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穿越异世寻美记】(03-05)作者:吃人要吐骨頭
【穿越异世寻美记】(03-05)作者:吃人要吐骨頭
 
 字数:17288
 
                             
                                              第三章
 
  回到房中无聊地躺在床上,肚子饿的咕咕响,好在桌子上还有一些糕点水果 可以暂时充饥,刚才本想去厨房偷点东西吃,可仔细一想,自己现在毕竟是个堂 堂的少爷身份,去偷东西吃实在太失身份,要是被发现了又让那死鬼老爹有借口 整治我了。
 
  也可能是自小的经历影响吧,一直在那些吃好穿好的同学面前我都有一种自 卑心理,但我又好面子,即使家境生活不如他们,却从不摇尾乞怜甚至有时为了 强撑一口气,口袋里明明就只有几块钱拿来应付一天的伙食,我也要在上完体育 课后去买一瓶饮料雪碧来喝,为的就是不想让班里的那群自以为了不起的狗男女 看不起。
 
  要说在古代好也是好,不好也有不好,就比如现在,除了和书童小六大眼瞪 小眼以外就没有其他任何的娱乐活动了,真的是无法想象他们是怎么过完这一天 的,除了干活、吃饭、睡觉,还是干活、吃饭、睡觉,就没有其他的了,来自二 十一世纪的我怎么忍受的了没有电视、电脑、LOL的生活,我现在已经慢慢开 始后悔命运和我开的这个大玩笑了。
 
  「小六啊,你说,我以前是不是一个很可恶的人啊。」
 
  实在是无趣的很,干脆和小六聊聊天,了解了解『自己』的过去来打发时间。 
  「少爷,你,你怎么这么问?」
 
  我这么随口的一句话似乎让小六吓得不轻,「唉,我这不是失忆了吗?就想 知道知道过去自己是怎么样的,我这次大病一场以后有好多事情记不清了,但心 里总觉得以前自己做错了很多事一样。」
 
  小六瞪直著眼睛看著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些话是从我口中说出来的一样, 「难道你连我的话都不信吗?小六你自己说自从我病好以后什么时候打过别人骂 过别人,有欺负过哪个下人吗?你说!」
 
  我故作生气地说道,小六眼珠转动细细想了一会才试探问道,「少爷你真的 不是在戏耍小六吧,小六在平时可从来没说过你的坏话啊!」
 
  我心中轻叹一声,坐了起来走下床去,一把搂著他肩膀坚定说道,「放心, 皇天在上,我林琥刚才若是有半句虚言诓骗小六,教我,教我日日没有早饭,夜 夜被纪不住罚抄书本,哈,你该信了吧。」
 
  「哈,纪不住,哈,要是让纪先生知道非气坏他不可,嗯,少爷既然连这么 毒的毒誓都敢发,小六心中再没怀疑了。」
 
  古人信神畏鬼是一直都在的,只是到了现代的科技发展才改变了好多,但还 是有很多老人家会信这一套,所以我刚才的一个毒誓的威力可说是不亚于一颗炮 弹。
 
  「哈,你现在尽管可以放心说出来了,以后我们就是好兄弟了,有我罩著你, 这府里看谁敢欺负你。」
 
  「小的不敢,小的不敢,少爷永远是少爷,小六只是一个下人哪敢和少爷称 兄道弟的,让人知道了,卷铺盖滚蛋不说,一顿板子是少不了的。」
 
  古代的等级制度注定了每个人之间的身份尊卑有别,几句话就想让他们这种 根深蒂固的思想改变过来是不太现实的。
 
  小六略微沉思了会才开口说道,「少爷以前,嘿,以前,其实也没什么吗? 
  对我们下人都挺好的。「
 
  「你再说谎哄我就是不把我当少爷!看不起我!那你以后就不用再伺候我了!」 
  我怒道。
 
  小六吓得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我面前,眉头紧锁一副豁出去的样子,「其实, 其实少爷以前顽劣成性,对我们下人非打即骂,老爷每次要管教的时候夫人总是 出面维护,所以,所以以至于少爷在家中更是得了『小霸王』的称呼,哦!这可 不是我起的,我没说过少爷半句坏话呀!」
 
  「你接著说。」
 
  「是,后来,后来更是好几次把老爷气出病来,夫人却对您毫无办法,没办 法之下自己出去找了这个纪先生回来管教你,这纪先生一来还真是有几分本事, 他和普通的教书先生不一样,他会功夫,厉害著那,您还几次想整他反而被他, 被他戏弄了,这之后您才在府里稍微安分了点。」
 
  「哦,原来这纪不住是这么来的,难怪不把本少爷放在眼里,连爹妈都对他 言听计从的,那后来那,我又是怎么生的,不对,我是怎么给人把头给打破的, 害我在床上躺了这么久。」
 
  「您,您那伤是在百花楼弄的。」
 
  「百花楼,那是什么地方,我怎么在哪里受了伤。」
 
  「您真不记得了,百花楼是我们这有名的,嘿,就是男人都爱去的地方。」 
  看著小六那一脸暧昧的眼神,我还能猜不出这百花楼是个什么地方吗?啧啧 啧,真是人小鬼大,才这么屁大点的孩子就敢去嫖妓去,我在『我』这么大的时 候连鸡鸡除了撒尿以后能干嘛用的都不知道。
 
  「那我是被谁给打的,我这么一个林家大少爷出去总不能身边连个保镖都没 有吧,哪个狗胆包天连我都敢打!」
 
  虽然受伤前的『我』还不是我,但我听著小六的叙述不自觉地代入这个从前 的『我』的角色中。
 
  「这个,您当时是偷偷溜出去的,府里都没人知道,要是知道了哪个敢放你 出去,这事说起来还得怪那个天杀的林子荣!」
 
  说到这里小六的面目变得有些狰狞起来,我好奇道,「这又和那个死胖子有 什么关系?你不是说我和他不对付吗?难道这里面有什么蹊跷不成?」
 
  「这其中就要说起另一件事了。」
 
  小六又偷偷拿眼睛打量了我一下,「说!」
 
  「就是,就是,你之前把小双给,给……」
 
  「小双是谁?」
 
  我内心隐隐有些不安起来,「小双是夫人身边的贴身丫鬟,和雅儿两人很得 夫人宠爱,夫人怕你读书辛苦,又有纪先生这么严厉的管教,怕你身子受不了, 特地调小双到这边来照顾你的起居饮食的,谁想到……」
 
  「我不会把她给,给那个了吧。」
 
  我小心地试探问道,小六却不答话,只是眼泪在眼眶内打转紧咬著牙根,最 终还是没忍住流了下来,以此可见,他和那个小双的关系恐怕绝不寻常,真没想 到『我』的前世是这么一个禽兽不如的东西,我虽然以前打架逃课让人看作是没 出息的混混,但我的内心却有一股子的傲气,有些事情是打死我也不会去做的, 错是『我』犯的,虽然不是我做的,但此刻的我又怎么能说得清楚,又能说些什 么那,只能在心中暗暗地叹了口气。
 
  小六哭了好一会才语不成声地说道,「少爷,这事不关你的事,小六心里从 来没恨过你,要怪就怪那个该死林子荣!」
 
  「你好几次都提到那个死胖子,这事到底和他有什么关系?」
 
  「因为那一天有人看到他进了你的房间,在里面呆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离开, 后来到了晚上才,才出了那件事。」
 
  「他呆了好长一段时间,他在我这干嘛?我和他应该没什么好聊的。」 
  「这就是奇怪的地方?听说别的下人说,他偶然路过的时候隐约听到他和你 聊的很开心,还提到了什么散,大家伙就猜测是他怂恿著少爷,做了这事的,这 里面少不了他的帮助,一定是他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才,唉!小双的性子烈的很, 平日里要是对她做这种事,她是宁死也不肯从的,他才是那个最该挨千刀的乌龟 王八蛋!」
 
 只凭这三言两句加上我在二十一世纪被众多侦探片、古装片、烂片洗礼的脑 
  子,一下就猜出了问题的所在,狗东西林子荣一定是把什么春药、合淫散之 类的东西送给了『我』,才促使这一惨剧的发生,这样看来之前的『我』真他妈 不算个东西,没本事泡妞却靠这种旁门左道的下流伎俩玷污了别人女孩子的清白, 又是一声无力的悔恨在心头响起。
 
  也难怪雅儿和府里的上下见我就跟见了瘟神一样,这要是放在现代,微博一 转发网上一公布,管你是李敢还是李刚,统统要去坐牢去。
 
  我低下头摇了摇头,内疚道,「那后来那个小双她,她……」
 
  显然我的话又触动了小六的伤心事,又是哭了好一会,擦了擦眼泪道,「后 来,小双就被夫人赶出了府里,夫人下令谁都不能把这件事张扬出去,否则家法 伺候,小双她自小就被她那好赌的爹卖到了我们林府,她这么一个小女孩无依无 靠的,都,都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
 
  没想到我的娘亲对我这么温柔疼爱,对这些下人手段却是这么强硬,这小双 的身世遭遇竟然和我还有几分相似,更是让我心痛不已。
 
  「那她现在在哪里?」
 
  大错既已铸成,现在只好事后尽量做些弥补,「夫人怕她在这里呆著迟早会 把这件事泄露出去让外人知道,舅老爷在朝中为官,一旦让人知道这件事恐怕会 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所以派人不知道把小双送到了哪里去,说是给她找了户好 人家嫁了,但,但我们下人中都在传著,其实,是派人把,把她给……让她永远 都说不了话,保守这个秘密。」
 
  顿时我的眼前一片晕黑,双脚都有些没力,踉踉跄跄地倒退著一屁股做到了 床上,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这可是一条人命啊。
 
  「少爷你没事吧!」
 
  我摇了摇手示意,「是我对不起小双,是我该死,现在我好痛苦,小六,你 打我一顿吧,这样我才会舒服点。」
 
  「不,少爷,这不是你的错,都是那个该死的林子荣,小六要恨也只会恨他。」 
  「对,这天杀的死胖子,小六你放心,我不会放过他的,对了,那个死胖子 刚才递给我一张字条我却看不懂是什么意思,你看看。」
 
  我掏出了刚刚林子荣递给我的那张纸条,拿给小六看,幸好小六是陪读书童, 还认识几个字的,要知道古代人普通是没机会上学的,可能活一辈子也不认识两 个字。
 
  「戌时,后花园,这贱种又要骗少爷你出去胡混了。」
 
  小六看了一眼纸条的字气愤说道,「什么意思?」
 
  「这后花园有一个秘密的小洞,只能容许小孩的身材进出,以前少爷被关在 家里的时候就是靠著那个小洞出去偷玩的,这事情没几个人知道,连老爷和夫人 都不知道,上次你和那个贱种出去就是走的那个小洞,现在他又约你去后花园, 还是三更半夜,准没好事,一定又想出什么坏主意,少爷,你可千万不能去。」 
  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是最好的化解恩怨的帮助,刚才的一番心事吐露和我的忏 悔已经让小六明白我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我』,他也从心里开始逐渐地接受和 认可了我这个所谓的少爷懂得为我的安危著想。
 
  这个林子荣坏事作尽,我又怎么能这么轻易便宜了他,笑了笑道,「放心吧, 我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他是个什么样的货色,又怎么会再上他的当,今晚我要去 赴约,你也跟我去。」
 
  「我也去!?」
 
  「对,我要让你看看我是怎么帮你帮小双讨回这个公道的。」
 
  **************************************************************
 
  夜深人静的夜晚,用过晚膳后爹娘就去休息了,在饭桌上我一反往日常态的 乖巧让他们有些不适应,连下人都你看我我看你的不敢相信,都以为是菩萨保佑, 一场大病让我浪子回头,我对此也没都说什么。
 
  「喂,小六,怎么样?」
 
  我压低著声音躲在门柱后面说道,「少爷,没人,快走吧。」
 
  小六再四处展望了下确定后打了后手势,我们两人就快步地往后花园跑去, 一路上躲躲藏藏地终于是来到这个地方,「琥弟,我在这那。」
 
  也不知道从哪儿传来了一声招呼,我还在四处找寻的时候,一棵大树后面闪 出了个人影来,月朦星稀的,到他走进才看清是那个死胖子林子荣,「嘿,琥弟, 你到底还是来了,果然,香儿姑娘的魅力就是大啊,你就是受了伤也还是要去看 她的。」
 
  在我还不认识他的时候就已经对他有一种说不出的反感,现在知道了这林子 荣的种种劣迹后更是对他厌恶,但我以一个成年高中生的心智自然不是表露在脸 上,「哈,荣胖子你不是来的比我更早吗?想是比我更心急见香儿吧,还是急著 去找小绿啊,哈。」
 
  既然已经准备要去赴这个鸿门宴,自然是从小六哪里得到了有关荣胖子的所 有信息,这样才不致露了马脚。
 
  这林子荣不知是听惯了我叫他『荣胖子』还是城府深厚,竟然脸上没半点不 快,让我更是对他提防上了三分,「哼,小绿那个贱货算什么,千人骑万人摸的 婊子,怎么能和香儿姑娘相提并论,哈,其实,女人到了床上都是一回事,人前 端庄床上还是任我们欲仙欲死,只是这样一来给她们多些脸面和神秘而已,也给 了我们这群公子哥追求的动力,走吧,迟了可就赶不上头汤了。」
 
  **************************************************************
 
  这越昌城的夜晚虽然比不上现在的繁华和多姿多彩,但古色古香的街道、店 铺,来来往往穿著典雅传统的各色男女却又平添了一种别样的美丽。
 
  「到了,每次来到这百花楼不知为何心情总是特别的舒畅,哈。」
 
  与荣胖子有一搭没一搭地闲扯著,不知不觉就到了今晚的目的地——百花楼, 这百花楼坐落在西邻街最繁华的地段上,门前挤满了来来往往的男女,男的貌似 都端庄正直,脸上却都带著暧昧的笑容,女的打扮的花枝招展衣著暴露,丝毫不 介意那些『恶狼』的目光,更似在享受一样,挺直了胸脯任人观赏,在它的附近 还有几家其他的青楼,却还算百花楼这里最热闹。
 
  「来吧,今晚谁能得香儿姑娘的垂青,都可以轰动整个越昌城了。」
 
  我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荣胖子一手揽著我的肩大步地走进了这百花楼,「哎 呀,荣少爷来了,您可是好久没来我们这玩了,小绿、杏儿可是伤心了好几天, 你说,该怎么赔。」
 
  刚一进门,就从左侧传来了一把尖锐又有点动听的声音,从大堂的四处分散 的一大波红男绿女中走出了一个半老徐娘来到我们跟前,这自然该是所谓的老鸨、 『妈妈』一类的角色,「哈,几天不见,云姨更是美艳动人,诱死我了,小绿和 杏儿想我,云姨你难道就不想我吗,哈。」
 
  荣胖子显然是花丛老手,几句话逗得那个云姨花枝乱颤,说著还往云姨胸口 掏了一把。
 
  这走近才看清,云姨虽是年纪大了些,却是身段饱满玲珑有致,一颦一笑都 饱含无限诱人的味儿,身上有一种年轻姑娘所没有的成熟魅力,让我不禁看得有 些痴迷起来,而一旁的小六则更是不堪,面红耳赤的,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又来哄人了,奴家怎么敢胡乱瞎想,不怕女儿们吃起醋来把我撕了,今晚 你可别想这么容易脱身,呦,琥少爷也来了,奴家真该死,岁数大了,都快成睁 眼瞎了,您今天来玩,林夫人该不会又来找您吧,我这小小的百花楼可再经不起 第二次的打砸了。」
 
  看来上一次『我』在这出事,娘亲该是一怒之下带了人来砸场子,我们家有 钱有势的哪个敢不给三分薄面,想来这云姨刚才故意对我视而不见,语言里又夹 枪带棒的故意说给我听是心存报复,「哈,云姨说的哪里话,我要出门来玩谁能 管我,今晚要是得不到香儿的中意还想让云姨来陪我那。」
 
  说著,也学荣胖子刚才的款往云姨的胸脯上狠狠抓了一把,脸上极尽淫荡之 神色,云姨对我的咸猪手表现的很是受用,妩媚地白了我一眼道,「奴家不依啊, 没了我宝贝女儿香儿的青睐才想拿奴家当替代,你们哥俩一样的坏,要是都落榜 了,你们让奴家给陪哪个?」
 
  这云姨果然是风月场里的老江湖,几句话似嗔还羞的,十足的诱人,又只动 动嘴口就挑起了男儿家为她争风吃醋博她一笑的念头,荣胖子明显比我见惯了这 种场面,笑了笑道,「今晚我是陪琥弟来的,自然是有好处他先得,要是我们俩 真这么倒霉,一个也没给香儿姑娘看上,云姨当然是要陪琥弟了,除非,云姨想 一女侍二夫,哈,让我们两个伺候云姨。」
 
  即使是云姨这种风尘女子,听了荣胖子这极尽下流的淫荡话也不禁脸红了一 红,正当她想出声说话时,『咚』地一声锣响,笑道,「开始了,待会就看两位 公子的本事了。」
 
                第四章
 
  这百花楼分为上下两层,中间是一片很大的空地,摆满了桌椅,方便客人就 地调情、吃饭,而姑娘们的香闺则环绕在四周,唯一的上下通道是处于正对门的 楼梯,这楼梯建的很宽,即使五六人并排同行依然有余,至一定高度时分向左右 两边,利于人流疏通和到达自己所在的房间。
 
  而此刻一个丫鬟打扮的妙龄少女则端站在那楼梯的正中间交汇处,她的姿色 比之一般的红阿姑还要好看些,嘴角上扬,露著微微的浅笑,说道,「各位客人, 灵儿这厢替香儿小姐向大家问安了。」
 
  说著,身子福了一福,这香儿果然有些门道,即使是身边的丫鬟也出落这么 好,落落大方,在这么多人面前依然毫无惧意,使人心生好感。
 
  底下的客人刚才被锣声一惊,目光自然全往灵儿的位置看去,听了灵儿的话, 不管是新来的还是老顾客都知道了她的香儿身边的丫鬟,这使她的身份顿时不同 起来,个个都摆出手势礼貌地回了一礼,也好展现自己的风采和气度,荣胖子自 然也是不甘落后,打了个礼,只是他的身材配上他的样貌实在是滑稽的可笑。 
  灵儿微低螓首向四周环顾了一圈,到我这里时略微停顿了一会,接著说道, 「想必各位客人今晚云聚这百花楼都是仰慕我家小姐而来的。」
 
  一句话还未说完,底下就有人抢白道,「那是自然,香儿小姐的名儿我是在 户谷城就听说了的,赶了这么远的路自然是要见上一见,如果无缘,灵儿妹妹我 也是很喜欢的。」
 
  他旁边的客人皆发出一阵不怀好意的大笑,当然也有些人目露鄙夷、脸带不 屑地走远了些,对著这露骨的调戏,灵儿始终保持著微微的笑容,不为所动道, 「小姐待灵儿情同姐妹,恩重如山,小姐若是未出阁,灵儿那敢放肆。」 
  接著顿了顿道,「今晚百花楼佳士满堂,其中不乏饱学之士,小姐向来喜爱 诗词歌赋,写些字画什么的,只是在这百花楼里无人评鉴,拿出去卖弄又怕贻笑 大方,趁著今晚的机会,想让各位风流雅士帮忙瞧上一瞧,指点一二。」 
  话刚说完,底下又有人急道,「灵儿姑娘,快点拿出来吧,春宵苦短,我怕 时间迟了,我家那位母老虎要来找我来了。」
 
  众人听完不由地哈哈一笑,连那一直淡淡微笑的灵儿都有些忍不住好笑,以 袖掩面顿了顿道,「那这位客人怕是不能参与今晚的竞争了,小姐立了三条规矩, 任何人犯了其中一条都无缘接下来的比赛。」
 
  「是哪三条啊?」
 
  「第一条,家有妻室子女者不能入室,第二条,年岁过了双十年龄的不能入 室,第三条,看不顺眼的不能入室。」
 
  听完灵儿的三条规矩,场下人的脸色可谓精彩纷呈好看之极,这第一第二条 还能理解,像刚才那位客人家里有悍妻虎视眈眈,一旦来闹岂不是大煞风景,听 闻这香儿不过是二八年华,正是青春无限的大好时光,自然是想找一位年纪相当 的,难不成一位七老八十的老大爷答对来问题她也要接待吗。
 
  可这最后一条却难免让人觉得有些霸道,即使你前面如何文采厉害答对了问 题,她轻飘飘的一句『看不顺眼』就让你从哪来滚回哪儿去,那她就永远立于不 败之地,大家忙了这么久不过是被她耍著玩而已。
 
  灵儿显然看出了众人所想,大声道,「各位不必担心,小姐并非一般女子, 所谓顺眼不顺眼,并非指一般相貌,而纯是一种感觉,不必非要长的貌比潘安才 算合格,至于存心刁难,大家也大可放心,既然出了这题目自然是真心想找一位 合乎标准、眼缘的有缘人,那现在就开始吧,题目来了。」
 
  灵儿也不等其他人再次提问,直接开始今晚的压轴好戏。
 
  只见从二楼的左右两侧缓缓走下三个下人来,各自手执一个卷轴,走到灵儿 身后站定,灵儿开口道,「现在就展示第一题。」
 
  从后面走上前一个男仆恭敬地递上卷轴,灵儿拿起早准备好在旁边的杆子将 卷轴套在上面轻轻地将它挂在了上方由多根彩带交织而成的挂钩上,再轻轻拨弄 一下卷轴上的活结,立时卷轴向下拉开,只见上面写著『烟锁池塘柳』。 
  灵儿轻笑道,「这第一题就是对对子,各位,请。」
 
  众人见了这对联,全都摇头晃脑念念有词,过了好半晌也没人站出来,这 『烟锁池塘柳』的上联看似简单好对,其实很难,上联五字,字字嵌五行为偏旁, 且意境很妙,要对的工整漂亮可不是一时三刻能做到的事情。
 
  「桃燃锦江堤」
 
  当所有人还在冥思苦想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却不知道为什么浮现出这没来由 的五个字,且忍不住地大声念了出来,若是在平时,我的这一声响根本不会在百 花楼引得多少人听见,只是现在不管是真儒士还是假道学统统在为这绝妙的上联 苦苦思索,整个百花楼的大厅安静非常,我的这一声无亚于平地一声雷,众人纷 纷扭头朝我看来,一旁的荣胖子像是见鬼了一样直直地盯著我,我何时受过这么 大的注目礼,脸色有些微红起来。
 
  楼梯中央的灵儿似乎吓著了,往二楼的某处看了看,才转过头来含笑道, 「林少爷真是真人不露相,烟锁池塘柳,桃燃锦江堤,对仗工整,且意境深远, 这一题,林少爷胜出。」
 
  宣布结果后,有人向我祝贺也有人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灵儿接著说道,「好,让我们来看第二道题,其他贵客可要仔细了。」 
  又将第二个卷轴挂了上去,卷轴垂落,赫然显现的是,『好鸟无心恋故林, 吃罢昆虫乘风鸣,八千里路随口到,鹧鸪飞去十里亭』,众人轻声念了一遍,不 得其解,灵儿才慢悠悠地说道,「这一题,不对对子,是猜字谜,打四个字。」 
  当我还想靠著刚才的逆天技能再次脑海浮现答案时,发现竟然是空空如也, 难道刚才真的是神来一笔,不是这次穿越过来所附带的特殊技能?心中唯有叹了 口气,正在此时,只听一人大声说道,「这有何难,不过是小孩家的东西,这四 句每句对应的是一个字,谜底就是,鸾凤和鸣,灵儿姑娘,不知在下说对了没有。」
 
  我此时也忍不住转头往那人看去,只见是一个富家少爷打扮的白净公子哥, 样貌可算是十分讨喜,只是脸色略微有些病态的惨白,且眼神总是流露出一丝阴 冷,给人一种为人凉薄的感觉。
 
  灵儿点了点头道,「谜底正是鸾凤和鸣,这一题郑少爷胜。」
 
  当灵儿宣布结果后,那郑少爷脸上毫不遮掩地流露出得意的笑容,突然转过 头来朝我笑了笑,可我丝毫没感觉到他的友好反而后背有些发凉起来。
 
  谁知他还在众人的瞩目下缓缓向我走来,到了跟前,拱了拱手道,「没想到 林兄的伤这么快就痊愈了,小弟内心真是激动不已,上次家奴不懂规矩,一时错 手伤了林兄,回去后我已经狠狠打断了他的两条腿,把他赶出了家门,呸!不长 眼的东西,我和林兄争讨女子欢心只是君子之争,怎么能擅自动手,本来还想去 府上看望林兄,只怕打扰你的休息,万勿见怪。」
 
  我一听算是明白了,原来上次是被你小子的家奴打了,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啊,话说的这么好听,可你当本少爷这么多年的电视剧是白看的吗?你肚子里憋 什么屁我会不知道。
 
  我眼角往那姓郑的左右看了看,他的身后站立著四名穿同样衣服的壮汉,看 来应该是他的家丁,且他们每个人的眼睛都紧紧盯著我,大有一语不合就大打出 手的架势,而我们这边除了一个小六可以信任外,我绝不相信荣胖子会出手帮我, 况且他也实力有限。
 
  我笑了笑道,「我和郑小弟定是上辈子的仇人,走到哪都能碰上,上次的事, 郑小弟如果不说我早就记不得了,没想到你还记挂在心里,改日我一定要请郑小 弟出来畅聊一番,说不定是相逢恨晚那。」
 
  这郑小子的涵养功夫倒是不错,听我一口一个『郑小弟』却也不发怒,只是 他后面的家奴个个怒目圆睁狠狠地瞪著我。
 
  郑小子听罢轻笑道,「一定一定。」
 
  这时灵儿也适时地开口打破了这剑拔弩张的怪异气氛,「还有第三题,现在 林少爷和郑少爷各自答对一题,这最后一题将是定胜负的关键」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汇集到我们身上,本来我是抱著看热闹的心态来的,顺 便看看能不能找个机会教训一下荣胖子,而现在得知眼前的姓郑的小子就是害我 受伤的元凶,此刻的我也有些竞争的心态出来,只见第三个卷轴挂到了上面『噔』 的一声垂了下来,『明明是个「错」
 
  字,为什么小华却偏偏说是「对」
 
  的?『,看到这题目时我差点没笑出声来,这不就是脑筋急转弯吗?再转头 看了郑小子和其他人一眼,皆是眉头紧皱,这种题目他们古代人哪里见到过。 
  郑小子仔细想了一会忍不住出声问道,「灵儿姑娘,这题目是否有误,既然 是错字又怎么会是对的那。」
 
  「郑少爷请放心,这题目是小姐亲自出的,绝不会出错,只是答案不是一般 人所能想的出来的,恐怕要大家多费点心思了。」
 
  见灵儿言语肯定,郑小子知道自己若是再问下去就有些自讨没趣了,只得无 奈收声苦苦思索起来,我大笑道,「郑小弟定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这么简单的题 目都一时半刻想不出来,这题目自然是没错的,只是需要一点小脑筋才能答得出 来,哈,不好意思了,为兄的,只好占了这个便宜,先拔了头筹。」
 
  郑小子半信半疑地看著我,灵儿笑道,「但听林少爷高见。」
 
  我走出两步,好整以暇道,「这实是出题人也就是香儿小姐设的一个陷阱, 哈,不如叫文字游戏更为贴切,小明所写的『错』字并不是说他写错了某个字, 而是他本身写的就是一个『错误』的『错』字,字迹比划写正确了,自然是『对』 的。
 
  「
 
  众人听罢我的解释,异口同声地『哦』了一声。
 
  灵儿笑道,「公子果然不同一般人,这正是小姐告诉我的答案,公子答对了, 恭喜。」
 
  春风得意地看了郑小子一眼,绕是他定力再好,此刻也要气的七窍生烟,灵 儿的宣布等于告诉他今晚的胜利者是谁了,自己费尽心思还是被他人抢了先,这 种感觉简直难过的要死,况且那人还是我。
 
  只是郑小子的恼怒也只是在一会儿的功夫,勉强笑了笑道,「恭喜林兄摘得 今晚的冠军,或许待会可做香儿姑娘的入幕之宾了,郑某先在这里预祝林兄了。」 
  对于郑小子的恭贺我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转过头来看向灵儿,灵儿立时会过 意来,对著楼上某件房间喊道,「小姐,林府的林少爷连对两题,今晚的冠军已 经是他的了。」
 
  全场鸦雀无声,都在静待著这百闻难得一见的香儿的开口,现在全场的人除 了我自己,恐怕都希望我被第三条规矩所阻,落了榜才好。
 
  只听得二楼房间内传来一声动人非常的美妙声音,「既是林公子破了这香儿 胡乱出的几道题,理该是要请上来一见的,只是我还有一个疑问想请教林公子, 不知林公子是否能做下解答。」
 
  在场的男人皆被他美妙的嗓音所吸引,恨不得她再多说几句话,我轻笑道, 「请小姐赐下,林琥自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好,好一个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香儿斗胆想问林公子一个异想天开的问 题。」
 
  她顿了顿又接著说道,「你说未来是否可以回到过去。」
 
  这一问题说出,在场中人顿时议论纷纷,却大多只是笑笑而已,只当它是刚 才所讲的『异想天开』,而对于我却是在脑中一颗炸弹爆炸,愣了好半晌才沙哑 地说道,「这,这,呃,这应该是可能的,或许,或许这叫穿越。」『砰』地一 声,楼上传来一声水杯摔碎的声音。
 
  灵儿急忙开口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林公子果然非同凡人,还请上来一叙,香儿有好多事想要请教。」 
  此刻所有都以为我艳福不浅,却不知我心中震撼早已忘了香儿这回事,直到 小六在一旁推了我一把才醒过来,不理会荣胖子和郑小子那杀人的目光,快步往 楼梯上走去,在众人的目光中由灵儿带路进了某间厢房。
 
  **********************************************************************
 
  香儿的房间并没有太多的装饰物品,布置的很是典雅,只有寥寥的几幅字画 和一些鲜花、盆栽,空气中淡淡地飘散著某种不知名的花香,既好闻又不会过于 艳俗,而我此刻却根本无心观赏这一切,灵儿对著粉红帷帐后的人影说道,「小 姐,林公子到了。」
 
  「嗯,灵儿你先出去吧,我要单独和林公子待会。」
 
  灵儿目露讶异之色,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应了一声就退了出去。
 
  待关好了门,香儿才开口说道,「林公子请坐。」
 
  我却呆站在那丝毫不动,心中激动澎湃,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哑著嗓子道, 「你,你刚才那个,问题是什么意思?」
 
  帷帐后的香儿显然也十分激动,猛吸口气平复下心情道,「就是你想的那个 意思。」
 
  此刻的我实在是要疯了,再顾不得那许多规矩,直接快步走了过去,一把扯 开了帷帐,露出了香儿的庐山真面目,肌肤雪白,睫毛纤长,大大的眼睛炯炯有 神,脸蛋的轮廓似是精雕细琢般的美丽好看,乌黑的长发盘在头上。
 
  而我此时根本无暇留心这些,激动道,「你,你也是,你也是穿越过来的, 从那个地方。」
 
  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瞪著香儿,她与我四目相对,我能从她的眼睛中看出激 动、高兴、伤心,好多好多复杂的情绪,她坚定地点了点头,略微激动道,「小 虎队,吴奇隆,快乐大本营,撸啊撸,小苹果……」
 
  听著她念出这一个个自有我们两个,不对,是在这个时代可能只有我们两个 才会懂的名字和歌曲、游戏,我知道我的猜想是正确的,我再也忍不住了,上前 一把抱住了她,她也激动地回抱著我,这一刻,我们虽然都是初次见面,却是比 几十年的老友更心灵相通。
 
  好一会我才松开她,我差点要激动地哭了,对著她说道,「我真蠢,在你出 那道脑筋急转弯的时候就应该想到的,这个时代哪有人会知道这种题目的,蠢死 了。」
 
  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香儿不禁笑道,「傻瓜,不是还有你和我知道这 种题目吗,我之所以出这道题目就是为了找出和我一样来到这里的人,还好你来 了。」
 
  「对,对,还好我们是两个人。」
 
  这是一种说不出的微妙情感,尽管我有所谓的父母和家人、仆人,可我自从 明白自己来到这里,就无时无刻不是处在一种游离的状态,我始终觉得自己与人、 物有一种距离感,我是不应该存在这里的,我是孤独的一个人,没人能明白我的 想法和感受,但庆幸的是,今天遇到了香儿,我再也不是孤独的一个人了,我心 中的话可以随意向人畅谈了,且她还听得懂。
 
  我脑子一闪,想到一个关键的地方,问道,「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我一觉 醒来就发现自己到了这里,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香儿惊讶道,「你也是吗!我也是醒了就发现自己在这里的,我还以为你知 道怎么回去那。」
 
  原来同是天涯沦落人,我叹了口气,说道,「那也没关系,反正现在遇到了 你,咱俩两个总能想到办法,再说或许还有其他人也一起过来了也说不定,他或 许会知道那,我们既然能相遇,肯定也能遇到其他人。」
 
  我知道这一番话不过是良好的自我安慰,但此刻除了这样做我还能说些什么 那,至少我不是孤独一人,这就使我有了很大的安全感和满足。
 
  香儿点了点头正要说话时,门外响起一阵打砸声,房门突然被打开,灵儿急 急忙忙地跑了进来,说道,「小姐,林少爷,不好了,你们家的人过来找你来了, 下面都打起来了。」
 
  「什么!」
 
                第五章
 
  我凑到房门旁稍微打开了点,目力和距离的障碍只能是看到一个大概的情景, 只见此时楼下分为泾渭分明的两边,一边是云姨的百花楼打手,另一边是我们林 府的下人和我的爹妈,其余的客人、姑娘都远远地躲到了一旁看著,那些客人明 知待会儿这里会闹出事来,却都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静静地呆在那不肯离去。 
  云姨恭敬道,「林老爷、林夫人,我们百花楼是开门做生意的,你们这样带 了这么多人来,气势汹汹的,不是要砸我们场子、坏我们生意吗?」
 
  虽然爹妈都在场,但云姨说话时的目光始终停留在我娘身上,她也深知我们 真正做主的人是谁。
 
  娘亲冷笑道,「呸,做这些肮脏的人肉生意,还好意思说,我不管你今晚做 不做的成生意,之前我就跟你说过,不准再诱拐我儿子进来这种地方,你是否听 不懂我说的话!」
 
  毕竟是大家庭出来的,我娘的这几句话虽然有点霸道和强势,但在气势却是 压住了全场。
 
  佛也有火,任云姨如何圆滑听了这样蛮不讲理的话也压不住心头的怒火,略 带火气道,「林夫人这话就不对了,我这生意如何就肮脏见不得人了,一不偷二 不抢,双方都是心甘情愿的,林老爷再还未娶夫人过门前也是这的常客,怎么, 难道林老爷也是脏的吗?」
 
  这几句冷嘲热讽的话说得围观者忍不住大笑起来,没想到我这便宜老爹年轻 时也是这么风流。
 
  虽然看不太清娘的脸色,但我能猜的到今晚回去以后便宜老爹搓衣板是跪定 了,只听得老爹怒道,「云姑,你胡说什么!今天我是找我儿子的,别在这胡言 乱语。」
 
  云姨笑道,「那可真是怪了,林少爷只从上回在这百花楼出了事以后,不是 被严禁在家吗?我这又没三头六臂的怎么把他偷带出来,再说,人家要来,难不 成我还不让进不成,我百花楼只是个做生意的地方,没有你们林府高门大宅这么 多的规矩,进来的便是客,但谁要是想来闹事,我百花楼虽小可这天底下还有王 法那!」
 
  其实能够在这种闹市繁华的地段开青楼,还做的这么大,想想都知道后面肯 定是有不一般的后台撑著,只是上回我确实受伤严重,百花楼这方理亏,才忍了 忍,这回可不同,只是凭著几句话就要来堵门口闹事,如果今后这种事多来几次, 这百花楼还是趁早歇业吧。
 
  正当双方剑拔弩张的时候,没想到那郑小子站了出来,拱了拱手笑道,「林 伯父、林伯母有礼了,且听小侄一言。」
 
  众人目光聚到他身上,接著道,「所谓和气生财,这百华楼敞开大门做生意, 哪有把客人拒之门外的道理,林伯母刚才的话未免有些咄咄逼人,只是林伯父竟 然不喜林兄来此,那这次带了回去,以后看紧点就是了,但他若是再来,可不能 再怪这百花楼了,是不是,嘿,该找府里的教书先生管教不严,或是祖上哪里风 水不好,出了什么差错,云姨,不如这回就让林老爷他们把林兄带回去吧,以后 你也悠著点,别里外不是人。」
 
  这郑小子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话里话外都是在数落我林家的不是,明显地 偏帮云姨这一边,云姨也听得明白,及时开腔道,「还是郑少爷明白事理,既然 这样,那就请林夫人把林少爷带回去好好管教吧,下次,可别再让他溜出来了。」 
  两人一搭一唱的让娘亲也再不好说什么,憋了口气,含怒道,「来人去把少 爷带下来。」
 
  郑小子突然高声道,「是在香儿的房间,林兄今晚可是出尽风头,艳福不浅 那,明天我想这越昌城该是街知巷闻了,哈。」
 
  几个家丁你望我我望你,呆愣了一会,娘亲怒道,「还不快去把他带下来。」 
  这才急急忙忙地跑了上来,这青楼里的房间是固定的,每个姑娘的房门口都 挂著牌子,写明了是谁的厢房,有了这郑小子的提点自然是轻易就找了过来。 
  几个家丁闯进了香儿的房间,入眼看到先是背对他们端坐在椅子上的香儿, 光是她那曲线优美的背影亦使得他们目瞪口呆忘了任务,灵儿怒道,「你们是什 么人!胆敢私自闯进来,再不走,我要叫人了。」
 
  其中一个带头的家丁率先反应过来,恭敬道,「姑娘别见怪,我们是来带我 家少爷回去的,马上就走。」
 
  「胡说!这里哪有什么少爷?你们自己看吧。」
 
  由于香儿的房间布置的很是简介,一眼就可看毕,几位家丁四处看了看确实 没有其他人影,又不放心,道了声歉,在柜子、床底又看了看,确认没人后,又 尴尬地走出了房间。
 
  娘亲疑惑道,「人那?」
 
  「夫人,少爷不在这。」
 
  众人哗然,刚才几百双的眼睛明明看著我进了香儿的房间就没出来过,没多 久我娘他们就来了,这人,怎么就凭空消失了。
 
  「不可能的,刚才明明进去的,子荣兄也可作证。」
 
  这郑小子显然是不害一害我绝不甘心,却不知此刻躲在人群中的荣胖子早把 他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原来这荣胖子平日在家里作威作福的,却还是对我爹、 娘有三分惧意,上次就是他带我来这,才出了事情,这次还是他领头,再被抓住 恐怕爹饶得了他,娘也不肯就这么算了。
 
  所以在爹娘进来的时候,早早就混在人群中躲了起来,又因为他身形明显, 随意走动很容易被发现,故此只能等待事情结束再做打算,却没想到被这郑小子 揪了出来。
 
  爹娘一听荣胖子也在,皆有些怒意,只听老爹怒道,「子荣!你还不出来。」 
  见已经躲不过去,荣胖子只得怏怏走了出来,勉强笑了笑叫了声叔父、叔母, 娘亲厉声道,「琥儿哪?他有和你一起来吗?」
 
  「这……」
 
  「是不是只你一人来了,他并没有跟来?」
 
  说这话的时候,我娘给荣胖子暗暗打了个眼色,荣胖子圆滑世故哪里会不懂 她的意思,连忙道,「对对,琥弟当然是在家里,我只是一个人来的,没有别人。」
 
  「我想也是,刚才那个下人说错了消息,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跟著我 们回去,对了,希望在场诸位到外面不要胡说,诋毁了我儿和我林家的声誉,这 抓贼拿脏,既然没见到琥儿,他自然是没来,谁要是再外面胡说八道,我林府也 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娘的这几句话配合著她的身份听来颇有震慑力,来这里的只是寻一个开心, 管你是天王老子还是买菜小贩,谁都管不著谁,更何况林府在这越昌城中的势力 是人所皆知的,没人会平白无故去得罪他,说完,也不管其他人,带头走了。 
  而此刻的我早已经借由香儿闺房内的暗道逃往后院跑了出去,这些事也是后 来听香儿说的。
 
  ***********************************************************************
 
  林府的大堂中灯火通明,这个时辰该是府里上下早早就睡下的,现在却还没 休息,自然是因为我的缘故,我借由后花园的小洞又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刚一进 去,就看到有下人在门口打著灯笼等候,一见到我就急忙让我去大堂见爹娘说话, 毕竟我是两条腿跑著回来的,那比的过爹妈他们乘坐马车四条腿来的快。 
  在下人的引路下来到大堂,上面分别端坐著老爹和娘亲,荣胖子和小六低垂 著头站在一旁,只听老爹淡淡道,「哪里去了?都找不著你,是不是去了百花楼, 说!」
 
  我看了看老爹再看了看娘,硬著头皮道,「爹你冤枉我了,我就是吃了熊心 豹子胆也不敢再去百花楼的,爹的教诲一直挂在孩儿的耳边,一刻都不敢忘,刚 才只是闷得慌,在家里到处走走,可能下人一时没找著吧。」
 
  这蹩脚的借口连我自己都听不下去,荣胖子也是鄙夷地瞥了我一眼,老爹刚 要作势责骂,娘却拦住了他,说道,「既然没出去就算,以后这么晚了,就好好 呆在房里,别到处乱走,黑灯瞎火的,别又掉到水池里。」
 
  「嘿嘿,娘教训的是,孩儿以后记住了,要是没事,我先回房了。」
 
  「去吧。」
 
  恭敬鞠了一躬,快步离开了大堂,小六也趁机告了个退紧随我出去了。 
  大堂里只剩下几个下人和荣胖子,娘淡淡道,「子荣你也记住了,以后都不 准再去那百花楼,败坏了我林府的名声和家风,再给我知道,家法伺候!」 
  说完,也不去看他,在丫鬟的服侍下回去了自己的卧室,荣胖子心中恼恨却 又得装出恭敬孝顺的模样,可惜我没看见,否则定要笑坏肚皮。
 
  **********************************************************************
 
  回到房里,点上了灯,我却没立刻就寝,随口说道,「这真是奇怪了,我们 走的时候那么隐秘,怎么会让爹娘发现的,小六,你说是怎么一回事啊?是不是 有人告密啊。」
 
  小六显然没想到我会有此一问,一时之间吱吱呜呜地说不出话来,其实在知 道老爹他们刚来的时候我就想著这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直到我眼光在人群中 扫视了一圈都没有发现小六的踪影时,才隐隐约约感到了一丝问题。
 
  我大喝道,「说,是不是你去告的密!」
 
  噗通一声,小六吓得跪了下来,辩解道,「冤枉啊,少爷,我,我一颗忠心 可昭日月,少爷对我这么好,我又怎么会去告密那,冤枉啊。」
 
  「冤枉?那你说,刚才我爹妈来百花楼拿人的时候,为什么没看见你,他们 就是进来的再快,你也该有机会上来通知我,那时你又去哪了?」
 
  「这,我,我……」
 
  「说不出来了吧,因为那时你早跑回家去通知我爹妈了,至于为什么这么做, 恐怕还是因为小双的事情记恨著我吧,你嘴里说不恨我,但又哪那么容易就忘了 的,这次更是有荣胖子和我一同去,我俩在那里被抓个正著,怕是都没好果子吃, 说,是不是这么回事!」
 
  小六一时无语,只是默默地低著头,这表示了他间接的默认。
 
  我叹了口气道,「我这里是容不下你了,明天就让管家给你安排别的活干吧, 你我主仆一场,今天的事,既往不咎,你走吧。」
 
  「不要啊,少爷,小六知错了,小六再也不敢了,小六是被猪油蒙了心,才 会做出这糊涂事来,不要啊,别赶小六走。」
 
  小六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哭著拉著我的裤脚哭著对我说道,他现在这个年纪正 是一个易喜易怒的时候,恨一个人很容易忘记一件事也很容易,更何况书童的地 步比之一般的下人可要高的多了,一旦日后我当家作主,他极有可能是未来的管 家人选,所以在情在理都不想离开。
 
  「你既能去告一次密,难保你下次不会再出卖我,你说,我怎么放心把这么 一个人带在身边。」
 
  小六抬起头看了看我,眼里闪过一丝恨厉,一把往旁边的墙上撞去,幸好我 眼疾手快,拉住了他,绕是如此,他的额头还是轻微撞到了墙壁上,擦出血来。 
  「你这是做什么!」
 
  「少爷,少爷不要小六,小六活著还有什么意思,少爷不相信我,我就以死 来证明,小六日后再敢做出对不起的少爷的事,让,让我粉身碎骨、不得好死。」 
  没想到这小六小小年纪,性子这么烈,但也正是因为这点使我内心有所不舍 和动摇起来,叹道,「好了,我不赶你走就是了,日后不要再做这傻事了,生命 是父母给的,你要好好珍惜。」
 
  此时无言,惟有泪千行。
 
  **********************************************************************
 
  一座别致的小院坐落在林府的一个偏僻角落里,此刻屋内仍有烛光,一个年 轻的妇人和一个小胖子正在说话,如果我看到的话,就会发现这小胖子就是那个 荣胖子无误。
 
  「你说,你刚才去哪了。」
 
  「我,我,我没去哪儿啊。」
 
  那美妇怒道,「还敢撒谎,刚才你叔母都派人到我这来找你来了,你是不是 又去那些不该去的地方。」
 
  「我……」
 
  没想到这荣胖子平时看著嚣张跋扈的,在这美妇面前却是大气都不敢喘,连 撒谎都不会了。
 
  见荣胖子默认,美妇痛心道,「荣儿,你什么时候才会长大,你爹生前是怎 么说的,你都忘了吗?你现在该是好好读书考取功名才是,每日留恋那些地方, 什么大志都要消磨光了,我们现在是寄人篱下,你懂不懂,一个不好,就会被人 赶了出去,唉。」
 
  「娘,你别哭了,孩儿知道错了,孩儿下次再也不敢了,您别哭了,我以后 一定用心读书,好好伺候娘。」
 
  没想到这美妇竟然是荣胖子的亲娘,真是叫人不敢相信,美妇爱恋地摸了摸 儿子的头,「不是娘要逼你,这里再好,始终不是我们自己的家,难道能住一辈 子吗?你懂吗?」
 
  荣胖子听完用力地点了点头,忽然,『咚咚咚』外面响起了一阵敲门声,美 妇擦了擦眼泪,让荣胖子去开了门。
 
  「呀,叔父,怎么是你,您还没睡那。」
 
  没想到,外面敲门的竟然是林家的一家之主林义海,「呵呵,我担心你娘责 怪你,不放心,过来看看。」
 
  美妇见是林义海来了,慌忙出来相迎,林义海笑道,「萱,哈,弟妹啊,你 也别太责怪子荣,哪个男儿不是年少风流,只要不是做什么大奸大恶的事情,也 就由他去罢。」
 
  美妇微笑道,「只怕这小恶做多了,长大后要去做大恶。」
 
  「弟妹你多虑了,子荣啊,告诉你娘,你会去做坏事吗?」
 
  荣胖子乖巧应道,「自然是不会的,长大了我要像叔父一样做好多利国利民 的好事那。」
 
  三人顿时欢笑一堂,「好了,夜了,快去休息吧,明天还要早起去上课那, 我有些事情要和你母亲说。」
 
  林子荣见机告了声别就跑开了,美妇见儿子走远,再看了看林义海,脸红了 一红,自顾自地就走回了房中,林义海心头一热,紧跟了进去,顺带关上了房门。 
  刚一关好门,冲上去一把从后面抱住了美妇,鼻头在她脖颈间嗅个不停, 「哎呀,你,你干嘛,荣儿还没走远那。」
 
  林义海呼吸急促,喘著大气道,「萱萱,我都好几天没来找你了,都快想死 我了。」
 
  边说著一双大手就在她的身上、腰间摸个不停,「怎么?今天胆子这么大, 敢偷著来这了,不怕让你夫人知道。」
 
  在林义海在攻势下,萱夫人也有动情起来,「哼,那个贱货,要不是仗著她 家里的势力,我早把她休了,还用的著每天看她的脸色。」
 
  「休了她,你那宝贝儿子怎么办,也让她带走吗?」
 
  林义海停下了抚弄,怒道,「呸!那个野种,我巴不得他死了才好,那个贱 人以为我不知道这野种是她和别人苟且生的,拿我当乌龟王八蛋耍,每次看到他 我都恨不得掐死他,免得辱没了我林家祖先的威名。」
 
  萱夫人回过身来爱怜地抚摸著林义海的脸庞,朱唇凑了上去吻了他一口, 「你还有我,还有荣儿那。」
 
  说完,脸不禁红了一红,林义海大笑道,「对,老天有眼,我还有荣儿这个 孩子,那贱货怎么也想不到,她不义就别怪我无情。」
 
  一时间转怒为喜,淫笑著摸上了萱夫人的胸脯,露出满足的神色,「萱萱, 你的奶子还是这么饱满诱人,弹性十足,是怎么保养的。」
 
  「去你的,还不是整日被你这老东西摸个不停,难受死了。」
 
  这萱夫人也是媚功了得,一颦一笑,一嗔一喜都勾的林义海六神无主,「整 日?我可是好几日没来看你了,说,是不是被别的野男人摸过了,府里谁有这个 胆子,是不是德旺那小子,说!」
 
  「是,就是他,整日色迷迷地盯著我,你又不来,看的人家难受死了,就, 就让他摸了。」
 
  「哼,你个骚蹄子,和那贱货一样贱,说,德旺的鸡巴有我的大吗?」 
  「比你的大多了,又粗又硬的,还花样很多,弄得人家快死掉了。」
 
  林义海面目狰狞将萱夫人狠狠地压住桌子上,用力地拍打了她几下屁股,道, 「骚狐狸,几天不喂你,就忍不住偷男人了,老子今晚非好好惩罚你不可。」 
  萱夫人妩媚地回头看了林义海一眼,那神情既像幽怨又带几分开心,勾人魂 魄,引得林义海的下体快要爆炸了,狠狠地扒开她的衣服,一时间春色满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a198231189金币 +17转帖分享,红包献上!