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落入轮奸陷阱的大奶老师
落入轮奸陷阱的大奶老师
 

落入轮奸陷阱的大奶老师

「女人的阴道是用来干什么的呢?沈老师」

「是用来尿尿和生孩子的,还有……还有做爱的」「那老师你表演女人是怎么尿尿的,我们不懂」沈香无奈,只有当着林家清父子的面,翻开尿道口,酝酿了一会,突然「滋」的一声,挤出了一股尿液,直喷到两个男人满脸都是刺激的林家父子欲望难耐「那这么小的洞是怎么生小孩的?老师骗人的吧!」「阴道是很有弹性的肌肉组织,可以胀大到婴儿头可以通过的宽度」女教师羞耻的说道「老师,我们要上实验课,研究一下阴道能不能通过小孩的头呢」「那……那同学们……上前面来……我们上实验课」沈香知道这两个男人随后一定会使出各种手段折磨自己的,认命的说道两个男人满脸淫邪,站起身来,把面前的课桌搬走,并排站在讲台前女教师上身向后仰,用双手支撑在身后,小腿收起贴在大腿上,双腿摆成m字型,坐在讲台边缘,让胯间抬高正对着林家亲父子「沈老师,原来这就是女人的阴户啊!」林少爷说道因为大量淫水和尿液的润滑,并没有费太大的力的就把三根手指插进了阴道,扣弄起来「哦,我也来试试」林总也伸出三根手指来插进了蜜穴,和儿子的手指配合,你进我出的亵玩着美少妇悲哀的肉洞「可是老师,婴儿的头比这大的多,我还是不相信」「除非老师你让我把整个拳头塞进去,我才相信」女教师听到林家父子的话,知道了他们想要拳交自己可怜的肉穴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禁求饶道:「不要……我会受不了的……饶了我吧」「老师,难道你骗人吗!你说婴儿的头都可以过,难道还没有拳头大吗!」父子两沉浸在角色扮演的乐趣中,继续戏虐着柔弱的美妇人知道躲不过这对变态父子恶毒玩弄的女教师,只得认命的表演下去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哽咽着说道:「……那……那请同学们用……用拳头测试老师的阴道」父子两眼里放出炙热的欲火,淫邪的盯着美女教师凄惨的肉穴林总用整个手掌手背仔细的涂抹着阴户上的淫水,做着润滑工作随后把四根手指并排插进了阴道里,扩张着肉壁然后慢慢的把四根手指在腔洞里蜷曲起来,让整个手掌形成了半拳型,再往阴户里推进一些之后把大拇指蜷曲进手掌,形成完整的拳型,把虎口最粗的部分往阴道里塞,一边塞一边旋转手腕,以寻求最佳角度「啊……」哭泣着的沈香吓得闭上了眼睛,承受着阴道扩张的痛苦「扑」的一声,最宽的虎口部分已经挤进了肉穴,阴道口的嫩肉被撑成了薄薄的一层,就像一个吹满气的气球一样,好像随时要爆掉,林总再稍一使力,整个拳头全部塞进悲惨的肉穴「吚……」凄惨的女教师呻吟着,难受的说不出话来,浑身香汗淋漓林总十分得意的在美少妇的阴户内旋转起了拳头,蹂躏着阴道内壁「啊」随着沈香的一声惨叫男人猛地一下从肉穴内拔出了拳头

美少妇的阴道口敞开了一个足有鹅蛋大小的开口,两片阴唇充血肿胀,腔肉被带的翻转了出来,阴道里的褶皱都可以数的清楚有几条林少爷看的两眼发直,也有样学样的把拳头像老爸那样的方法往蜜穴里塞已经充分扩张的阴户无力阻挡异物的再次插入,拳头很快再次没进了凄惨的肉洞随后两父子不管已经哭的梨花带雨的女教师死活,你进我出,你一拳我一拳的蹂躏起了沈香可怜的肉穴「毕竟是生过孩子的女人,骚屄还是很能装的」林总淫笑着说道

「爸,我们来试试把拳头一起塞进老师的屄里,在她的屄里握个手吧!」林少爷坏笑道两眼失神,嘴角流出口水的女教师听到这句邪恶的话,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对禽兽父子两竟然想对自己做更变态的双拳交,连声哀求道:「饶了我吧,求求你们了,你们要我做什么都行……」「沈老师,这里哪有你讨价还价的份,你不记得陈爷说过只要不弄屁眼,你的身体随便我们玩弄了么!」林总威胁道「啊……」无言以对的美少妇眼睛里流露出绝望林少爷忽然头脑灵机一动,目露淫光,把头凑到父亲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林总听了以后哈哈笑道,夸赞到儿子:「不愧是我儿子,有遗传到我玩弄女人的本事,虎父无犬子!」林总淫笑着对哭泣着的女教师说道:「沈老师,要我放过你也成,但是你要用你的屄来同时伺候我们父子的两根鸡巴,今天我们要来个父子同穴」「我和我老爸等会趟在桌上,把鸡巴叠在一起,你要用你阴户自己同时套弄两根鸡巴,听懂了么?这叫有福同享,有屄同日!」林少爷说道「啊……不要啊……」本能的羞耻感和对两根肉棒同时插进阴户的的恐惧令沈香颤抖了起来「你的骚屄想同时吃两只拳头呢,还是同时吃两根鸡巴,现在给你两条路选,你自己选一条吧!」林总呵斥道心如死灰的美少妇此时只剩哭泣,无力对抗自己的命运,小声的说道:「今天是我的危险期,请两位客人戴上避孕套再宠信沈香!」林总笑道:「你这张干净的肉屄又没有性病,戴上套子肏岂不是亏待了鸡巴你放心,我跟你保证,我们不射在你的屄里,这总算对的起你了吧!」林总夺过美少妇取出的避孕套,扔在了地上禽兽父子俩把几张课桌拼在了一起,当做一张大床两个男人仰面趟在上面,脚对脚,屁股贴合在一起,像两把交叉的剪刀一样,把翘的老高的两跟肉棒贴在一起然后唤到:「沈老师,坐上来吧!」沈香把皮鞋和裙子脱掉,艰难的爬上了课桌,从两个男人肉棒处的侧面半蹲了下来,然后用双手往后撑住身体,上半身微微后仰胯部下压,努力找寻着肉棒的位置林家父子用手扶住贴和在一起的肉棒,帮助对准了女教师敞开的阴户,「对,就是这里,往下坐!」用言语指挥着把主动往下送的凄惨肉穴沈香的阴道口慢慢终于碰到了两个男人火热的龟头,身体颤抖了一下,满脸泪痕,按照男人的要求羞耻的说道:「请两位客人一起安慰妓女沈香的淫荡阴户!」随后美少妇往下一沉腰,「扑」的一声,两根肉棒就一起连根消失在了股间……平静安详的校园内,百年的古树随着初秋晚风的吹过,轻轻摇曳着,隐藏着的罪恶正在进行着……第08章此时已是凌晨一点,夜深人静

浴室的花洒下,美少妇清洗着成熟淫艳的美丽身体,下身的阴唇紫红充血,阴肉外翻遭受重创的阴部不断流出白色混浊粘液

沈香取下莲蓬头对着阴部冲了又冲,哭的红肿的大眼睛又湿润了走出浴室后,可怜的女教师拿起两颗事后避孕药丸,就着温水,吞了下去林家父子几乎用拳头和肉棒撕裂了美妇人的阴道,并且并没有遵守不把精液射进阴户的承诺,玩遍了各种羞耻的体位,吼叫着同时把精液留在了沈香的阴户里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才可以熬到头,精疲力尽的女教师倒在家中的床上,沉沉睡去时光飞逝,转眼到了第二年的开春,花香满园,春意盎然在陈爷的宅邸中,小杨杨在沈香温柔的怀抱中甜蜜的做着美梦撒发出浓浓母爱的美少妇抚摸着儿子的小脸,露出了久违的笑容陈爷没有食言,把小杨杨照顾的很好,似乎比刚押来的时候还胖了点沈香的身体依旧散发出轻熟美妇人的魅力,姣好的面容,白皙的皮肤,原先乌黑的长头发此时染成了浅黄色,扎着一条马尾辫柔顺的垂在脑后,丰满的酥胸和修长的美腿在一身格子小洋装的包裹下,格外美丽动人很难相信,在这样一番美好景象的掩盖下,因长期频繁而粗暴的不洁性交,半年多来柔弱的女教师已经是第二次感染性病了,命运多舛的美少妇两天前在医院拿到复诊报告后, 愁容才渐渐在她俏美的脸上散去「再挂一次水,就不用来了」年长的男医生叹息着说道:「看你像是受过教育的样子,不要再误入歧途害人害己了」悲哀的女教师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出医院,墨镜掩盖下的眼睛又一次不争气的湿润了拿着痊愈诊断书,多日不敢亲近宝贝儿子的美少妇,把儿子搂了又搂,亲了又亲「陈爷唤你过去」,一个小跟班说道沈香这才依依不舍的放下儿子,走进了陈爷的客厅陈爷笑盈盈的坐在宽大的棕色真皮沙发上,指着面前的茶几上的一叠钞票,笑道:「辛苦了,沈老师,这几期的写真销量火爆,你功劳不小这是这个月你的赏钱」

「谢陈爷

」美少妇回道,低着头默默的把钱拿起放进白色的手提包内吸血鬼一样的恶毒男人,要把娇美的女教师每一分价值都压榨出来每个月来例假的那几天仍然安排沈香屈辱的接客,让客人摆出各种羞耻的姿势轮番奸淫美少妇悲惨的肛门即使在两次性病期间,仍然给沈香接了拍摄色情写真的工作刚开始沈香担心拍摄色情写真会被亲友和学生认出来,誓死不从,直到陈爷编出了写真只在国外发行的谎言,可怜的女教师才被迫接受了这项新的凌辱「妨碍你挨肏的脏病好了么?」陈爷淫邪的问道,:「等着的客人们都急坏了,你可是会所的大红人啊」「医生说已经好了,但是一个星期内禁止有性接触」女教师红着脸小声说「毕竟年轻,恢复的就是快啊

」陈爷高兴的说道:「过来让我来检查一下你的肉壶,看看你能不能接客了」听完陈爷的话,美少妇只得乖乖的走到男人的面前,转过身去弯下腰,把淡蓝色的蕾丝内裤脱下来放在茶几上,屁股撅高,把格子小洋装的裙子掀起来,叉开双腿,用自己的两手扒开了美白细腻的屁股股间两个饱经摧残的肉洞都一览无余的暴露在了身后男人的眼前半年来承受了各种大小粗细的肉棒不下百次奸淫的柔嫩肛门在双手向外翻开的力量下张开一个枣核大小的洞眼,并没有因为使用过多而失去弹性和光泽,仍然呈现出娇美的淡红色和应有的紧致阴户也已经痊愈,看不出来曾两次感染性病的痕迹,只是因为频繁的被迫性交,两片阴唇日益肥厚,阴核高高的突起,体积也比以前更大了,阴毛在医院治疗时剃去,此时白净的阴埠光溜溜的,展现出成熟妇人淫艳的景色「现在的医术真是先进啊,完全好了嘛」陈爷赞叹道「今天我十分高兴,就让你尝尝我的精液,弄的我舒服的话,就让你的屄再休息一个星期」美妇听完默默的转过身去,跪在男人的胯下,主动帮陈爷退下裤子,掏出淫臭的肉棒,仔细的舔弄着,从龟头到睾丸,不敢有丝毫怠慢片刻后陈爷使了个眼色,美少妇把整根阳具塞进喉咙里,一直到鼻子碰到了男人的肚皮,龟头就在喉咙里进进出出经过半年多来的各式肮脏肉棒的洗礼,沈香在做深喉口交的时候自己学会了强行压住恶心「你的淫嘴很有进步」陈爷忍不住夸奖道,享受着美妇人喉咙的套弄「骚屄,想吃我的精液么?」「求陈爷射给我吃精液」女教师把嘴离开肉棒,用右手快速的撸弄着肉棒,屈辱的说道「用哪里吃?」「用淫嘴,求陈爷把珍贵的精液射进沈香下贱的淫嘴里,喂沈香吃精液」说完把嘴大张开,舌头伸了出来,把男人的肉棒抵在自己的舌头上,用柔美白净的玉手努力的上下撸动着火热的肉棒「啊……来了……臭婊子……都射给你……啊!」陈爷屁股一阵痉挛,精关一松,从马眼喷射出一股又一股的浓稠精液,全部射到了美少妇粉红娇嫩的舌头上和深不见底的喉咙里「呜……」感受到了滚烫腥臭的精液的味道,令沈香感到一阵恶心陈爷突然伸出双手抓住可怜的女教师的头发,按住沈香的头部,把刚刚射了精但是还坚挺的阳具又全部塞回嘴里,不管美少妇的死活,猛力的抽插着喉咙可怜的美少妇被死死按住,带着满嘴的腥臭精液被肮脏的肉棒捅弄着,窒息的感觉传递到了大脑,两只手下意识的猛力拍打男人大腿,乞求男人放过自己抽送了十几下以后,陈爷才意犹未尽的把慢慢软掉的肉棒从美少妇悲惨的嘴里拔出来抓着沈香头部的双手仍然没有放松,保持着可怜的女教师嘴巴微微向上的姿势,不让精液从嘴巴里流出来此时的美少妇被灌了满嘴的腥臭精液,胃里一阵翻涌,强忍住没有吐出来,短暂窒息过后眼前一阵眩晕,大脑一片空白,模样十分凄惨陈爷看着跪在自己胯下,满嘴精液的两眼失神的美少妇,征服感带来强烈的满足,喘着粗气,心满意足的说道:「一滴也不准漏出来,全部咽下去」沈香浑身香汗淋漓,强忍着恶心,把一大口白浊腥臭的精液,混合着自己的口水和胃液,努力的咽了下去「把嘴巴张开,让我看看还有没有剩下」陈爷淫笑道

凄惨的女教师张开嘴巴抬起头,嘴里白浊粘稠的液体已经吞的干干净净,两行晶莹的眼泪从美丽的眼睛了流了下来……当天夜里,刚刚康复的沈香还是接了客,在哀叫声中被三个男人轮番奸淫……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