感的子宫颈的时候,女教师突然意识到了残忍的陈爷要做什么了,在蝰蛇怀里激烈挣扎起来「臭婊子!不要乱动,老实点」蝰蛇强壮的双臂加大力量,死死的钳制住抱在怀里像把尿一样的女教师「你再乱动,棒子把你的子宫戳出一个窟窿来可不要怪我」陈爷威胁道「你刚才不是说让干什么都行

说话跟放屁一样不能兑现,沈老师,你这样还怎么教书育人」陈爷讥讽着女教师沈香放弃了挣扎,流着眼泪瘫软在蝰蛇怀里

陈爷抓着金属棒顶开宫颈的小圆口,在突破了宫颈口的阻拦以后,细长的棒身顺畅的插进了子宫腔「好像捅到你闺女淫荡子宫的底了」陈爷淫笑着对卉如说道,30多厘米长的金属棒只剩10多厘米留在了宫颈口外「好好享受」残忍的陈爷抓着金属棒在子宫里旋转搅动,淫虐着可怜的沈香「好难受,饶了我吧……」被肚子里的激烈便意和子宫里的疼痛双重折磨的女教师脸色惨白,哀叫连连陈爷不顾女人的哀求,残酷的说道,「沈老师,今天让你好好重温下打胎时的感觉」金属棒在子宫里扯出插进,随着每次捅到子宫底部,哭泣着的沈香都发出痛苦的呻吟……很久之后捧在陈爷手里的脸盆又被喷入了大量的温热液体,刚刚从女人菊穴里被粗暴扯出的白色胸罩泡在盆里翻着白眼的女教师的肛穴剧烈收缩着,从红肿外翻的肛门内壁中吐出残余的灌肠液,肛门括约肌一张一缩像在喘息和哭泣一般女人的阴道仍然被扩阴器撑开,金属棒插在子宫中抵在底部,只留出一截在宫颈以外「好难受……让我死了吧……」沈香气息微弱的呻吟着,「沈老师你还欠我那么多钱呢,我怎么舍得让你死呢!」「沈夫人,看看你闺女的大屁眼,一张一缩的活像鱼嘴巴」陈爷讥讽道,随后放下脸盆,又从盒子中取出一袋工具「知道这个是什么吗?沈老师」陈爷把一根银色金属针从袋子中取出抓在手里金属针是空心的,大概5厘米左右的长度,1、2毫米的直径沈香痛苦的看着男人手里的吓人淫具,瑟瑟发抖「光看这个你肯定猜不出,再看看这个呢?」陈爷从袋子中取出几只2厘米左右直径的银色圆环,乍看起来就像普通的耳环「沈夫人,马上给你闺女的淫荡骚屄打几个环,客人一定会喜欢的!」陈爷一只手托着穿刺针和阴环,一只手抚摸着卉如雪白丰满的乳房,把淫具放到卉如的眼前说道「呜呜……」卉如痛苦的摇起了头「阴蒂上打一个,肉唇上打四个,以后可以用绳子连着阴环把骚屄大大的翻开,让客人们高兴」陈爷残酷的说道,从袋子中取出了一只穿孔钳钳子是专门用来穿孔特制的,在钳子夹片的两边各留有一个孔洞,当两片夹片固定住穿刺目标的时候,穿刺针可以顺着孔洞从中穿过陈爷用消毒液给工具和阴户都消了毒以后,一手抓着穿孔钳,一手抓着穿刺针,在卉如眼前晃动了几下以后,阴森森的说道「沈夫人,打阴环以前是用来惩罚会所里最不听话的女人的没想到一向表现良好,乖乖挨肏的沈老师今天竟然要接受打环惩罚这全都怪你这个不听话的妈妈」

「沈夫人,给你闺女先穿阴蒂好吗?」陈爷把穿刺钳夹在沈香的肿胀的像个紫红葡萄一样的阴蒂上,把穿刺针通过夹片的孔洞抵在了敏感的嫩肉上,眼看就要开始穿刺了「呜」卉如挣扎着身体,流着眼泪,拼命摇着头「那就给你闺女先穿阴唇怎么样?」说完把冰冷邪恶的工具从阴蒂上松开,转而夹在了沈香的凄惨阴唇上「又摇头,你这也不愿意那也不愿意,那这样吧,我也不想看到可怜的沈老师被穿阴环,我是个很宽宏大量的人,就好心再给你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陈爷笑咪咪的说道「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愿不愿意乖乖拍片,用身体帮女儿还债,并且保证以后对我的命令绝对服从只要你点一下头,我今天就饶了你女儿」陈爷以胜利者的姿态问道

心如死灰的卉如点了点头,落入深渊的起点从这里开始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